在說《大國民》為什麼在電影史上的地位那麼高?

by 匿名 一年多前

在說《大國民》(Citizen Kane)的地位之前,要提一下舊好萊塢時期。

電影創作早期,美國的製片制度遠遠落後於歐洲國家,當時的美國僅僅是世界最大的電影市場,製片業相對於其龐大的發行和放映業都顯得弱小且無序。而在好萊塢走向體制化的過程中,有著名的「三大公案」,能解釋整個舊好萊塢時期的創建、發展、龐大的過程。

第一大公案來自大衛·格里菲斯。

早期電影藝術的集大成者,經典敘事傳統的最終確立者。《一個國家的誕生》(The Birth of a Nation)在市場上取得的巨大成功標誌著美國電影開始走上世界霸主之位的開始。他的個人命運成了好萊塢行業的基準參照,一方面,資本家開始沿襲他建立的這條商業敘事模式進行創作,另一方面在《忍無可忍》(Intolerance: Love's Struggle Through the Ages)的失敗上意識到不能任由藝術家進行個人創作,需要一種體制來約束。

第二大公案是電影導演艾利·馮·史托洛海姆和製片人歐文·托爾伯格的紛爭。

這件事被認為是好萊塢製片人專權的開始,製片人取代導演,以導演為中心的時代結束。此後由資本控制現代文化工業體系確立。

第三大公案就是奧森·威爾斯。

奧森·威爾斯 1915 年出生於美國威斯康星州,父親是個發明家,母親是鋼琴師。自小跟隨父母積極地參加各種文藝活動,中學畢業後放棄大學,投身舞台劇,1934 年返回美國當廣播劇演員,改編《世界大戰》(The War of the Worlds)造成轟動,吸引了好萊塢的注意,1939 年進入好萊塢開始拍電影。

在威爾斯進入受聘進入好萊塢的時候,簽訂了一份好萊塢從未有過的合約,合約規定威爾斯一年只需要拍一部電影,可以自己選擇擔當編劇、導演、製片人或是其他任何職位,預先支付 15 萬美金的拍攝資金,創作絕對自由。

這讓他成為好萊塢體系中的一個特例。特立獨行的奧森·威爾斯在製片廠制度最鼎盛的時期出現在好萊塢簡直就是奇蹟,因為他一生的創作都和好萊塢的商業化格格不入。

1941 年他自導自演的《大國民》(Citizen Kane)上映,然而票房慘淡。

《大國民/Citizen Kane》的票房失意還是讓他逐漸失去了對電影的主導權,1949 年,威爾斯離開好萊塢,前去歐洲。

雖然最終離開了好萊塢,但是不得不承認《大國民》(Citizen Kane)是一部和《一個國家的誕生》(The Birth of a Nation)一樣偉大的作品,是劃分電影史階段的標誌性影片,是傳統電影走向現代電影的轉折點。

這三大公案串聯起了好萊塢時期的發展階段,《大國民》(Citizen Kane)作為標誌性影片,自然有著極高的歷史地位。

【攝影】

應該說《大國民》(Citizen Kane)是一場攝影革命,影片中大部分燈光、鏡頭設計都是威爾斯本人設計的,它開創了電影浮誇攝影的先河,光線的光源往往出人意料,常常會有不協調、抽象的圖形。光線的明暗對比和人物性格相輔相成,早期高調,當他年紀越來越大時,光線越來越暗,「天堂莊園」似乎永遠在一片黑暗中。

還有場面調度和誇張的景深鏡頭。比如蘇珊自殺的戲份,鏡頭從床頭櫃角度,前景是一個玻璃杯,佔了四分之一的畫幅比例,玻璃杯邊上一個藥瓶。但是還是不能直接表現出蘇珊在自殺,一直到凱恩敲門,蘇珊的呼吸聲和敲門聲混雜,觀眾才知道蘇珊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自殺。再然後凱恩撞門,一個小小的人影出現在畫框裡。這一幕的調度無法在任何電影裡找到相似。

深焦距、低調光、前後景的動態對比、升降鏡頭等等,威爾斯對鏡頭的成熟的運用被看作現在電影語言革新的重要標誌。

【聲音】

廣播劇演員出身的凱恩對聲音的捕捉能力更叫特殊,比如住在「天堂莊園」房子太大,凱恩和蘇珊要互相叫喊才能聽到彼此的聲音,這種不協調,好笑的同時又透露著無可奈何的悲傷。他甚至發現聲音可以像蒙太奇一樣疊化,於是就會有人物同時說話。

【敘事】

上面有個答案提到了「玫瑰花蕾」,凱恩嚥氣的時候說了這個詞。一個水晶球的特寫鏡頭,加上這句話,串聯起了整部影片的懸念,這個被其他人忽略的臨終話語引起了記者的注意,於是他不停地問凱恩生前的熟人,玫瑰花蕾到底是什麼意思。從敘事角度來說,線索串聯起劇情的推進,一般是一個有實際意義的線索,會最終揭開謎底。這種敘事方式在現代電影中已經很常見,然而卻是《大國民》(Citizen Kane)開創的典範。

【主題】

威爾斯總是著眼於悲劇。

社會層面的表達只是一層皮,威爾斯真正想要表達的,還是道德層面的精神內核。凱恩臨終時抓住的那個雪景球,是他摧毀蘇珊的玩偶之家時留下的,留下的原因是因為讓他想起了小時候雪橇上的商標。雖然一生經歷了很多,但在死亡來臨時,他忘記了自尊心、名利、追逐的一切,他夢寐以求的不過是童年時代的缺失而已。

總之《大國民》(Citizen Kane)在攝影、運動鏡頭、敘事、剪輯、音響、文學性等方面都具有開放性,就像是一座礦,無論電影發展到什麼年代,這部電影都值得電影工作者學習。法蘭索瓦·楚浮在 1973 年的《美國之夜》(La Nuit Americaine )裡就對威爾斯致敬,尚盧·高達說「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歸功於他」

安德烈·巴贊為威爾斯寫過一本評傳《奧森·威爾斯論評》,他在書裡說到:即使奧森·威爾斯只拍攝了《大國民》(Citizen Kane)、《安培遜大族》(The Magnificent Ambersons )和《上海來的女人》(The Lady from Shanghai),但他仍有資格在為電影史慶功的凱旋門的顯赫位置上刻上他的名字。

留言 訂閱話題
尚無留言,何不來當第一位?
101 小說典藏網可匿名留言,暢所欲言,馬上登入、回應一下囉!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