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目標小A·03

  第二天下午,小A正在乘務科等候登機,遠藤科長把她叫了過去。她還在想到底是什麼事,遠藤就小聲告訴她,刑警來了。

  「警察?」

  小A的腦海裡一下子浮現出昨晚的情景。可這件事除了小B應該沒人知道。

  遠藤繼續說:「據說是發生了什麼案件,想確認一下相關人員的行動,所以想見見前天一○六次航班的乘務員。」

  看來跟昨晚那件事沒什麼關係。

  「前天的一○六次航班?啊……」

  小A的確執行了這趟航班的乘務。這趟航班從札幌回來,那天北島香織意外地出現在了航班上。

  「當然,他們也會詢問其他乘務員,但是現在只有你在。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去一趟?」

  「我知道了。」

  小A來到接待室,兩個刑警模樣的男人正在跟宣傳科長談話。她進來後,宣傳科長就出去了。一番自我介紹之後,她坐在了沙發上。

  「不好意思,打擾你工作了。」這位刑警姓阪本,他輕輕朝她點了點頭。阪本看起來三十五歲左右,臉上透著精明能幹。「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想問問這張照片上的人前天有沒有乘坐一○六次航班。」

  阪本說著把手伸進西裝內袋,掏出一張照片。

  「哦,但是我也不可能記得所有乘客的長相啊。」

  「我明白。但還是希望你能看看。」

  小A接過刑警遞來的照片。照片上,一個穿著西裝、職員模樣的男人表情嚴肅。小A大吃一驚。

  「你記得這個人?」警察探過身來問道。

  小A沒有直接回答他。「這個人,不是塚原嗎?」她問道。兩個刑警驚訝不已,對視了一下。

  「的確姓塚原。你怎麼知道的?」阪本問。

  「我認識他。他是我大學時代的朋友……」小A說著看向阪本,「警方難道不是早就知道我認識他嗎?」

  阪本一聽連忙搖頭:「沒有,我們也很驚訝啊。我們絶對連想都沒想到過。我們覺得空姐可能會記得乘客的長相才來問你們的。真巧啊。你們現在還有來往嗎?」

  「沒,最近沒見過……」

  「哦……」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阪本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那這人前天到底有沒有坐那班飛機?」總之先把話題拉回來再說。

  「沒有。我覺得沒有。」小A回答,「他要是坐那班飛機了,肯定會跟我打招呼的。」

  「可能吧……」

  「難道塚原聲稱坐過一○六次航班?」這回輪到小A發問了。

  「沒,倒也不是這麼回事。」阪本稍微有點語無倫次。

  然後他問了問塚原在學生時代是個什麼樣的人之類的問題。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只是覺得應該順便問問。小A也大概說了說。

  「那個……塚原先生究竟跟什麼案件扯上關係了?」

  最後還是由小A發問。她一直惦著這件事,但是警察口風很緊。

  「沒什麼。不是什麼大事。塚原也不過是眾多相關人員之一而已。」

  他只是用模棱兩可的話敷衍幾句。

  跟警察道別後,小A回到乘務科,呆坐了好一會兒。塚原的事情一直在腦海裡縈繞不去。他到底捲進怎樣一個案件了呢?警察說他只是眾多相關人員之一,但是他們問的問題聽上去倒像正詳細調查他。

  他是嫌疑犯?怎麼可能……

  小A輕輕搖搖頭。

  她回想起一排雪白的牙齒。因為肌膚曬得黝黑,塚原的白牙讓她印象深刻。

  塚原和小A並非單純的熟人。他們曾經是一起憧憬過未來的戀人。

  兩人相遇是在東京大學的網球隊。比小A高兩級的塚原是個溫柔可靠的男生,教養很好,話題豐富。小A身邊追求者絡繹不絶,但是沒人能跟他相提並論。

  最後,在塚原畢業時,兩人分手了,原因是思維方式方面的分歧。塚原想讓小A一畢業就結婚,然後一心撲在家庭上,可是小A有很多想做的事情。那個時候,她其實已經開始對每天去大學上課這樣的生活產生疑問了。

  塚原畢業後不久,小A申請了退學,參加了新日航空姐的招聘。此後,兩人徹底分道揚鑣。

  他們很久都沒有再見面。現在他們也互不知道對方的地址,因此通信也斷了。

  兩人再見面是三個月之前,是在大街上的偶遇。但是這事跟警察有點難以啟齒,所以她瞞著沒說。

  「這不是早瀨嗎?」

  他這樣跟她打招呼。當她看清眼前的人是塚原的時候,一瞬間全身像通了電一般僵住了。但是看著他久違的臉,小A也漸漸露出了自然的笑容。

  在商貿公司就職的塚原已經成了一個成熟的男人,一副能幹的商人模樣。他那深邃的五官還是那樣,好像胖了一點,還白了一些。

  小A當時一個人,他則跟同事在一起。經過簡單的介紹,他跟同事分開,兩人進了附近的咖啡店。

  「你變了。比以前更漂亮,更有生氣了。」

  塚原說著,流露出被她的光彩照得目眩的神情。小A的臉有點紅,問了問他的近況。他現在在東京總公司的工業機械部工作,主要負責國內貿易,經常出差,差不多一個月有半個月在外面。他仍然單身,開著玩笑說「現在這樣怎麼可能結得了婚呢」。

  「你也還是一個人?」他問得有些躊躇。

  「對,還是一個人。」

  「哦。」

  然而關於這件事,他再也沒有多說什麼。分別之際,他給了她一張名片,背面用圓珠筆寫著他家的電話。

  「要是你想起我的話……」

  他稍稍低了低頭。小A什麼也沒說,接過名片裝進背包。

  要是想起你的話……

  小A回想那天的情景,輕嘆了一聲。一想到他,她的確會有些心跳加速。他或許也正在等待她的電話。但她沒有打過去。絶不是因為她想不起他。

  這天晚上,小A回到公寓裡,跟小B說了白天的事情。她之前把塚原的事情告訴過小B。當她說到警察給她看的正是塚原的照片時,小B被剛要嚥下去的啤酒嗆著了。

  「那張照片上那個男人,正好是你前兩天說的那個男朋友?」小B一邊拍著胸脯一邊問。

  「是前男友。什麼叫『那張』照片?難道你也看過?」

  「今天飛行結束時,一起執行乘務的小惠被刑警叫走了,我也跟了過去。那時候看到的。」

  「哦……」

  小惠名叫寺西惠,是比她們晚進公司的空姐。小惠前天也在一○六次航班上,所以警察也找了她。什麼「跟了過去」,說成一副助人為樂的樣子,其實不過是小B的八卦本性又發作了。

  「警察問照片上的男人是不是坐了一○六次航班。小惠說她不記得了。聽說其他空姐也都這麼回答。」

  「要是他在飛機上,肯定能看到我。這想法我跟警察說過了。」

  「刑警可是很謹慎的。小A你應該清楚啊。」

  小B鼻孔又張大了,一臉「警察的事我最清楚」的表情。

  「你說得也沒錯。我更想知道他們究竟在查什麼案件啊。」

  對小A來說,這件事最要緊。她也翻了不少報紙,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案件。

  「具體的我不知道,但聽說是殺人案哦!」

  小B說得很乾脆,小A驚訝地看著她。

  「你怎麼知道的?」

  「我纏著那個姓阪本的刑警問了半天呢,還問了宣傳科長。他們似乎正在調查盛岡的那起殺人案。」

  「盛岡?那為什麼在東京調查?」

  「因為被害人是東京人嘛。據說是去盛岡出差,在當地酒店遇害,好像是被人勒死的。既然被害人讓嫌犯進屋了,那他們肯定認識。」

  她究竟怎麼問出這些事情來的,小A覺得很不可思議,可小B真的知道很多。只要是兇殺案,她馬上就能顯露出八卦精神來。

  兇殺案……

  這樣的大案會跟塚原有關嗎?

  「出差,被害人又是在東京工作,難道那家公司就是F商貿公司?」小A問。

  「沒錯,就是F公司。應該就是的!」

  「果不其然……」

  塚原正是就職於F商貿公司。

  小B怯怯地問:「所以那個姓塚原的人就被懷疑了?」

  「有可能。」小A說,「遇害的人可能跟塚原有什麼關係。」

  「但是仔細一想,還是有點奇怪。既然兇案發生在盛岡,為什麼要問是不是坐過札幌飛來的航班?」小B歪著腦袋。

  「不明白。不過也許……」小A欲言又止。

  「也許什麼?」

  「也許……他們是在確認不在場證明。」

  「不在場證明?」

  「警方詢問案件發生時的不在場證明時,塚原可能回答他當時在從札幌到東京的飛機上。」

  白天小A問起的時候,阪本曾說塚原並沒聲稱自己在那架飛機上……「是嗎……那麼,小A,你們的證詞對塚原很不利啊。」

  「嗯,的確。但是我們都不記得,也不代表他真的沒坐過一○六次航班啊。」

  話音剛落,小A頓時覺得自己的證言和之前彷彿略有不同。如果塚原在飛機上,他們倆中肯定會有一個人注意到對方才是。

  難道我的證言是他的致命傷……不會不會,沒事的。不管情況如何蹊蹺,他都不可能是殺人犯。

  這樣想著,小A突然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她的心臟開始狂跳。

  「怎麼了,小A?你臉色很不好啊。」

  小B滿臉擔心地湊過來。小A強顏歡笑地搖了搖頭,臉頰肌肉不自覺地抖了一下。

  如果塚原是兇手,而他又編造了不在場證明,要是他通過某種渠道獲悉小A在那趟航班上,她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莫大的威脅。

  那天,襲擊我的那輛車,難道是他開的嗎?

  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她心頭緩緩升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