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幻影乘客·07

  「辛苦你了,就演到這兒吧。」

  小A話音剛落,寺西惠微微一鞠躬,瞥了成田一眼,出了房間。

  「她啊,是新日航的空姐,我們的一個年輕同事。這都是為了逼你說真話,才演給你看的。」小B張大鼻孔說。好像這些都是她安排的似的。

  「還是露出馬腳了啊?我說怎麼怪怪的……」成田徹底洩氣了。

  「既然你都認了,就全都坦白了吧。」

  山本這麼一催,成田失望地垂著肩點了點頭。他小聲地開始講述。

  「三月七號我真的去坐那趟航班了,是出差回來。有個漂亮女人坐在我旁邊也是真的。她又高貴,又知性,又顯得特別有女人味……我完全被她迷住了。當時腦子就蒙了,完全沒想起來找她問姓名要地址什麼的。」

  「有那麼漂亮嗎?」山本問,好像也特別想見見那個人一樣。

  「真是個美人啊。分開以後我對她的思念更是欲罷不能。無論怎樣,我都想再見她一面。我那時候真是為這事煩惱極了。」

  原來如此,小A終於明白了。她漸漸明白成田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了。

  「我先問了新日航能不能提供乘客名單。可是那個負責人太小氣,根本不給我。」

  「那不叫小氣,那是規定。」小B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像她。

  「然後我就想,怎麼才能見到全體乘客。我就想到了現在這個辦法。」

  「你把沾了血的包扔到停車場,然後給乘務科打電話說殺了人?」小A向他確認。

  「正是。我怕染了血的包還不夠讓警察全力以赴,就打了那通電話。然後再找個合適的機會,聲稱見過拿那個包的女人。我盼著警察能讓我見一見全部乘客。要是能讓我見到她,我就跟警察說我記錯了,然後秘密去見她。我的計劃本來已經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

  「但是你沒見到那個關鍵的女人,是吧?」小B很開心地說。

  「是啊。」成田答得很羞愧。

  「簡直太厲害了,這麼無聊的事情真虧你琢磨得出來啊。」山本帶了點佩服的語氣說道。

  「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無聊。那你們到底怎麼看出我在撒謊的?」

  成田似乎還沒徹底投降。這時,小A接道:「口紅啊。」

  「口紅?」

  「對。那個包裡的東西,肯定是你湊出來的吧?」

  「是啊。我自己買的,蹭的也是自己的血。」

  「你還把粉餅和口紅都弄成用過的樣子。」

  「是的。我活兒幹得還挺細緻的吧?」

  「不過你可算計錯了。那口紅就是三月份剛發售的,最多剛用一個星期,怎麼可能少那麼多啊。所以,肯定是有人故意偽裝成用掉很多的樣子。反過來想,就是根本沒人用過那支口紅。那麼,不僅口紅如此,那個包和粉餅也一樣,根本就不存在什麼主人。但是有人偏偏堅持主人存在,那嫌犯會是誰?」

  「所以就是我了?」成田掩蓋不住一臉失望,「沒想到那口紅居然是新品……」

  「多虧大夥兒幫忙一塊兒演戲啊。開始我還半信半疑,但是看見你那個狼狽樣,就知道肯定沒別人了!」山本興奮地說道。他一直被耍得團團轉,現在終於痛快了。「跟我走一趟吧。」他讓成田站起來。

  成田一邊起身一邊說:「可是那個女人,到底藏到哪兒去了啊?」

  他還是賊心不死。

  「是你自己產生幻覺了!」山本輕巧地說。

  山本他們出去後,小A和小B來到乘務科前面,這時,乘務長北島香織出現了。香織一見到小B便說道:「小藤,你還磨蹭什麼呢?再不準備可就來不及了。」

  她還是跟平常一樣,說完話急急忙忙地走掉了。

  「北島小姐還是那麼煩人啊。」

  小B氣呼呼地正要進屋,小A拽拽她的袖子,然後指指成田的方向。

  成田正傻傻地望著北島香織遠去的背影發愣。

  「這不是真的吧?」小B囁嚅著。

  「好像——這就是真的!」小A回答。

  「這到底是為什麼啊?」成田苦著臉回過頭來,「她怎麼是個空姐啊?她上次明明坐的是乘客席啊!」

  「我告訴你啊,那天,北島小姐是乘客。她父母家在札幌,她正好從那裡回來。空姐不上班的時候當然也能坐飛機啦!」

  小B的話好像是在安慰他一般。

  「可是……你們怎麼沒給我看她的照片?」成田這回咬住山本不放了。

  山本苦笑一下:「怎麼沒給你看……那包肯定不是她的,這是調查第一天就瞭解到的事實啊!」

  「是嗎……」成田低頭咬著嘴唇,半晌仰天長嘆道,「好。反正我的目的也算達到了。現在也為時不晚。一定要跟她認識認識!」

  「很不幸,太遲了。」小B壞壞地說,「人家回父母家就是彙報結婚的事。今年秋天人家就要結婚咯!」

  「啊?這也太殘忍了吧!」

  「好遺憾哦!嘿嘿嘿……」

  「我說,你現在沒工夫考慮這事吧?」山本拍了拍成田的肩膀,「先想想怎麼受罰吧。」

  「天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