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 幻影乘客·05

  又過了兩天。

  結束工作的小A和小B正朝乘務科走去,在走廊裡遇到了垂頭喪氣的山本。

  「你怎麼了?這麼垂頭喪氣的。」小B的語氣非常自來熟,略顯誇張。

  「啊……」山本只是筋疲力盡地應付。

  「看樣子,你的工作進展得很不順利啊。」小B饒有興味地說。

  山本眼裡恨恨的,卻完全沒有力氣跟她抬槓。

  「到底怎麼了?」小A也問。

  「別提了,這事情越來越詭異。」山本哭喪著臉說,「上次之後,我們又調查了好長時間,費了半天勁才把當天航班上所有乘客的身份都搞清楚了。結果,居然沒有人失蹤!那麼,那個古怪電話裡說的殺人事件根本沒發生嘛。」

  「那不是很好嗎?」小A放心了。她自從接了那通電話就一直懸著心。

  「一點也不好。那個包到底是誰的,到現在也沒結論。按照成田先生所說,肯定存在一個女人是包的主人啊。但是所有乘客都說沒見過那包,連跟那個差不多的包都沒見過。」

  「這可奇了。」

  「太奇怪了。」山本的眉毛耷拉成了八點二十分的時鐘指針,又聳肩又嘆氣,「老刑警渡邊那個傢伙居然說什麼後面就交給你了,然後就溜之大吉了……我快憋死了。」

  「要不然你讓成田先生見見所有乘客,指認一下?這樣不就馬上有結果了嗎?你說呢?」

  小B說著轉頭徵求小A的意見。儘管她經常亂出主意,但是這回,小A也不得不贊成了。

  「我當然試過啦!」山本表情相當哀怨,「我準備了跟成田先生描述相吻合的幾個人的照片,拿給他看。但是他說他看到的那女人不在其中。」

  「那你再把條件放寬一些呢?比如可以放寬年齡啊。」

  「那飛機上的女人,從五歲小孩到七十歲老奶奶的照片,我都給他看了!他居然還說沒有。我連娘娘腔的男人的照片也給他找來了,然後他就跟我急了……」

  那是得跟你急—小A忍住笑點點頭。

  「剩下的就是買機票的人跟實際搭乘飛機的人不一致這個可能性了。」

  「就是啊!」小B大喊一聲,「實際去坐飛機的人才是包的主人!她可能被人關起來了……說不定已經……」

  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小A沒理她,接著說:「會不會是成田先生搞錯了?他總坐飛機,是不是搞錯了日子?」

  山本使勁搖了搖頭。「他說絶對沒記錯。他甚至懷疑我,還問我是不是真的把所有人的照片都拿給他看了。我說就剩空姐沒看過了,他說不是空姐……」

  小A覺得應該就是買機票的和坐飛機的不是同一個人,但是買機票的人故意隱瞞,又是為什麼?

  「要是沒那個怪電話,那個包就是普通的遺失物品而已,雖說上面沾著血跡,有點古怪。要麼就是這些全是惡作劇,可是成田先生的證言擺在那兒啊!所以我也沒辦法草草了事……」

  山本話裡話外讓人覺得成田的證言是最大的麻煩。

  「這是個幻影乘客嘛。」小B說。回到公寓,她吃了飯,正在看書。雖說是讀書,但她讀的不是少女漫畫就是女性週刊一類。

  「總覺得挺奇怪的。」小A心不在焉地瞅著電視廣告,一邊歪著頭沉思,「如果不是惡作劇,那為什麼確認不了被害人的身份?包裡也沒有任何身份證件,到現在連屍體也毫無蹤影。」

  「所以說,」小B往沙發上一躺,「嫌犯一定有什麼深層次的考慮,很深的那種。」

  小A苦笑著嘆息。要說想事情單純膚淺,小B絶對是鼻祖。

  為了不讓自己再鑽牛角尖,小A準備好好看看電視。這時,畫面上正好是一個東西的特寫鏡頭,這東西她見過。正是那支裝在帶血手袋中的口紅的廣告。

  「這個春天,讓你的雙唇絢麗綻放……新上市。」畫外音的女聲迴蕩著。

  小A直勾勾盯著電視屏幕的眼睛,猛然間睜大了。

  「沒錯,那支口紅,果然有問題!」她噌地站了起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