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重要失物·05

  「她沒坐公交車。出租車司機也沒看見她。可能躲在機場附近。」穿制服的警官向小A等人報告。警官年過四旬,看起來很是和藹可親。「我們也讓當地居民幫忙找人了。應該很快能找到。」

  「謝謝你們了。」女孩的母親道了謝,警官還了禮走出去。

  在機場的候機廳,小A和小B陪女孩的母親元西君子和她的未婚夫安藤龍夫等待著。小女孩叫悠紀子。她就這樣不見了。

  「我一點都不知道。」君子把頭埋得低低的,緊緊地攥著手絹,「她怎麼能想自殺呢……而且還是在這趟旅行中……」

  安藤也沉默著。他坐在君子身邊,像是在忍耐著什麼,表情沉痛。

  「那筆跡的確是您女兒的吧?」小B問道。

  君子點頭,似乎連身體都在搖晃。

  「沒錯。她從小學開始就練書法,所以字跡比年齡老成許多。」

  所以……小A心裡暗暗點頭。

  「自殺動機您心裡有數嗎?」小B問。

  「一點都沒有。」君子回答,聲音在顫抖。

  「不好意思,能不能問一下您前夫在哪兒?」小A問。

  「他兩年前去世了,肺癌……然後我一個弱女子就自己帶著悠紀子。我在町田開了一家小水果店。」

  「您女兒跟她爸爸關係很好吧?」

  「是啊。她是獨生女,我老公由於工作性質成天在家。他一直很寵女兒。」

  「您什麼時候決定再婚的呢?」

  這是個很直接的問題。君子和她身邊的安藤都一臉迷惑。

  「最近才決定的。」君子答道,「安藤是做批發的,我們就是這麼自然而然認識的。」

  「一個月之前由我提的結婚。」安藤說,「但是這和這件事有關係嗎?」

  小A看了看他們倆,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可能您女兒反對二位的婚事呢。」

  君子本想控制一下情緒,但還是有些慌亂。「不可能,我第一個跟她商量的。她說讓我按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了。」

  「那您女兒改變主意是那之後的事情了。」小A說著轉向安藤。「安藤先生?」

  「嗯?」

  「從提出再婚到今天為止,您有沒有表現出覺得悠紀子是累贅的態度?」

  「累贅?不可能。為了讓她接納我,我可是做了不少努力啊。所以,雖說這回旅遊是代替蜜月旅行的,我們也帶上了這個孩子。」

  小A搖了搖頭:「但是悠紀子似乎並不認同您是他父親。我問過悠紀子是不是跟媽媽一起旅遊的,她回答說是。要是真對您心無芥蒂,她肯定得說爸爸也來了之類的吧,不是嗎?」

  安藤和君子又對視了一下。兩人都沉默了,沒多久安藤好像想起了什麼,對君子說道:「我們之前不是在店裡聊過嗎?她是不是聽到了我們的談話?」

  「之前?」

  「就是那次啊。就是說什麼時候要孩子那次。」

  「啊……但是那又怎麼樣?」

  「那個時候我不是說了嗎?我想早點生個我們倆的孩子。我沒有別的意思,但是聽的人會覺得我沒把悠紀子當親生女兒。啊,但是那次真的是隨便一說啊……」

  「你是隨便一說,但是對孩子來說,可能是很大的打擊。怎麼可能啊……那孩子很喜歡你的。她已經認可你做她父親了啊。應該認可了嘛。」君子不斷地重複著,但是語氣越來越弱。

  「還有,」安藤看著小A說,「你怎麼知道那封遺書是悠紀子寫的?我聽說沒有署名啊?」

  「是啊。我們可是絞盡腦汁想了好久。其實到剛才為止,我還以為是別人的。但是遺書沒署名這件事本身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你的意思是……」

  「為什麼沒署名呢?我想了想。如果自殺了,反正也會被人知道身份,沒有不署名的道理啊。所以我想,可能她想署名,但是出於某些原因,不知道該寫什麼名字——有沒有這個可能呢?但是到這裡就陷入了死胡同。直到我看到安藤先生的手指。」

  「手指?」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安藤先生的無名指上戴結婚戒指了,對不對?跟您太太的一樣。我看到它就確定了您三位的關係。同時我明白了悠紀子說的跟母親兩個人旅行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悠紀子不知道該寫安藤悠紀子,還是寫元西悠紀子。」

  這時,有人「啊」了一聲,是君子。

  「還是應該再給她一點時間。」安藤的聲音很低沉。

  沒過多久,警察找到了悠紀子。據說她在附近的購物街閒逛了很久,警察問她準備去哪裡,她說不知道。

  在候機廳見到悠紀子,君子號啕大哭。悠紀子卻一滴眼淚都沒掉。

  安藤扶著她的肩膀,看著她小聲說:「咱們再談談吧。」

  悠紀子並沒有回答他,只是低下了頭:「對不起。」聲音還是很清晰的。

  小A和小B一起出了候機廳,去等出租車,碰巧遇到了剛才那對老夫妻。

  老太太注意到了小A她們。「今天晚上住這裡嗎?」她問她們。

  「是啊。」小A回答,「您二位是來旅遊的嗎?」

  「不是,我們住這裡。前兩天去東京的兒子家玩了幾天。」

  「啊……」這跟小B的推理大相逕庭。

  「我們在這裡有一個蘋果園,但是沒人繼承了。我們本來想說服兒子來著。」

  「那您兒子怎麼說?」小A問。

  老太太笑著搖了搖頭:「我最後也沒說出口。兒子有兒子的事業……雖然他對蘋果園還有點留戀……」

  「哎呀,你跟人家瞎說些什麼啊。」老先生的語氣不太高興,「我們反正是到死都要守著蘋果園了。等我們死了,他們總會有辦法的。」

  「是啊,是啊。」

  「你這個老太婆真是多嘴多舌啊。」

  正說著,出租車開了過來,兩位老人家坐上了車。小A她們看著出租車遠去。此時,又有一輛車來了。

  「哎呀,」小B嘆道,「累死我了。」

  「到酒店以後,去喝一杯怎麼樣?」

  「贊成!」

  兩人上了出租車。此時,一個巨大的陰影從窗外映入小A的眼簾。又一架飛機起飛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