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重要失物·04

  安全帶指示燈亮了。飛機開始慢慢下降。

  「現在搞清楚了,」小A說,「不是那個初中生,就是老太太。沒別人了。」

  「肯定是那個小女孩!」小B斷定,「她那個年齡煩惱多嘛。老太太都一把年紀了,活到這份兒上就沒必要弄死自己了吧。」

  「你這理論還真是亂七八糟啊。」

  「有嗎?」

  「總之得注意一下這兩個人。」

  小A和小B出去確認安全帶。

  小B主動請纓檢查後半部分機艙。她提醒大家把座椅靠背都放直,確認安全帶是否系好。

  那對老夫婦還是同樣的姿勢。老先生仍然蓋著毛毯睡著,安全帶系得很好。應該是老太太幫他系的。

  老夫妻身後是空座,上面擺著飛機上提供的報紙和雜誌。小B正準備整理一下報紙雜誌,忽然聽到前面老夫婦說話。

  「馬上就到了哦。」老太太說。

  「啊,真的很快啊。」

  「你睡得不錯啊。」

  「是啊,睡得很好。真是諷刺。在東京我倒是睡不好。」

  「我在這兒也睡不著啊。」

  「你還沒放棄啊。真是優柔寡斷。」

  「這倒不是,我真的已經放棄了。所以才按你說的做了啊。」

  「那你還睡不著?」

  「我是在考慮我們不在了以後的事。會怎麼樣呢?」

  「想那個幹嗎?不會怎樣的。年輕人總有他們自己的辦法。我們這些老東西只要不打擾他們就行了。」

  聽到這裡,小B給小A使了個眼色,連忙回到廚房。

  「一塊兒自殺?」

  聽了小B的話,小A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我覺得沒錯。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但是那對老夫妻好像是為了不成為年輕人的負擔才離開東京的。而且還說什麼自己死了以後的事情。你說該怎麼辦呢?」

  「怎麼辦?事到如今什麼辦法都沒有了啊。只能等降落之後攔下他們仔細問問了。有什麼情況的話,就跟當地警察聯絡。」

  小A和小B都坐上空乘席繫上了安全帶。飛機很快進入了降落模式。

  隨著輕輕的撞擊,身體角度也微微變化。飛機似乎已經在跑道上滑行了,同時傳來強烈的剎車感。不久,飛機停了下來。很多乘客不等安全帶指示燈熄滅,紛紛站了起來。放了廣播之後,小A在舷梯下、小B在舷梯上目送乘客下飛機。

  真是一次短暫的航行。

  看著乘客們跟她點頭致意,小A心想,都是那封遺書鬧的。她都不記得自己這趟乘務做了些什麼。

  不過總算遺書的主人有了點眉目——她這麼一想就稍微安心一些。

  那個有外遇的男人下了飛機。他不停地回頭,不知是不是還在意他老婆的事情。不知他老婆是不是故意遲遲不下來,到現在還不見人影。最後,他面色鐵青地走了。

  接下來出現的是那個女孩。那個坐在她身邊、看起來像她母親的女人跟在後面。母親面帶微笑,女孩卻面無表情。

  跟在她們身後的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體格強壯,皮膚曬得黝黑。他就坐在這對母女身後。

  「旅途辛苦了。」小A低頭道。

  那男人邊捋了捋頭髮邊說:「謝謝。」

  這時,他指尖閃了一下。

  啊!

  小A忍住驚叫聲目送他下了飛機。他快步追上了前面的母女,又捋了捋頭髮,沖那位母親說了些什麼。母親笑著回答,笑容非常愉快。

  是這麼回事啊!

  小A呆呆地看著他們三個人。這時,有人喊她。她回頭一看,正好迎上小B的目光。原來那對老夫妻走了過來。

  小A看著小B,用力搖了搖頭。小B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一臉茫然。

  「剩下的都靠你了!」

  小A沒辦法,只能大喊一聲,然後馬上去追那對母女。小B說了些什麼,她也沒聽見。

  「請稍等一下。」小A對那對母女說。她們一臉疑惑地回過頭來。小A拿出信封,給那個女孩看了看。「這個是你掉的吧?」

  女孩一開始並沒有任何反應。一瞬間,小A以為自己的推理錯了。

  少頃,那個女孩突然狂奔而去,消失在機場外接機的人群中。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