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重要失物·02

  「你可撿了個要命的東西,要是情書多好玩。」

  小B睜大了眼睛,本就圓溜溜的雙眼在胖臉上顯得更加渾圓,還閃著獵奇的光。

  「這東西可煩死我了。」小A皺著眉低聲說道,「老這麼拿著也不是辦法,總得找到失主。」

  「那用話筒喊一下唄。」小B輕描淡寫地說。

  小A的眉頭更緊了。「你讓我怎麼喊?『哪位旅客在衛生間掉了一封遺書,請速來認領』,這麼說行嗎?」

  「不行嗎……」

  「當然不行了。你腦子裡想什麼呢!」

  「信封上沒寫名字嗎?」

  「真遺憾,沒寫。」

  「那就打開看看唄!裡面肯定寫名字了。」

  話沒說完,小B就奪過信封。信封並沒封口,就在她即將把信紙抽出來的時候,小A猛然搶了過去。

  「我說小B,你別太隨便了。畢竟得保護人家的隱私啊。失主要是知道遺書讓別人看了,肯定會鬱悶啊。」

  「這人都準備自殺了,還能鬱悶到哪兒去啊?」

  「你真是一點分寸都沒有啊。」

  「那你說怎麼辦?」

  「只能用這兒了!」

  小A用食指指了指太陽穴附近。

  「動腦子最討厭了,肚子會餓的。」小B說。

  小A沒理她,將雙臂抱在胸前。

  「乘客一共二十七名。但是上過衛生間的人很有限。都有誰用過洗手間,你還記得嗎?」

  記住這點事情對空姐來說很容易。

  「當然記得啦。那邊那個看著像女白領的人去過吧?還有那個很文雅、看著像公司職員的男人也去過。然後是看起來像初中生的女孩,最後是一個禿頂的大叔。」

  「等一下,女白領前面還有一個中年阿姨進去過。安全帶指示燈一滅,她就衝進去了,所以我記得很清楚。」

  「對對對,沒錯。阿姨們老這樣。」小B顯得很不耐煩。

  「還有,那個小女孩和禿頂大叔之間有人進去過的。就是那個坐禁菸席的白髮老奶奶。」小A指著中間的座位說道。

  「一共有六個人呢。」

  「那麼,失主就在他們中間。我們得想辦法找出這個人,還得阻止他自殺。」

  「人要是想自殺,從臉上能看出來的。我去發糖,順便仔細觀察一下每個人的表情。」小B說著把裝糖的籃子拿起來。

  「等我一下,我也去!」小A跟著她出去了。

  首先是女白領。她頭髮很長,側臉十分美麗。她坐在窗邊,蹺著腿,神色憂慮地望著窗外的風景。走道一邊的座位是空的,上面隨意放著她的包。前面的座椅下面擺著一把和包同花色的雨傘。

  小B對小A使了個眼色,意思是這個人大有可能是遺書的主人。

  「您好,請用糖果。」

  小B跟她說。這位女士看看她,抓了一把糖。瞬間飄過來一陣淡淡的香水味。

  「那個……遺……」小B小聲地問。

  女士詫異地看著她:「你說什麼?」

  「沒有,那個……嶼,您看得到那邊的島嶼嗎?」

  「島嶼?」她向窗外望去,接著對小B搖了搖頭,「看不到啊。」

  「啊,是嗎?不好意思啊,我搞錯了。」

  小B忙不迭地低頭,趕緊撤退。

  身後的小A狠狠戳了一下她的屁股,似乎在責怪她:「你這是幹嗎啊?你這樣只能讓人覺得你很古怪!」

  她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小B只是把肩一聳。

  接著她們來到倒數第二個進入衛生間的白髮老太太身邊。她看起來得有七十歲了。她應該不是一個人旅行,坐在她身邊的像是她先生。老先生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小A在他膝蓋上蓋了條毯子。

  「謝謝你。」一旁的老太太跟她道謝,語氣和藹而平靜。

  然後是初中女生。她穿著超短裙和白色開衫,坐在靠走道一邊的座位上,正在看少女漫畫。那本漫畫不是飛機上提供的,而是她自帶的。小A記得飛機還沒起飛那會兒,她就抱著這本漫畫看得入迷。

  女孩的旁邊是一個三十五歲左右的女人,穿著淺灰色的夾克。小B把糖遞過去,她伸手拿了兩顆,無名指和中指上都戴著戒指。她讓身邊的女孩吃一顆,女孩頭也不抬,說「不吃」,簡短地回絶了。

  最後一個用了洗手間的禿頂中年男人,坐在機翼附近的座位。可能是因為位置不好,他對窗外的景色毫無興趣,一直在看體育新聞報紙。他沒系安全帶,腰帶也鬆開了,從腰帶鬆開的地方還露出了一截白襯衫的下襬。他蹺著二郎腿,短腿都伸到了走道上。

  小B請他拿糖,他連看都沒看一眼。

  知識分子模樣的男上班族看起來三十歲出頭,戴著金絲邊眼鏡,顯得文質彬彬。小A記得他是最後一個登機的乘客。他大概不大高興,掃了一眼機艙就坐到現在這個位子上。這顯然不是他登機牌上的座位,因為他根本沒看過自己的登機牌。雖說座位是指定的,但今天飛機這麼空,坐哪裡都可以。

  「您吃糖嗎?」小B問道。

  男上班族好像嚇了一跳,坐直了身子,扶了扶眼鏡。

  「不用了,謝謝。」他說著向身後的座位看了看。小A注意到了他這個舉動。

  第一個衝進衛生間的中年婦女一直在跟身邊年紀相仿的同伴聊天,她們都沒注意小A走了過來。中年婦女身後也坐著她的兩個同伴,她轉過頭來探著身子跟她們熱火朝天地聊天。飛機座椅不能像新幹線那樣轉成面對面,對她們來說實在太遺憾了。

  過了一會兒,中年婦女終於發覺小B拿著糖過來了。「哎喲,謝謝,謝謝。」她說著用肥厚的手掌抓了一大把。讓她這麼一抓,一籃子糖沒剩下幾顆了。她使勁往自己包裡塞糖,她的同伴們則在看導遊書《東北五日遊》。

  「肯定不是那個大嬸!」回到廚房,小B指著那個中年婦女說,「要是那個大嬸都不想活了,就沒人活得下去了。」

  「說得有道理。這樣就剩下五個人了。」

  「你就沒什麼線索嗎?」小B撓撓頭。

  「說得牽強一點,那個淺淺的腳印倒是個線索。」小A把信封翻過來給她看,那上面有個不知是誰留下的腳印。「但光看這個也判斷不出是誰啊。去對比一下所有人的腳印還差不多。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看筆跡不能知道嗎?」小B指著信封上「遺書」兩個字問。字是用藍色墨水寫的,相當漂亮的楷書。

  「要是讓那些人都寫幾個字,可能就知道了。可是怎麼讓他們寫呢?」

  聽了小A的提問,小B顯得很犯難:「這問題太難了,我怎麼可能知道啊!」

  「你想想……」

  後半句「該怎麼辦嘛」讓小A嚥了下去,因為她看到那個男上班族站起身朝機艙尾部走來,好像又要去衛生間。但是他沒有馬上走過來,而是在後排的座椅周圍轉了許久。

  「我想用一下衛生間……」那人說。

  「您請。」小B讓開路,語氣奇怪而生硬。那人一臉狐疑地進了衛生間。

  但是他很快就出來了。就算男人本來就比女人快,也沒這麼快的。但小A她們也不能多說什麼。那人清了清嗓子,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他很奇怪哦。」小B說,「你不覺得他上得太快了嗎?」

  「嗯。」小A點點頭,「或許他發現遺書丟了,想回來撿。」

  「怎麼辦?」

  「怎麼辦好呢……」

  小A朝那人的方向看去,發現他從椅背間的縫隙朝後望了一眼,又趕緊轉了回去,顯然在注意小A她們。

  「我想到一個好主意!」小B拍了一下手,「把信封放到走道上,失主肯定會出來撿的。」

  「這樣不行。」小A馬上否決了她,「要是別人撿走了,可就熱鬧了。」

  「那你說怎麼辦?這回輪到你出主意了。」

  「嗯……」小A看了看信封。單憑這個想找到失主,看來是很困難了。「沒辦法,只能使出最後一招了。咱們時間不多了。」

  時針指向下午三點半,還有四十分鐘就要到達青森。如果找不到遺書的主人,就得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去自殺。

  「看裡面的內容,對不對?」小B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

  小A緩緩地點了點頭:「我不想這樣做,但是這樣下去也解決不了問題。」

  「一開始就看了,不就好了嘛。」

  小B說著輕輕一吹信封,一下子把信紙抽了出來。信紙有兩張,有一張是空白的。

  我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是我實在走投無路了。

  我決定去死。要是我死了,不知道有沒有人會悲傷呢?就算有,過不了多久,這悲傷也會被遺忘,每個人都會習慣沒有我的日子。到最後,一切平靜如初,也許有人甚至會說我死得好。

  但是我並非為誰而死。我只是想死而已。請別同情我。反正每個人都會走向死亡,我只是為自己選擇了結束的時間而已。

  ×月×日 望窗外落雨而書

  「失算了。」小A說,「根本沒署名啊!」

  她一直以為會有簽名,所以看到落款只寫著日期,簡直要抓狂了。要是有姓名,失主就好找得多。

  「而且內容不知所云。」小B噘了噘嘴,「這麼寫,誰知道自殺的動機是什麼啊。毫無線索!」

  小A又看了一遍。全篇的字跡和信封上的「遺書」二字一樣,寫得很是精緻。信紙沒什麼特別之處,是豎條格的。

  「小A,」小B戳戳她的腰,「只剩三十分鐘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