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神秘旅伴之謎·03

  這天晚上,正看著電視的小A和小B突然看到新聞裡播報的S酒店慘案,她倆噌地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什麼?富屋的老闆他……」

  小A喊了起來。她昨晚才見過他,所以更加震驚。

  但小B的一句「難以置信」嗓門更大。電視上播出了女死者的照片,小B正是看了這張照片才吼了起來。

  「這個女的我也見過!」小B接著說道,「昨天她也坐了那班從福岡到東京的飛機!我記得她還跟我搭了兩句話。啊,怎麼辦啊,想起來心裡就彆扭!」

  「那就是說他們倆坐過同一班飛機?」

  小A邊說邊開始認真聽電視上的解說。電視上說警察正在全力調查兩個人的關係。目前為止,各方看法似乎傾向於這是一場走了極端的情感糾紛。

  「但是兩個人的確不是約好一起來東京的啊。」小A說著把電視關掉,「其實昨天富屋老闆還約我吃飯。如果有女人跟他一起來,他不可能還要請我吃飯啊。所以他應該真的是來參加同學會的,可能那女人是追他來的。」

  「嗯……但是跟自己的情人坐同一班飛機會沒發現嗎?在候機廳就可能見到啊。」

  「也有可能見到了卻故意裝作沒看見呢。」

  「這樣啊……」

  小B點了點頭,但還是一臉不解。過了一會兒,她突然「啊」了一聲。

  「怎麼了?」

  「不對不對。我剛想起來,電視上那個女人問過我濱松町有沒有賓館。如果她是追著富屋老闆來的,怎麼可能這麼問呢?」

  「啊?那你怎麼回答的?」

  「我當然回答『有』啦,比如S酒店什麼的……」

  說到這裡,她突然像打哈欠一樣張大了嘴,「就是因為我說了這句話,她才住S酒店的啊!」

  小A皺著眉,一副沉思的表情。

  「如果你說的沒錯……」

  「你這話可不對啊,我說的本來就是真的。」

  「那麼,富屋老闆跟那個女人坐上同一班飛機,然後住進同一家酒店,都純屬偶然啊。」

  「怎麼可能有這麼多偶然啊?」小B不相信,連連搖頭。

  「是啊……怎麼可能呢。」

  小A坐在桌子旁邊,手托著臉頰。她想起富屋老闆善良的面孔。這樣的人居然會有情人,小A無論如何也想不通。

  兇案後第二天,小A下了飛機回到乘務員室,看到兩個警察正等著她。小B和客艙科長遠藤也在。遠藤一臉鬱悶,可能正琢磨怎麼一出麻煩就有小B的份兒。

  「這兩位警察是為昨天S酒店兇殺案來的。兩個死者好像都坐過咱們的航班。你們昨天不是執行這趟航班的乘務嘛,這兩位要問你們幾個問題。」

  遠藤介紹了一下在場的兩個警察。年長一些的是警視廳搜查一科的笠井,年輕一些的姓山本。

  遠藤逃也似的離開,輪到小A她們坐到警察對面。

  笠井先給她們看了兩張照片,詢問她們對照片上的人有沒有印象。和她們想的一樣,正是在酒店遇害的那兩個人。小A和小B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表示她們認識富田敬三。

  「那太好了。」笠井咧了咧嘴,「其實今天我想問問兩位飛機上的情況。兩個死者是不是曾經表現得很親密……具體情況是什麼樣的?」

  小A又看了看小B,回答道:「關於這個問題,昨天看新聞說他們兩位可能是情人關係,我覺得很意外。」

  笠井的眼睛裡閃過一道光。

  「那麼,完全看不出來他們有什麼親密關係是嗎?」

  「是的。別說是情人,連座位都不在一起。我也沒見他們說過話。」

  「哦……看起來就是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

  「是這樣的。還有……」

  「什麼?」

  小A告訴警察富田曾經想約她出去吃飯的事。她認為富田不像和女人同行。

  「然後,還有還有……」

  小B見警察津津有味地聽小A講,覺得自己可不能甘拜下風,就插了一句。當然,她提到的正是堀井咲子詢問酒店的事。

  「所以我覺得她住進S酒店完全是偶然的。」小B鼓起鼻孔說。

  笠井對她的話似乎也很有興趣。

  「原來如此。聽你們二位這麼一說,兩個死者要是情人關係,反倒無法理解了。」

  「警察先生也對此持懷疑態度嗎?」小A問,覺得他的提問裡總透著不相信兩個死者是這種關係的意思。

  警察點點頭說:「疑點太多了。尤其是我們調查了堀井咲子的情況之後,更覺得可疑。她的生活中也沒有某個男人存在的跡象,來東京是為了參加恩師的葬禮。我們從她的行李裡面找到了佛珠。」

  那麼,堀井咲子追著富田來到東京這個解釋就徹底行不通了。

  「富屋老闆娘沒說些什麼嗎?」

  小A一問,笠井顯得有些意外,沒想到她對案件這麼有興趣。

  小A緩和了一下語氣說:「不是啦,我就是常去富屋,跟老闆娘也挺熟的而已。想到他們夫妻倆,我很難相信老闆會有情人。」

  笠井恍然,點了點頭。

  「我們從富田敬三夫婦的朋友那裡得知的情況,也正如你所說,他們的關係非常好,敬三不像是有外遇的人。但老闆娘說,她隱隱感覺到丈夫有了外遇。」

  「老闆娘知道?」

  小A說著看了看小B。她們去過好幾次富屋,覺得富田夫妻倆親密無間,半點嫌隙也沒有。

  刑警點點頭接著說:「昨天我們直接詢問了老闆娘。她說她知道老公有情人,但是最近敬三告訴她,會跟情人分手的。不過我得加一句,情人答應了沒有就不得而知了。」

  「分手的事情談崩了,演變成一場情殺?」小B脫口而出。

  「這麼一分析就是這個結果了。但是就像剛才咱們說過的,說富田跟堀井咲子是情人實在有點牽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