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相親席上的灰姑娘·03

  過了一週,終於到了向中山全家介紹小B的日子。在小A和小B緊張的等待中,中山那輛奔馳停在了公寓門口。

  「實在是麻煩你了。」經小B一番介紹,中山給小A鞠了一躬,「我們家是個傳統的大家族,還有家訓什麼的煩得很。」

  「沒關係,我倒不介意……」小A看了小B一眼說,「只不過突然聽說這件事有點驚訝而已。」

  「她驚訝是因為你剛見一面就向我求婚了。」旁邊的小B笑道。

  「是嗎。可能是挺令人驚訝的。」中山也像小B一樣邊說邊笑,「對了,不愧是真美子的朋友,您太美了。您只要往那兒一站,就能讓那些七嘴八舌的傢伙閉嘴。」

  「那咱們今天去哪裡?」小A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去我家。」中山回答,「我家那幫人都來了,不過您不必在意。他們看上去煞有介事的,實際上都是草包而已。吃個飯,聊聊天就行了。也許他們會問您很多問題,隨便應付一兩句就可以了。」

  「這個沒問題啦。」小B拍著胸脯說,「我早就跟她交代好了。今天你就看我給你扮淑女吧!」

  「這我就放心了。」

  他再次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奔馳旁邊,他的司機像忠犬一樣守在那裡等待他發號施令。他一走過來,司機馬上打開車門。

  「打擾了。」

  坐進車裡,小A與司機的目光相遇。他戴著金屬框眼鏡,這眼鏡似乎愈發強調著他的忠誠,但小A更加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沒想通一樣。

  「你怎麼了嘛,臉色那麼難看。」跟著上車的小B看著她說。

  「那個司機,我以前見過他。」小A對小B耳語,「肯定見過。可是想不起來了。」

  小B也點點頭:「你也覺得吧?我也是!到底在哪兒見過呢?」她說著歪了歪腦袋。

  中山馬上也上了車,她倆的悄悄話只能告一段落。

  中山的府邸在高級住宅區。那宅子像古裝片裡武士家的深宅大院一樣,高牆環繞,青松茂盛。從屋頂上的瓦片能看出這裡歷史很久遠。

  下了車走到玄關前,一個五十歲上下的胖女人出現了。她身著和服,溫暖地微笑著。

  「這是女傭瑪莎。在這個家裡服務很多年了。」中山說。瑪莎深鞠一躬迎接他們。

  小A和小B被帶往一個面朝庭院的房間。經過走廊的時候,她們似乎聽到了早已等候多時的親戚們的談話聲,但是當瑪莎進去通報她們到來之後,房間裡一下子安靜了。

  小B和小A先後跟著中山步入房間。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地投向她們倆。那目光很強烈,好像帶著風聲。

  二十疊大的房間裡,坐墊整齊地排列著,二十幾個男女坐在那裡。他們都穿著黑色的衣服。這或許是他們開家庭會議的規矩。

  在中山寒暄的時候,他們的眼神一直沒離開這兩個女人。小A身為局外人,毫不緊張,挺胸抬頭仔細環顧,並沒看到威嚴莊重的表情。她反倒覺得這些人就跟鄰家大叔大嬸差不多。她原本以為要對付多少老狐狸來著,現在倒有點失望。那些人中,也有些呆呆的大叔一臉迷惑地比較著小A和小B,可能是搞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中山的未婚妻吧。

  有點出乎意料,小A這樣想著,瞅了瞅旁邊的小B。這時小B也抬起頭,大大方方地坐直了身子,似乎很從容,還笑得出來。

  「那我給大家介紹一下。」中山提高了嗓音,說著看向小B。

  「這位就是即將跟我結婚的藤真美子小姐。」

  經中山這麼一介紹,小B一挺胸,然後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

  不久,飯菜端上來了。那些親戚邊動筷子,邊開始自我介紹。基本上要麼就是小公司的老闆,要麼就是農業協會的工作人員。

  「那個……真美子小姐,您是啥學校畢業的?」

  一番介紹之後,一個口音怪異的大叔湊到小B身邊來敬酒。

  「那個……我……其實是學習院那邊……」

  小B不假思索地瞎編。反正也是撒謊,不如撒個誇張的。

  口音怪異的大叔眼珠都快瞪出來了,說:「哇,您跟皇室是同學啊。」

  小B笑笑,大叔說了句「可惜了可惜了」,就回了座位。

  又有好幾個大叔大嬸跑來問小B問題,父親的職業啦,老家在哪兒啦。她回答說父親是宮內廳的官員,自己在蘆屋出生,在田園調布長大。那些大叔大嬸嚇得忙不迭地「啊呀」、「哎喲」。

  「小B,有點過了吧?」小A悄聲提醒。

  可是小B一臉平靜地說:「沒事。第一拳就徹底把敵人打倒才是勝負的關鍵!」

  此時,中山正饒有興味地看著她倆。

  不時也有些人來給小A敬酒。他們大多問小B在公司的表現怎麼樣。每當被問起,小A就用事先商量好的話來回答他們:「她毫無疑問是我們這些人當中最出類拔萃的。做培訓生那會兒,教官就一個勁地誇我們真美子呢。像我這種只有挨訓的份兒。」

  她不得不這麼說。

  推杯換盞間,人人都有了醉意,家族會議徹底變成了宴會。小A想稍稍喘口氣,於是出了房間,步入庭院。

  庭院四周密密層層地種滿了松樹,讓人忍不住好奇主人是如何搞到這麼多樹的。仔細看,這些樹又似乎是天然的。院中有個小池塘,四周的石頭也絲毫不見人工雕鑿的痕跡。石頭上密密麻麻地長滿了苔蘚,透著一種古樸的風情。

  「您是……早瀨小姐吧?」

  突然,小A聽到身後有人喊她。回頭一看,一個女人正笑著望著她。看上去比小A和小B年長一點,長髮披肩,容貌姣好。她剛剛就坐在那群親戚當中,不知何時離的席。小A回憶她的自我介紹,想起她是中山的表妹。

  「他的確找了個好姑娘。」她輕輕望了一眼屋內的宴會說道,「如果是那樣的姑娘,親戚們應該會認可的吧……」

  從她的話裡,小A聽出了些弦外之音,她沒作聲。

  「我呢……」那女人繼續說,「我很喜歡他,很長時間了。我覺得他是知道的,不過還是無緣在一起啊。我一直覺得問題都在他那邊,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小A還是沒作聲。

  「他這個人啊,特別地認真,成天一副對女人沒興趣的表情,不是努力學習就是拚命做運動。可能因為他父親太嚴格了吧。我曾經夢想能讓他回心轉意,看來我是徹底輸了,輸給你的朋友了。」

  「你要是跟他告白了,不就好了嗎?」

  小A想了想說道。女人保持著笑容,無力地搖了搖頭。

  「不是這個問題,你可能不瞭解。話說回來,我還真服了真美子小姐。他到底是在哪裡喜歡上她的?」

  「在飛機上。」小A回答,然後把相親席上的經過解釋了一番。女人似乎頗有興趣。

  「那……這算不算一見鍾情啊?」

  「我覺得是。」

  「哦……」女人詫異道,「他能對女人一見鍾情真是令人意外。」

  「可能是靈光一現呢。」

  聽小A這麼一說,女人說了句「也是,也有可能吧」,就慢慢踱回了宴會場。

  宴席即將結束,中山最後又講了一番話。他摟著真美子的肩膀,對大家說:「看來大家對我的未婚妻都很滿意,我很高興。可能有點急,但我們已經決定兩週後辦婚禮。找個教堂,辦個兩個人的婚禮。婚禮結束後,我們會去美國待一段時間,可能要過幾年再回來。那麼各位,就此道別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