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相親席上的灰姑娘·02

  此後,小B又飛了好幾次鹿兒島到東京的同一班飛機,那個男人再也沒出現過。他要是出於工作原因搭乘了這次航班,那很有可能再次出現。但他好像並不是頻繁來往於這兩地之間。

  上次至少應該問問他是幹什麼的。

  小B後悔不迭。可是就算知道了他的職業,也不能怎麼樣。

  「機會就是這樣從身邊溜掉的。」

  每當執行完鹿兒島飛行任務回到住處,小B總是這樣對小A抱怨。好在她本就是三分鐘熱度的脾氣。剛過兩個星期,她就把這事忘得一乾二淨,一天到晚念叨著「啊,有錢帥哥都在哪兒啊!」小A很是無可奈何。

  但是喜新厭舊的小B居然接到了那個男人的電話。距他們相遇已過了二十天時,電話直接打到了小B的公寓。

  接電話的是小A,她喊小B來接電話,小B聞言扯了一條浴巾便從浴室裡奔了出來。

  男人對自己的唐突表示抱歉,問小B是否還記得他。

  「當然當然。」小B用嬌媚的語氣脫口而出。旁邊喝著紅茶的小A差點嗆著。

  他說他姓中山。

  「我很想再見你一面,可以嗎?」

  他開門見山地問。跟在相親席那會兒一模一樣。

  「好,好的……沒問題。」

  小B緊握著話筒,心中大喊萬歲。

  約會的事定下來後,小B放下話筒,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我做到啦!約會哦約會!」

  「太厲害了吧!我都嫉妒了。」

  「他說開車來接我。你說我穿什麼好啊。」

  「他是做什麼工作的?」

  小A如此一問,小B飄飄然的情緒被拉了回來,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糟了,我忘了問。既然開車來接人,大概不會很窮吧?衣服也很高級的樣子嘛。應該是白領精英之類的。」小B自說自話。

  約會很快就到了。

  約好的時間,約好的地點,出現了一輛頂級的奔馳,居然還配了司機。小B光看這陣勢就傻了。

  「突然約你出來實在不好意思。」

  中山邊請小B上車邊說。他身上透著男士古龍水的香氣。香水的品位也不錯,她偷偷想。

  「我們去吃飯吧。法國菜怎麼樣?」

  得到她的首肯,他告訴司機去哪裡。「明白了。」司機清楚地答道。

  「那個……中山先生,您是做什麼工作的呢?」

  車行不遠,小B問道。

  「我本人是代理外國品牌的,收入沒多少。」 中山笑了笑說。

  「您本人……」

  「我是說我自己的工作。我父母留給我一大筆遺產,我用這些錢搞點投資理財。這方面收入多一些。」

  「哦,這樣啊。」

  小B一邊點頭一邊在心裡大呼「找對人了」。父母的遺產,意味著父母已經過世了,結了婚也不用擔心受公公婆婆的欺負。

  而且是個有錢人啊,太理想了!小B竊喜。

  等紅綠燈的時候,中山喊了一聲「田村」。這應該是司機的姓氏。

  「有什麼吩咐?」他問。

  「這正是我跟你說過的那種女人,對吧?」

  「正是。」

  司機從後視鏡望瞭望小B。小B感覺到他的目光,不覺後脊樑一緊。她也不明白為什麼。

  「有這樣的女士存在是不是很令你驚訝?」

  「十分驚訝。」

  「你覺不覺得這正是可遇不可求啊?這麼理想的人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來了。」

  「一點不假。」司機重重地連連點頭。

  小B半是開心半是疑惑地聽著兩人的對話。能聽出他們在誇自己,可她總覺得他倆的措辭很彆扭。誰會說這些話給初次約會的姑娘聽?就算是奉承也有點過火了。

  但是中山和司機的對話就此打住了。紅燈已變綠。

  小B被帶到一片住宅區,有家法國料理店突兀地立在那裡。她覺得在哪本雜誌上見過這家店。雜誌上說想來這裡吃飯最遲也得提前一週預約。

  「我常來這裡吃飯。在這裡密談最合適不過了。」

  中山說著眨了眨眼。

  點了菜,有個看似店長的男人過來打招呼。他頭髮稀少,身材消瘦,向小B投來誠懇的目光。

  「不是我自誇。」店長離開後,中山說。小B依然緊繃著身體,望著他。「我的資產得有二十億吧。」

  小B沒出聲,點點頭。她完全發不出聲音。

  「父母已經不在了。母親在我上初中的時候遇到事故,我父親去年因病去世了。」

  小B依然默不作聲。這次是想不出該回答什麼。

  「但是我有很多親戚,叔叔、阿姨、表兄弟,人很齊。」

  「那您家裡很熱鬧吧。」

  小B終於出聲了。可她轉眼就後悔自己的發言如此沒有營養。

  中山愉快地笑了。

  「光是熱鬧就好了。一扯上錢就很煩了,尤其是一大筆錢的時候。」

  「您遇到了什麼麻煩嗎?」

  「唉,一言難盡啊。」

  服務生拿來了紅酒,熟練地幫他們斟上。

  「先乾一杯吧。」

  中山舉起了杯子。小B手有些顫抖,回應著舉了舉杯。

  小B他們用餐的時候,司機田村似乎一直在車裡等。兩人出了餐廳後,車馬上開到了面前,田村為小B開了車門。

  田村個頭不高,在男人中稍顯矮小。有點發福,臉胖胖的,皮膚很白。他戴著普通的金絲邊眼鏡,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出頭。小B覺得他看起來不太像司機。

  「就去那家酒吧好了。」

  中山對司機說。田村微微點頭,發動了汽車。

  「那家店很安靜。」中山跟小B說,「是會員制的,普通客人進不去。咱們可以慢慢聊。」

  「哦……」小B含糊地答道,偷瞄中山的側臉。她對中山那句「咱們可以慢慢聊」有點在意。他吃飯的時候也說了句奇怪的話,即「在這裡密談最合適不過了」。

  當然,吃飯時的閒聊讓她十分開心。中山話題豐富,知識淵博,對於飛機似乎比小B還瞭解。

  但是小B覺得沒法對中山敞開心扉,有時候跟他說話好像隔著一層玻璃。這麼一琢磨,小B覺得他對自己的柔聲細語聽起來都有點虛幻。

  酒吧的位置很難找。大門好像倉庫的緊急出口,連個招牌都沒有。原來如此,這樣的酒吧普通人的確進不來,小B覺得。

  店裡有四十多個座位,有人在演奏爵士樂。來到這裡,同樣有一個類似店長的男人過來跟中山寒暄。

  「他們都認識我了。」

  在角落裡的一張桌子旁落座後,中山開口道。小B沉默著點點頭。

  「我有個請求。」

  「請求?」

  「……可能是我用詞不當。應該說想請你幫個忙。總之只有你能辦到。」

  「是什麼……」

  小B仰視著他,雙手不自覺地拉緊了裙角。

  「其實,我想讓你跟我結婚。」

  小B驚訝得說不出話。

  「我知道你很震驚。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全世界的女人裡,沒有人比你更適合跟我結婚了。」

  「什麼?你被求婚了?」

  正在泡茶的小A差點把茶壺摔到地上。

  「是啊。他說要跟我結婚。」

  小B哼著歌換衣服。

  「可你們今天第一次約會,不是嗎?會不會太快啦?」

  「見面次數有什麼關係,關鍵是感覺!」

  「感覺……」

  「他說了,世上再沒有比我更理想的女人了。哪個女孩子聽了這話會不開心啊?」

  「啊,這樣啊。」小A面無表情地把一杯茶放到小B眼前,「然後我們的小B是怎麼回答的?」

  小B一臉平靜地回答:「當然說OK啦。那還用問。」

  「你要結婚啦?」小A問,聲音高了一個八度。

  「人家可有好幾十億的財產啊!這種好事一輩子也就這麼一次了吧。」

  「等會兒等會兒,你忘了咱們約好的事情嗎?培訓那會兒咱們不是發誓說不做空姐也要一起不做的嗎?」

  「啊,你說那事啊?」小B從鼻子裡擠出笑聲。

  「那事那事的,你別說得這麼輕鬆啊。發過的誓都是騙人的啊?」

  「當然不是騙你啦,可是我也沒想到能遇見今天這種事嘛。如果能嫁入豪門,我隨時可以不做空姐。」

  「天哪……你就這麼輕易決定了?這可是一輩子的大事。」

  「別說得那麼誇張。等我成了億萬富婆就請你吃飯。」

  「結婚不等於金錢啊。」

  「你真是個老頑固。你要是一直這麼冥頑不靈遲早成老姑娘!」

  「現在討論的不是我的問題……」

  「哎,咱們別說這個了。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小B讓小A幫她續了杯茶,然後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小A。這是她託人辦事的套路。

  小A一臉無可奈何地看著小B的圓臉。

  「你挺厲害的啊。都這樣了還敢托我辦事。」

  「這就是我的長處嘛!說拜託你吧,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想讓你去見見他們家親戚。」

  「他?那個億萬富翁?」

  「沒錯。跟我一起去見他們家親戚,多說說我的好話。」

  「你說我啊?」小A張大了嘴,「你自己還不夠會推銷的啊?這種事不是你小B的專長嗎?」

  「可是這種事自賣自誇的沒什麼說服力,對吧?」小B臉上波瀾不驚,「總之呢,他說他們中山家的人都很貪婪。他父親去世的時候,那些人都只盯著他們家的錢。而且現在他叔叔阿姨都算計著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呢!」

  「你瞧瞧,你瞧瞧。」小A說,「所以說有錢人都有那種很醜陋的爭來爭去的嘴臉。小B啊,你不適合。」

  「這算什麼。然後呢,他說要結婚,親戚就結成統一陣線來反對他。其實不理他們,自己結自己的婚也沒什麼,但是考慮到以後的交往,他還是想委婉點,息事寧人。」

  「嗯……」

  「這樣一來就必須給那些貪心的傢伙介紹未婚妻。首先就要展示本人,讓他們無話可說。」

  「展示你,讓人家無話可說?」

  「那是。你那表情什麼意思?幹嗎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啊。」

  小B噘嘴了,小A決定收斂點:「我是說那幫貪心的傢伙,就是把仙女擺在他們眼前,他們也照樣反對,不是嗎?」她連忙打圓場。

  「那不要緊。」小B自信滿滿地重重點了點頭,「我已經掌握了敵人進攻的方向。無非什麼家世啦、學歷啦、修養啦,還有美麗大方啦。這幾方面沒問題,他們肯定無話可說。」

  「嗯……」

  「你又覺得不可思議,是吧?」

  「可是你……」小A囁嚅著。

  「我知道啦。人家只是一個平民百姓,最高學歷也只是三流短期大學,修養也只有看少女漫畫和打彈珠什麼的。但是沒關係,加上點演技,然後再電光石火地舉行婚禮,反正又不住一塊兒,不會穿幫的。」

  小A實在沒辦法了,長嘆一聲。

  「你說的演技就靠我了?」

  「就是這麼回事。拜託拜託。」小B雙手合十做拜佛狀,「就是跟我一起去見他家親戚,然後給我美言幾句。簡單吧?」

  「推銷你啊……」小A抱著胳膊想了好一陣子,然後抬頭看了看小B,「我說,你真的不是只為了錢,而是真心愛中山先生嗎?真是為了愛而結婚的嗎?」

  「那還用說。」小B一邊回答一邊張大了鼻孔,「就這一次見面我就確定了。愛情永不滅!我不會讓任何人出來搗亂的!」

  「AB組合就此解散咯。」

  「你別說得那麼嚴重嘛。沒關係的,我成了大富婆也會找時間偶爾跟你出來玩的。AB組合也永不滅!」

  說著,小B豪爽地笑了起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