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相親席上的灰姑娘·01

  二月二十七日,星期五。預計十七點十五分由鹿兒島起飛,十九點二十五分在東京降落的A300客機內。

  離起飛時間越來越近。人稱小B的藤真美子和其他空姐一起,開始進行起飛前的最後一次檢查。乘客一共一百四十五人,大約是此航班定員的一半。

  確認一切安全之後,空姐們回到各自座位上。她們當然也要系安全帶。空姐的座位叫作乘務員座椅,就在緊急出口附近。

  乘客座椅朝飛機飛行方向,而乘務員座椅正好相反。所以乘務員座椅後一排的乘客要跟乘務員面對面而坐。因此,A300客機的第九排A、B、G、H和第二十九排A、B、G、H這幾個座位被稱為「相親席」。

  傳說有些空姐就是通過相親席遇到自己的白馬王子,直接步入了婚姻殿堂。

  小B可不信傳說。小B都坐過無數次相親席了,一次都沒遇見什麼白馬王子。大部分都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要不就是話多的大嬸。中年男人們只會用色眯眯的眼神偷瞄她,而大嬸們的話匣子一旦打開,絶對不會輕易放過她。

  這天,小B也沒期待什麼奇遇,和往常一樣坐到乘務員座椅上,隨後環視客艙。這個座位就是觀察客艙的位置,坐在這裡就是為了注意乘客的狀態和應對緊急事態。

  飛機準時離開了停機位。隨之而來的是急劇上升的加速感,每個人都能感覺到來自安全帶的壓力在增大。不一會兒,飛機一下子飄在了空中,舷窗外的景色逐漸傾斜。

  過了二十三分鐘,禁菸標誌熄滅。小B發覺自己對面的乘客正要拿煙出來抽,於是第一次正視今天這位「相親」對象。

  撲騰,她的心猛跳了一下。

  那個男人也在看她。那眼神並不是偷瞄,而是光明正大地凝視,好像為她而著迷了一樣。

  小B的目光不自覺地躲閃著。可這並不意味著厭惡。

  是個好男人,今天終於輪到我中獎了,她暗暗思忖。

  這情況十分罕見,那人竟很是中意小B這個類型。

  他看起來在三十歲上下,穿著筆挺的墨綠色西裝。五官輪廓很深,膚色微黑,目測身高得有一米八。小B判斷,那領帶也絶不是便宜貨色。

  「那個……」那人開口了。小B連忙扭過頭來。

  「我抽根菸可以嗎?」

  說著取出了一根香煙,他怕有人反感煙味。

  「可以啊,您請便。」

  小B報以微笑。她邊笑還邊想:聲音超有磁性哦,合格!

  「空姐這工作很辛苦吧。」他一邊小心地吐著煙圈一邊說,「得面對五花八門的乘客,還得隨時保持笑容。想必是很辛苦的體力勞動吧。」

  「是啊。但是樂趣也不少呢。」小B莊重地回答。

  「聽說你們訓練也很難,我以前在一個電視節目裡看到過。」

  「沒那麼嚴重,都是些普通人稍微努力一下就做得到的事。」

  要是小B以前的教官聽到這句話,一定得絶倒。實際上她是同期學員裡最笨的一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畢業。

  「而且美女如雲啊。要是能娶個空姐回家,夫復何求啊。」

  「哎喲,您這話說的。」

  小B從未受到如此讚美,眯著眼笑了起來。一般這種台詞都是說給她的好友小A,即瀨英子這種角色聽的。小A聰敏有才,何況她與肥嘟嘟的小B不同,還是個骨感美人。

  直到安全帶指示燈熄滅,那人一直在跟小B搭訕。小B也眉開眼笑地有問有答。她聊得太忘我,以致乘務長北島香織都批評了她幾句。

  飛機著陸前,空姐們再度回到乘務員座椅上。四目相對時,那人沖小B笑了笑,小B也紅著臉回以微笑。

  「有機會再見面就好了。」男人說。

  「是呀。」小B芳心狂跳,抬頭答道。她發覺他的眼神比她想的還要認真。

  「我說真的。」

  男人目不轉睛地看著小B。飛機已經降落在跑道上,他仍直視著小B。

  回到公寓,小B邊脫外套邊嘰嘰喳喳地講今天相親席上的所見所聞。傾聽者當然是小A。

  「這不是很好嘛!」小A邊說邊把自己做的餅乾送到嘴裡,「太少見了,那個座位上能坐一個年齡合適的男人。」

  「可不只年齡合適哦,還超帥超溫柔!」

  「這就更少見了。」

  「還有個子好高。」

  「聲音也很好聽吧?」

  「西裝也很合身!」

  「不錯不錯。那什麼時候見面?」

  被小A這麼一問,小B突然懵了。

  「什麼時候是什麼意思?」

  「約會的日期啊。他不是說還要再見面嗎?」

  「啊……」小B無奈地說,「他只說能再見面就好了,都沒跟人家約什麼時間。」

  「這樣啊。這可不像你。一般這種時候我們小B都會自我推銷一番的。」

  「說得也是哦。」小B說著歪了歪頭,「我也覺得奇怪。裝作毫不在意地問對方地址這種事,我應該很在行才對。今天卻沒想起來。這是為什麼呢?」

  「遇上一個絶世好男人,你是不是太緊張了?」

  小A說著嘻嘻哈哈地笑了起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