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請帶齊您的隨身物品·05

  一到週三,及川早苗就會去家門口的網球教室。結婚兩年了,她漸漸感到缺乏運動實在不行,於是一個月前報了網球課。

  她是開車去網球教室的。那裡有託管嬰兒的設施,她很滿意。

  ——那件事似乎沒人注意到嘛,暫時可以放心了。

  等紅綠燈的時候,早苗看著副駕駛座位上的兒子小勉,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老實說,這個星期她心裡可真是七上八下的。

  前幾天那個嬰兒找到媽媽了。看到這條新聞,她如釋重負,可轉念一想,如此一來他們的所作所為會不會被揭發呢?一旦東窗事發,肯定會影響老公陞遷。

  目前看來,這個擔心似乎是多餘的。社會總是會將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慢慢遺忘。

  自己還真是幹了件大傻事,事到如今,早苗反省著。

  剛到元山公園的時候,夫妻倆打算把小勉留在車裡,自己下車參觀。可是小勉開始哭鬧,老公和雄就把他抱下了車。

  之後早苗先去了趟廁所。

  早苗去廁所的時候,應該是和雄抱著小勉的。可是她出來的時候,看到導遊阪本則子正抱著一個跟小勉穿著同樣衣服的嬰兒。

  她把這個情景解釋成老公去廁所的時候把孩子託付給了導遊。導遊建議先把孩子抱上車。她接受了這個提議。隨後她也沒管老公,一個人遊覽了八阪神社。

  跟和雄見面是很久之後的事了,他正抱著小勉。

  早苗覺得他應該是有事回了一趟大巴,順便把孩子抱了下來,便什麼都沒問,他也什麼都沒說。

  發現抱錯了是剛剛開車的時候。早苗想哄睏倦的小勉入睡,居然發現有個嬰兒正在座椅上睡得香甜。那孩子的衣服和小勉的一樣,早苗終於意識到剛才自己搞錯了。於是她跟和雄商量了一下。

  「只有報警了,」他說,「然後誠懇地向人家道歉。」

  可是她不願意。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把別人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抱錯都一定會成為笑柄。

  他們找遍了機場也沒找到一個適合遺棄孩子的地方。於是他們想出了把孩子留在飛機上的主意。這個想法十分大膽。

  和雄帶著小勉先回了東京。早苗負責在飛機裡將嬰兒和娃娃調包,然後若無其事地下飛機,再到行李台跟和雄會合,抱回小勉並把娃娃交給和雄——整個計劃順風順水。後面追上來的空姐也完全沒懷疑到自己頭上。

  總之今後要注意點——早苗再次提醒自己。

  一到停車場,早苗把運動包往肩上一挎,抱起小勉走下車。從停車場到樓裡要走一段距離,她覺得這是網球教室的一個缺點。

  下車只走了幾步,前方過來一個年輕女子。她戴著圓圓的眼鏡,有點胖。

  「我是托兒所的工作人員,孩子我來抱吧。」那女子開口道。

  早苗沒見過此人,但有人幫忙抱小勉她覺得很開心。莫非是什麼新服務?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女人說著抱起了小勉,然後向與網球教室相反的方向走去。早苗盯著她看了一會兒,見她走進旁邊的一棟樓。她突然感到一陣不安。

  「喂!你要把我的孩子抱到哪兒去!」

  早苗慌慌張張地追著女人進了大樓。看到她上了樓,早苗趕緊跟過去。

  這棟樓一共六層。女人抱著小勉不停地往上走,走得太快了。早苗氣喘吁吁地跟在後面,心裡納悶:這到底怎麼回事啊,太怪了!

  終於爬到了頂層。早苗雖然晚了點,但也跟了出來。女人正抱著孩子站在頂層最邊上。

  「你……究竟是誰?」

  女人並沒回答她。突然她背朝早苗,把手中的嬰兒一下子扔出了圍欄外。

  「啊!」早苗發出野獸般的尖叫,死死抱住圍欄。那個被扔出去的東西正好落在了停車場上,摔得粉碎。丘比娃娃的頭也掉了下來。

  「啊……原來是個娃娃……」

  早苗喃喃自語時,旁邊的女人突然扳過她的雙肩,讓她面朝自己。

  緊接著,女人的手飛向她的臉頰。屋頂上迴蕩起一聲悶響。

  就在這時,早苗身後響起嬰兒的聲音。她轉過身,看見一個高個子女人抱著小勉站在那裡。

  早苗跌跌撞撞地狂奔過去,從女人手裡奪過小勉。然後她當場癱倒,放聲號哭。

  小B摘下眼鏡,走向站在女人身邊的小A。「走吧。」

  小A點點頭,轉身離開。下樓的時候,她說:「我可不幹第二回了,這種事。」

  「我知道啦!」小B帶著哭腔回答道。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