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請帶齊您的隨身物品·01

  十一月二十日,星期天。預計起飛時間十八點三十五分,預計到達時間十九點三十五分,一架由大阪飛往東京的A300客機的客艙內。

  「真是悲劇啊。」

  小B,也就是藤真由美,一邊檢查照明系統一邊自言自語。現在是下午六點剛過,空姐們正在做起飛前的準備。

  「我怎麼就這麼倒霉呢。」

  「沒辦法啊。這種事有時也會碰上。」

  回答她的是小A。

  「什麼嬰兒旅行團,這麼無聊的玩意兒誰想出來的!」

  小B胖嘟嘟的腮幫子鼓了起來。

  「當然是旅行社想出來的啊。我倒覺得這個點子不錯。」

  「開玩笑吧?怎麼不替我想想。」

  兩個人正竊竊私語,乘務長北島香織從後面走過來。

  「小藤啊!」她喊道。

  小B喉嚨裡咕嚕一聲,馬上立正。

  「我覺得這對你是很好的鍛鍊。不管是作為空姐也好,作為未來的母親也好。這樣吧,今天這個嬰兒旅行團的任務就全交給你了。」

  「啊?太殘忍了吧!」

  「你給我閉嘴。」香織唾沫星子橫飛,「乘客就是乘客,知道嗎?你好好幹,提升一下身為空姐的責任心。不也能減減肥嘛。」

  「唉……」

  北島香織昂首挺胸大步遠去。望著她的背影,小B扮了個鬼臉。

  嬰兒旅行團是某旅行社策劃的,是以帶嬰兒的年輕夫婦為對象的旅遊產品。這世上被嬰兒絆住沒法出門旅遊的夫妻還真不少。帶著嬰兒不僅妨礙出行,還得考慮團友的感受。如果父母家太遠,真不知道該把小孩託付給誰。

  嬰兒旅行團正是面向這種年輕夫婦,專門以帶著孩子為前提來設計行程。行程一點都不累,所有休息場所嬰兒設施齊備。最厲害的還是全體團員都帶著嬰兒,這下就完全不用顧忌別人的感受了。

  嬰兒團一行今天要搭乘小A和小B的飛機。小B一直絮叨個不停,她之前並不知道要接待這樣一個團隊。

  「人類的嬰兒最不可愛了!你看看人家熊貓寶寶,絶對比玩具娃娃都可愛!你見過有賣嬰兒玩具娃娃的嗎?有也肯定賣不出去!討厭死了!」

  小B心煩意亂的時候就容易胡說八道,小A聽了笑而不語。

  過了六點二十分,乘客陸續開始登機。小A她們站在艙門口迎接。

  這次航班的乘客平時以商務人士為主,到了假日遊客則占大多數。今天映入乘務員們眼簾的大多是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

  小A注意到,這些年輕乘客的臉上都有些相似的異樣。簡單說來,那表情就是困惑、恐懼外加憂鬱的混合。

  「我真是服了!真的。」

  一個學生模樣的男乘客經過空姐們的時候嘴裡念叨著。

  「哎喲,真是累死了!這趟肯定睡不好覺了。」 跟他同行的一位男士回答。

  小A小B不約而同地對視了一眼。

  登機的乘客過半時,登機通道的另一端傳來一陣響聲,像被踩的貓的叫聲。這響動還不止一種聲音,而是幾種哭聲混合著,越來越近。

  「來了!」小B悲壯地說,「惡魔的呼喚來了!」

  不一會兒,普通乘客的後方出現了一面紅色的三角旗。仔細看能看到旗子上畫著一個卡通嬰兒。舉旗的是個長頭髮的年輕女人,大概就是導遊。她容貌端正,但是臉色發綠、雙目充血,似乎在訴說著旅程的殘酷。

  就在她身後,那個團隊出現了。

  小A至今見過不少帶嬰兒的乘客。確切地說,執行A300機型的乘務時,一定會有幾個乘務組碰上這樣的乘客。但是眼前的光景還真是頭一遭。

  年輕的媽媽走在前面,後面跟著抱著孩子的爸爸。這樣的小組不斷地登上飛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狀況,那些小孩都貼在爸爸身上撕心裂肺地哭。空姐們說著「歡迎光臨,本次航班飛往東京」,可惜完全聽不到。

  「地獄啊,嬰兒地獄啊!」

  小B鬱悶地自言自語。

  這些帶孩子的家庭一共二十五個。平常總是小心翼翼的他們,組成了團隊之後明顯變得強勢。

  即使飛行期間禁菸燈熄滅,他們也會大聲抗議:「沒看見這兒有小孩嘛!」就算是不禁菸的座位,只要離他們近一點,他們也堅決不許任何人吸煙。被抗議的人起初總想反擊,但是讓抱小孩的媽媽團那齊刷刷的眼神一瞪,也只能默默地把煙收起來。

  小B從北島香織那兒接下服務嬰兒團的任務後,很是艱苦奮鬥了一番。她從發熱毛巾時起就一直被那些媽媽問換紙尿褲的地方在哪兒、能不能幫忙抱一下孩子什麼的。被問多了,她就把「這是您的熱毛巾」說成了「這是您的紙尿褲」。後來在小A的提醒下才醒悟過來。

  A300機艙尾部衛生間裡有換紙尿褲的檯子,今天幾乎一直有人在用。所以小B必須時常在機艙和衛生間之間狂奔,給媽媽們幫忙。

  哭鬧的小孩也不止一兩個。一個哭就能帶動一幫跟著大合唱。每到這時小B就得忙著做鬼臉挨個兒哄。不可思議的是,小B完全是被逼上陣,可那些小鬼對她的鬼臉反應出奇地好。

  「真是的,可惡!」小B一邊拿著奶瓶沖奶粉,一邊抱怨,「憑什麼這麼倒霉啊我……」

  「馬上就到東京了,忍忍就過去了。」

  「哭得嗚嗚哇哇的,吵死啦!我決定結婚後堅決不要小孩!」

  「可是你跟小孩很合得來嘛!」

  小A說著風涼話。

  「你淨瞎扯!」小B一邊還嘴一邊狂搖奶瓶。

  小A從一個媽媽那裡聽說,這次旅遊主要逛了逛奈良和京都一帶。他們坐著大巴悠閒地轉了幾天。旅行社並沒有安排那種趕場似的行程,而是讓大夥兒在一個地方慢慢地玩。這個年輕的母親很開心,說好久沒有這麼像樣地旅遊了。

  他們的團員基本上都是夫妻加一個嬰兒這種組合。也有幾家是只有媽媽帶著孩子的。估計是孩子差不多大的幾個好朋友一塊兒來參團。

  飛機飛了很久,終於準備著陸了。全體乘客都回到自己的座位,按照指示系好安全帶。機艙裡一下子安靜了很多。剛才還激動地哭鬧的孩子們也差不多都睡著了。小A她們也坐到了乘務員席上。

  燈光變暗,開始著陸。機體逐漸下降,然後就是一下輕輕的撞擊感。引擎聲急速降低。

  飛機抵達東京羽田機場。小A看了看錶,晚上七點三十七分,基本上準點。

  空姐們在艙門口列隊,送乘客們下飛機。小B來到小A身邊,神色疲憊。

  「我再也受不了這種事了。」

  「你也得到鍛鍊了,不是嗎?」

  「你可饒了我吧。」

  小B嘴上這麼說,可是當嬰兒團經過面前的時候,她還是做了那些哄小孩的鬼臉。

  「辛苦了。一路平安。」

  小A恭恭敬敬地行禮,目送乘客們遠去。抱小孩的一共二十五個人,沒有問題。

  送走所有乘客之後要檢查有沒有遺忘的行李物品。七個空姐分工,分別檢查行李架、座椅、座椅後背的袋子。

  「啊?」小B突然大叫一聲。

  小A循聲望去。

  「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北島香織也走了過來。

  「有人落了東西。」小B回答。

  「那得趕緊給人家送過去。落的是什麼?」

  「是……」

  小B結結巴巴的,蹲到了那個座位前。

  「到底是什麼啊?你快說。」

  香織催促著,緊接著便驚訝得合不攏嘴。

  小B抱著那個東西,眼睛瞪得圓圓地看著小A和香織。

  「有人落下了小孩。」

  之後,小A有好幾秒鍾不知道該說什麼。在場的所有空姐都僵在原地,呆望著那用浴巾包裹的一小團東西。

  「是個嬰兒,」小B重複了一遍,「活的。」

  這句話讓北島香織回過神來。

  「當然是活的。趕快去追乘客。他們可能還在等行李。」

  「明白!」

  小B抱著嬰兒奔出機艙。身後飛來香織的聲音:「你別那麼急,別摔著!掉在地上可就壞啦!」

  隨後香織指示小A也跟過去。

  「應該就是剛才那個嬰兒團吧。居然能把自己的心肝寶貝忘了!」

  小A笑了笑,馬上去追小B。可是她邊跑邊納悶:二十五組人馬都下了飛機,應該都把小孩抱走了才對。

  登機口外,嬰兒團正在點名。小A和小B趕緊過去說明情況。人群中響起了一陣笑聲。

  「誰能把自己小孩忘了啊!」有人說。就是剛才那個讓小B沖奶粉的媽媽。

  「但是大家最好再確認一下……」

  小A說著,把嬰兒團的小孩們逐個看了一遍。一邊看,一邊問自己到底在確認什麼呢,忘了小孩,第一個發現的應該是孩子的媽媽啊。

  然而所有團員都好好地抱著自己的小孩。嬰兒的人數也是二十五,準確無誤。

  「會不會是其他乘客的孩子?」女導遊問。

  的確有這個可能性。可是空姐們在登機前早就確認過了:這個航班上只有二十五個嬰兒。

  被忘在座位上的那個小傢伙,此刻正趴在小B胸前美美地睡著,身上還飄著一陣陣奶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