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外站過夜·殺人之夜·04

  「太走運啦!」小B開心地拍著手。

  因為需要協助警方調查,她們當天的飛行任務由別的空姐來代班了。這是鹿兒島縣警方提出的要求。

  跟望月約在了晚上見面,所以她們有充足的時間在附近觀光。遇上這種事,估計誰都覺得走運吧。不過普通人在這個時候或許沒有心情活蹦亂跳地到處玩。小A和小B一會兒逛逛街上的土特產店,一會兒又光顧一下導遊手冊上推介的「享受本地特色菜餚請到××店,只需一千三百元即可盡情品嚐」的餐館,反正兩人好好享受了一番旅遊的心情。其實實際情況是小B馬不停蹄地東逛西逛,小A在後面拚命地追著她跑。

  如此這般充分地利用時間之後,該去見刑警望月了。

  「實在過意不去,一趟趟地麻煩你們。」

  望月恭恭敬敬地低頭行禮,小B笑嘻嘻地看著他。既不用上班又能發揮她愛八卦的本色,小B開心得不得了。

  「其實讓你們等到晚上也是有原因的。」

  刑警賣了個關子。晚上的調查跟早上一樣,都在酒店的大堂進行。小B本來幻想著約在餐廳附近,好在警方還沒她想的那麼隨便。

  「其實我是想等解剖結果出來。」

  「結果怎麼樣?」小A認真地問。

  「這個咱們稍後再談。」望月慎重地掏出筆記本,問道,「你們倆昨天晚上在酒吧喝酒是從八點左右一直到凌晨一點剛過,對吧?」

  「對。」兩人異口同聲。

  「本間先生快九點的時候才來,然後跟你們喝到最後……」

  「沒錯。」小A接道。

  「你都知道的事就別問啦。」小B說。

  望月清了清嗓子。

  「我想問的是,本間是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還是中間去過哪裡?」

  小A「啊」了一聲,說道:「這我倒不記得。」

  「人家可記得!」

  小B鼻子裡直出粗氣。她自信爆棚的時候總是這樣。

  「本間先生一次也沒離開過。我總是跑廁所,而本間先生卻一趟廁所都不去,我覺得特別不可思議。」

  她的說法倒是證明幫人加深記憶的方法是多種多樣的。但望月似乎不大認同,追問道:「真的嗎?比如九點半到十點左右,他連一時半刻都沒離開過?」

  小B回答:「沒離開過。我的記憶絶對正確。」她表示完全不吃這套。

  「這樣啊……」望月說。

  小A看他垂頭喪氣,仰臉問道:「那個……難道本間先生成了懷疑對象?」

  他回望著她的眼睛。「是的,」他回答,「說白了我們就是在懷疑他。」

  「你說的九點半到十點是指……」

  「就是推斷的死亡時間。」望月說,「解剖結果顯示,本間夫人胃裡殘留著沒消化完的三明治。我們檢測了這些三明治,判斷應該是吃下去三十分鐘的樣子。」

  「哎喲,這就沒轍了。」小B輕描淡寫地說,「本間先生可是有不在場證明的。」

  「所以說,」刑警看著兩人的目光似乎在求救,「你們再好好想想行不行?他真的一會兒都沒離開過?」

  「他的動機是什麼?」小A追問,完全忽視了刑警的提問,「我們問過田邊秀一他被懷疑的理由了。」

  「一樣。本間夫人投進股票的錢不只是田邊的遺產,還有她自己從父母那兒繼承的財產。按理說,後一種情況下,她用的是自己的錢,別人根本無話可說,但從本間的角度,他大概想在那些財產被花光之前據為己有。」

  「但是人家可有不在場證明哦!」小B很難纏。

  「對了,這麼說來,」小A好像想起了什麼,「如果推測死亡時間是九點半到十點之間,那田邊的不在場證明也能成立咯?」

  「就是說嘛。」望月臉上寫滿了煩惱,「他也是無懈可擊!」

  「這回可走投無路了。」

  小B囁嚅著,刑警除了狠狠瞪她一眼之外無計可施。

  「是他們的調查方法太差勁了。」

  穿著吊帶裙的小B盤腿往床上一坐,邊用吹風機嗡嗡地吹著頭髮邊說。聊天的空當,她還把手伸進薯片袋。

  「誰說想減肥來著。」小A自言自語。

  「你不覺得他們直接定性為熟人作案很不妥嗎?不是還有個被偷走的皮包嘛。」

  「那也有可能是兇手的障眼法啊。」

  「你都說了只是有可能而已嘛。」

  小B的話裡透著點賭氣的意思。小A非常清楚她為什麼是這種態度:八成是因為那個浪漫銀髮熟男本間和瘦弱男田邊都很合她的口味。

  「但是房間進不去啊。」

  「所以說……肯定做了什麼手腳嘛!」

  又繞回昨晚的討論了。小B強詞奪理的時候就會說得模棱兩可,像「做了什麼手腳」或者「有好多可能性」之類的。

  「總之整個調查又回到原點了唄。」

  小B咔嚓咔嚓地嚼著薯片說。薯片渣落了一床。

  「你啊,吃相太難看了。」小A繃著臉說。

  「這算什麼,無所謂啦。」小B說著開始用手撣薯片渣。細碎的渣子簌簌地落到地板上。

  小A的思維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住了。

  這很像後槽牙的牙縫卡著魚刺的感覺。用舌尖能舔到,似乎隨時可以把它弄出來,一時半會兒又做不到。這根讓人心煩意亂的魚刺連牙籤都無能為力。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你怎麼了,小A?肚子疼啊?」

  永遠無憂無慮的小B並不知道,人在思考的時候面孔有時會顯得扭曲。

  「我求你了,稍微安靜一會兒。」

  小A緊抱著枕頭拚命想理出頭緒,薯片渣、垃圾、麵包渣……她問無所事事的小B:「對了,你最後一次看到本間夫人的時候,她戴眼鏡了嗎?」

  「啊?眼鏡?」

  小B望著天花板,思考了一會兒,答道:「對啊,她應該戴著眼鏡,很大很大的那種。」

  小A立即奔向電話。

  她腦中豁然開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