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外站過夜·殺人之夜·03

  第二天早上九點,枕邊響起電話鈴聲。小A一接,耳邊傳來一陣嘰裡咕嚕聽不清楚的聲音,不像是酒店的工作人員。小A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轉念一想,這不是刑警望月嘛。電話似乎是從前台打來的。他說想再進行一次詢問。

  見面地點在酒店大堂。小A和小B一起下來,見到了等在那裡的望月。和昨天一樣,他還帶著那個年輕的搭檔。不知是不是整晚沒睡,他眼中佈滿血絲。

  「真是辛苦了。」他邊說邊微微鞠躬,不過這話聽上去好像是對他自己說的。

  「我們得確認一下最後一個見到本間夫人的是誰。」刑警翻開記事本,邊用圓珠筆撓頭邊開始問話,「根據我們的調查,九點左右的時候本間曾經讓酒吧服務生送三明治到房間去。這事你們知道吧?」

  兩人一言不發地點點頭。

  「聽說那個時候這位藤小姐曾經路過房門口,是不是?」刑警問小B。

  「嗯,對啊。這麼說我就算是最後一個見過他老婆的人啦?」小B雙眼閃閃發光,提高了嗓音,好像因得知自己是重要證人而特別高興。

  「是你和那個服務生。我是想來確認一下那個服務生的記憶準不準確。」

  「就包在我身上吧!」小B拍著胸脯保證,「我對記憶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啊……」刑警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表情,隨即開始提問,「首先,你經過的時候本間太太都做了些什麼?」

  「做了些什麼……就是接過了三明治唄。」

  「在門口?」

  「對。門開得不大,好像是從門縫裡接過去的。」

  「她穿的什麼衣服?」

  「這個嘛……我覺得是偏白色的連衣裙。」

  「她說了什麼沒有?」

  「這我可沒聽見。」

  「嗯。」刑警喘了口氣之後點了點頭,可能覺得她的口供和服務生是一致的吧,「那個時候走廊裡沒有其他人?」

  「沒有。」

  「這樣啊。」望月點了兩三下頭就把記事本收進了西裝內側的口袋裏,「我明白了,謝謝你們。」

  「這樣就完啦?」小B一副不滿的模樣。

  「調查之後你們都掌握了些什麼情況?」小A問道。

  望月輕輕搖了搖頭說:「什麼都沒掌握到。除了本間夫人被殺了之外。」

  「案發時間什麼的呢?」

  望月聳聳肩回答:「現在只知道應該是九點左右最後一次現身之後。」

  在酒店的餐廳吃完稍有點晚的早餐時,一個自稱是本間夫人侄子的人過來跟小A她們搭訕。她倆剛剛飽餐了一套份量十足的美式套餐,正準備叫上一杯咖啡,那人就出現了。他看上去二十五歲左右,在男人中個子並不算高,膚色偏白皙,從短袖襯衫中露出的雙臂也十分纖瘦。

  「看來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那人說道,聲音又尖又高。他叫田邊秀一,據說是本間夫人唯一的親戚。「我跟我姑姑本來打算今天見面的。誰知道居然發生了這種事……太震驚了。」秀一神經質地皺了皺眉。

  「你見過本間先生了嗎?」

  被小A一問,他柔弱地點點頭說:「剛才見到了。我姑父大概也沒想到一場旅行會變成這樣吧。更無奈的是,一直被警察問來問去的,連害怕都來不及。」

  「警察?」小A又問,「田邊先生你也被警察叫去了?」

  「是的,今天一大早就被叫來了。我就是在那兒見到姑父的。」

  「警察都問你什麼了?」小B發揮圍觀群眾本色問道。

  「問了好多。」秀一回答,「還問了我的不在場證明。」

  「不在場證明?!」突兀而響亮的喊聲令全餐廳側目。小B急忙掩住了嘴。

  「為什麼你會被問到?」小A小心翼翼地問。她對這種事情很好奇,但不好興沖沖地問。

  但這似乎並沒有傷害到秀一,他沉著地開口應答。「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不過這酒店的門都是自動鎖,按理說我姑姑和姑父的房間應該是百分之百上了鎖的。所以說,要是犯人想進房間,必須得讓姑姑來開門,因此十有八九是熟人作案。」

  「那田邊先生你有不在場證明嗎?」小B問道。

  這個時候她的粗神經顯得彌足珍貴。

  「他們問我的是從九點到凌晨一點。不巧的是,我只能證明九點半以後。因為昨晚我去了朋友家,九點半左右才到。」

  「還是挺過分的。連自己人都懷疑。」

  小A覺得如果自己是警察,估計不會懷疑眼前這個男人。他看上去太柔弱了,要是他去勒別人的脖子,大概會反過來被人勒死。

  「而且還要考慮動機問題嘛。」

  秀一聞言,嘴唇上浮現出一絲寂寞的苦笑:「我也這麼認為。但換個角度來想,突然發現自己也不是完全沒有動機。」

  「難道說牽扯到巨額人壽保險什麼的?」小B提出誰都能想到的問題。

  田邊繼續苦笑著說:「我姑姑去世了我一點錢都撈不著,而且正好相反。」

  「相反?你還能損失什麼錢嗎?」

  「不是不是。也許說相反有點不恰當……其實並不是說姑姑去世了我就能有錢進賬,而是她活著的話我就得不停地掏錢出來。」

  小B驚訝得說不出話,她沉默的時候代表腦袋裏正一團糨糊。

  小A代她問道:「就是說,本間夫人在花你的錢?」

  「正是。」秀一點頭,「實際上,我父親,也就是我姑姑的哥哥,去世的時候給我留了一大筆遺產。但是在遺書中,他委託姑姑在我成人之前代為管理這筆遺產。所以至今為止,這筆遺產一直在姑姑手上。到最近我才知道這些錢少了好多,好像是姑姑拿去投資股票了。」

  「那她是擅自使用的嗎?」

  「雖說是擅自吧,但怎麼都是自己人的錢。我覺得姑姑沒什麼罪惡感。我曾經要求她停手,她就說反正都是為了我、到時候準能分文不少地還給我什麼的,根本沒有收手的意思。遺產的的確確在逐漸減少。所以從警方的角度看來,我就有動機了。」

  他的語氣實在太冷靜,簡直不像是在說他自己。

  「不好意思,我想問問田邊先生昨晚去的朋友家到這裡大概有多遠?」

  聽了小A的提問,田邊想了一想,回答說:「車開得快點的話二十分鐘吧。」

  「那肯定沒問題啦。」

  說話的是小B。「人家最後見到本間夫人的時候都九點多了嘛。要是先殺了人再在九點半趕到朋友家幾乎是不可能的嘛。」

  「真是這樣嗎?」

  看到秀一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小B拍了拍胸脯說:「我可是證人哦!絶對沒錯!」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