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外站過夜·殺人之夜·02

  「所以說,你們兩位是第二發現人嘍?」

  鹿兒島縣警望月比較著眼前兩人的長相說。望月三十五歲左右,頭髮三七分,戴金絲邊眼鏡,穿著筆挺的西裝,一副銀行職員的模樣。

  「是的。」小B拍著胸脯說,「你問吧,問什麼都行。」

  「也沒那麼多可問的。」望月小聲說道,又問了問她們和本間的關係。小A把他們相識的經過一直到在酒吧喝酒的事情,按照順序一一解釋給他聽。刑警看她的眼神逐漸發生了變化。

  「哦,你是空姐對吧。怪不得……」

  「我也是。」小B接道,「看不出來吧,其實我也是空姐。」

  望月聞言看了她一眼,停了一會兒,說道:「啊?原來如此啊。」

  他似乎找到了什麼理由來說服自己。

  小A聽到本間的喊聲衝進他房間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直挺挺攤在床上的女人,還有正拚命搖晃著那女人的本間。隨著他不停的搖晃,一雙穿著高跟鞋的腳也不停地搖擺著。小A本想問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她走過去就立刻明白了眼前的事態。因為那女人身上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活氣。她想立刻打電話給前台,剛準備拿起聽筒的時候,小B已經當場暈倒。

  警方是十五分鐘之後到達現場的。已經從暈厥中重新振作起來的小B興奮道:「太厲害啦!簡直就跟刑偵劇一樣嘛!」

  正如她形容的那樣,警方的偵查人員和鑒定人員已經開始一絲不苟地現場勘察。戴著金絲邊眼鏡的刑警望月就是偵查人員之一。他和年輕的搭檔一起負責詢問相關人員,小A等人也被要求接受詢問,就在案發現場隔壁的房間進行。

  「就是說,你們一點鐘剛過就在本間房門口跟他分開,之後馬上聽到了慘叫聲,然後趕到房間,得知發生了案件……是這樣嗎?」

  「是的。」小A和小B異口同聲地回答。

  「之後你就跟前台聯繫,然後和本間一起在走廊上等經理。跟他說明情況以後,你們讓他報了警……沒錯吧?」

  「沒錯。」小A回答得毫不含糊。她得知案發之後立刻離開了房間,就是覺得應該儘量不動現場任何東西。

  「完全沒問題是吧?」望月又對小B強調了一遍。

  她一臉平靜地回答:「那個時候我在自己房間裡等著呢。」

  她撒謊了。說「等著」真是好聽多了,其實就是暈得不省人事。

  「發現案發前後,你們倆有沒有見到過其他人出現?比如說在走廊上擦肩而過的人什麼的。」

  望月並沒有指定誰來回答,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搖搖頭。九月的工作日裡,來入住的客人很少,況且又是半夜三更。所以警察也點頭道:「哦,這也的確有可能。」

  「那個……」小A誠惶誠恐地問道,「本間先生的夫人到底還是為人所殺害的是嗎?」話說出口,她頓時覺得用這種尊敬的語氣有點彆扭。

  警察倒是沒注意到什麼不自然的地方,回答道:「可能是吧。」

  「死因是什麼啊?」小B問,「果然還是被人用刀什麼的捅死的吧?」

  「刀?」警察一頭霧水,「不是。都沒什麼出血的跡象啊。」

  「是這麼回事嗎……」

  「死因是窒息。被人勒住了脖子。」

  小B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緊接著吐了吐舌頭。

  詢問結束,兩個人走出房間,看到走廊上有一大群男人正因什麼事而亂作一團。她倆千辛萬苦衝出人群來到自己房間門口,濱中和佐藤兩人正一臉睏倦地等著她倆。

  「這事挺麻煩的吧?」佐藤擔心地看著她們說,「聽說小B還暈倒了。」

  「我才沒暈!」小B氣鼓鼓地回答,「我在房間等著呢。」

  小A向濱中講述了大致經過。

  「那麼應該不會影響明天的飛行嘍?」濱中的回答還是從本職工作的角度出發。

  「我覺得大概沒問題吧。」

  「嗯,話說回來你們是案件的關係人,但我估計不會有什麼麻煩的,要是有事一定跟我聯絡。」

  兩個人一邊點頭一邊答應。

  機長他們離開後,小A和小B進了房間。

  「太厲害了!」小B馬上感嘆道,「這種事我可是頭一回遇見,現在心臟還狂跳呢!」

  「我可是嚇死了!」小A坐進沙發。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屍體,而且還是他殺。直到前一刻她還身處緊張之中,連體會恐懼感的機會都沒有。

  「殺人案什麼的只有電視劇裡才見得到吧。不過該發生的時候總是會發生的,你說是不是?太好了,這下回去能跟大夥兒狠狠八卦了。」

  小B興奮地鬧著,那語氣好像碰到了什麼好事一樣,完全看不出來她剛才還暈倒來著。早有傳聞說她之所以被錄用,靠的就是這種出類拔萃的樂天性格。

  「對了,」跟小B完全不同,小A眉頭微蹙道,「到底是誰殺了他老婆呢?」

  「那些警察說了,她的皮包讓人給偷了。」小B有偷聽別人悄悄話的絶活兒,「所以說,應該是搶劫吧。」

  「可是為什麼盯上了本間的老婆呢?有那麼多房間呢。」

  「絶對是偶然啦。他老婆倒霉唄!」小B簡單總結道。

  「可是,」小A把頭一歪,「那可是雙人房啊。難道強盜沒考慮過房間裡可能有兩個人嗎?」

  「那個強盜肯定早就盯上她了。等她老公一出門,馬上衝進去。」

  「怎麼衝啊?門可是鎖著的。」

  這家酒店的房門用的是那種一關門就會鎖上的自動鎖。

  「那……那就是做了什麼手腳。」

  「什麼手腳是指……」

  「就是……哎呀,有很多可能啦。這種事情什麼可能性都有嘛。」

  小A並未釋然,可是這麼討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她決定先洗個澡。就在她換上拖鞋的時候,有一個問題開始在腦海裡縈繞不去:為什麼本間的太太穿著高跟鞋呢?普通人進了房間都會脫鞋放鬆一下,這難道不是本能嗎?何況本間之前還提到過他太太身體不適。

  「啊,我真是太期待明天的到來了!我一定得跟大夥兒說這件事。小A,我暈倒的事你可不許告訴別人哦!」

  小B脫下高跟鞋隨手一丟,然後就骨碌碌滾到床上,睡下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