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臨界家庭

  這道通往四樓的階梯似乎永無盡頭,川島哲也爬到三樓之後稍作歇息。為了準備下星期會議的資料,他忙到剛剛才下班。景氣還沒變成今日這樣慘澹的時候,加班津貼總是多得令人忍不住竊笑,但現在加班時間受到嚴格控管,工作到再晚也一毛錢都拿不到,只有疲勞不斷地累積。即使如此,還是比被公司裁員要好得多吧,川島這麼告訴自己,再度踏上階梯。

  一打開玄關門,妻子智子正趴在餐廳地上。

  「妳在幹甚麼?」

  「喔,老公啊,你回來了。」四肢著地的智子只是瞥了丈夫一眼,將劉海往上一撥,繼續盯著地面。

  「爸爸!你回來了──」優美從房間衝出來喊他。這是他四歲的女兒。

  「優美,我回來了。」川島衝著女兒一笑,接著又問智子:「妳在找甚麼啊?隱形眼鏡又掉了嗎?」

  「茜茜仙環的神力珠。」

  「妳說茜茜……甚麼?」

  「茜茜仙──環──」優美開心地說道,一邊揮舞著手上的玩具。那是一個環狀的透明管子,裡面裝了各種顏色的小珠子,優美一揮管子,裡面的珠子便喀喇喀喇地滾動。

  「優美!」智子嚴厲地罵道:「我不是叫妳把那個收起來嗎?要是蓋子又掉下來怎麼辦!」

  優美登時噘起嘴,抱緊玩具退了幾步。

  川島想起來了,茜茜仙環就是優美手上那個玩具的名稱,他記得是某個動畫角色的隨身武器,兩星期前的星期日才在百貨公司買給優美的。

  「哦,是裡面的珠子掉出來了啊。」

  「是啊,優美玩一玩,好像把仙環的蓋子打開來了。」

  「人家這個本來就是要把神力珠拿出來玩的嘛──」

  「我不是叫妳小心一點,一次拿一顆出來嗎?」智子尖著嗓子說道。

  「是全都倒出來了嗎?」川島問。

  智子臭著一張臉點了點頭,「滾得到處都是,你知道全部撿回來要花多少時間嗎?」她看了一眼時鐘,眉頭皺得更緊了,「我已經找了一個多小時了。」

  「找不到嗎?」

  「還差一顆,應該在這附近吧。」

  「喔……」

  川島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正要打開臥室門,身後傳來妻子的喊聲。

  「老公!你也幫忙找一下好嗎!」

  「我?饒了我吧,我已經快累癱了。」

  「我就不累嗎?應該是在冰箱下面,你來幫我移開一下啦。」

  「移開?一個人怎麼移得動啊!」川島瞪大了眼。

  「沒問題的啦,下面附有起重滾輪,抬高一側就移得動了。」

  「拜託明天再弄好嗎?我快餓死了。」川島邊說邊鬆開領帶。

  智子看著優美問道:「明天再找好不好?」

  「不行不行不行──」優美用力搖著頭,「明天要和小夢她們一起玩,不能沒有茜茜仙環啦──」

  「仙環不是還在嗎?」

  「少了一顆茜茜神力珠啊!」

  茜茜神力珠應該就是仙環裡頭那些小珠子的名稱了。

  「少一顆而已沒差吧,還是可以玩啊。」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人家不要啦──!」優美說著哭了起來。

  川島一臉厭煩,將領帶與公事包隨手放到椅子上,走到冰箱旁。

  接下來將近一個小時,夫妻倆都在尋找茜茜神力珠,但那一顆就是怎麼都找不到,也不在冰箱下面。

  川島整個人累翻了,吃著遲來的晚餐,炸雞塊都是冷的。智子正在打電話,優美則不知何時睡著了。

  智子掛上電話,來到川島身旁坐下,神情和緩了一些。

  「我問了柳原太太,她說市面有賣補充用的茜茜神力珠。」

  柳原太太就是剛才提到的小夢的媽媽,柳原家是同住一個社區的鄰居。

  「我想也是。看來那個珠子很容易搞丟嘛。」

  「太好了,這樣優美就不會哭著要找神力珠了。老公,明天你會帶我們去買吧?」

  「明天是星期六耶,還要去買玩具?每次去那個地方都很累耶。」

  「我們只是買個神力珠就走嘛。」

  「要是那麼簡單搞定就好了。再說補充用的珠子應該不止一顆吧?一定又是一次得買個十顆裝、二十顆裝之類的。」

  「這我就不確定了……」

  「真是的,根本是花冤枉錢嘛。」川島放下筷子,拿起先前被扔在桌上的茜茜仙環端詳。仙環的握把部份裝飾得非常華麗,一按下按鈕,整個環還會閃閃發亮,總覺得讓幼稚園小朋友玩這樣的玩具似乎太奢侈了。

  其中一個裝飾就是仙環的蓋子,打開就能將小珠子取出來。

  「你小心一點,要是再撒出來,不知道又會搞丟幾顆珠子了。」

  「我知道啦。噯,這個神力珠剛好跟彈珠差不多大小耶。妳看。」川島拿出一顆珠子,放在手掌心上,「對了!拿彈珠代替就好了吧?反正一樣是玻璃珠啊。」

  「不行啦。」

  「為甚麼?」

  「茜茜神力珠分成紅、藍、黃、橘四色,要是塞其他雜色的珠子進去,優美一定會大吵大鬧的。」

  「優美才幾歲,會注意到這麼細的地方嗎?」

  「你在說甚麼傻話,就是小孩子才會在意這種事啊。要是你不相信,自己和優美玩一次就曉得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明天一起去買補充用的珠子就是了啦。」川島放下茜茜仙環,再度拿起筷子。

  ---

  第二天一早,川島被電視傳出的聲音吵醒,身旁的智子還在被窩裡熟睡。

  「喂,怎麼一大早就有人開電視?」川島搖著妻子問道。

  智子臭著臉微睜開眼回道:

  「甚麼?電視?喔,是優美在看《超級公主小茜》吧。」

  「超級公主?哦,就是那個茜茜仙環的動畫吧,原來是在星期六早上播出啊。」

  「幹嘛講得一副第一次聽到的樣子?誰教你每個星期六早上都在睡大頭覺,每週這個時間優美都會種在電視機前面啊。」

  「是喔。」

  川島輕手輕腳地爬出被窩,走出臥室。電視在客廳裡,一如智子所說,優美正抓著茜茜仙環坐在電視機前,神情認真地緊盯著螢幕。

  畫面中出現的是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女主角超級公主,正在和一群顯然是壞蛋的怪物大戰,公主一身飄逸的桃紅色裝束,手上握著的正是茜茜仙環。

  只見公主喊著:「看我的茜茜仙環!」一邊揮舞著仙環,仙環瞬間發出紅色與藍色的光束,壞蛋們一看到光束,立刻閃開。優美也開心地揮著手上的玩具。

  但是只有其中一個怪物毫不閃躲,似乎是這群怪物的頭子,牠說:「妳那種東西對我是無效的!」一邊朝公主衝了過去。公主毫不畏懼,「那這個呢?」說著拿出一個兩端閃閃發光的棒子。

  「是茜茜超級仙棒!」優美喊道。

  公主拿起仙棒一揮,瞬間發出一道強烈的光束射向敵人,怪物頭子當場就融化消失了。公主擺出收招的姿勢之後,瀟灑地離去。

  真是幼稚的劇情,川島心中暗想,但是他的女兒卻為之瘋狂,一邊跟著唱動畫片尾曲。

  緊接著,畫面上出現了令川島憂鬱不已的廣告。一名與超級公主身穿一模一樣打扮的女孩,拿著兩個與超級公主所持一模一樣的武器奮戰著,一個武器是優美也有的茜茜仙環,另一個就是故事最後出現的茜茜超級仙棒。

  「全新武器茜茜超級仙棒新上市!有了茜茜超級仙棒,妳也能化身為完美的超級公主小茜哦!」

  又在推銷莫名其妙的玩具了。川島苦著一張臉看向廣告,而一旁的優美不知道是否察覺了爸爸的心情,只見她壓低聲音說了一句:「好想要哦……」川島裝作沒聽見,站起身子離開了電視機前。

  過了中午,川島一家三口整裝出門去,目的地當然是百貨公司的玩具賣場。

  就在即將走出社區時,迎面遇上了柳原一家人,他們似乎剛去超市回來,夫妻兩人各提著兩個白色購物袋。

  「哎呀,你們好呀。」雙方互相打了招呼。這兩戶家庭是因為女兒的關係而認識的,換句話說,這正是身為這個社區一份子最需要謹慎處理的人際關係。

  「喔?你們要去百貨公司買東西呀?真好呢!」柳原太太交互望著優美與智子說道:「是要去買那個補充用的珠子吧?」

  「是啊。」智子堆笑應道。

  「真是的,」川島對著柳原先生露出苦笑,「不過是個玩具,感覺大人好像被耍得團團轉啊。」

  「沒辦法呀,這對孩子的成長來說是很重要的一環呢。」柳原先生語氣溫和地說道。川島偶爾會在車站遇到他,感覺是個個性非常成熟穩重的人。

  川島的視線無意間落在小夢身上,費時心頭一驚,因為小夢拿著的那個東西非常眼熟。川島心想,這下慘了,得趕快結束寒暄離開這家人才行。

  「哇!是茜茜超級仙棒!」來不及了,優美也發現了。沒錯,小夢手上的新玩具正是今天早上在電視上出現的「全新武器茜茜超級仙棒」。

  「這是爸爸媽媽買給我的。」小夢天真爛漫地說道:「優美妳也叫妳爸爸媽媽買給妳吧!」

  川島很想一拳塞住那張嘴。

  「好了,我們該走了。改天見嘍。」川島拉著優美的手轉身便走。

  ---

  由於不景氣的影響,即使是星期六的下午,逛百貨公司的人並不多,男士服裝樓層更是門可羅雀。川島不禁覺得有些心酸,縮減生活開支的第一個受害對象,顯然是父親的治裝費。

  但相形之下,兒童服裝樓層卻非常熱鬧,而當中最為人聲鼎沸的就是玩具賣場了。不止有爸媽帶小孩過來,也有不少年輕情侶在裡面逛。

  先前嫌走路太累,吵著要爸爸抱的優美,一到了玩具賣場立刻精神百倍,三步併作兩步衝往擺了許多玩具樣品的兒童遊樂區去。

  在這種地方要是磨咕太久,不曉得優美又會吵著要買甚麼東西了。而智子似乎也是同樣的心思,迅速找到店員,詢問補充用的茜茜神力珠放在哪裡。

  然而妻子在與店員交談了幾句之後,一臉困惑地回來說:「他說沒有賣耶。」

  「沒有賣?是賣完了嗎?」

  「不是,聽說根本沒有推出這項商品。」

  「怎麼可能?柳原太太不是說有嗎?」

  「是啊,所以會不會是柳原太太記錯了?」

  「我再去問一下。」說著他走向方才接待智子的店員,那是一名戴著眼鏡、個頭不高的年輕男子。

  川島再次詢問賣場內是否販售補充用的茜茜神力珠。

  「呃,很抱歉,真的沒有出品補充用的茜茜神力珠耶。」店員戰戰兢兢地答道。

  「不可能沒賣呀,我們是聽朋友說有這種東西才過來的。」

  「喔,是這樣的,我想您朋友所說的應該是『超級公主珠寶盒』吧。」

  「珠寶盒?我不要那種東西,我只是要買茜茜神力珠而已。」

  「是的,我明白。呃,請您稍等一下好嗎?」店員說完不知跑去哪裡,約一分鐘之後拿了個東西回來,「這就是『超級公主珠寶盒』。」

  店員遞過來的是一個裝飾得花枝招展的廉價小盒子。「給我看這個幹嘛?」川島邊說邊打開盒蓋,一看裡面,他不禁一愣──裡頭裝的正是茜茜神力珠。

  「就是這個!我就是要買這個珠珠!麻煩幫我包一個結帳吧。」

  「不好意思,這個沒辦法單賣的。」店員碰的一聲闔上盒蓋。

  「為甚麼?我只是要買小珠子,又不要那個怪裡怪氣的盒子。」

  「真的很抱歉,茜茜神力珠是珠寶盒的附贈品,我們沒辦法拿出來單賣……」

  「可是我不是說了嗎?我又不……」

  「老公!」一旁的智子扯了扯川島的衣袖,「別人在看啦。算了,我們就買下珠寶盒吧。」

  川島想反駁,但是周圍的客人似乎在望著他們竊笑,川島嘖了一聲,問店員珠寶盒要多少錢。

  「兩千三百圓整。」

  川島瞪大了眼,「一顆玻璃珠要賣兩千三百圓?」

  智子再次扯著丈夫的衣服,川島心不甘情不願地掏出了錢包。

  在等待店員包裝寶石盒的時候,川島眺望著整個玩具賣場,優美正在「超級公主小茜」的專區東逛西瞧。川島暗呼不妙,因為裡頭淨是些頻頻向優美招手的玩具。

  川島望著一件件商品,視線突然定在一樣東西上頭,眼睛不禁睜得老大。

  「喂,那是甚麼?」

  他指著的是數個並列的大型展示櫃,透過透明隔板,裡面展示的物品看得一清二楚,正是「超級公主小茜」的全套裝束,和今天早上在電視上看到的動畫女主角的打扮一模一樣。

  「那是小茜的公主服吧。」智子回答得很乾脆,顯然她早曉得有這個商品的存在。

  「連那種東西都在賣啊?」

  「不包括鞋子哦,還有頭髮也要另外買。」

  「頭髮?妳是說假髮嗎?」

  「是啊。」

  「太誇張了啦。不過應該沒甚麼人會買那種東西吧。」

  「不會啊,反正到頭來都是孩子吵著要爸媽買。孩子們玩的動畫角色遊戲好像要每個人都穿上全套的裝束和配件才行哦。」

  唉。川島搖了搖頭,太陽穴隱隱作痛。

  「真是夠了,擺明了就是要拐人掏錢嘛!搭人氣動畫的順風車,拚命推出吸引孩子的商品,賣方當然爽快,不得不掏錢的父母可痛苦了。哪像我們小時候,雖然市面上也有電視角色的相關商品,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啊。」

  「因為現在的販賣概念和我們小時候完全是兩回事吧。」

  「甚麼概念?」

  「販售角色相關商品的概念呀。現在你看到的這些商品,並不是搭人氣動畫的順風車而開發出來的,而是和動畫同時企畫推出的商品。」

  「咦?怎麼說?」

  「舉個例子,你說你小時候也有一些角色相關商品,應該是指假面騎士(「仮面うイダ─」,為日本漫畫大師石森章太郎原著,由東映於一九七○年起所製作的特攝劇集,風靡日本全國至今不輟。故事描述假面騎士與邪惡組織的對抗,或是騎士彼此之間的對決。)的腰帶之類的吧?」

  「嗯,是啊。騎士變身腰帶,雖然我小時候沒買。」

  「可是呢,那個和真正的假面騎士腰帶的設計是不一樣的吧?像是一些小細節都做得很粗糙。」

  「那是一定的啊,要是真的按照角色設定製作出來,成本和定價勢必相當可觀,沒辦法販售吧。」

  「我們女孩子當年的玩具也是一樣的狀況。女主角的配飾上頭原本鑲有寶石,製作成玩具時,要不就是寶石只有一、兩顆,要不就是貼上印有寶石照片的貼紙。」

  「對耶,我想起來了,一些比較複雜的機械按鈕等等,只要一做成玩具,都變成是印有按鈕的貼紙了。」

  「可是現在的小孩子根本不吃那一套。雖然不至於要真的發射出雷射光甚麼的,但是玩具的外貌形體必須和原始設定一模一樣才抓得住小孩子的心。老公,你今天早上也看到那個動畫,應該也發現了吧,優美的那個茜茜仙環和主角小茜手上的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啊。」

  「那倒是。」

  「對吧?現在全是這樣的商品。所以說,要是等動畫先出來,再搭順風車製作玩具就太落伍了。必須以能夠製作成相關商品為前提,再為動畫角色設定隨身配件道具;也就是說,要是無法生產出相關商品的動畫角色,根本毫無存在的價值。」

  「原來如此。」川島佩服地望著妻子的側臉,「可是,既然做父母的都很清楚這是玩具公司的陰謀,為甚麼還會隨之起舞呢?」

  「所以說這是個永無止境的無間地獄啊。」智子冷冷地回道。

  ---

  雖然心中多少有預感,優美果然遲遲不肯離開玩具賣場,吵著要爸媽買茜茜超級仙棒。

  川島言之鑿鑿地說他絕對不買,因為他本來就覺得不應該孩子吵著要甚麼就買給她,再加上剛才聽智子說了那番玩具製造商與動畫公司的陰謀論,心裡更是不爽快。

  「上次不是才剛買茜茜仙環給妳了嗎?今天只是來買裡面的珠珠的,買到了就回去吧。」

  川島強勢地拉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的女兒,離開了玩具賣場。

  那一刻,他仍堅信自己的舉動是正確的,很有男子氣概地心想,是那些孩子吵著要甚麼就買甚麼的爸媽做錯了。

  然而──

  隔天傍晚,優美哭喪著臉回到家,兀自躲在客廳角落哭了好一會兒。她這一天應該都是和小夢在一起玩,出門時還特地帶了裝著新的茜茜神力珠的茜茜仙環在身上。

  吃晚餐時,優美還在鬧彆扭,而且不知怎的,她看都不看父親一眼。

  川島直到優美上牀睡覺之後,才得知優美到底在生甚麼氣。就在他一邊看著運動新聞一邊喝啤酒時,智子壓低聲音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他。似乎是因為優美沒有茜茜超級仙棒,沒辦法和其他小朋友一起開心地玩遊戲。

  「怎麼這樣子?沒買那種東西就被大家排擠,太誇張了吧。」

  「是不至於到排擠啦,只不過,她們的遊戲規則好像是沒有仙棒的人就不能演超級公主。」

  「不能演?甚麼意思?」

  「就是沒辦法當女主角的意思,因為超級公主必須同時握有茜茜仙環和茜茜超級仙棒兩種武器;沒有茜茜超級仙棒的人,只能當超級親衛隊女孩。昨天的動畫劇情好像是這麼安排的。」

  妻子接連說出動畫中的虛構名詞,川島覺得腦袋有些混亂。

  「妳的意思是那些小朋友要優美當親衛隊?」

  「是啊。」

  「有甚麼關係,當親衛隊也不錯呀。」

  「可是其他的小朋友都是當超級公主啊。」

  「都是?同時有那麼多主角?」

  「無所謂吧,她們好像有自己的遊戲規則。」

  「是嗎……」

  太難理解了,川島搖了搖頭,繼續喝啤酒。

  「老公,優美這樣太可憐了啦,買給她吧。」智子露出求情的眼神。

  「妳說要買那個甚麼棒?」

  「茜茜超級仙棒。」

  「不行!」川島搖著手,「就是妳太寵優美了,她才會這麼沒耐性,也要讓她學會忍耐才行啊,何況又沒必要所有東西都和大家一模一樣。」

  川島喝乾啤酒,說了句:「我去睡了。」便站起身離開了客廳。

  但是兩個星期後的星期六,川島一家三口的身影又出現在百貨公司的玩具賣場,目的當然是買茜茜超級仙棒。這兩個星期以來,優美完全不和川島說話。川島再怎麼堅持他所謂做父母的原則,畢竟是受不了女兒來這招,換句話說,他徹底地輸了。

  「聽好了,這是最後一次,以後絕對不能再買這種東西給優美了哦。」

  「你跟我說有甚麼用。」

  「還不都是因為妳太寵她才會這樣。」

  「甚麼啊?被優美討厭而自己在那邊沮喪老半天的是誰啊。」

  川島夫妻在等待店員包裝茜茜超級仙棒的時間裡,悄聲地爭論著,而兩人的視線都不曾離開寶貝優美。優美依舊流連在「超級公主小茜」的角色相關商品專區裡,川島心想,那種可惡的動畫,拜託早點演到完結篇吧。

  「有件事,對你來說可能不是好消息。」智子低聲說道。

  「怎麼了?」川島問道,心中同時浮現不好的預感。

  「柳原太太他們好像買了那套公主服了。」

  「甚麼服?啊,該不會是……」川島的視線移向優美緊盯著的大型展示櫃,「……那個『超級公主小茜』的服裝?」

  「正是。而且他們家連成套的鞋子和假髮都買了,我聽到優美一臉羨慕地說,小夢現在完全變身成超級公主小茜了。」

  「那又怎樣?反正只有小夢他們家買了全套吧。」

  「我是聽說小留美和真理子的爸媽也都要買給她們了。怎麼辦,這麼一來優美又會被比下去了。」

  「不准買!」川島語氣尖銳地說道:「開甚麼玩笑,那種東西買來能穿出門嗎?我可是好幾年都沒買新西裝耶,為甚麼要把錢花在那種怪衣服上頭?絕對不准買!聽到沒!」

  「我知道啦,你小聲一點好不好?很丟臉耶。」

  「絕對不准買……絕對……」川島反覆嘀咕著,心中同時響起先前智子形容過的無間地獄。

  ---

  這裡是玩具製造商「TAKORA」的商品開發部辦公室。

  例會開始了,出席者包括常務董事、部長與開發部員工,總共約二十人列席。首先起立報告的是開發部員工A。

  「下一部動畫的企畫已經大致敲定了,先由我向各位報告一下:片名叫做《甜心小魔鬼久留美》,主角是這個。」

  開發部員工A拿起說明板,上頭畫著的是一個黑色系裝扮的美少女,頭上有兩支角,屁股還長了一條尾巴,背上伸出一對蝙蝠翅膀。

  「黑色系啊。」常務董事皺起眉頭,「小孩子會喜歡黑色嗎?」

  「常務,您的考慮我明白,不過最近的小孩子,審美觀很接近大人。我們開發部全體員工一致認為,在黑色系服裝成為成人女性必備款的今日,小女孩也會被黑色系的裝扮所打動。」部長客氣但自信滿滿地說道:「而且若以黑色為基調,還能夠搭配許多至今從未使用過的顏色製作相關商品。」

  「哦?比方說?」

  「首先是關於女主角手上拿的武器──『甜心魔棒』。」開發部員工A拿出插畫說明道:「我們想製作成金色的。」

  插畫上頭是一支透明管子,裡頭排列著金色的小珠子,棒子兩端則是圓滾滾的心形裝飾。

  「原來如此,魔棒裡面和茜茜仙環一樣裝著小珠子啊。」常務董事點了點頭,「所以裡面的珠子也是可以拿出來玩的嘍?」

  「當然可以。」開發部員工A回答:「而且這次的珠子規格,預計會比茜茜仙環的珠子小一號。」

  「哦?為甚麼?」

  「是這樣的。因為茜茜仙環的珠子與彈珠的尺寸差不多,一旦珠子搞丟,有些家長會拿彈珠替代,因此這次我們設計成比彈珠小的尺寸,就是為了防止這種狀況的發生。另外補充一點,要是珠子太小,又有可能有人會拿小鋼珠來替代,所以我們原先是想製作尺寸比彈珠大的珠子,但是這麼一來,珠子滾進冰箱下面找不到的機率又變小了,最後我們才決定設計出這個不太大又不太小的最佳尺寸。」

  「補充用的珠子應該還是另外賣吧?」

  「那當然。」

  「那這次是以甚麼形式販售?又要裝在珠寶盒裡面了嗎?」

  「是的,只不過這次會以『甜心魔幻首飾組』的形式販售,加進手鐲與耳環等首飾,單價就能提高,而甜心項鏈的珠子,就是魔棒裡所使用的小珠子。」

  「OK,就這樣吧。」常務通過提案了,「不過啊,這次魔棒兩端的造形有點不搭哦。既然主角叫做『甜心小魔鬼』,應該是個小惡魔的形象吧?而說到惡魔的武器,感覺前端應該是尖尖的長矛狀才對呀?」

  「是的,若以動畫角色的配件來看,長矛狀確實比較符合形象,但是要生產成玩具,必須考慮到安全性,尖尖的對小孩子來說有可能發生危險,所以我們才設計成您見到的這個樣子。」

  「也對,可千萬不能讓消費者的小孩子受傷。」常務頻頻點頭。

  接下來是其他新開發商品的報告,會議最後則是現狀報告。

  開發部員工柳原站了起來。

  「我向各位報告一下『超級公主小茜』相關商品目前的狀況:銷售數字依舊長紅。補充報告一點,S區銷售臨界點的K氏一家(註:「川島」的羅馬拼音為Kawashima,開頭文字即為K。)終於買下一套公主服了。」

  會議室響起一片讚賞的聲音。

  「這樣啊,那位K先生終於低頭了!」

  「幹得好!」

  「真的是好不容易攻破了呢!」

  柳原等到大家靜下來之後,繼續說道:

  「所以我們可以大膽斷言,『超級公主小茜』的忠實觀眾小女孩兒們,幾乎已經是人手一套公主服了。因此這個週末所播放的動畫裡,我們打算立刻讓小茜換上全新的一套裝束。」

  川島家,星期日。

  「搞甚麼啊──!為甚麼我們家才剛買那套公主服,女主角的裝扮又換了一組!」

  川島抓著電視死命搖晃,身旁的優美則是放聲大哭。她身上穿著的,正是與上週的超級公主一模一樣的公主服,還是全新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