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灰姑娘白夜行

  「喂!我這件禮服的裙襬怎麼還是綻線的!我不是叫妳先幫我縫好嗎?在發甚麼愣啊!」

  大姊尖銳的聲音迴蕩著,雖然她的大呼小叫已是家常便飯,在庭院劈柴的男僕還是嚇了一跳,抬起頭望向屋內。

  「真的很抱歉,姊姊,我馬上處理。」連聲道歉的是么女仙杜麗拉。這齣戲碼,男僕已經看到不想看了。

  「不必了,我要穿別件。真是的,一點用處也沒有的傢伙。」氣呼呼的大女兒打算脫下禮服,但由於之前是硬將她那肥胖的身軀塞進禮服裡,這會兒反而是拉鏈拉不下來,布料再也撐不住壓力,終於劈啪一聲裂了開來。

  「啊呀!都怪妳!都是妳害的啦!」

  「對不起,對不起。」

  「仙杜麗拉,我的鞋妳擦好了吧?」繼母開口了,「要是妳沒弄好,我可是饒不了妳哦。」

  「鞋子已經準備好了,母親大人。」

  「啊──,我沒有項鏈可以搭這件禮服耶,怎麼辦?」二女兒嚷嚷著,「對了,仙杜麗拉,妳不是有一條很不錯的項鏈嗎?拿來吧。」

  「呃……,可是那是媽媽的遺物……」

  「少囉嗦,我叫妳拿來,快點拿來就對了。」

  「可是……」

  「不准回嘴!」繼母與兩個姊姊異口同聲地罵了出聲,仙杜麗拉噙著淚水,悄聲應了聲:「是。」走出了更衣間。

  男僕離開窗邊,搖著頭歎了口氣。這幾個人的對話總是這樣,不知要持續到何年何日。

  老爺也真是的,為甚麼哪種女人不好挑,偏偏找了這個女人來當繼室呢?不但度量小、個性差,還帶著兩個又醜又笨的拖油瓶。要說這樁再婚的唯一好處,大概就是錢的方面幫了這個家大忙吧。新夫人嫁進來之前是知名放高利貸的,據說她因此成了暴發戶。

  男僕心想,果然還是因為錢才結婚的吧?仙杜麗拉的父親出身貴族,卻毫無收入,一直以來吃喝花用的都是祖先的遺產,而再多的資產,光出不入也會有見底的一天,這個家終於到了不得不變賣土地與房子的地步。

  就在那時,這位惡女丹達拉出現了,她雖然擁有大筆財產,卻非貴族出身,這件事似乎一直是她心頭的陰影,於是她看上了仙杜麗拉的父親,簡單講就是,她想要得到貴族的頭銜。

  然而這樁互利婚姻的犧牲者卻是仙杜麗拉。由於多虧了嫁進門的繼母與兩個姊姊,仙杜麗拉與老爺才有飯吃,三個女人都把仙杜麗拉當作僕人般使喚;而仙杜麗拉也一直忍氣吞聲,似乎是不想惹繼母與姊姊不開心,害得父親難做人。而這一切,老爺也不是沒看在眼裡,但大少爺出身、毫無生活能力的他要是與這個妻子離婚,一定是活不下去的,所以他也無法對進門的妻女有任何微辭,仙杜麗拉受的苦,他也只能繼續視而不見下去。

  繼母與兩個姊姊穿著一點也不適合她們的華麗禮服,搭上馬車外出了。今夜城內似乎又有宴會,而想當然耳,仙杜麗拉得留下負責看家。

  仙杜麗拉目送一行三人遠去,身後傳來男僕的聲音:「大小姐。」

  她回過頭,望著他微微一笑,「柴劈完了嗎?辛苦了。幫你沖杯茶吧?」

  「不了,您別忙。大小姐,我不懂,為甚麼您要對她們言聽計從呢?大小姐您才是這個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吧?我覺得您應該和老爺好好談一談,讓老爺說說她們才是。」

  聽到男僕這話,仙杜麗拉臉上閃過一絲悲傷,但旋即恢復笑臉說道:

  「我不想讓爸爸操心,你也不要在爸爸面前說三道四,知道嗎?還有,今晚能夠再麻煩你幫忙看家嗎?」

  「那當然沒問題。大小姐,您又要去打工了?」

  「是啊,我也得幫家裡賺點錢才行。」

  「唉,要是老爺能多少幫忙家計,大小姐您就不必這麼辛苦了啊。」

  「我不是教你別說這種話嗎?」

  仙杜麗拉的語氣雖溫柔,話卻說得斬釘截鐵,男僕也無法再說甚麼了,因為他很清楚,仙杜麗拉其實是個內心極為堅強的女性。

  ---

  這是一間高級服飾精品店,除了禮服與首飾,還經手所有高價精品,最近甚至增加了豪華馬車的租賃業務,換句話說,這完全是一間專攻貴族客層的高級店舖。

  晚上八點三十分,蘿美樂來到店舖後方敲了敲後門,門靜悄悄地打開來。

  門內等著她的是仙杜麗拉。

  「辛苦妳了。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煩妳。」仙杜麗拉說道。

  蘿美樂搖了搖頭說:

  「該道謝的是我,真的很謝謝妳的幫忙。」

  「如果真的幫得上忙就太好了。」

  仙杜麗拉催促蘿美樂進門來。這兒是店舖的倉庫兼裁縫室,店內所販售的禮服全都出自這間小房間,裡頭還堆放了店面擺不下的首飾精品,但是這個空間卻一點也不華美,因為那些貴氣商品都收在包裝盒裡,四下只見散放的裁縫用品與剩布,反而顯得髒亂無序。

  而將這個裁縫室收拾乾淨,就是蘿美樂的工作。

  「來,這是上個月的薪水。」

  蘿美樂接下仙杜麗拉遞過來的薪水袋,淚水在眼眶打轉。

  「仙杜麗拉,妳的大恩大德,我不知道該怎麼……」

  「為甚麼要哭呢?妳付出了勞力工作,這是妳應得的酬勞呀,而且這樣妳就能幫母親買藥了吧。」

  蘿美樂默默點了點頭。她很想再對仙杜麗拉好好道謝,但她曉得仙杜麗拉不喜歡她一直把感謝掛在嘴上,所以她甚麼也沒說。

  打掃裁縫室原本是仙杜麗拉的工作,當她得知蘿美樂沒有工作又需要錢時,便瞞著店老闆,私下將這份工讓給了蘿美樂。蘿美樂的母親有病在身,而且外頭謠傳是難纏的傳染病,因此沒有任何地方敢雇用蘿美樂。

  於是仙杜麗拉在店老闆面前扮演打掃雇員的身分,事實上卻是由蘿美樂工作,薪水再由仙杜麗拉轉交給蘿美樂,蘿美樂的母親才能夠得到治療與生活費。

  「那這裡就交給妳了,我十二點以前會回來。」

  「嗯,交給我吧。妳今晚又要送東西去給客戶?」

  「是啊,有個新商品,客戶說無論如何都想在今晚先看到。」仙杜麗拉說著抱起了禮服盒。將剛到店的最新商品儘早送至客戶面前讓客戶挑選,也是她的工作之一,有時商品數量較多,甚至必須調來馬車載送。

  而仙杜麗拉必須趕著回店裡的原因是,十二點之後會有警衛前來店舖巡邏,仙杜麗拉得趕回來讓蘿美樂離開才行。

  「那就晚點見嘍。」說完,仙杜麗拉抱著禮服盒離開了裁縫室。

  ---

  這個城鎮住了非常多的貴族與財閥,他們幾乎夜夜笙歌,三天兩頭舉辦大大小小的舞會或宴會,雖然大部份的上流階層人士只會出現在固定的大場子,但是當中也不乏熱中跑趴的貴族男子,他們四處玩樂的原因無他,就是為了尋覓理想的女性。

  這群跑趴貴族之間,最近話題都集中在一名神秘女子身上。

  女子不定時出沒於大小舞會,總是一身高檔禮服與首飾,以精湛的舞技虜獲了無數男子的心之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貴族男子都稱她為「面具女神」,因為無論是不是扮裝舞會,女子總是戴著遮住眼周的舞會面具,但即使看不見全部容貌,大家都很清楚,她毫無疑問是個艷冠群芳的大美女。

  面具女神今夜也現身舞會,而當然,有無數期望與她共舞一曲的男子在她身邊徘徊。

  「喂,你看看那個腰部曲線,要是能得到那個女的,應該是男人最大的驕傲吧。」幾名年輕貴族男子低聲談論著。

  「別傻了,只有金字塔頂端的貴族或財閥才有幸與面具女神跳上一曲,不上不下的層級,人家根本看不上眼的啦。」

  「這麼說,我們這些貧窮貴公子只有在一旁流口水的份了?太悲哀了吧。話說回來,那女的到底是甚麼背景呀?」

  「誰曉得。有人謠傳說她是皇親國戚,也有人說是外國的公主,不過都是臆測啦,唯一能肯定的是,她的來頭絕對不小,光看她那一身超級高檔貨就曉得了。你看到她今天戴的戒指了嗎?我從沒見過那麼頂級的鑽石呢。」

  「唉,反正每次見到她,只是讓我們認清自己是多麼地寒酸與微不足道罷了。……咦?又有女賓到場了。」貴族男子的視線移向會場入口,卻旋即轉為一臉厭煩,「哎呀呀,三隻小豬蒞臨啦。」

  「三隻小豬?甚麼意思?」

  「就是那個高利貸老太婆和她的兩個女兒。要不是和貴族結姻親,她們哪踏得進這種地方?可是就算擠進了上流社會,總覺得她們和我們格格不入,我每次看到都覺得是貴族之恥。」望著入口的貴族男子皺起了眉頭。

  「喔,你是說那三個啊。你看她們那麼努力穿金戴銀,卻壓根看不出雍容華貴,一身銅臭味,俗氣得要命。啊,面具女神要撤了。」

  「應該是不想和三隻小豬在同一個舞池裡跳舞吧。哎喲,面具女神一走,場子裡應該很快就沒剩幾個男人了。」

  「我們也快點閃人吧,省得待會兒被小豬逮到要我們當舞伴。」

  這兩名年輕貴族男子匆匆地朝出口走去。

  ---

  這天,丹達拉與兩個女兒直到深夜才回到家裡,一進屋內,大女兒將宴會包隨手一扔。

  「啊──,討厭死了,今天的舞會算甚麼嘛!那個面具女前腳一離開,男人們後腳就跑光光了,太失禮了吧。」

  「母親大人,下次我也來戴面具好了,搞不好男人也會像對待那個面具女一樣繞著我打轉呢!」

  聽到二女兒的提案,丹達拉沒應聲,因為她知道,女兒就算戴面具也沒用,遮得了臉,又遮不了肥胖的身軀和腿。

  「仙杜麗拉!喂!仙杜麗拉!跑哪兒去啦?」丹達拉大喊著。

  門打開來,一身舊衣的繼女出現了,「母親大人,二位姊姊,歡迎回來。」

  「我不是要妳來請安的好嗎?消夜呢?我不是交代過嗎?我們跳舞回來會餓,叫妳先準備一些吃的等著,妳倒是準備好了沒啊?」

  「啊……,對不起,我現在馬上去做三明治。」

  「不要在那邊東摸西摸,快點做好送過來啦。」丹達拉脫下禮服隨手一扔,一身內衣褲便坐到椅子上抽起菸來,「話說回來妳們兩個,聽說城堡舞會的事了嗎?」

  「聽說了呀,是為了讓王子殿下挑選王妃而辦的吧?」大女兒的雙眼閃耀著光芒。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妳們兩個只要一個被選上,我可就是王妃的母親了,整個國家等同是我的囊中物呀。聽好了,妳們不管用甚麼手段都要把王子給我騙到手,知道嗎?」

  「母親大人,我會努力的!」二女兒雙手在胸前緊緊握拳。

  望著兩個女兒,丹達拉不由得沉下了驗,因為她很清楚,照她們現在這副德性,等個一萬年也不可能被王子選上。

  「妳們兩個,明天開始天天給我去美容纖體沙龍報到,城堡舞會之前至少要減掉十公斤……不,二十公斤。」

  「甚麼!不可能啦!」大女兒哭喪著臉,「我最多只能減掉兩公斤啊!」

  「傻孩子,只瘦兩公斤怎麼抓得住王子殿下的心呢?」

  仙杜麗拉端著托盤回來了,上頭盛著一盤三明治。

  「母親大人,您剛才說的是真的嗎?王子殿下會在下次的舞會中挑選新娘……?」

  「這事兒跟妳無關。」丹達拉冷冷地回道,順勢將二女兒伸向餐盤的手一把揮掉,「妳想幹甚麼?我剛剛講的話是沒聽到嗎?妳們兩個從現在開始給我減肥,而且要採取最激烈的斷食減肥法,直到城堡舞會那天為止,這段時間妳們只能喝水,任何食物通通不准碰,聽到了沒?」

  「甚麼!」兩個女兒聽得目瞪口呆。

  「那……這些三明治呢?」大女兒問道。

  「當然是給我吃的啊。喂,仙杜麗拉,妳在發甚麼呆?光吃乾巴巴的三明治哪吞得下去啊,快去弄點喝的東西過來。」

  「是,我馬上準備。」仙杜麗拉急忙衝回廚房。

  在兩個女兒的垂涎注視下,丹達拉大口大口地吃著三明治。

  ---

  佩特羅是個製鞋師傅,也是仙杜麗拉母親的親戚。這天來到店裡找他的,正是仙杜麗拉。

  「咦?妳說甚麼?要我幫妳做一雙玻璃鞋?」佩特羅不禁睜圓了眼。仙杜麗拉之前也曾向他訂製鞋子,但要求使用玻璃材質,這還是頭一遭。

  「是啊,人家好想要一雙玻璃鞋哦。雖然製鞋師傅多得是,但是做得出玻璃鞋的,只有佩特羅舅舅了嘛,對吧?」

  被美麗的仙杜麗拉這麼一稱讚,任誰聽了都不免飄飄然,佩特羅也不例外。

  「這倒是,沒有我做不出來的鞋子啊。不過,妳為甚麼會想要玻璃鞋呢?」

  仙杜麗拉睜大她那形狀姣好的雙眸回道:

  「舅舅你之前不是對我說過嗎?你說我的腳很美、很小,這世界上應該沒有人能穿得了我的鞋子。可是實際上只要硬擠硬塞,還是有可能穿得進去的,像家裡那兩位姊姊,老是將她們的大腳丫塞進我的鞋子裡,而且鞋子脫下之後都變形了,根本沒辦法恢復原狀。所以舅舅,我想要一雙全世界只有我穿得進去的鞋子,剛剛好貼合我的腳形,才不會被別人穿走,所以得使用不會變形的材質製作才行,對吧?這就是為甚麼我想要一雙玻璃做的鞋子呀。」

  佩特羅點了點頭。的確,皮鞋或是布鞋都有可能被撐大,木鞋也能夠輕易地透過削切改變尺寸。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好,仙杜麗拉,舅舅做一雙給妳吧!」

  「謝謝舅舅!我最喜歡你了!」仙杜麗拉往佩特羅的臉頰上一吻。

  佩特羅微紅著臉,開始幫仙杜麗拉量腳形。

  ---

  這天是城堡舉辦舞會的日子。

  王子懶洋洋地著裝為出席做準備,穿衣鏡中映著臭著一張臉的自己。

  說老實話,他還不想娶妻子,只想和各式各樣的女人交往,盡情享受單身生活,因為總覺得一結了婚就會綁手綁腳地少了自由。

  但是爸媽,也就是國王與皇后卻成天叨唸,似乎一心想讓遊戲人間的兒子早日成家安定下來。

  

  「殿下,舞會已經開始了,請您移駕前往會場。」隨從過來說道。

  「呿,麻煩死了。」王子不情願地站了起身。

  會場內聚集了從全國精挑細選出來的女孩兒們,她們翩翩起舞的美麗身影,讓整個舞池宛如一座生意盎然的花圃。

  「哦?還不賴嘛,找來這麼多美人兒啊。」王子瞥了一眼舞池,在高台上的椅子就座。

  他心想:光有姿色是不足以打動我的心的,要是沒有一些特別之處,壓根免談。一定要能讓他產生無論如何都想要納為己有的激情,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必須能讓他的心悸動不已。

  望著舞池中成群的女孩兒,王子突然睜大了眼問身旁的隨從:

  「喂,那是誰?」

  「呃,請問殿下問的是哪一位小姐?」隨從心想,沒想到王子這麼快就有看上眼的了。

  「我說那兩個女的,就是在柱子旁邊的肥女二人組啊,也不跳舞,像餓死鬼似地拚命吃餐點是怎樣?」

  「啊,喔,那是……」隨從看了看邀請名單,回道:「那是丹達拉夫人的兩位女兒。」

  「攆出去。」

  「是。」隨從立刻有了行動,叫來衛兵將兩個胖女孩兒請出會場。

  「咦?為甚麼只有我們得離開!」

  「再讓我吃一口蛋糕嘛!」

  看著兩人被攆出去之後,王子歎了口氣,目光又回到舞池內梭巡。終於,他的眼神定住了,視線彼端是一位氣質壓倒群雌的女子。

  王子再度詢問身旁隨從,想知道那名女子的背景,然而隨從望著邀請名單,一臉納悶地回道:

  「上面登記的是『面具女神』,背景不詳。」

  「面具女神啊……」

  確實,女子戴著面具,但讓她如此脫俗搶眼的原因不止這一點,是她全身上下散發的奪目光芒,深深地牽引著王子的心。

  「把她帶過來。」王子命令隨從。

  於是在所有人訝異的視線之中,王子與面具女神跳起了雙人舞,她的舞技也是逸群絕倫。

  「我想再多認識妳一點,我們去別的房間吧。」王子在她的耳畔呢喃。

  那個「別的房間」裡,擺著一張大牀。

  所謂想再多認識妳一點,就是想和妳做愛的意思。面具女神也毫無抗拒,順從地脫下了衣服,但是面具仍戴得緊緊的。

  「為甚麼不讓我看看妳的面容呢?」王子問。

  「因為王子殿下您一定見過無數美女,看到都不想看了吧?既然如此,不看長相也無所謂呀。」面具女神回道。

  話是這麼說啦。王子換個角度一想,和戴面具的女人做愛也不錯,於是他進入了前戲。

  然而王子也只能得意到此刻。兩人一開始做愛,男方完全處於被動狀態,因為女方的技巧實在太精湛,即使閱人無數如王子,也從未嘗過如此欲仙欲死的快感。

  當他宛如身處夢境地結束第五次射精,某處傳來了鐘聲。

  面具女神突地從牀上躍起,「糟了!十二點了!」

  「還很早啊。」

  「話不是這麼說,我該走了。達令,你的牀上功夫還不賴。」說完,面具女神往王子的臉頰一吻,迅速穿上衣服,一陣風似地離開了房間。

  王子怔了好一會兒,才突然驚覺跳下牀來。

  因為他發現自己還沒問過面具女神的背景來歷。他連忙穿好衣服,衝出房間,抓了隨從來問:「面具女神呢?」

  「她方才搭乘馬車回去了。」

  王子沮喪不已,回到房間。他心想,那就是完美的女性,正是自己尋尋覓覓的女人,但他卻不曉得她是哪裡的誰,即使想找人也無從找起。

  就在這時,垂頭喪氣的王子看到了一道線索。沒錯,就是那雙玻璃鞋。

  ---

  要找出仙杜麗拉,花不了多少時間。一支名為「新娘搜尋隊」的軍隊帶著那雙玻璃鞋,前往城中每一戶有著妙齡女子的人家探訪。

  由於消息早已傳了開來,妙齡女子們都曉得只要穿得下那雙鞋,就能成為王妃,於是全城的女孩兒紛紛想盡辦法要讓腳合穿那雙鞋子,卻全都無功而返。

  丹達拉的兩個女兒甚至跑去做腳部抽脂手術,還是穿不進去。

  終於,搜尋隊來到了仙杜麗拉的面前,起初她推託著不肯試穿,在軍隊的強制命令下,才勉為其難地一試,當然,鞋子不大不小剛剛好合她的腳。

  這時她才終於鬆了口:

  「是的,我就是面具女神。但我的真面目就如你們所見,是這麼地襤褸不堪,我不想讓王子殿下失望,所以才一直隱瞞我的姓名。」

  聽到仙杜麗拉的一番告白,丹達拉母女大吃一驚,而更吃驚的是身為父親的米莫奈爾,他怎麼都無法相信女兒竟然能夠一身華美的高級禮服、乘著馬車出席舞會,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女兒手邊根本沒有錢。

  「雖然您可能很難相信……」仙杜麗拉以這句話開頭回答父親,但接下來她說的內容,的確非常令人難以置信。

  她說,那些東西全是魔法師幫她準備的,包括禮服與首飾,甚至連馬車與馬都是從南瓜和老鼠變來的。

  米莫奈爾心想,誰會相信啊!但是他也只能相信女兒的說詞。

  不過米莫奈爾心裡還是有個疑問,女兒說,由於一過了午夜十二點,魔法就會消失,所以她必須趕著離去,那為甚麼玻璃鞋沒跟著一起消失呢?

  對於父親的這個質問,仙杜麗拉只是以她一貫的模糊說明方式巧妙地將話題岔開。

  算了,反正無關緊要啦。──米莫奈爾望著一身結婚禮服的女兒心想。

  今天是仙杜麗拉與王子的結婚大典之日,仙杜麗拉看上去比平日更美、更秀麗。

  會場聚集了全國上下的貴族與政經界人士,無庸置疑,這是一場無比華美的世紀婚禮。

  只不過,女方出席的家屬只有米莫奈爾一人,丹達拉與兩個女兒都沒現身,因為米莫奈爾已經和丹達拉離婚了,而勸他離婚的,正是仙杜麗拉。

  「她們三人的階段性任務已經達成了,父親大人,您就給她們一些錢,從此和她們斷絕關係吧。」

  米莫奈爾聽從女兒的建議提出離婚申請,丹達拉當然不肯簽字,但在皇室的壓力之下,很快便屈服了。

  對米莫奈爾而言,能夠和丹達拉離婚真是太開心了,因為他當初壓根就沒打算把這個女的娶進門,除了早就耳聞丹達拉個性很差,那兩個拖油瓶還很顯然會處處欺負仙杜麗拉。

  但他還是娶了丹達拉,都是由於仙杜麗拉的大力說服。

  「父親大人,這個世上最重要的就是金錢呀。我知道您很抗拒和那個女人結婚,那麼您只要想成是和金錢結婚就好了。一旦您將丹達拉娶進門,我們就能夠不愁吃穿,而我會在這段日子裡,努力抓住良機往上爬的,您就放心地和她結婚吧。」

  「可是那三個女的一定會欺負妳的,我不想讓妳受苦啊。」

  聽到米莫奈爾這麼說,仙杜麗拉微微一笑說道:

  「別擔心,那點苦對我來說不算甚麼的,因為我可是有朝一日將成為萬眾矚目的女主角的人吶,身為女主角,背負著一、兩個悲劇過往,不是更具話題性嗎?」

  典禮終於開始了,在眾人的祝福中,王子與仙杜麗拉印下誓約之吻。米莫奈爾熱烈鼓著掌,一邊凝視著眼前的女兒與女婿。

  仙杜麗拉轉頭望向國民。她唇邊浮現的那抹笑意,究竟是甚麼意思呢?米莫奈爾思考著。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