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萬人迷噴劑

  再不久就是午休時間了,貴志正在屋頂上等待可能是這輩子最重要的回覆。眼前站著庶務課的步美,是他約她出來的。

  貴志凝視著步美的雙唇。數十秒前,他對步美提出交往要求,但步美似乎並不訝異,一方面是之前就多少察覺他的心意,再者被約來這種地方說有事要談,通常不外乎是要告白吧。

  步美臉上沒有驚訝的神情,但也不見愉悅的笑容,她只是垂下眼,似乎在思量著甚麼。

  好一會兒,她終於抬起臉開口了,而從她口中吐出的話語,對貴志而言宛如悲劇,不過卻是他預料中的內容。

  她說,很抱歉。

  「我並不討厭川島先生,但若要交往……,很抱歉,我沒辦法想像和你談戀愛的自己會是甚麼模樣。嗯,所以,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當好同事就好,好嗎?」

  「可是……,那我們先從當朋友開始試試看呢?」貴志緊咬不放。

  步美笑了。

  「我們本來就是朋友了呀,下次不妨和大家一起約出去玩吧。嗯,那我先回辦公室嘍。」說完她一個轉身便離去了。

  沒多久,午休時間的鐘聲響起。漫長的鐘聲中,貴志只是愣愣地呆立原地,一動也不動。

  回到辦公室,同事似乎都出去用餐了,四下空無一人。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著的電腦仍連著網路,畫面上顯示某個健康食品的搜尋結果。

  他歎了口氣,正打算關掉電腦電源,突地改變心意,在搜尋欄位上輸入如下的文字──

  沒人愛

  他很清楚,即使以這個關鍵字在網路上搜尋,也不可能改變任何現狀,但是他無論如何都想發洩這無處可去的悲哀,何況這種事又不好對外人說,那至少,在電腦上打出來總行吧。

  按下搜尋鍵後,過了幾秒,畫面上出現的搜尋結果不出所料,都是些無法安慰他受傷的心的內容,不認識的某人的日記、網路留言板上不負責任的對話、怎麼看都像是騙人的開運商品廣告,全是這類訊息。

  他心想,這也難怪。讓女孩子為自己神魂顛倒乃是全世界男性的夢想,但正因為無能為力,這些沒人愛的人才會在網路日記或留言板上吐苦水,也才會祈求神明的幫忙吧。

  為甚麼呢?為甚麼自己沒人愛呢?他覺得自己外表並不特別糟,對待女孩子也很溫柔,但每次只要提出交往,對方一定當場拒絕,他長這麼大從沒告白成功過。

  我到底哪裡不夠好呢?──他忍不住紅了眼眶。

  貴志有一看沒一看地瀏覽著搜尋結果,視線突然停在一段文字上頭:

  「有些男性:無論再怎麼努力也沒人愛。明明個性與長相都還過得去,為甚麼就是沒人愛呢?為甚麼告白後總會得到對方的一句:『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呢?經過本研究中心深入探討分析,終於找到了答案……」

  貴志心想,這一看就是瞎掰的吧。然而,他卻不禁在意了起來,原因就在於文中那句「為甚麼告白後總會得到對方的一句:『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呢?」這正是他長年以來一直得不到解答的疑惑。

  貴志於是點進該研究中心的網站首頁,迎面出現了一堆「人類愛正常化研究中心」字樣,感覺更可疑了,但他還是打開了「所長的話」的頁面,上頭寫著:

  「戀愛到底是甚麼?人為甚麼會愛上另一個人呢?這些問題的答案,出乎意料地簡單,簡言之就是──人類是為了繁衍進化而存在。一個人之所以被另一個人吸引,其實是期待著從對方身上獲得某樣看不見的東西。那東西並不是精神性的意念或思想,而是能夠清楚地以科學說明的實體物質。換句話說,只要能夠掌控這個物質,就極有可能抓住心儀對象的心。正在閱讀本篇文章的你,如果也正為此煩惱,請務必前來本中心談一談。地址是……」

  電腦前的貴志不禁哼了一聲。寫得很像那麼回事,但到頭來一樣是要拐人去買奇怪的開運商品嘛。然而他雖然心存懷疑,還是抄下了研究中心的地址,因為那兒離他的住處沒有幾步路。

  ---

  那是一戶比貴志的住處還要老舊骯髒的公寓住家,大門旁貼著一張紙,以奇異筆寫著「人類愛正常化研究中心」。

  還是算了吧。貴志正想打道回府,門打了開來,出現一名骨瘦如柴的老先生。

  「你是來參觀的吧?」老先生說:「請進來吧。」

  「呃,不是,我……」

  「不用隱瞞啦,你全身都散發出沒人愛氣場呢。」

  「沒人愛氣場?」貴志不禁動了怒氣,「會嗎?我又不是完全沒人愛……」

  「不必逞強啦,我看你長得又不醜,那肯定是遇到那個問題啦,每次每次告白,都被對方回一句『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對吧!」

  貴志當場身子一縮,「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你以為我研究這門學問幾年了?好啦,先進來再說吧。」老先生催促著。

  貴志踏進屋內一看,驚愕不已。巨大的實驗桌上頭,擺著各式各樣的實驗器材與藥品,周圍則是成排複雜的電子儀器。

  「你怎麼找來這裡的?」老先生問道。

  「呃,就是……看到你們中心的網站。」

  聽到貴志的回答,老先生睜圓了眼。

  「甚麼?你是看了那網站過來的?哇,你居然會相信上頭寫的東西,看樣子你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啊。」

  「不……,也不是這麼說啦,我是覺得滿有意思的,而且……又離我家很近啊……」

  「不用找藉口啦。我之所以沒在網站上公佈具體的研究成果,就是想擋掉一些只是想湊熱鬧的無聊人士,而且一如我所預期,果然吸引到像你這樣優秀的人才了!你的沒人愛氣場簡直就是冠軍級的呀!」

  「請問……你說的沒人愛氣場是甚麼啊?」

  「嗯,我來解釋給你聽。」老先生清了清喉嚨之後說道:「你聽過MHC(註:即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存在於大部份脊椎動物基因組中的一個基因家族,與免疫系統密切相關。)嗎?」

  「沒聽過。」

  「又稱作『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基因』,也就是存在於白血球內製造蛋白質的基因複合體。用這個MHC可說就像指紋一樣,每個人身上所帶的MHC都不盡相同,各有各的特徵,但有些人的MHC是類似的。到這裡還聽得懂嗎?」

  「聽得懂。」

  「其實這個MHC主要反應出人體對抗疾病的免疫力面相,因此如果結了婚的男女雙方的免疫力呈現互補狀態,就代表他們能夠生出擁有較優秀生存本能的小孩。相對地,若男女雙方的免疫力是相似的,他們的下一代身上的免疫力也就不大可能有所進化,而這代表了甚麼意義,你明白嗎?」

  貴志搖了搖頭。

  「人類的本能之一就是繁衍出更優秀的下一代,因此下意識會受到與自己擁有截然不同樣貌MHC的異性吸引,這就是為甚麼MHC常被稱為是『戀愛基因』的由來。這個理論已經得到實驗證實了,也就是說,如果你愛上了某人,也希望對方能愛上你,很簡單,只要你身上擁有與對方互補的MHC就成啦。」老先生指著貴志說道。

  「可是,話是這麼說,一般肉眼要怎麼分辨出對方的MHC和自己的是不是互補的呢?」

  「不是用看的,是用聞的。」老先生說著戳了戳自己的大鼻子,「MHC有種特別的氣味,但由於不是我們一般所認知的氣味,普通人就算聞到了也沒感覺。不過,只要用我發明的這台儀器分析,馬上就能弄清楚檢體的MHC長甚麼樣子了。」

  老先生輕敲了敲身旁的一台監視器螢幕,繼續說:

  「其實呢,大門外裝了感應器,會自動檢測站在門口的人的MHC。現在畫面上出現的資料,就是你的MHC的分析結果。」

  螢幕上顯示著一條橫線,沒有甚麼起伏,幾乎呈水平狀態。

  「這能看出甚麼嗎?」

  「你看,幾乎是一條水平線對吧?」

  「是啊。」

  「這條線代表了MHC的特徵值,若檢體的特徵非常多元豐富,這條線就會呈現劇烈的起伏波動;若沒有任何特徵,就是水平狀態。換句話說,你的MHC的特徵非常非常之少。」

  「這表示……」

  「你對異性來說,並不適合繁衍後代。即使和你結婚,對於你們小孩的免疫力並不會有正面的助益。」

  「怎麼這樣……」貴志哭喪著臉,「沒辦法救救我嗎?」

  「我就是要想辦法救你呀。首先必須分析你看中的女孩子的MHC,聽好了,儘快取得沾了那個女孩子汗水的任何東西拿過來給我,接下來就交給我吧!」老先生拍著胸脯說道。

 

  ---

  一星期後,某個上班日的白天,貴志站在公司茶水間出入口,步美正在裡面。貴志做了個深呼吸之後,悄悄從懷裡取出一樣東西,那是老博士昨天交給他的一個小噴瓶。

  「我從你偷來那女孩子的手帕上頭,分析出她的MHC特徵了。這個噴瓶裡裝的液體,能夠散發出與她的特徵截然不同類型之MHC的氣味。你只要把這個噴在身上,她肯定會被你吸引的。」

  貴志雖然半信半疑,但不試試看也不知道有沒有效,何況博士說,由於仍是研究中的實驗性產品,所以不收他半毛錢。對他來說,就算沒效也毫無損失。

  他在兩邊腋下咻咻地噴了一些藥水,沒有任何氣味。

  步美走出茶水間,看到他杵在門邊,似乎嚇了一跳。

  「妳好。」他試著打招呼。

  「你好。」不知是否因為上次告白的關係,步美顯得有些尷尬。

  「呃,不知道妳今晚有沒有空?想找妳吃個飯。……嗯,當然是以朋友的立場邀妳的啦。」

  「吃飯?你還約了誰一起呢?」

  「沒有,就我和妳兩個人。」

  「只有我們兩個?唔,我想還是不──」

  步美話還沒說完,貴志朝她靠近了一步。博士曾忠告他:要讓對方感受到你的MHC,就要靠對方愈近愈好。

  就在這時,步美僵硬的神情突然宛如冰雪融化般露出了笑容,她乾脆地說:「也好,偶爾單獨吃個飯好像也不錯,那下班後你再叫我一聲吧。」

  「好……好的。呃,方便告訴我妳的手機號碼嗎?」

  「好啊。」

  之前怎麼問都問不出來的手機號碼,她現在卻爽快地唸給貴志聽。貴志連忙輸入自己的手機裡,內心雀躍不已。

  對貴志而言,那天傍晚五點前的上班時間尤其漫長難捱。好不容易聽到下班鐘聲響起,他立刻撥電話給步美,兩人約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碰頭。

  他走進咖啡店,步美已經到了,一臉笑盈盈地望著他,然而他才一坐下,步美的神情瞬間暗了下來。

  「呃,川島先生,我想今天還是取消好了。」

  「咦?為甚麼?」

  「來這兒之前,我的確很期待今晚的約會,可是像現在真的只有我和你兩個人面對面,不知怎的……我實在沒有約會的心情,很抱歉……」

  貴志焦急不已,看樣子藥效已經沒了。

  「請等、等一下!」他立刻起身衝向洗手間方向,一離開她的視線範圍,馬上拿出那罐小噴瓶,再次往腋下咻咻地噴了幾次,接著回到座位。「不好意思久等了。我們剛才聊到哪裡?」

  「我剛剛說,我想取消今天的晚餐約會──」步美說到這,神情突然一變,原先嚴肅的眼神瞬間變得嫵媚,「──可是,既然事先答應你了……而且我也想多瞭解一點川島先生,我們還是去吃飯吧!你要帶我去吃甚麼呢?」

  「嗯,去吃妳想吃的東西嘍。」貴志說完終於安心下來,一方面也暗自歎了口氣。

  那一晚的約會,是貴志長這麼大所度過最幸福的一個夜晚。不,應該說,他根本從沒體驗過如此順遂的約會,整個過程都依照他的計劃進行,事先準備的話題也逗得步美好開心,兩人聊了許多許多,步美還一臉陶醉地凝望著他。

  當然,這全是藥的功勞,證據就是,每當藥效快沒了的時候,步美的態度就會丕變。

  「川島先生……,非常謝謝你今晚的招待,不過我想我們這是最後一次約會了。很抱歉,我還是沒辦法把川島先生當成男朋友看待──」

  每當這種話語一冒出來,就代表了警訊,貴志就會匆忙離席,補噴藥劑後再回到座位,步美又會恢復笑臉迎接他。

  「──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說出那種話,和你在一起,明明是這麼地開心……。請你忘掉剛才的事吧。」

  「沒事的,我完全沒放心上。」貴志笑著回道,背脊卻不停冒著冷汗。

  這狀況發生了數次,每次貴志都趕忙衝去補噴藥水,因此噴瓶裡的藥水很快便所剩無幾。兩人最後來到一間酒吧,貴志始終提心吊膽的,不曉得步美甚麼時候會轉頭就走。雖然他最終的夢想是帶她上飯店,那一晚終究是沒能如願。

  ---

  第二天,貴志又來到研究中心。這種藥水已經確認是有效的了,貴志今天來是向博士拿更大瓶的噴劑。

  「我明白了。不過有點奇怪耶,藥效應該能持續更久的時間才對呀?」博士一臉納悶。

  「可是她的態度真的很快就變了,這麼小瓶的藥量根本撐不到上飯店。」

  「是喔,那很可惜啊。好吧,我這次弄大瓶一點給你。」博士拿出的是將近殺蟲劑尺寸的噴瓶。

  貴志看到大噴瓶,頓時安心不少,胯下也開始蠢蠢欲動。

  又到了星期六,貴志迎向他的第二次約會。和步美約在咖啡店碰頭後,貴志順從步美的要求,兩人前往遊樂園共度歡樂時光。

  酷暑之中,即使站著不動,汗也不停冒出來。不知是否這個原因,藥效持續的時間更短了。兩人排隊等著搭乘雲霄飛車的時候,貴志頻頻拿出噴瓶補充藥劑。

  「噯,你為甚麼一直在噴制汗噴霧啊?」步美也不禁問道。因為噴瓶實在太大瓶,貴志只能裝在包包裡背在身上,要藏也沒地方藏。

  「呃,因為我很容易出汗嘛。」貴志邊回答邊往腋下咻咻地噴藥劑。

  「是喔。不過聞起來不知怎的覺得很舒服呢。」

  「是嗎?」

  「嗯,會上癮呢。」步美說著挽上他的手臂。這下貴志色迷迷的滿足神情完全收不回來,胯下也始終鼓脹著。

  然而過了十五分鐘,步美很突然地鬆開手,冷冷地對他說:

  「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了,我覺得隨口答應和你約會是很不應該的一件事。」

  「等等,妳再考慮一下好嗎?」

  貴志往腋下一噴上藥劑,她的態度又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說的也是,應該多考慮一下喔,因為人家真的好喜歡你嘛。」

  不知是否多心,貴志覺得藥效持續時間愈來愈短了。兩人離開遊樂園,貴志急忙帶她去吃飯,用完餐後三步併作兩步衝去酒吧喝酒,等她有些醉意之後,貴志便鼓起勇氣約她上飯店,而當然,在開口前,他噴了比之前還要大量的噴劑在身上。

  步美紅著臉點頭了。

  來到飯店房間,步美說想先沖個澡。貴志很想趁藥效還沒退的時候擁抱她,但又不可能叫她別洗了直接來,只好帶著懇求的語氣對她說:「那妳洗快一點哦。」而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貴志依然頻頻地往身上噴噴劑。

  終於出浴的步美全身只圍著一條浴巾,粉色的肌膚香艷誘人,貴志登時血沖腦門,整個人就要撲了上去。

  「等一下,你也去沖個澡嘛。」

  「咦?我不用了啦。」

  「不要嘛,這是我們值得紀念的一夜,我想要兩個人都乾乾淨淨的再相擁,而且你今天不是流了很多汗嗎?」

  貴志想起自己說過他很會流汗,這下也只能繼續圓謊了,於是他心不甘情不願地進了浴室。只要香皂一洗,蓮蓬頭一沖,剛才拚命噴的藥劑全都付諸流水了,但要是等一下出去身上沒有香皂的味道,步美也會起疑吧。

  貴志哭喪著臉沖完澡後,又拿出噴瓶補藥,但他才噴沒兩下,就聽見噴瓶傳出噗嘶噗嘶的可笑聲響。

  不會吧!別這樣!──貴志心中吶喊著,但噴瓶就是如此無情地再也噴不出一滴藥劑來。

  他火速衝出浴室,步美已經躺在被窩裡了,他一溜煙地上牀貼上她的身軀。

  「把燈關了。」步美悄聲說道。

  「嗯。」貴志點點頭,關掉牀頭燈,心中暗自祈求著,拜託,請千萬讓藥效撐到完事吧!

  「步美,我愛妳……」他大膽地說出了從沒能說出口的話,因為他焦急不已,早一分一秒也好,他得趕快達到目的才行。

  「謝謝……」黑暗中,聽見步美的聲音,「我也好愛你……」

  「步美……」貴志轉身面向她,一伸手,傳來柔軟的觸感,是她的香肩吧,貴志一個使勁將她拉近身,「我……我……」呼吸愈來愈紊亂。

  「對不起。」就在下一秒,話聲從他頭上傳來,「我今晚真的沒辦法,明明剛剛是下定決心的……。真的很抱歉,下次吧。」

  步美迅速地穿好衣服,拋下目瞪口呆的貴志揚長而去。

  過了好幾秒之後,貴志才發現自己拉過來緊緊抱著的是枕頭。

  ---

  「調查結果出來了,發現一件相當驚人的事。」博士語氣平淡地說道:「簡單講就是,你的MHC太強了。」

  「甚麼意思?」

  「我研發的藥能夠讓她受到你的吸引,但是效果有限。一旦遇上像你這種本身MHC氣味非常強的人,我的藥是無法完全掩蓋過去的。加上你又過量使用噴劑,她也開始產生了抗藥性。很遺憾,我必須告訴你,那個藥遲早會完全無效的。」

  「那我該怎麼辦?」

  貴志都快哭出來了,但博士只是搖了搖頭。

  「不能怎麼辦吶。哎喲,你也成功約會了幾次,這樣不就很足夠了嗎?」

  「你怎麼能講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貴志一把抓住博士的衣領。

  「我不……不能呼吸了……。但是沒辦法呀,要怪只能怪你的MHC真的太強了。」

  「藥拿來!把剩下的藥全部給我!」

  「你都拿去啊,只不過我剛才也說了,那個藥很快就會完全失效的。」

  「無所謂,我會拚到最後一分一秒給你看!」

  「我是不建議啦……」博士說著從櫥子下方拿出一個兩公升的寶特瓶液體,「這就是全部了。」

  貴志雙手抱起那瓶藥劑,喃喃地再度說道:「我會拚到最後一分一秒給你看的!」

  ---

  步美看到貴志,不禁睜大了眼,「發生甚麼事了,你怎麼這身打扮?」

  「嗯,因為一些原因。」貴志說:「看起來很怪嗎?」

  「唔,是還好啦。」她含糊地應道。

  貴志一身西裝,背著雙肩背包,裡面裝的東西不用說,正是那瓶寶特瓶藥劑,連著瓶口的導管直接通到他的腋下隨時補充藥劑,因為他曉得頻頻補噴的藥效已經無法滿足他的需求了,於是發明了這樣的裝備,不間斷補充劑量。

  「我借了車子,一起去兜風吧?」

  聽到他這麼說,步美開心地交抱雙臂。

  「我啊,和朋友炫耀說我交了很棒的男朋友哦。」她坐在副駕駛座,面帶羞澀地說道。

  「咦?男朋友……是誰?」

  「哎喲,你幹嘛明知故問啦。」她說著捏了一把貴志的大腿。

  貴志不禁興奮得漲紅了臉,這是他前所未有的體驗。能夠和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約會,還以男女朋友相稱,簡直像在做夢一樣。

  不,他告訴自己,這正是一場夢境。只要藥劑用完,她就不會再愛我了。就算藥劑還有剩,遲早也會完全失去藥效。

  兜風之後,兩人在餐廳用過餐,便前往保齡球館。貴志即使在投球時,背包仍在背上,步美雖然覺得奇怪,卻沒多問甚麼。看她一臉沉浸在幸福中的模樣,貴志當然也覺得自己好幸福。

  兩人離開保齡球館後,貴志帶著步美來到港邊,兩人坐在長椅上眺望著夜晚的海洋。

  「今天真的好充實,玩得好開心哦。」步美說道。

  「我也很開心吶。」貴志雖然這麼說,內心卻陷入深深的絕望,因為他察覺腋下不再有著濕潤的感覺,藥終於用完了。

  「能夠認識你,我真的很幸福。」

  聽到步美這句話,貴志胸中激動不已,他同時下定了決心。

  「步美,我有一件事必須向妳坦白。」

  「甚麼事?」步美面露不安,眨著眼看向他。

  「其實呢……」他吞了口口水之後,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全告訴了步美,包括他從一位怪博士手中取得藥劑,而自己又是如何透過藥效讓步美對他抱有好感,說到最後,他從背包拿出空寶特瓶讓她看。

  貴志以為步美會大為震驚或是生氣,沒想到她竟然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有那種事,你說我的這份心意都是藥的作用?貴志先生,你別逗我了啦──」

  「不,我說的都是真的。多虧了藥劑,妳才會喜歡上我,而這個藥效也撐不了多久了,所以我想至少在最後,能夠全部向妳坦白。」

  「你是開玩笑的吧?」

  「我是認真的。我多希望這一切都是玩笑啊。」貴志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

  看到貴志這副模樣,步美也斂起了笑容,她知道貴志不是在開玩笑了。

  「是真的嗎?」

  「嗯……」他垂下了頭。

  步美用力地搖了搖頭說:

  「我不相信。不,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但是我絕對不相信我現在的心情是受到藥的擺弄,因為我事實上就是這麼地在意著你啊!」

  「步美……」貴志凝望著她的雙眼。

  「一開始或許真的是因為藥效的關係,但是我現在的心情是毫無虛假的,我喜歡你,相信我好嗎?」

  貴志看到她眼中閃爍著真摯的光輝,胸口充滿難以言喻的喜悅。如果在沒有藥的狀況下,她依然愛著我,我的一生夫復何求啊!

  他攬上她的肩,一把將她拉近自己,望著她的唇,自己的唇也緩緩湊過去。

  「我喜歡你。」她說。

  「嗯,謝謝。」貴志的臉更靠近她了。

  「我對你的心意永遠不會改變。」

  「我也是。」

  「永遠、永遠哦。」步美說:「你永遠都是我最珍惜的朋友。」

  「咦?」

  「我們的友誼絕對是毫無虛假的,我們永遠都要當好朋友哦。」她說著用力地點了個頭。

  ---

  和步美道別後,貴志搖搖晃晃地走向博士的公寓,雖然美好時光很短暫,但他還是想對博士道聲謝。

  來到門口,他發現屋內傳出奇妙的喧鬧聲,仔細一聽,似乎是博士正開心地唱著歌。

  貴志打開門,只見博士拎著整瓶日本酒,一個人喝得很樂。

  「喔,你來啦。怎麼一臉失魂落魄的呢?來來來,先喝一杯再說吧!我們來乾杯!」博士醉得話都講不清楚,雙眼也迷迷濛濛的。

  「你遇上甚麼好事了嗎?」

  「才不是遇上不遇上呢!是我終於辦到了!我研究出暢銷商品了!」

  「甚麼東西?是我之前用的萬人迷噴劑嗎?」

  聽貴志這麼說,博士大大地搖著手。

  「比起那種東西,我啊,想到了更吸引人的產品啦!你看這個。」博士指向電腦螢幕,畫面上正開著「人類愛正常化研究中心」的網站首頁,上頭多了一段宣傳文字:

  「正在為丈夫或男友的花心傷透腦筋的妳,請看過來!革命性的藥物終於問世,藥名就叫做『沒人愛噴劑』!只要將此噴劑咻咻地噴在妳先生或是男友身上,馬上搞定,從此不必擔心心愛的他偷腥或劈腿,保證沒有任何女人會愛上妳的他!本研究中心備有試用品,歡迎索取,請聯絡──」

  「這是甚麼?怎麼回事?」貴志問博士。

  「就是上頭所寫的啊。試用品一發出去,反應超級熱烈,光是今天一天就收到了一大堆訂單啊!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告別貧窮生活了!」

  「那個『沒人愛噴劑』,該不會是……」

  「正是,你猜對了!」博士說:「就是從你的MHC提煉出來的物質。你的沒人愛體質實在是太無敵了,所以啊,我就動動腦筋逆向思考了一下。哎呀呀,你真的是太優秀了,我見過無數個沒人愛的男性,從沒有像你這樣的。強!太強了!你的沒人愛氣場無人能比啊!麻煩你繼續告白失敗下去吧,讓你的沒人愛氣場愈練愈堅強吧!加油!貴志!加油,King of沒人愛!沒人愛萬萬歲!祝福你的沒人愛!讓我們和沒人愛一起──」

  貴志一拳將博士打倒在地。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