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痿而康

  立田說有事要和我商量,於是我下班後,繞去他的研究室一趟。立田在大學的藥學系擔任助教,是我高中同學,我和他莫名地合拍,所以即使年過四十的現在,兩人依舊是無話不談的好友。

  走進大學研究室,等著我的立田依舊是一身白袍。

  「抱歉,還讓你專程跑來。」立田看著我說。

  「是無所謂啦,不過你說要找我商量是甚麼事?如果是要借錢,麻煩找別人。」

  「不是錢的事。呃,從某方面來看也算是錢的事吧,不過別擔心,我從來沒想過向你借錢,我想借的是你的腦漿。」

  「腦漿?」

  「你看這個。」

  說著,立田將一個小瓶子放到我面前,裡面裝著粉紅色的錠丸。

  「這是甚麼?看起來像是藥。」我拿起瓶子看。

  「是藥啊。不,現在還不確定是不是藥,總之是最近研發出來的東西,保證是劃時代的新產品,領先全球的新發明。」立田淡淡地說道。

  我望著他的神情,「既然是領先全球的新發明,怎麼看你也沒多開心?這東西到底是幹啥用的?」

  他皺起眉頭,凝視著我手中的瓶子咕噥道:「嗯……,它的效用啊,該怎麼說呢……」

  「喂喂,連效用都說不出來,還講甚麼領先全球、甚麼劃時代啊?別開玩笑了。」我將瓶子放回桌上,看樣子他是找我來閒聊的吧。

  「我沒有開玩笑,就是因為不確定它的效用,我才找你來的。好吧,一直強調它有多厲害也沒用,我就直接講結論了。這東西是會影響男性下半身的化學物質。」

  「下半身?你的意思是……那裡?」我不禁湊身上前。聽到這,我精神都來了。

  「是啊。那裡。」立田面無表情地答道。

  「哦──,原來如此。」我朝膝蓋一拍,但想想又覺得不對,「等一下,要壯陽的話,已經有相當有效的藥被研發出來了,不但治癒了許多陽痿患者,也造福了許多夫妻重拾圓滿的性生活。這麼說來,你這個並不是那種藥?」

  「不是。」立田搖了搖頭,「嚴格來說,剛好相反。」

  「相反?」

  「嗯。吃了這個藥的話……」立田的手伸向瓶子,「會無法勃起。」

  「啊?」

  「目前實驗的結果,只要吞一粒,二十四小時之內完全不會勃起。再怎麼精力充沛的男性,那裡也完全沒反應,也就是呈現所謂的『勃起機能障礙』狀態。這就是這個藥的效用。」

  「等一下。」我伸出兩掌擋在面前不讓他說下去,「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請說。」

  「我沒聽錯的話,你剛說的意思是,這個不是治療勃起不全的藥,而是讓人勃起不全的藥?」

  立田點點頭。「你沒聽錯,而且你完全聽懂我的意思了。這個是勃起不全誘發劑,我們研究室幫它命名為『痿而康』。要不要來一粒試試看?」

  「不要。」我搖著手,「你們幹嘛研發這種東西啊?」

  「我們並沒有投入這方面的研究,本來我們在開發的是強力生髮劑,只是過程中碰巧得出這種藥。」

  我點點頭,視線移向立田的腦袋。他才剛過四十,卻已面臨頂上危機。

  「我明白了。吃了這個藥雖然會導致不舉,但相對地頭髮會拚命地冒出來?」

  然而立田搖了搖頭。

  「不會長頭髮。這個藥對生髮一點效果也沒有,只會讓人不舉。」

  「甚麼……?」我盤起胳膊,盯著他看。「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請說。」

  「那這東西到底有甚麼賣點?」

  「你問到重點了。」立田湊近來,神情認真地望著我,「這種東西到底有甚麼用處呢?我找你來,就是希望借你的腦漿幫我想一想。」

 

  ---

  我的職業是廣告代理公司的企畫,所以甚麼樣的東西都要讓它賣出去;而為了讓商品賣出去,我們甚麼事都幹,只要廣告內容不至於涉嫌誇大不實──不,即使有些許質疑的噪音出現,我們還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照賣不誤。

  但就算是專業如我,面對立田委託的這項商品,還是傷透了腦筋。

  「專利申請已經下來了,臨牀實驗結果良好,目前也沒有出現任何副作用,但是卻沒有藥廠願意簽約生產,我們得到的回應都是冷嘲熱諷說誰會買這種藥啊。」

  我想也是。

  「我明白了。總之我先回去想想再和你討論。」留下這句話,我離開了研究室。

  回到家裡,我和妻子聊起痿而康一事,心想反正是個毫無賣點的產品,沒想到妻子的反應和我的預想不大一樣。

  「是喔,有這種藥啊?滿有意思的嘛。」

  「有意思嗎?」

  「以後強暴犯就不用關進監牢,只要讓他一輩子都吃這種藥就好啦,一定比死還痛苦。」

  「原來如此。」

  我大感佩服,女人的思路果然和男人不一樣。

  「還有很多用途哦。」

  「譬如甚麼?」

  「譬如嘛……。我一時間想不出來,不如你先做一下市調好了。」

  「也對,可以先探探市場反應喔。」

  隔天,我利用公司的電腦上網到電子留言板上發文:「需要勃起抑制劑的鄉民請與以下信箱聯絡。」當然我並不覺得會有人理會,因此當信箱立刻收到回信時,我心頭不禁一驚。

  「我二十多歲,不但是個醜男,還有社交恐懼。如果您手邊有那種藥的話,請務必賣給我。我這輩子是不會交女朋友了,應該也沒有機會做愛,但我的陰莖卻非常健康,每次自慰後,我只覺得空虛,那還不如一輩子陽痿來得輕鬆。一生不舉,然後我只要專心思考人生的意義,靜靜地迎向生命的終點就好了。」

  看到如此黑暗的內容,我心頭又是一驚。應該所有男人在自慰後都會覺得空虛不已吧,而且一生無法勃起的人生,有甚麼好思考的呢?

  還有另一封回信,內容如下:

  「如果有那種藥,請賣給我吧。耶誕節就快到了,一定有很多男的打算和女人過個火熱激情的耶誕夜吧。所以我要偷偷讓他們吃下這個藥,嘿嘿嘿……」

  我關上了電腦。這些人在我發文後便火速回覆,顯然都是些成天盯著網路留言板的電車男,我想不必期待會看到甚麼建設性的回信。

  「你在忙甚麼?」鄰座的玉岡問我。工作上他常和我編在同一組一起發想企劃,是個值得信賴的好伙伴。

  於是我將痿而康的事告訴了他,他的眼神瞬間一變。

  「那個藥,可以給我一些嗎?」

  「咦?你要吃嗎?」

  「不是我。我要讓我兒子吃。」

  玉岡說,他的兒子今年國三,升學考就在眼前,卻每天沉迷自慰不唸書。

  「我老婆在他房間裡搜出一大堆色情書刊,可是要是盯他這種事,又覺得他太可憐了,我們夫妻倆正在煩惱呢。平常就算了,現在大考當頭,應該好好唸書衝刺的時候,我在想,還是讓他沒辦法勃起比較好吧。」

  此話不無道理。我想起自己的準考生時代,也曾為了逃離考試壓力而夜夜自慰。

  我把立田給我的痿而康分了三粒給玉岡,交代他記得告訴我使用效果如何。

  兩天後,玉岡愁著一張臉來找我。

  「不行啊,得到反效果了。」

  「沒藥效嗎?」

  「不是,藥本身似乎相當有效,我們騙他是維他命讓他吃下去了,可是沒想到卻適得其反。」

  「怎麼回事?」

  「我兒子好像沒再自慰了,可是他整個人都沒了精神,書上的字一個都讀不進去。看來自慰似乎是他面對升學壓力時轉換心情的方式啊。」

  「原來如此。我多少能明白他的心情。」

  「對吧?我也記得好像有人說過,年輕的時候還是要適度自慰比較好。嗯,我不會再餵他吃那個藥了。」

  「嗯,這樣也好。不過話說回來,這就代表那個藥真的毫無賣點啊……」

  「不見得哦,我知道有個人對那個藥很有興趣。」

  玉岡說的那個人是某客戶社長的夫人,昨晚玉岡在宴會上,無意間對夫人透露了痿而康的事。

  「我是拿出來當玩笑話在講,夫人卻聽得興致勃勃,一直要我賣藥給她,還說錢不是問題。」

  「真的假的?」

  「我現在正要去找她談這件事,你也一起來吧?」

  「當然嘍。」

  於是我和玉岡一同前往約定地點。

  ---

  那位社長夫人的傳聞我也耳熟能詳。她不久前還是銀座的酒店小姐,嫁給年近七十的社長,兩人年齡相差四十多歲。所有得知他們結婚的人,都覺得女方一定是看上社長的財產。

  「坦白講,我是為了錢才嫁給他的。」和我們見面沒多久,這位少奶奶便一副興致索然的口吻如此說道。一臉濃妝與暴露的穿著,與她當酒店小姐時一模一樣。

  「呃,是……」我們只能這麼應道。

  「我之前就聽說他晚上沒辦法辦事,所以覺得嫁給他也無所謂吧。可是沒想到那個老頭子最近三天兩頭跑醫院,現在不是有很多治療不舉的藥嗎?醫師好像打算開藥給他,要是讓他醫好了還得了,我得和那種老頭做耶!」

  「你們畢竟是夫妻嘛。」玉岡客氣地說道。

  夫人登時吊起眼尾。

  「你剛剛是沒聽到嗎?我會嫁給老頭,目的是他的錢呀!誰想和那種老爺爺做愛啊?快七十歲了要是還像一尾活龍,痛苦的是我好嗎?所以我才要和你們買那個藥啊。好了廢話少說,快把藥拿出來吧,多少錢?」夫人說著從香奈兒皮包拿出厚厚一疊鈔票。

  我將手邊的痿而康全賣給了社長夫人。剩下我和玉岡時,兩人不禁相視苦笑。

  「嚇壞我了,沒想到痿而康還有這樣的用途,女人真的太恐怖了。」玉岡的語氣裡帶有敬佩與畏懼。

  「我一直以為所有當老婆的只會擔心老公哪天不舉,沒想到還是有例外,真是大開眼界了。」

  「不過那畢竟是例外吧,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看上男方的財產而結婚的呀。」

  「說的也是。正常的老婆應該都不會想買痿而康的。」

  然而這個論點,在我一回到家時便被推翻了。妻子見到我,劈頭就說:

  「老公,給我一些痿而康。」

  「怎麼了?妳要那東西幹嘛?」

  「出事了啦。現在無論如何都需要那個藥,你也幫幫人家嘛。」

  客廳堂著一名女性,妻子說是她朋友,叫做咲子。

  「咲子的先生啊,在外面有女人了,最近常藉口說有應酬,晚上都很晚回家,根本就是去找那個女的。那個狐狸精小她先生二十歲耶,你不覺得很誇張嗎?」

  剛剛才和一個為了財產嫁給老頭的女人碰面,老少配差了四十多歲,所以我其實並不訝異,但還是應道:「很誇張啊。太不應該了。」

  「我是勸咲子離婚算了,可是他們有孩子,咲子也不想分手,所以來找我商量有沒有甚麼好辦法。」

  「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咲子低頭道歉。

  「別這麼說,大家聊聊也好……。呃,那妳要那個藥幹嘛?」我問妻子。

  「你很遲鈍耶。我要咲子看準時機,要是她先生哪天晚上可能要去幽會,就事先讓他吃下那個藥。藥效發作會怎樣,你應該很清楚吧?」

  「藥效?就沒辦法勃起啊……,喔!我懂了!」

  整個恍然大悟。

  「如何?這招很讚吧。這麼一來,她先生就沒辦法和那個小狐狸精上牀了,一次、兩次站不起來還蒙混得過去,推說那天工作太累就好。可是要是每次都軟趴趴的,他們包準很快就玩完了,人家年輕小姐一定會覺得這個陽痿老頭是怎樣,馬上斷得一乾二淨啦。」

  「呃……,是啊,這招真的非常讚。」

  而且,非常恐怖。

  「懂了吧,所以啊,痿而康拿來吧。」妻子伸出了手。

  「等等,我手邊的全賣完了,明天我去找立田再拿一些,不過……可能沒辦法拿免費的耶。」

  「請問要多少錢?」咲子抬起臉看著我,「那個藥要多少錢你們才肯賣?」

  「呃,這部份我得先和生產藥的朋友討論一下……」

  咲子的眼神無比認真,看她那副模樣,我心想,全新的商機來了。

  ---

  「老公偷吃的剋星!

  劃時代的預防外遇特效藥堂堂問世!無論再疏離、再僵化的夫妻關係,現在就聯絡敝社,立刻能夠獲得迅速有效的解決方案!詳情請洽痿而康研究所」

  酒吧裡,我與立田舉杯慶賀。

  「我就知道找你商量是對的,不愧是廣告人吶!誰想得到還有這門生意可做!」

  「哈哈,我也沒想到消費者反應會這麼熱烈呀。反正你就負責大批大批地把藥生出來吧!」

  「我知道啊,可是實驗室裡的產出畢竟有限,得趕快購置能夠大量生產的系統才行。」

  「那就麻煩你蓋一條生產線吧,錢的部份你不用擔心。」我拍了拍胸脯。

  一切如我們的計劃,痿而康儼然成了防止男性花心的最佳特效藥,在網路一刊出廣告,訂單馬上如雪片般飛來,甚至有藥廠主動找上立田。

  「聽說我老婆的那個朋友啊,用了痿而康作戰大成功,她先生徹底地回心轉意了。不,應該是說徹底地被愛人甩了吧。」

  妻子說,咲子的先生現在乖得不得了,每天下了班都早早回到家裡。

  「可是要是痿而康愈來愈有名,做丈夫的遲早會聽到消息,一定會特別小心不要吃到藥啊,到時候做太太的就得想盡辦法讓丈夫在不知不覺間把藥吃下去,不會很傷腦筋嗎?」立田說道。

  「不會,一點也不傷腦筋哦。痿而康愈有名,對做太太的愈有利。」

  比方說咲子的手法是,只要知道先生當天晚上有應酬,早上出門前就先讓先生吞下痿而康,而且沒必要遮遮掩掩地騙他,反而是清楚地告訴他「這是痿而康哦」,直接把藥交給先生讓他當面吞下。

  「做丈夫的絕對沒辦法拒吃,因為在外工作又沒必要勃起呀。只有一種狀況做丈夫的可以拒吃。」我豎起食指說道:「那就是,『今晚我想抱妳耶』,明白了吧。」

  「原來如此!」立田大大地點了個頭,「換句話說,只要拒吃藥,就表示那天晚上非得在牀上好好疼老婆不可了!」

  「就是這麼回事。痿而康正是妻子掌控先生勃起的魔法小藥丸啊!」

  「難怪訂單會如雪片般飛來嘍。」

  我倆再度舉杯。

  ---

  然而,我們的喜悅非常短暫。痿而康上市沒多久,訂單突然銳減,但應該不是藥品本身品質出了任何問題。

  「我真的不懂。痿而康的藥效只有二十四小時,要有效防止丈夫偷腥,就必須持續投藥才行呀……」立田納悶不已。

  「會不會是有類似的藥品出現呢?」

  「我也想過這個可能性,但是沒聽說同類藥品上市的消息呀。和我們簽約的藥廠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生產計劃總之先暫停了。」

  「真的很怪。我再調查一下吧。」

  我一到公司,便抓住玉岡告訴他痿而康滯銷的狀況,他聽了也是一臉訝異。

  「咦?真的嗎?可是就我聽到的消息,我身邊很多做太太的都是用痿而康預防先生外遇啊?而且其實……」他壓低聲音說:「我老婆也買了。」

  我嚇了一大跳,直盯著玉岡看:「真的假的?」

  「唉,痛苦死了。」玉岡苦著一張臉,「自從我去洗土耳其浴被她抓到一次,後來只要晚上得招待客戶,當天早上她一定會餵我一粒痿而康。這都要怪你那個發明這種鬼藥的朋友啦,託他的福,客戶在土耳其浴裡爽翻天的時候,我只能可憐兮兮地窩在漫畫網咖裡殺時間。」

  我很同情他,但我更掛心痿而康的銷售不振。連我身邊的人都三天兩頭在吃痿而康了,銷售額怎麼可能下滑呢?為甚麼訂單會銳減呢?

  我帶著滿腹疑問,走出了公司。像這種煩躁的日子,最需要轉換一下心情了,於是我拿出手機,撥了熟悉的號碼,對方很快接了電話。

  「喂──,你好。」手機傳來桃子甜美的聲音。

  「是我,出來吃個飯吧?」

  「好呀──」

  約好見面地點,我掛上電話。桃子是在六本木上班的陪酒小姐,將來想當專業模特兒。因為光靠業餘接案子養不活自己,只好去酒店打工賺錢。我們公司某次有個廣告案子用了她當模特兒,我和她認識之後便愈走愈近。

  和桃子會合後,我們前往餐廳。一邊吃著義大利料理時,我聊起了痿而康,她當然也曉得市面出現了這種藥。

  「都是那個藥害的啦,我好幾個被包養的朋友都和男人分手了。那些老男人不敢在外面偷吃,老婆們應該都很開心吧,可是受害者也很多呢。」

  「妳的意思是,站在愛人的立場,男人要是乖乖聽老婆的話,很多女孩子會因此沒了收入?」

  「沒辦法上牀的老男人根本不需要愛人吧。」

  「原來如此。」

  看來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層面,痿而康也對男女關係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但真是這樣的話,又更無法解釋訂單為甚麼會減少了。

  「你家裡還好吧?太太沒有逼你吞痿而康嗎?」

  「沒事啊。因為我隱瞞得很好。」我得意地一笑,將紅酒送入口中。

  用完餐後,我們一如往常直奔桃子的公寓大樓,那是一間頗寬敞的單人套房。

  就在我等著她淋浴出來時,手機響了,是妻子打來的,我連忙走出去陽台接起電話。

  「喂,怎麼了?」

  「啊,老公,今天早上啊,我忘了跟你說一件事。」

  「甚麼事?」

  「你早上不是喝了咖啡嗎?」

  「喝了啊,怎麼了嗎?」

  「那杯咖啡啊,」妻子頓了一頓繼續說:「摻了痿而康。」

  「啊?」我的手機差點掉下去,「摻了痿而康……?妳何、何必幹這種事呢……」

  「因為人家也會擔心嘛,又沒辦法保證你絕對不會偷吃。」

  「妳、妳在講甚麼傻話!我當然不可能偷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沒有懷疑你啊,只是,嗯,預防萬一嘛。所以你今天應該一整天都不會勃起,別擔心,不是得了陽痿哦。」

  「這、這樣啊。對耶,妳這麼一說我才發現,今天那裡好像都滿安分的,不過工作很忙,我也沒空顧到那裡去就是了。」

  「嗯,我只是要跟你說這件事。那先這樣嘍。」妻子說完便掛了電話。

  我仍握著手機,呆立陽台上,視線落在自己的下腹部一帶。

  回到屋裡,桃子剛從浴室出來,豐滿的身軀只圍了一條浴巾。要是平常的我,光是看到她這副模樣,情慾早就被挑逗起來了。

  「怎麼?怎麼在發呆呢?」桃子過來貼上我的身體。

  但是我的下半身毫無反應,軟趴趴的。

  「對不起,我今天還是回去好了。」我說道。

  「咦?發生甚麼事了?」

  「我剛剛想起來還有重要的事沒處理。抱歉,改天再找妳。」說完,我逃也似地衝出她家。

  我在公寓大樓前上了計程車,歎了一大口氣。

  從來都是我推銷痿而康給別人,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吃下這種藥。唉,有效。太有效了。打死都不可能偷腥了。

  不過話說回來,妻子是甚麼時候買到痿而康的?我們的販售僅限網路,而她又不會用電腦啊?還是咲子分給她的?

  我腦袋正一片混亂,手機又響了,這次是立田打來的。

  「我知道痿而康的銷售額為甚麼會下降了。」立田說。

  「為甚麼?」

  「答案就在一個叫做『節儉過生活』的網站上,上頭是這樣寫的:『關於目前十分暢銷的痿而康,其實沒有必要大量購買,只有在一開始幾次需要讓您的先生吞下真正的痿而康,之後可自行將麵粉加水搓製成小錠丸,以食用紅色色素著色之後,告訴您的先生這是痿而康哦,請他吞下肚,便可達到與真藥完全一樣的效果。您不妨試試看。』如何?你也懂了吧?」

  「這是甚麼跟甚麼?你的意思是,那些家庭主婦在製作假的痿而康嗎?」

  「是啊。這應該就是銷售下滑的原因了。太太們讓先生深信自己吞下了痿而康,進而引起勃起機能障礙,也就是說,她們利用了安慰劑效應(註: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指病人雖然獲得無效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

  我不禁呻吟出聲。雖然主婦節儉是美德,但是把節儉精神發揮到連這種地方都不放過……

  「而且不止如此。主婦們還想出了許多替代方案,最狠的一招呢,完全花不到半毛錢,輕鬆搞定。做太太的只要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等先生用過餐之後,告訴他剛剛吃下肚的東西裡面摻了痿而康。」

  「甚麼?」

  「這招虛張聲勢的效果如何很難講,總之對痿而康的銷售而言是一大威脅。由於藥名與其顯著成效已經深植社會大眾內心,反而使得實體的痿而康沒有存在的必要,真是太諷刺了。我馬上去找藥廠的人商討對策。」

  「這樣啊……,好,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

  掛上電話,我的視線又移往自己的胯下。

  怎麼會這樣?妻子剛才那通電話,顯然正在對我實驗立田所說的安慰劑效應。她隱約察覺到我的出軌,於是看準絕佳的時機出手,撥了電話給我。

  我打算請司機掉頭開回桃子的公寓樓下,既然我沒吃下痿而康,今晚就能和桃子共度春宵了。

  但就在我開口要叫住司機時,我又把話吞了回去。

  真的沒事嗎?妻子那番話真的只是扯謊嗎?我喝下的咖啡裡真的沒摻進痿而康嗎?

  要是摻了就難看了,我可不想在桃子面前抬不起頭,何況最糟狀況,還有可能被她嫌棄。

  我避開司機的視線範圈,悄悄地將手伸向自己的胯下撫弄著,如果現在能順利勃起就沒問題了。

  然而,我的小老弟還是縮得小小的,完全沒有想勃起的意思。快站起來呀!但我愈是焦慮,胯下愈是硬不起來。我想起了曾聽過陽痿的病因之一是,患者大多內心糾結著要是無法勃起該怎麼辦,而愈擔心就愈無法勃起。

  我的手離開了胯下。我已經無法分辨是痿而康還是安慰劑效應發功,唯一能確定的是,今夜我是不必肖想擁抱桃子誘人的身軀了。

  我再次深深地歎息。立田說,這招虛張聲勢的效果如何很難講,但是就我的狀況來說,超級有效。

  男人,真是脆弱的生物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