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巨乳妄想症候群*

  一打開冰箱,眼前是並排的兩顆巨乳。

  又胖又軟又渾圓的咪咪。淺粉紅色的乳暈約是五百圓硬幣大小,上頭立著同樣粉色的小巧乳頭。

  冰箱門就這麼開著,我愣在原地好一會兒之後,戰戰兢兢地伸出了手,試圖一把捏住一邊的巨乳。

  然而那觸感卻完全背叛我的預想,不但硬硬的,還是冰的。

  我眨了眨眼。

  發現我正捏著一個肉包子,這時我才想起,昨天我在便利商店買了三個肉包,只吃掉一個,剩下的被我裝袋收進了冰箱。

  我竟然把肉包看成女性的乳房!

  一定是太累了。我苦笑著,將肉包放進微波爐,按下開關。原本我會打開冰箱,就是因為肚子餓了想找點東西吃。

  我一邊咬著熱呼呼的肉包,在客廳沙發坐了下來,無意間往一旁的垃圾桶一看,差點沒噎到。

  因為垃圾桶裡有一顆巨乳若隱若現。

  我小心翼翼地湊近端詳,怎麼看都是白皙的咪咪,於是我又和剛才一樣伸出手一摸,應該是軟綿綿的咪咪瞬間成了保麗龍碗。沒事。那只是我昨天晚上吃光碗麵的殘骸。

  是昨夜喝的酒還沒醒嗎?可是昨天我只喝了兩罐啤酒,這種程度的酒精,我根本不會醉啊。

  沒甚麼大不了的。──我試著說服自己,誰都會眼花,而且我最近工作太操勞,一定是因為用眼過度的關係。我的職業是插畫家。

  我決定重振精神,回到工作上。這陣子接的案子幾乎都是在電腦上完成的。

  坐回工作桌前,啟動電腦,往手邊一瞥,我霎時睜圓了眼。

  滑鼠墊上頭是一顆咪咪。

  不可能。那絕對不可能是咪咪,一定是滑鼠,證據就是前端還有條電線連到鍵盤去。

  我伸手握住咪咪……不,滑鼠,結果不出所料,手中的半球體恢復原本的滑鼠形體。我歎了口氣,按下乳頭……不,滑鼠鍵,心臟仍跳得好快。

  電腦螢幕上顯示著我昨天畫好的插畫,構圖是一名美少女戰士持劍擺出戰鬥姿勢,這是某家電玩公司委託的案子。

  望著望著,我開始覺得美少女的胸部好像有點小,可能再畫大一點比較好。

  修大了一些,看一看還是覺得不夠。咪咪當然是愈大愈好,於是我繼續向上修正,大一點,再大一點。

  直到門鈴響起,我才回過神來。

  我拿起對講機,說了聲:「哪位?」

  「不好意思,我是管理員山田。」傳來男性的聲音,「現在方便打擾一下嗎?」

  麻煩死了。我暗自嘖了一聲。可是這個管理員要是不讓他把事情處理完,他會不斷地上門按鈴,直到你開門為止,那還不如早死早超生。

  「喔,請進。」我回道。

  一打開門,門口站著一身作業服的管理員,他是個禿頭,然而一瞥見他的那顆頭,我頓時「哇」地大叫,因為管理員的頭頂竟是一顆巨乳。

  「怎麼了嗎?」管理員訝異地看著我。他的額頭以上整個是肉色的咪咪,而乳頭就聳立在頭頂部位。

  「呃,那個,沒甚麼……」

  我試圖別開臉,視線卻怎麼都會回到那東西上頭。管理員當然無法明白我內心的掙扎,滔滔不絕地說著甚麼。每當他的頭一搖晃,頭頂的巨乳便彈性十足地抖動,望著那幅景象,我禁不住有些勃起。

  「所以呢──」巨乳頭管理員說:「如果您也同意這樣的垃圾分類規則,麻煩您在這裡蓋個章,或是簽名也可以。」

  「喔,好、好的。呃,要簽在哪裡?」

  「簽這裡就可以了。」管理員低頭仔細看向文件,指著簽名處。這時他的頭整顆湊近我,巨乳就在伸手可及的前方,那看上去豐滿、雪白、柔軟的乳房。

  「哇!你幹甚麼!」只見管理員按著頭後退了好幾步。

  「咦?」

  「你還咦!想幹甚麼啊?怎麼突然抓人家的頭頂!」

  這時我才赫然驚覺,自己正伸出雙手打算緊緊抓住那球巨乳,但眼前只有管理員那顆圓滑的禿頭,巨乳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抱歉,我可能有點累了。」我撿起管理員掉在地上的文件,簽好名還給他。他一臉驚魂甫定地直盯著我瞧,接著快步離去。

  我關上門,走回工作桌前。頭隱隱作痛,可能睡一下比較好吧。

  電腦螢幕上顯示著畫到一半的兩顆巨大球體。怪了,我又沒畫這種東西。我將圖縮小移動之後發現,這正是美少女的巨乳。就在我一心想著再畫大一點、再畫大一點,修圖修到後來的結果,就是這對比少女身體還要大上數倍的巨大雙峰。

  我坐到椅子上,關掉了電腦的電源。

  ---

  「你患了巨乳妄想症候群。」我的醫師友人田村語氣冷淡地說道。他是精神科醫師。

  「那是甚麼?聽都沒聽過。」

  「最近我們精神科正在密切注意的一種症候群,患者會將各種東西都看成是女性的乳房,而且全是巨乳。」

  「嗯嗯!沒錯!我剛剛來醫院的途中,把水果舖外頭陳列的桃子全看成了巨乳,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我眼睛出了問題。」

  「不是眼睛,是腦袋。這是腦袋的疾病。」

  「為甚麼會得這種病呢?」

  「這也是強迫意識的一種。」

  田村拿起一張畫,就是我畫的那幅巨乳美少女戰士。為了向他描述我的症狀,我把那張圖印出帶來了。

  「強迫意識對你造成的影響就是,你會一直強烈地告訴自己,女孩子的胸部一定要大,要是不大就沒有魅力。」

  「與其說沒有魅力,應該說是客戶不會點頭啊。」

  「一樣的意思啊。你深信無論是甚麼樣的角色,只要是畫女孩子,就一定得畫成巨乳,否則自己的作品便得不到認同,也就等於自己受到了否定。」

  「是這樣嗎?」

  「你的畫說明了一切。」

  「哎喲,是沒錯啦,我很清楚要是畫出小胸部的女生,我的畫只有被丟進垃圾桶的份。」

  「那是你先入為主的觀念。客戶當然會希望你畫出有魅力的女性,但並不等於他們需求的就是巨乳女。」

  「可是客戶……」

  「我想你那個客戶一定也患了巨乳妄想症候群吧。」田村斷言道:「你的客戶當然想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於是在他們的思維裡,『魅力』就等於『巨乳』,而且這想法愈來愈根深蒂固,他們開始害怕要是商品角色的胸部太小會賣不出去。」

  「但是事實證明,大胸部的角色就是比小胸部的角色有人氣啊。」

  田村歎了口氣,緩緩地搖頭,「這就代表動漫迷或消費者也開始出現巨乳妄想症候群的病徵了。本來人們追求的只是具有魅力的角色,與胸部大小無關,然而由於不斷接收販售方提供的巨乳偶像攻勢,人們欣喜之餘,逐漸產生錯覺,覺得女性的胸部愈大就愈有魅力。而你們創作者為了回應需求,硬是往有著可愛臉蛋的美少女角色身上加上一對巨乳,動漫迷與消費者看了大喜,又想要見到更強的魅力、更大的胸部。這個現象有個名稱,叫『海咪漩渦』。不是『通縮漩渦』(註:即deflation─spiral,指通貨緊縮、物價持續下跌,落入惡性循環的經濟現象。)哦。」

  「可是客戶那邊也不是說只要大胸部就一定買帳,要是真的大得太誇張,客戶也會覺得不妥,我是覺得應該有個理想的比例存在。」

  「你不覺得那個理想比例一年比一年誇張嗎?到現在,根本已經沒有所謂的完美平衡,人們都被制約了,只覺得反正愈大愈好,就跟你的症狀一模一樣。」田村說著將我畫的那幅美少女亮到我面前。

  我不禁移開視線,「所以我是不是暫時休息一陣子不要工作比較好?」

  「光停工是不夠的。你的腦子現在已經完全被巨乳占據,也就是呈現被巨乳支配的狀態,你必須將巨乳徹徹底底從你的日常生活中排除。不但不准看見巨乳,連有可能讓你聯想到巨乳的話語也必須不聽不聞;開黃腔是無所謂,但禁止談到關於乳房的話題。」

  「這根本是殺生嘛。」

  「要徹底執行可能有困難,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盡力嘗試,否則你的病情會愈來愈嚴重。現在還只是將禿頭看成巨乳,再惡化下去,所有人的臉在你眼中全都會變成巨乳哦。」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我只是陳述事實。總之我先幫你開個藥,吃下去應該就不會把禿頭還是肉包看成巨乳了。不過這只是治標不治本,如果你想根治,就得乖乖聽我的話照做,知道嗎?」

  我記著田村嚴厲的教誨,離開了醫院。

  不知是否藥效起了作用,走在街上,奇怪的幻覺消失了,水果舖的桃子依舊是桃子。我鬆了一口氣,往前一看,一名年輕女子正迎面走來,她穿的是開襟上衣。

  而且是個巨乳女。

  我眼前一花,雙腿一軟。回過神時,自己已經倒在路旁。

  「你還好嗎?哪裡不舒服嗎?」

  傳來女性的聲音。我搖搖頭,按了按眼頭,抬臉望向對方,正是方才走來的女子。

  「你沒事吧?要不要幫你叫救護車?」她說著彎下身子。

  那對巨乳的乳溝毫不遮掩地映入我的眼簾,我的血液登時沸騰,在全身亂竄,心臟狂跳不已,腦中「哐──!哐──!」地響著鑼聲。

  好想搓揉好想搓揉好想搓揉好想搓揉,好想吸吮好想吸吮好想吸吮好想吸吮,好想搓揉好想吸吮好想搓揉好想吸吮……。如此赤裸裸的慾望究竟是潛藏在我身體的哪裡?我拚了命地壓抑著腦中的情慾。

  「先生……?」但女子毫不知情,更湊近看著我,而她的乳溝也更湊近我的眼前。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緊抱著頭,當場蹲坐了下來,「快、快走開!拜、拜、拜託妳!拜託妳!」

  我死命忍著想朝巨乳撲上去的強烈衝動,不曉得在路邊蹲了多久。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我終於抬起頭一看,女子已經不見了,只有往來行人冷冷的視線落在我身上。

  我連忙離開那兒,立刻撥電話給田村。

  「嗯,不出我所料。」聽完我的敘述,田村冷靜地回道:「因為藥效,你的幻覺消失了,但相對地,你對於巨乳的渴望情緒無處發洩,全都囤積在你的潛意識裡,在這種狀況下,要是見到真正的巨乳,就會彷彿水庫決堤,你的慾望將一口氣全部爆發出來。所以我不是警告過你嗎?絕對不要接近巨乳,不看不聽不想。現在只有這個方法救得了你了。」

  「這種禁慾狀態,我要撐到甚麼時候?」

  「還用問嗎?當然是到你病好了為止啊。」田村無情地下了宣判。

  ---

  於是我苦惱的每一天就這麼開始了。除了要時時刻刻留意不能望向女性的胸部,去到書店或便利商店時,也不能走近雜誌區,因為最近的男性雜誌封面幾乎清一色是巨乳寫真女星,尤其是鎖定中年上班族閱讀層的男性週刊,封面女星的姿勢一個比一個強調乳溝部位,要是一個不留神,目光就會不自主地往那兒移過去,相當危險。

  而在家時,我也非必要不打開電視,因為近年的電視節目全被巨乳女明星占據,明明從前只有在深夜綜藝節目當中才會出現,但現在就連黃金時段和白天的節目裡也隨處可見她們的身影,而且由巨乳寫真女星轉型女演員的例子也有逐漸增加的趨勢,我甚至連NHK的連續劇也無法放心觀賞。

  不止如此,新聞節目也在危險清單中,因為有時還是會出現巨乳女主播,即使她們穿的是遮掩度較高的服裝,也不可能逃得過我犀利的眼光。

  日本究竟是何時開始崇尚巨乳的呢?我也同意田村的看法,日本社會已經有了約定俗成的標準,大家都認為胸部愈大就愈有魅力。到底是誰先提倡的?或者真的是日本男性的個人喜好改變了整個社會觀念?

  當然,男性偏好大胸脯並不是現在才開始流行的。譬如在昭和初期,聽說曾經有名男子因為覺得配偶胸部太小而訴請離婚。由於當時的社會規範不允許男女婚前性行為,這名男子婚前沒機會見到妻子的裸體。據說法官們在觀察過被告的胸部尺寸之後,認為「不至於嚴重影響婚姻生活的維持」,而判定原告敗訴。而的確,這是再合理不過的判決。

  昭和時代,大胸部的女性被稱為「大奶」(註:原文作「ボイソ」,為描述女性乳房豐滿有彈性的擬態語,有一說出自英語俗語「Boing boing」,形容見到心儀女性時雀躍的模樣。),落語家月亭可朝還寫了一首〈絕讚的大奶〉(註:原文為「嘆きのボイソ」),紅遍大街小巷,連小學生都琅琅上口。「大奶」一詞究竟出現於何時,至今尚無定論,但我查了一下廣辭苑,上頭的確收錄了這個詞,只不過是以平假名記述。

  大胸部確實從古至今都是男性的憧憬,但理想尺寸應該不是大到失衡的豪乳。雖然在西方的男性雜誌上頭,常會刊登日本人難以想像的大胸脯裸女照,日本男性在翻閱這些雜誌時,潛意識當中還是有個但書的──那畢竟是外國女人,一般人並不會將這標準套至日本女性身上。此外,西方女性模特兒不止胸部大,個頭也高,換句話說,整體還是有一定的平衡美存在。

  然而從某個時期開始,巨乳女星似乎席捲了全世界。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想或許與成人錄影帶的崛起不無關係,而且原本「巨乳」一詞便是出自AV(註:Adult Video的縮寫,即成人影片),此外還有「美乳」、「爆乳」等詞亦然。

  是否因為這樣,許多以胸部自豪的女孩紛紛透過影片,盡情挑逗男性的胯下與妄想,讓兩者不斷地膨脹,才會造成今日的局面?或者該說是AV業界的操盤手早早嗅到今後將是海咪咪的天下,於是針對需求製作出大量滿足男性慾望的商品呢?

  可以確定的是,這過程當中確實存在著「海咪漩渦」。

  人們通常以胸罩罩杯尺寸來描述胸部大小,這在從前與今日都是同樣的敘述方式。簡單來說,A罩杯=小胸部,B罩杯=一般尺寸,C罩杯=大奶。大概是這樣的感覺,而D罩杯在從前就是超大奶了。

  但反觀今日,被稱作巨乳的,少說也要E罩杯吧?D是有點大,C是一般大,B是小,A則是不列入討論範圍。

  雖然日本女性的體形相較於從前也有了變化,但不過是經過了二十多年,變化會那麼劇烈嗎?我試著打電話詢問某位女性友人,她是一名設計師,曾經任職於內衣製造商。

  「喔,關於那部份啊,有兩個原因。一是日本女性的體形的確不同於昔日,畢竟飲食習慣不同了吧。」她坦率地說道:「而另一個原因呢,是女性對於胸罩的認知有所改變。從前當然也有許多大胸部的女性,但由於當時沒有適合自己的尺寸,她們只好勉為其難地穿上C罩杯,甚至不少女性認為擁有大胸部是很丟臉的事。而現代的女性,追求的則是合身、美形的胸罩,直接訂購西方產品的女生也大有人在哦。不過你幹嘛問這些啊?」

  「呃,沒甚麼啦。」我含糊帶過之後,掛上了電話。

  哦?這麼說來,關注大胸部的不只是男性,女性也很在意胸部尺寸嘍?原來大家都喜歡咪咪啊!

  於是我不禁想到一件事。

  為甚麼大家,尤其是男性,特別喜歡海咪咪呢?為甚麼光是看到就想搓揉、就想吸吮呢?

  「因為男性全都有戀母情結,就像小嬰兒一樣想吸媽媽的奶呀。」有女性這麼認為。真的是這樣嗎?

  ---

  「的確是有戀母情結一說,但我覺得說服力不夠。」田村說道。

  我前往醫院拿藥,順便問問看田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那你覺得更夠力的解釋是甚麼?」

  「很難講哪一方比較夠力,但我比較支持『Neoteny』論點。」

  「那是甚麼?」

  「有人稱之為『幼形成熟』,就是動物在形體成熟之前便已達到性成熟的現象,好比蝌蚪會進行繁殖行為,是一樣的道理。」

  「生物界有這種案例嗎?」

  「有啊,墨西哥蠑螈就是很著名的例子,牠們是以幼體進行生殖行為的。」

  「哦?那和巨乳有甚麼關係?」

  「有此一說,我們人類的進化也與Neoteny脫不了關係,因為即使是人類的成人,在醫學上來看,身上仍然留有許多類人猿幼體的特徵,比方說臉部無披毛,就是特徵之一。換句話說,類人猿的幼體在形體成熟之前便進行性行為,生下後代,如此不斷反覆演進的結果,便進化成了今日的人類。這下你知道我想說甚麼了吧?」

  「我們人類身上一直留有小嬰兒的特徵。你是指這件事嗎?」

  「答對了。因為是小嬰兒,當然會渴求母乳;而會分泌母乳的咪咪,當然就是海咪咪嘍。」

  「是喔……」我盤起胳膊沉吟著,做夢也沒想到我們索求巨乳的心理,竟然有著如此壯闊的歷史背景。

  「噯,不過這只是有力論點之一,沒必要想太多啦。反倒是你,繞著巨乳話題思考了這麼多,居然還平安無事。心臟一切正常嗎?都沒發作嗎?」

  「嗯,好得很啊。」

  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他先前的確提醒過我不能思考關於巨乳的事。

  「說不定是你的病情正在好轉哦,太好了,那你的藥就先停下來,我們再追蹤觀察一陣子。」

  「沒問題嗎?我不會又把管理員的禿頭看成巨乳吧?」

  「要是症狀又出現,馬上來醫院找我吧。不過我想應該沒問題的。」

  「那是最好了。不過,那部份呢?想巨乳的事沒關係,看巨乳也OK嗎?」

  「這我沒辦法保證。再怎麼說,親眼看到巨乳畢竟是相當大的刺激,預防萬一,你還是先忍耐一陣子吧。」

  那很痛苦耶。但我還是答應他了。

  走出醫院後,我低著頭踏出步子。最近走在街上,我都是這副模樣,因為要是抬起頭來走路,就算我沒有刻意尋找,難保不會有巨乳女的身影衝進我的視野。

  但是一逕低頭走路真的很危險,尤其這兒是人潮洶湧的街道,果不其然,我又撞上了人,還傳來東西掉到地上的聲響。

  「啊,抱歉。」我頭也沒抬,直接出聲道歉。

  「不好意思。」對方是女性。

  她的皮包就落在我腳邊,於是我撿起來,看也沒看對方便將皮包遞了出去。然而她也剛好蹲下來想撿皮包,胸口不巧就在我眼前。她身穿套裝,透過領口看得見裡頭的緊身衛生衣,整個胸形曲線畢露,那是一對相當雄偉的巨乳。

  我的心跳加速,搞不好要發作了。

  「謝謝你。」女子微微一笑,對我道謝之後便離去。

  我望著她的背影,一邊按住自己的胸口,我想應該馬上要發作了吧,然而我的心跳卻緩緩恢復到正常速度,也沒有頭昏眼花。

  我做了個深呼吸,張望四下。又有一名大胸部的女子走近,而我直盯著她老半天,也沒發作。

  太好了!我的病好了!

  我開心不已,抬頭挺胸大步走在路上,甚至哼起了歌。我終於能夠回復正常生活了。

  迎面三名女子並肩走來,三人都有著美麗的巨乳,即使一口氣看到這麼多對巨乳,我還是沒發作。接下來的書店女店員、步出咖啡店的女客、等紅綠燈的粉領族也全是巨乳,而不管再怎麼盯著她們看,我的身體狀態都一切正常。

  看著路邊一名巨乳女警正在取締違法停車,我開始覺得不大對勁。再怎麼說,巨乳也太多了吧?打從我走出田村的診療室,一路上遇到的每個女性都是巨乳女。

  前方就是一家知名蛋糕店,門口依舊大排長龍,我望著那一整排的年輕女孩子一邊前進。

  她們全是巨乳女。

  ---

  「看樣子你的幻覺轉移到別的方面去了。」田村的分析是,我心中渴望看到巨乳的慾望依然存在,但由於受到藥物的控制,慾望在常識範圍內不會作祟,也不會把禿頭看成巨乳,但所有女性的胸部看在我眼中,全成了巨乳。

  「你打算怎麼辦?再繼續吃藥嗎?」田村問。

  我拒絕了。即使是幻覺,身邊充滿了巨乳,對我來說簡直有如置身天堂,我不想放開這份幸福。

  於是和先前有著天壤之別,現在外出真是開心得不得了。走進咖啡店,女服務生是巨乳女,斜前方座位的女客人有對海咪咪,鄰桌吱吱喳喳聊個不停的女高中生們的胸口全都鼓脹得彷彿即將撐破制服鈕釦。

  同樣地,在家看電視也有著無上的樂趣,連以小胸部著名的女藝人看在我眼裡,也宛如寫真女星般有著一對爆乳。

  「怎麼啦?看你最近心情很好嘛。」工作上認識的編輯如此對我說。

  「呵呵,發生了一些事嘍。」

  「幹嘛用那種噁心的語氣講話啊。」

  我們此刻正在六本木的酒家裡,身邊有一群女孩子圍繞,每個都有著圓潤豐滿的巨乳。並不是這家店只錄用巨乳女當陪酒小姐,而是映在我眼中,就是這麼美妙。

  人一身處幸福的氛圍裡,做任何事都順遂得不得了,最近工作也一帆風順,而且最驕傲的是,我還交了女朋友。當然,我眼中的她也是個巨乳女,雖然我們還沒發生肉體關係,這個週末已經和她約好要來我家玩,到時候應該就看得到她的裸體了。

  喝到微醺的我,話也多了起來。我望著身邊陪酒小姐的胸部,不禁說道:「哎呀,妳的咪咪真是雄偉,連乳溝都這麼深吶。」

  陪酒小姐登時臉色一沉,同行的編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你講話也太毒了吧。」

  「我是實話實說啊,真的好想摸一下哦。」說著我伸出手指戳了戳陪酒小姐的胸部。

  就在那一瞬間,鼓脹的胸部宛如洩了氣般縮得小小的。

  「啊……,怎麼……」

  「你好過分!」只見陪酒小姐雙手護著胸部大喊。那哪是巨乳!要說是B罩杯都有點勉強。

  隔天,女友來到我家,親自下廚做菜給我吃。她穿圍裙非常好看,當然,胸部依然渾圓飽滿。

  我們一邊品嚐她的料理,一邊喝著紅酒,兩人都有些醉意了,從餐桌旁移至沙發,氣氛更是甜蜜,她靠過來依偎著我,我低頭便能清楚看見她的乳溝。

  我很清楚她也決定今晚委身於我,這下終於可以撫摸巨乳了。

  但是觸到實物的那一瞬間,幻覺就會消失。如果現實的她並不是巨乳女,我的美夢也會瞬間醒來。

  如果是那樣,我還會繼續愛著她嗎?

  只要不碰她,她就能一直維持著巨乳女的外形,光看著她就是一種享受,但那樣的幸福是不可能天長地久的。

  我下定了決心,手伸往她的胸口,就在指尖即將觸上那白皙的肌膚時,她抓住了我的手。

  「噯,你會娶我嗎?」她抬眼問我。

  「咦?娶妳?」

  「我不希望只是和你玩玩而已,我們都不年輕了。」

  「這……」

  我想起那樁丈夫由於妻子胸部太小而訴請離婚的案例。

  「怎麼樣嘛?會娶我嗎?」她催促著。

  我沉吟著。要是我說「先讓我摸妳的胸部再回答妳」,她應該再也不想理我了吧?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