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山村鬼話(五)

  男鬼的名字叫夏欒,在十年前和他們一樣是一名大學生,但在畢業前夕的一念之差,卻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他在大學裡的專業與地質勘查有關,老家又在X省這個古墓眾多的省份,由於一些私人的原因他在畢業時急需用錢,所以在一個盜墓團夥招攬當地人為他們在流相山帶路時,他一時鬼迷心竅便接下了這份報酬豐厚的工作。

  他們那次的目標是一座唐朝古墓,那個盜墓團夥是慣犯,有了夏欒帶路更是十分順利地找到並進入了古墓,但在進入主墓室搜刮陪葬品時出現了意外。

  「墓主的棺材形狀很奇特,帶頭的人覺得有異便吩咐不要動棺材,但他有一個手下嫌到手的明器太少,還是動了棺材上的封條,然後墓主就打破棺材坐了起來。」

  之所以稱其為墓主而不是粽子,是因為這座墓的主人其實還活著,聽上去似乎很難以置信,但他確實從唐朝被封入棺材下葬後歷經千年仍尚存一息。

  「他剛出現時的形態很難想像那是一個人,只能說是一具活動的乾屍。」

  但墓主一把抓住破壞封條的盜墓賊後,卻見他的身體漸漸豐盈,皮膚恢復了活人的彈性和光澤,而盜墓賊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乾癟,在短短數秒間變成了一具緊縮的屍體。

  夏欒和其他盜墓賊在這個過程中根本沒有要反抗這個怪物的念頭,而是爭分奪秒地想要逃離古墓。他們確實逃出去了,但剛一回到地面上,墓主便追了上來。

  墓主又吸食了一個盜墓賊的精氣,這次其他人總算想起來還擊,卻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惹怒了墓主。

  「其實那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不過還好我們沒有受太多苦,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鬼。」夏欒向齊小異說起這段往事時沒有一般橫死之人帶有的戾氣,似乎很能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實。

  但事情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墓主在屠殺了夏欒等人後驚惶而逃,被村子裡一個老大爺帶了回去,但他吸食人精氣的能力似乎不受自己控制,將老大爺也吸乾之後墓主又逃離了這個村子。

  一天後村子裡又來了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人,然後才是夢魘的開始。

  「那個人,說他是人可能不太恰當,因為他的所作所為已經完全超過了人類能做到的範圍。他先到墓裡來打碎了墓主的棺材,之後用和墓主同樣的方法吸乾了村裡幾個青壯年,又把剩下的人變成那種不人不鬼、必須要啖食活人血肉的怪物,而且他不知道施了什麼法,將這個村子從外界的認知中抹去了。」

  不止是從人類的認知中抹去,連和陰間的聯繫也被隔斷了。

  「凡是死在這個村子周圍的人,不管是被那個男人吸乾或是被村子裡的人分食,都沒有辦法去投胎,只能日復一日地以鬼魂的形態徘徊在這附近。」

  在這十年間有誤入的背包客、有像齊小異他們這樣被故意騙來的遊人,甚至還有考古隊的隊員,都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了這個深山中的鬼村裡,成為孤魂野鬼。

  「你們不是第一批被騙來的外人,他們已經得手好多次了。這裡可以說是那個男人的糧倉,村裡的人為他囤積新鮮的活人供他吸食,他吃剩下的人便作為村民的口糧。為了抓到更多生命力旺盛的年輕人,也為了不讓外面的人起疑,他們時不時還會轉化一些新人,像帶你們來的那個男生,就是四年前被騙來這裡的考古隊隊員之一。」

  身後的同學聽不見夏欒的聲音,正在小聲說話,只有齊小異一人聽得渾身發冷,村民沒有對他們下手不是因為他們人數多,而是要等他們的主人挑完才能下手,她居然還天真地以為他們只要團結一致就能逃出生天。腳下機械地邁著步子,她跟著夏欒來到一間墓室。

  墓室的門口是靠牆抱膝而坐的羅鈺瑩,她身邊是昏睡的崔潔等人,另有幾個容貌略顯凶惡的鬼魂四散在各處。

  羅鈺瑩看到齊小異等人立刻驚喜地站了起來,「你們怎麼也來了?」

  她看了看齊小異身邊的夏欒,又看看齊小異鐵青的臉色,醒悟道:「你也能看見他們?」

  齊小異有些驚訝,莫非羅鈺瑩也有陰陽眼?

  墓室裡一個看上去是領頭的鬼魂瞧見湧進墓室的有七人之多,飄過來對夏欒說:「小子,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我們之前救人哪次成功過?這回居然帶這麼多人回來,那群怪物要是發現了還不把這拆咯?」

  夏欒好脾氣地笑笑,堅持道:「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能成功,再說我們都已經死了,再糟糕又能怎麼樣?」

  羅鈺瑩聚精會神地眯眼盯著這兩個鬼魂,似乎看得十分費力,其他人見齊小異真的找到了失蹤的崔潔等人,也不再懷疑她的話,都老實地各自找地方坐下休息。

  齊小異見狀便小聲地詢問起羅鈺瑩她為什麼會被帶到古墓裡,還有為什麼崔潔他們也會在這。

  羅鈺瑩先是承認了她確實能看到夏欒這些鬼魂,前一天晚上是因為被夏欒阻止才沒有進村,之後崔潔和那四個男生來找她的時候也是盜墓賊的鬼魂迷倒他們,她再幫忙將他們安置到古墓裡。

  所以何朗誠極力阻止崔潔在晚上出村,是因為在夜晚古墓裡的這些好鬼的力量會增強,會幫助被騙來的獵物。

  「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些東西了,現在看還挺吃力的,就算集中精神也像在看信號不好的電視,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兩人交流了一下見鬼的經歷,羅鈺瑩對齊小異的陰陽眼功能完全沒有隨年齡的增長而減弱表示了同情,「雖然這次被鬼救了,但這種東西我還是寧願看不見,我小時候經常被嚇得睡不著。」

  齊小異深有同感地點點頭,然後又苦惱起該怎麼逃生,她走到一旁悄聲問夏欒:「你們之前救的人裡面有最後獲救的嗎?」

  她現在需要一點希望,哪怕曾經只有一個人逃離過魔爪,她也能有勇氣接著努力。

  夏欒靜靜地看著齊小異,他的眉目很清秀,顯得十分溫柔,但說出的話卻讓人無比絕望。

  「沒有,他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進村的人,我們也只能暫時保護你們。逃得最遠的一個女生跑到了公路上,但最後還是被追上來的村民當場分食,我想你已經見過她了。」

  唐柚和鄭麗娜正往公路的方向去。

  「你那兩個出去報信的同學可能到不了公路就會被追上。」

  齊小異眼前一陣陣發黑,她思考了片刻,將村裡的來龍去脈向大家交代清楚,又道:「我現在上去把其他同學帶過來,到下午四點時不管我帶了幾個人回來,不管我有沒有回來,大家都要一起逃跑。跟著羅鈺瑩,她知道路。」

  也許她現在的行為完全沒有意義,也許最後沒有一個人能離開這裡,但夏欒說的對,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能成功?

  唐柚攙著鄭麗娜一路狂奔,耳邊是自己和鄭麗娜「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她抬頭仰視一圈,目光所及之處全是一模一樣的老樹枯枝。

  好不容易甩開來抓她們的村民,卻在山林間迷失了方向。

  唐柚看了眼上氣不接下氣的鄭麗娜,扶著她靠在一棵大樹旁,「我們先歇會兒吧。」

  鄭麗娜一邊嚥口水濕潤乾澀的喉嚨一邊點了點頭,正要說什麼,一雙枯瘦慘白的手突然從樹後伸出來掐住她的脖子,她一口氣沒喘上來,小臉漲得通紅,死命掙紮著想把那雙手掰開。

  雜亂的腳步踩踏在枯葉上的喀嚓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唐柚不假思索地彎腰撿起地上兩個拳頭大的石塊,繞到樹後對準那個臉色如殭屍一般的少婦就是一陣猛砸。

  少婦只兀自狠掐鄭麗娜,臉頰和額頭被打得凹陷下去也不撒手,唐柚改變策略改砸手腕,小腿卻被猛地往後一扯,臉朝下栽倒,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小男孩抓住了她的腿。

  小男孩又是用力一扯,唐柚被拖了過去,小男孩一咧嘴露出紅黃相間殘留著肉渣的尖牙就要咬她的腿,唐柚使勁將手中的石頭砸向他的頭,只聽卡擦一聲,小男孩的脖子向左扭轉了九十度,他伸手去擰自己的腦袋,唐柚趁機又狠狠砸了他的頭好幾下,直到小男孩倒在地上不動了才停手。

  掐著鄭麗娜的少婦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撲過來要咬唐柚,唐柚閃身將她踹倒,跑過去扶起已經半昏迷的鄭麗娜,剛走了幾步便看見萬奶奶帶著幾個同樣面色慘白的男青年向她們走來。唐柚一瘸一拐地半抱著鄭麗娜換了個方向又要往前走,卻因為腳被扭傷和鄭麗娜的重量而緩慢不已,眼見就要被村民包圍,頭頂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我要是你,就把她扔給他們。」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