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兩千年死人的復活

  但是那兩股光線卻是筆直的,作橙色,看來有點像激光光束。

  我順著光線的去向看去,不禁大吃了一驚。

  那兩股光束,直射進了玻璃棺材之內,而且正射在那牛頭大祭師的額中心。在他的額中心,映起了小小一圈黃色的光芒。

  那當我心中在驚疑不定之際,事情又起了新的變化,我聽到一陣十分尖銳的聲音,同時,看到又有幾個小孔之中,射出幾股不同色彩的線來。

  那幾股光束,也射進了棺蓋之內,在那一剎間,我忽然看到,躺在棺中的那位大祭師,忽然像是動了一下!

  我直跳了起來,我跳向前去,將那盒子拉了下來。

  我覺得那盒子十分燙手,是以在拉了下之後,立即將之拋開,跌到了地上,那盒子也打了開來。我來不及去拾那盒子,我只是退後,再去看那棺材中的大祭師,他仍然躺著不動,並沒有坐起身來的意思。

  但是,我剛才的確是看到他在動,我看到他的手,向上揚了一揚。

  那是我眼花?

  我相信不是的,然則不是我眼花,那又是甚麼呢?

  我呆呆地站著,心中暗想,難道剛才自小孔中射出來的那幾股光束,有著起死回生的功能?這似乎更加荒誕了,我未曾深入研究過埃及歷史,也不知伯雷特王朝距離現在究竟有多少年,但是那個大祭師死了至少在兩千年以上,那卻是絕無問題的了。

  然而,剛才我卻看到他動了一動,一個死了已有兩千年之久的人,會有可能活過來麼?

  我一想到這裏,突然感到有一股極度的寒意,遍佈了全身,我連忙退出了這間房間。

  雖然那位「大祭師」仍然躺在他的玻璃棺材之內,但是我卻不由自主地喘著氣!

  我退回到外面的房間,又呆了片刻,才定下神來,我考慮了一回,決定先打開那扇綠色的門之後,看一看情形,再作道理。

  我按下了桌面上那個綠色的按鈕,那扇綠色的門,便迅速地打了開來。

  門內是另外一間石室,別無去路。

  看來整座石墓,就是這三間石室了。

  那另一間石室,是長方形的,靠左首的牆上,是許多儀表和發亮的小圓柱。在那些東西之前,有一張長長的桌子,桌上有小按鈕。

  在那桌子的正中,有一個小小的凹槽,而在凹槽的兩旁,則是兩塊長條形的金屬板,一點也不假,在正對著那凹槽的正面,是一幅電視螢光幕。

  這是超時代的東西,不要說超過了甚麼伯雷特王朝,而且也遠遠地超過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而它卻又的確是建立在三千年之前的,我相信這一點。

  我想辨認按鈕下的文字符號,來弄明白那些按鈕是甚麼用的,但是雖然大多數的按鈕、開關下都有文字,我卻無法明白那是甚麼意思。因為那些文字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文字。

  我大著膽子,隨意扳下了幾個按鈕,可是卻沒有甚麼變化。

  我又扳下了幾個,也是沒有變化。我心中感到十分奇怪,我雙手按在那桌子上,慢慢地移動著,突然,我發現一個凹槽,那凹槽的大小,和那「盒子」打開來之後,一樣大小。

  而且,在凹槽的一半,有著許多針狀的突起,如果那隻「盒子」放上去之後,那麼這些針狀的突起,一定可以恰好插進盒子一面的許多小孔之中!

  我連忙退了出來,奔到了鄰室,拾起了那盒子,又退了回來,將盒子中一頁一頁的活頁,一齊拉了出來。

  在桌上的金屬板,對盒中的薄頁,似乎有著一種極強的吸力,薄頁一展了開來,立時便緊貼在金屬板上,而就在那一剎間,牆上的許多圓點,次第亮了起來,發出十分奇異的光芒。

  同時,又有「嘟嘟嘟」的聲音傳出,從一個狹窄的縫口中,有一張小紙條,慢慢地走了出來,就像是電報紙條一樣。

  而且,在那小紙條上,也全是黑色的小圓點。我知道那些小圓點一定是代表了甚麼,一定是代表了一種語言的,可是我卻實在沒有法子看得懂。

  正當我在努力想弄懂那些小圓點究竟代表著甚麼意思之際,那電視螢光幕也突然亮了起來。

  我突然後退了一步,向電視螢光幕看去,只見螢光幕上的線條,十分凌亂。

  我旋轉著幾個按鈕,試圖調整它,可是卻沒有結果,但是我卻聽到了聲音。

  那一定是一個人在講話,因為那實在是講話的聲音,但是我卻聽不懂,那聲音在講的,可能是古埃及的語言,我是一個現代的中國人,有甚麼辦法可以聽得懂埃及的古語呢?

  不但是我,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知道古埃及人講的是一種甚麼的語言,因為那時還沒有發明可以將聲音留下來的機器。

  那聲音,那紙條上的小圓點,如果我能夠懂得他們的意思,那麼整件事的經過,我一定可以知道了,但是我卻不懂!

  我心中越來越是焦急,終於我大叫道:「我不懂,是誰在講話,我不懂你在講甚麼!」

  我一叫,那講話聲突然停了下來。

  我吸了一口氣,心知不論講話的人在甚麼地方,他一定是可以聽到我的聲音的。

  如果不是講話的人可以聽到我的聲音,那為甚麼我一開口,他就不出聲了呢?

  於是我再度重複:「我聽不懂你的聲音,如果你有意和我交換意見,請你選用我聽得懂的語言,或是我看得懂的文字。」

  我又道:「你們聽到我的聲音了,是不是?」

  我接連講了幾遍,可是仍然得不到回答,又過了好久,才又聽到了一種極其奇怪的語言,傳了出來。那種語言仍是我未曾聽到過的,但是我更可以肯定那是一種語言,只是我聽不懂。

  我嘆了一口氣,隨著我的這一嘆息,忽然,我也聽到了一下嘆息聲。

  那一下嘆息聲,聽來和我的一樣焦急和無可奈何,我突然了解到:在和我講話的人,一樣聽不懂我所講的話,我們雙方無法交談!

  我在控制板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手托著顎,竭力使我自己紊亂的思緒鎮定下來。

  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必須作出一連串的假定,才能夠繼續向下想去。

  我先假定這個牛頭人身的傢伙,不是地球人,而來自別的星球。這並不算是十分怪誕的念頭,星際人不單在二十世紀降臨地球,可能在一千年之前到達,也可能在一萬年之前來過,他們到達地球之際,是古埃及的時代,其中一個星際人,由於具有超特的知識和能力,被奉為大祭師,被認為是牛神的化身,這是很自然的事。

  那個「大祭師」可能因為某一種原因死了,但是這裏的三間石室,卻一定是他生前就造成的,如今我所聽到的聲音,若是來自那「大祭師」原來的星球,那麼我聽不懂那些語言,很容易理解,因為那聲音所講的,不是地球語言,我當然聽不懂。

  再假定那個星球上的人,是藉「大祭師」和他們聯絡的,他們也可能通過大祭師紀錄了當時地球上的語言,但那是三千年前的語言,我講的近代語言,他們當然也是聽不懂的了。

  我更可以猜想得到,那隻「盒子」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一個儀器,卻不知怎地流落在外,所以使得得到這盒子的人有一連串奇異的遭遇。

  我想了好久,我自己覺得假定相當合理,可是,有甚麼辦法可以使我聽得懂他們的語言,或是使他們聽得懂我的話呢?

  我呆坐了一會,只聽得那種聲音又傳了出來,聲音顯得十分焦切,像是在對我責斥,可是我的心中比他更急,我也對著電視機咆哮起來,那情形就像是一個中國寧波人和一個阿比西尼亞人在吵架一樣。

  過了五分鐘,我突然又想起了那個「大祭師」來!

  當那隻盒子懸在玻璃棺材上空的時候,我曾經看到他的手動了一下。

  如果繼續這麼下去,自「盒子」射出來的光束,會不會使他復活呢?

  一個死去了三千年的人,而且可能不是地球上的人之復活,那實在是一種想起也令人寒心的事情,可是,這都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真的那「大祭師」復活了,當然可以由他和他的自己人通話,或者,「大祭師」可以有足夠的能力,來使我和他交談。

  我取下了那隻盒子,那隻盒子顯然是一切動力的來源,一取了下來,就聽不到任何聲音,電視螢光幕,也黑暗了下來。

  我拿著盒子向鄰室走去,到了那玻璃棺材的旁邊,在那時候,我的內心仍然在交戰,我是不是應該使那位「大祭師」復活呢?

  由於我實在太想揭開這一連串的謎,是以我終於又將那兩根懸在半空中的金屬棒,插進了「盒子」之中。過了不多久,幾股光束,又射出來,我退開了好幾步,靜候著事情的變化。

  過了十分鐘,這一次,我更可以肯定那絕不是我的眼花,因為我又看到了的「大祭師」的手,忽然動了一下,那是向上抬了一抬,很快,立即又恢復了原狀。

  我的身子在不由自主地發著抖,「大祭師」看來真的是會復活的,他復活之後,將是甚麼樣子的呢?是一具害人的殭屍?還是像中國古老的傳說中的「屍變」一樣,只是一個直挺挺地,只會害人,而根本沒有甚麼思想的一個妖怪?

  我只覺得耳際在嗡嗡作響,腦中實在混亂得可以,我的心當然也跳得十分劇烈。

  又過了十分鐘左右,我看到在玻璃棺材之內的大祭師,再度慢慢地揚起手來。這一次,他的動作,比較慢得多了,他的手慢慢地揚起,我這時才發現,他的手指十分修長。儘管他有著一顆和牛一樣的頭,但是他的手指卻是長而文雅的,像是一隻鋼琴家的手。

  然後,他的另一隻手也揚了起來。

  這時,自那隻「盒子」中射出來的光芒,更加強烈,而且又多了幾股,那十幾股光芒,一齊射在他的身上,又過了十分鐘,他的雙手,已將棺蓋托了起來,而他的身子,也坐起來了。

  他的眼睛本來是一點光彩也沒有的,但這時候,當他轉過頭,向我望來之際,他的眼睛之中,卻閃耀著變幻不定的五色光彩,使人覺得如同面對兩個萬花筒一樣。我知道,他完全復活了!

  當他坐直了身子之後,他揚了揚,手指在那「盒子」上按了一下,從盒子中射出來的光芒便消失了,他的動作是如此之自然和熟悉,就像我們一伸手熄掉了床頭燈一樣,可想而知,他對那盒子是十分熟悉的。

  然後,他一動不動地向我望來,他那和牛頭差不多的臉上,絕沒有甚麼神情變化,可是他雙眼之中的光芒,卻以極高的速度在轉換著,最後,變得了一種極深的深青色,像是兩潭深水一樣。

  也就在這時候,他開口了。他講了一句十分簡單的話,可是我一樣聽不懂。

  我已面對著一個死去三千年而又復活的「人」,而且這個「人」,根本不是地球人!

  我心中的驚駭、混亂,實是可想而知的,我也無法反問他,我只是僵立著。

  他慢慢地從玻璃棺材中跨了出來,開始向我走來,我想阻止他,不要來得離我太近,可是我卻又明知自己的話,他是聽不懂的,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我只得伸出雙手,作了一個阻止他前進的手勢。

  他果然站住了身子,我略略鬆了一口氣,幸而我們的祖先的手勢,和我們還沒有甚麼分別。

  我令他站定了之後,他又講了一句話,我用力地搖著頭,攤著手,表示我聽不懂他的話。

  他眼睛中的色彩,又劇烈地變化了起來,那種色彩的變幻,可能是他腦中正在思索著甚麼的反映。他轉過身,取下了那隻小盒子,不再和我說話,便向那另一間房間走了過去。

  我略為遲疑了一下,便跟在他的後面,只見他到了那房間之後,便將那盒子熟練地放在控制板前的凹槽之上,同時,開始迅速地操作起來。

  在他熟練地操作之下,所有凸起物,全都閃著光亮,過了不多久,電視螢光幕上雜亂的線條也停止了,而出現了一個十分模糊的形象來。

  我那時就站在他的身後不遠處,可以看得十分清楚,那模糊的畫面,像是一個和「大祭師」一樣的人。

  但是,畫面卻十分模糊,使我難以肯定那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接著,便聽得「大祭師」和那個我曾經聽到過的聲音交談了起來,雙方全說得十分快,快得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在講些甚麼。

  他們雙方,交談了足足有三十分鐘之久,「大祭師」才轉過身來,這時候,只見他的雙眼是深青色的,他望了我一會,將兩條十分細的金屬線連結在他的額正中,然後又按下了幾個掣。

  我看到那兩根金屬線和他額頭的接觸部份,不斷地爆出殷藍色的火花來,我不知道他在做甚麼,只是駭然地望著他。過了三分鐘,才聽得他叫道:「好了!」

  他居然叫出了我聽得懂的話來,這使我驚喜莫名,我臉上的神情,大概已使他明白了我可以懂得他的話了,他放下了那兩股金屬線,道:「我講的話你已懂了,是不是?你聽懂我的話了?」

  我連忙道:「是,是的。」

  他又望了我一會,才道:「那很好,我需要你的幫助,希望你不要像伯雷特法老王那樣地不忠實。」

  他講的話我是聽明白了,但是他的話是甚麼意思,我卻不明白。甚麼叫作「不要像伯雷特法老王一樣的不忠實」呢?

  我呆了一呆:「請你原諒,我有些不明白。」

  大祭師向電視螢光幕指了一指:「我的同伴告訴我,我已和他有許久未曾聯絡了,在你們的時間來說,大約是三千年左右,可知是他欺騙了我。」

  我仍然不明白,而且我是全然地不明白,因之我沒有辦法問他,只好瞪著他。

  大祭師像是有點不耐煩,他眼中的色彩又開始在轉變,同時他揮了揮手:「你可能幫我的忙麼?我要回去了,我已經耽擱太久了。」

  我靈機一動:「當然可以幫你忙的,但是我卻要有條件的。」

  「大祭師」的雙眼突然變成了深紅色,他的聲音也十分惱怒:「甚麼條件?」

  我被他的那種樣子嚇了一大跳,我還是大著膽子攤了攤手:「我要知道一切。」

  「大祭師」向我逼近來,我向後退,他逼近來,直到我退到了牆前,退無可退,我才不得已站定了身子:「你……想要怎樣?」

  「大祭師」冷笑地道:「我要你無條件地幫助我!」

  這對別人來說,或者還是不成問題的,但是我卻是一個好奇心特別強烈的人,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如果不給我知道一切事情的來龍去脈,那對我來說,將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是以,我雖然看出,實際上我是無法和他爭衡的,但是我還是大聲道:「不!」

  他雙手一沉,按住了我的肩頭:「不?」

  我堅決地道:「是的,不。你必須使我知道你是誰,從哪裏來,這一切又是怎麼一回事,詳詳細細地告訴我,我才幫助你。」

  「大祭師」的眼中顏色,越來越紅,變得簡直就像是兩爐火一樣,十分駭人。

  足足有兩分鐘之久,我們僵持著,然後才聽得他道:「我先要問你,你是誰,如今地球上的情形怎樣了,你是怎樣來到這裏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