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不屬身體的手和腳

  第一次寒潮襲到的時候,使人感到瑟蕭,在刺骨的西北風吹襲下,馬路上的車輛和行人減到最少程度,午夜之後,幾乎已看不到行人了。

  成立青站在一扇玻璃門之前,向下面的馬路望著,自門縫中吹進來的冷風,令得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微微發抖。

  他住在一幢新落成的大廈的二十四樓,他住的那個單位,有一個相當大的平台,如今他所站的那扇玻璃門,就是通到那平台去的。成立青將那平台佈置得很舒適,但這時他卻沒有勇氣推開門到平台上去踱步(這本來是他就睡前的習慣),因為外面實在太冷了,所以他只好站在窗前看著。從二十四樓望下去,偶爾冷清的馬路上掠過的汽車,就像是被凍得不住發抖的甲蟲一樣。

  成立青站了約莫五分鐘左右,正當他準備轉過身去的時候,突然之間,他看到了一雙手。

  那是一雙人手,可是這雙人手所在的位置卻十分奇怪。成立青可以看到的只是十隻手指和一半的手背。因為那一雙手,正按在圍住平台四周的石沿上,看來,像是有一個人,正吊在平台的外面。

  成立青陡地後退了一步,揉了揉眼睛,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眼花了。這怎麼可能?這個平台,高達二十四層,甚麼人會在那麼冷的天氣,只憑雙手之力,吊在平台的外面?

  在他揉眼睛的時候,他突然想起,那可能是一個賊──一個糊塗至極的笨賊:那一層樓不好偷?偏偏要來偷二十四樓?若是一個吊不住,從二十四樓跌了下去……啊啊,那是一件大慘劇了。

  成立青再定睛看了看,這一次,他的確看清楚了,那是一雙手,而且還在向左緩緩地移動。他伸手握住了門把,頂著勁風,向外推去,寒風撲面而來,剎那之間,刺激得他的雙眼,流出了淚水,甚麼也看不到。

  然而那卻也只是極短的時間,至多不過兩秒鐘吧,成立青已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同時,幾乎已要開口,叫那攀住了平台石沿的人,不要緊張,因為一緊張的話,他可能因此跌了下去。

  然後,當他張開口想出聲的時候,他呆住了。

  他離平台的石沿,只不過幾步,他看得十分清楚,絕沒有甚麼手攀在石沿上。

  那人已跌下去了!

  成立青等著那下慘叫聲。可是,足足等了三分鐘,寂靜的午夜並沒有被慘叫聲劃破。

  成立青覺得自己的頭部有點僵硬,他肯定自己是不會看錯的,但如今,這雙手呢,已經移開了去麼?他四面看看,甚麼也沒有。

  他幾乎是逃進屋子的,將門關上,拉上了窗簾,又回到了他的工作桌上。

  但是他對自己工作桌上的那些圖樣,卻視而不睹,老是在想著那雙手。

  而且,他三次拉開窗簾,去看外面的平台,但是卻始終沒有再看到甚麼。

  他遲睡了一個小時,得出了一個結論:的確是自己眼花了。這一晚,他當然睡得不很好,他一生中,第一次對獨睡感到害怕,將毯子裹得十分緊。

  第二天晚上,天氣更冷,西北風也更緊。一到了午夜時分,成立青便突然莫名其妙地緊張了起來,他也不知道為甚麼會緊張,他突然放下了工作,立即地,他聽到了那「拍拍」聲。

  那種「拍拍拍」的聲音,來自他的身後。

  成立青連忙轉過身去,在剎那之間,他感到自己的身子,像是在零下十度的冷藏庫中一樣。並不是他看到了甚麼可怖的聲音在發出那種「拍拍」聲。他沒有看到甚麼,那聲音是來自窗外的,聽來簡直就是有人用手指在敲著玻璃。

  但是想一想,他住在二十四樓,他房間的玻璃窗,離地至少有二百四十呎!

  若說有甚麼人在離地那麼高的窗口,在他的窗上發出甚麼聲音來,那是不可能的,那一定是一隻硬殼甲蟲,在撞碰著他的窗子。

  成立青感到剎那間,氣溫彷彿低了很多,他站了起來,身子不住地在微微地發抖,他猛地拉開了窗簾,窗外一片漆黑,他並沒有看到甚麼。

  成立青鬆了一口氣,他絕不是一個神經過敏的人,相反地,他是一個頭腦十分縝密的工程師,但是這時候,他看到了窗外沒有甚麼東西,又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回到了工作桌的旁邊。

  當他坐在桌邊,又要開始工作的時候,身後又響起了那種「拍拍」聲來。

  成立青又不耐煩地回過頭去,他剛才走近窗口,拉開窗簾,看到窗外並沒有甚麼之後,並沒有再將窗簾拉上。所以,他這時轉過頭去,便立即可以看到窗外的情形了。

  他看到了一隻手。

  那手出現在最後一塊玻璃之下,中指正在敲著玻璃,發出「拍拍」聲。

  那是千真萬確的一隻手,而且手指的動作也很靈活。

  成立青整個人完全僵住了,他不知該怎樣才好,他雙眼定定地望在那隻手上,他張大了口,但是又出不了聲,在那一剎間,他所感受的那種恐怖;實在難以形容。

  轉眼之間,那隻手不見了。

  那隻手是如何消失的──是向下滑了下去,還是向後退了開去,成立青已沒有甚麼印象了,他也無法知道那隻手是屬於甚麼樣的人的──因為那手出現在最下一塊玻璃,他無法看到手腕以下的部份。

  有甚麼人會在那麼寒冷的天氣中,爬上二百四十尺的高樓,用手指在玻璃窗上敲著,來「開玩笑」?

  成立青立即想到了鬼!

  他是一個受過高深教育的人,平時要他想到鬼是一種實際的存在,那是絕不可能的事,但是在如今這種的情形下,他卻想到了鬼。

  他勉力使自己鎮定下來,然後,衝出了屋子。

  他不夠膽量走到窗子前去看一個究竟,當然,這一晚,他也不是睡在屋中的,他在酒店之中,心神恍惚地過了一個晚上。

  白天,他將這兩晚所發生的事,告訴了他的一個手下,那是一個年輕人,叫郭明。郭明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自告奮勇,願意陪成立青一晚。

  成立青接受了這番好意,所以第三天晚上,成立青和郭明是一齊在那層樓中的。郭明像是大偵探一樣地,花了不少時間,察看著平台四周圍的石欄,和察看著出現怪手的窗口。

  但是他卻沒有發現甚麼,他又譏笑著成立青,以為他是在疑神疑鬼。

  很快地,將到午夜了。

  那仍然一個十分寒冷的夜晚,夜越深,天也越冷,郭明本來不贊成拉起窗簾,因為不拉窗簾的話,外面一有甚麼動靜,便立時可以看到了。

  但是自窗縫中吹進來的西北風卻終於使他放棄了這主張。

  拉起了窗簾之後,房子裏暖了不少,人的神經似乎也沒有那麼緊張了。

  郭明啜著咖啡,打著呵欠,他正要下結論,表示一切全是成立青的神經過敏時,外面平台上,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那陣腳步聲相當輕,但是在靜寂的夜中,也足可以使人聽得到。

  郭明和成立青兩人,互望了一眼,一齊轉頭,向通向平台的玻璃門看去。

  郭明剛才還在譏笑成立青疑神疑鬼,但是如今他的臉色,看來卻比成立青更白。他們看不到甚麼,因為玻璃門給接近地面的長窗簾擋著,看不到平台上的情形,也看不到向平台走來的是甚麼人。

  但是他們都毫無疑問地聽到那腳步聲,而且,他們也聽得出,腳步聲是在漸漸向玻璃門移近。

  郭明和成立青兩人,都坐著不動。

  腳步聲突然停止,他們兩人也看到了一雙腳,他們之所以能看到一雙腳的緣故,是因為那一幅窗簾,最近洗過一次,縮了,短了一些,所以,在地面和窗簾之間,有一點的空隙,空隙使人可以看到貼近玻璃門而立的一雙腳。那雙腳上穿的是名貴的軟皮睡鞋,一雙鮮黃的羊毛襪子。

  一個小偷,是絕不會穿著這樣的鞋襪來行事的。

  那麼,這時站在玻璃門外,和他們之間只隔著一扇玻璃和一幅窗簾的,又是甚麼人呢?

  成立青低聲道:「不,不!」他以手托著額角,面上現出十分痛苦的神情來。

  郭明像是被成立青這種痛苦的神情所刺激了,他是來保護成立青的,他怎可以這樣子坐著不動?他陡地生出了勇氣,一躍而起,衝過去伸手去拉窗簾。

  他太用力了,將窗簾整個地拉了下來。

  可是,玻璃門外,並沒有人。

  郭明呆了一呆,突然之間,他張大了口,不斷地發出可怕的尖叫聲來!

  他們兩人看到了那對腳──那只是一對腳,這對腳不屬於任何人,一對穿著黃色羊毛襪和軟皮睡鞋的腳,正在向外奔去,越過了石欄,消失了。

  郭明不知道他自己叫了多久,等到他停下來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的身子,抖得比甚麼都厲害,他一步步地向後退來,抓住了成立青的手臂,口唇哆嗦著:「成……先生……成先生。」

  成立青比郭明也好下了多少,但他究竟是中年人了,他比郭明鎮靜些,但也過了好一會,他才道:「到……你的家中去過一晚吧。」

  第三晚,他們兩人是在郭明家中過的。

  第四晚,他們兩人,來到了我的家中。

  他們兩人之所以會來到我的家中的原因,是因為郭明的一個父執,和我是朋友,郭明知道我對一切怪誕不可思議的事有興趣,所以他才和成立青兩人一齊來的。他和成立青兩人,花了一小時的時間,將三個晚上來連續發生的事,講了一遍。

  他們要我在今天晚上到成立青居住那地方去。

  我不準備答應他們──我不是一個對「鬼」沒有興趣的人,一雙不屬於任何身體,而能奔走的腳,更使我感到有意思,而且,還有那雙手哩。

  但是我和白素結婚不久,與其去看鬼,我寧願面對嬌妻。

  我在想:用甚麼話,才能將這個特殊的邀請推掉呢?

  白素就坐在我的身邊,成立青和郭明兩人,則神色緊張地坐在我們的對面。

  我笑了一下:「兩位所說的話,我的確感到十分有興趣。但是,兩位應該知道,鬼這樣東西,實際上並不是一種存在,而是一種感覺──」

  我企圖說服他們,他們事實上並沒有看到甚麼,而只不過是感到自己看到了一些東西而已。但是我的話還未曾講完,郭明已急不及待地道:「我們的確是看到那雙腳的,真的看到,你別以為我們是眼花。」

  我攤了攤手:「我並不是說你們眼花了,你們可能是期待著看到甚麼,所以,神經便產生了一種幻覺,這才使你們以為有一雙腳在行走的。」

  一直沒有出聲的成立青,直到此際,才不表同意地道:「衛先生,照你的說法,我們兩人在第三晚看到的,仍應該是手,而不是腳。因為前兩晚我看到的是手,郭明受了我的影響,他『期待』的,也應該是手,對不對?」

  我反倒給他們兩人駁得講不出話來了,只得轉頭向白素望了一眼,帶著歉意。

  我的意思是:我不得不去了,看來我們至少要分開一個晚上了。

  白素卻笑了一下:「我和你一齊去。」

  人是十分奇怪的,一些最簡單的事情,有時竟會想不起來。我大費周章地在拒絕著成立青和郭明兩人的邀請,但卻未曾想到,我可以根本不和白素分開,我們是可以一起去的。

  事情就那麼決定了!

  半小時後,我和白素、成立青、郭明三人,到了那幢大廈的門前。那幢大廈的氣派十分宏偉,高二十四層,由於新落成,並沒有住滿人,而且,由於它處在近郊的緣故,是以到了門口,便給人以一種冷清的感覺。

  我們一齊進入了電梯,電梯向上升去,一直到了二十四層,才停了下來。

  二十四樓是最高的一層,大廈的設計是越往上面積越小,二十四樓只有一個居住單位,就是成立青的住所。

  而二十四樓再上一層,就是天台了,通天台的門鎖著,寒風卻仍然自隙縫中捲了下來,令得電梯的穿堂中十分淒清。

  成立青是一個十分喜歡清靜的人,他的確揀了一個十分清靜的居住環境。

  我在成立青開門的時候,走上了通向天台的樓梯,向通往天台的門口張望了一下。

  通往天台的木門外有一道鐵閘,要偷進天台去,倒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等我回到門口之際,成立青已開了門,在延客入室了。

  那個居住單位佈置得十分清雅,成立青是一個獨身主義者,整個居住單位,只有他一個人住,有一間臥室,一間工作室和一個廳。我一進屋,就打開了玻璃門,走到那個面積十分大的平台上。

  我一直來到了石沿之旁,向下望去,下面的行人小得幾乎看不到。若說有甚麼人,能雙手在攀在石沿上,那真不可想像。

  我退到屋中,關好玻璃門,白素提議我們玩橋牌來消磨時間,我們都同意了。但是我和白素兩人,都可以明顯地看出成立青和郭明的心神不屬。

  午夜了,成立青放下了紙牌:「我們別再玩了,好不好?」

  我笑了一下:「成先生,你看,一到時候,你便開始期待了。」

  成立青並沒有回答我,但他的面色,卻十分難看。

  同樣地,郭明也顯得很緊張。神經質是會傳染的,白素也有點面色異常起來。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屏住了氣息,一言不發。

  屋中靜到了極點!

  我耐不住這種異樣的寂靜,便起身來,向通向平台的玻璃門走去,玻璃門旁,我向漆黑的平台一看間,突然看到了三雙腳!我不禁大吃一驚,剎那之間,幾乎怪叫了起來。

  然而我還沒有叫出口,便啞然失笑了,我看到的那幾雙腳,全是屋內人的,因為室內光線亮,所以在玻璃上起了反光,乍一看來,像是平台外面有腳了。我轉過身,向平台外指了指:「你們看──」

  我是以極其輕鬆的態度在說著話的,我是想叫他們看看這種玻璃反光,構成虛影的情形。

  可是,我才講了三個字,便發現他們三個人,包括白素在內,神色都蒼白得駭人,我立時問:「甚麼事?」

  成立青和郭明兩人,都已講不出話來,白素的聲音也在發顫:「天啊,就在你的身後!」

  我連忙再轉回身來,面對著玻璃門。

  在那一剎間,我也看到了。

  那絕不是我剛才所想像的虛影,那是確確實實的實體!我看到了兩隻手,不屬於任何人,只是兩隻手。

  那是一雙男人的手,手指長而粗,在右手無名指上,還戴著一枚戒指,那是一枚「貓兒眼」戒指。那兩隻手,一隻按在玻璃上,一隻正握著玻璃門的把手,想將玻璃門拉了開來。但玻璃門是鎖著,所以那手拉不開。

  我呆在原地,一動也不能動。

  這是甚麼?我的心中不斷在自己問自己。

  無疑地,這是一雙手,但是,那究竟是甚麼呢?我的腦筋因為過度驚訝而開始變得渾噩不清起來,然後,突如其來地,那雙手消失了。

  那雙手消失了之後的一分鐘,才有人講話。第一個講話的是白素。她道:「你看到了沒有,你看到了沒有?」

  那時候,我也開始恢復鎮定了。

  我連聲向成立青要了玻璃門的鎖匙,打開了門,向外走去。

  在那片刻之間,我下了兩個假定。

  第一,我假定那雙手是假的,橡皮製的,而由鋼絲操縱著,一個熟練的操縱者是可以做到這一點;第二,我假定那人的身上,全部穿上了漆黑的衣服,我們便只能看到他的雙手,而看不到他身子的其他部分。

  但是當我出了平台之後,我立即發現我的兩個假定,都是不成立的。第一個假定若是成立,那一定有許多支架來支持鋼絲的活動,但事實上,除了一根收音機天線外,沒有別的東西。

  如果說一個人穿了深色的衣服,這本來就是十分牽強的事,而且,這個人是由甚麼地方撤退的呢,我自問身手不弱,但是要我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從二十四樓撤退,那也是沒有可能的事。

  兩個假定都不成立,那麼在理論上,我就必須承認那一雙手,的確是不屬於任何人的,只是兩隻手!

  一雙手,獨立地存在,這算是甚麼?

  單單是兩隻手,而且還有兩隻腳──成立青和郭明曾見過的,我如今已對他們的話,再不表示懷疑了。

  這難道是甚麼星際人?星際人的形狀,恰好像地球人的手或腳?

  就算有這個可能的話,那麼手上為甚麼還要戴著戒指,腳上為甚麼還要穿著襪子和鞋子?我的最荒誕的假定,看來也不能成立了!

  我在平台上呆立了好一會,才回到了屋中。

  成立青苦笑了一聲:「衛先生,那……是甚麼?」

  我搖了搖頭:「我暫時還說不出所以然來。」

  郭明面青唇白地問道:「是……是鬼麼?」

  我仍然搖著頭:「我不認為鬼會像手和腳,我說不出那究竟是甚麼。」

  成立青嘆了一口氣:「剛才,那手想打開門來,他想打開門來作甚麼?」

  我的心中陡然一動:「成先生,你可認得出這一雙手是屬於甚麼人的?那手上還戴著一枚貓眼石的戒指,你想一想!」

  成立青呆了許久才道:「沒有,我想不出來。剛才我也見到了那粒貓眼石,如果我曾經見過的話,我一定想得起來的。」

  我踱來踱去,這實是太離奇了,這是難以設想的事情。我們所看到的不是一個怪物,如果是一個怪物的話,我們就可以設想他來自不可測的太空。

  但如今我們看到的,卻是普普通通的一雙手,那是應該屬於一個人的,然而此際它們卻又不屬於任何人,一雙游離的手,一對游離的腳!

  時間慢慢地過去,我們四個人很少講話,只是默然地坐著,也很少動作。

  一直到了清晨三時,仍然沒有甚麼別的變化,我才站了起來:「成先生,我要告辭了。」

  成立青苦著臉:「這裏所發生的事──」

  我道:「我將盡一切力量來幫助你,如今,你不必再在這裏住下去,再請你將這層樓的一切鑰匙,暫時交給我保管,可以麼?」

  成立青忙道:「可以,可以,當然可以的。」

  我來回又走了幾步,等到成立青收拾了一點東西,和他們一齊出了屋子,坐電梯下了樓。成立青暫時住在郭明的家中。

  我和白素回到了家中,我們幾乎一夜沒有睡,討論著那件怪事,但是卻一無結果。

  第二天,我約了一些靈魂學專家,一齊到那屋子去等候,可是竟沒有結果。

  第三晚,我們仍在等候,又帶了攝影機,準備一有怪現象出現,便立即將它攝下來,慢慢研究,可是也沒有結果,不論是怪手或是怪腳,都未曾再出現。

  一連半個月,我都空等,我決定放棄這件事,我通知成立青,他可以搬回去了,但是成立青卻索性放棄了那層樓,那是他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買的,他仍然按月付著款,但是卻聽憑那層樓空著不去住。

  又過了幾天,已是聖誕節了。

  這是一個不論宗教信仰如何,都使人感到有氣氛的節日,我和白素兩人,在許多的邀請之中,選擇了一個比較情投意合的晚會去參加。

  那一天天氣仍然很冷,那晚會的主持人是一所高等學府的教授,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客人了。這一切,本來是不值得詳細敘述的,我之所以不厭其煩的緣故,是因主人楊教授,向我介紹到會的客人之際,在他講到「鄧先生」時,在我面前站著的,是一個高大的男子。

  那男人禮貌地伸出手來,我自然也與他握手如儀,就在和他握手之際,我像是觸了電一樣。

  他的手粗而大,而在無名指上,戴著一隻貓兒眼石的戒指。

  那隻貓兒眼石的戒指,式樣十分奇特,而那粒貓眼石也圓而色澤佳,是上好的寶石。

  這粒寶石、這隻戒指,我是見過的。

  在成立青住所的那個平台上,我就曾看到過這隻戒指,當時,這隻戒指是戴在一隻粗而大的手上(就像現在被我握著的那隻手),只不過當時那隻手是不屬於任何人的,只是一隻手!

  當我發現了那枚戒指的一剎間,我心中實在極其震驚,我握住了那人的手的時間一定很長,令得那人用力將手縮了回去。

  我連忙抱歉地笑了一下,以掩飾我的窘態:「對不起,我是一個患極度神經衰弱症的人,時常精神恍惚,請你原諒。」

  那人並沒有說甚麼,只是「哼」地一聲,便轉過身,向外走了開去。

  我也連忙後退,我退到了一個比較隱蔽的角落,打量著那人。那人正在和另一個人交談。他個子相當高,他的頭髮可能天生鬈曲,因之使他看來風度翩翩。

  我估計他不會超過三十歲,但是我卻無法憑外表的印象而斷定他是甚麼樣的一個人。

  我打量了他很久,他並沒有注意我,我找了一個機會,將主人拉進了他的書房之中,在書房門口,我向那人指了一指:「這個是甚麼人?」

  主人十分奇怪:「咦?我不是替你介紹過了麼!你們沒有交談?」

  我搖了搖頭:「沒有。」

  主人道:「我以為你們會交談的,這人和你差不多,是一個怪人,他一生最大的嗜好便是旅行,而他更喜歡在東方古國旅行,去探討古國的秘奧,他家中很有錢,供得起他花費。」

  我又問:「他叫甚麼名字?」

  主人道:「我們都叫他博士。」

  我聳了聳肩:「是麼?他是甚麼博士?」

  主人道:「他有許多許多博士的頭銜,全是印度、埃及、伊朗一些名不經傳的大學頒給他的。他是神學博士、靈魂學博士、考古學博士等等。」

  我不由自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怪人。

  而更令得我感到興趣的,是他的那隻手,和戴在手上的那隻寶石戒指!

  主人見我不出聲,便又道:「他的真正姓名是鄧石。這真是一個怪人,對不起,外面的客人很多,我要去招呼他們。」

  我自然不能將一個舞會的主人,長久地留在書房中的,而且,我也可以看出,實際上,主人對這位鄧石博士,知道的也並不多。

  我忙道:「你請便,我想在這裏休息一下。」

  主人打開門,走了出去,我在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手托著頭,我的思緒十分混亂,那個鄧石,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我決定將這件事通知白素,和她一起商量一下,我站了起來,也就在這時,「卡」地一聲,門把轉了一轉,門被推了開來。

  我向門口看去,不禁怔了一怔。

  站在門口的,居然是鄧石!

  鄧石的面上,帶著一種十分傲然的神情,這種神情,有點令人反胃。

  他冷冷地道:「背後談論人,是不道德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