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殺意使用說明書

  我常來神田,但至今從未踏進舊書店一步。光是想像不戴手套去摸那些不知打哪兒來的書,就讓我全身發毛。而且重點是:我最近根本不怎麼看書,我看的印刷字頂多就是轉行情報誌。總之這一、兩年來,即便是書店的新書區都讓我敬而遠之。

  既然如此,為何我偏偏要在今天莫名其妙的晃進這家店裏來呢?這是家位於拉麵店隔壁的小店,骯髒破舊的書本在門口堆積成山,稍不留神,前幾天買的裙子很可能就因此報銷。

  店裏的人大多為男性。每個人不是專心盯著書架上的書本;就是拿在手上埋首苦讀。他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眼中根本看不到別人。他們是一群阿宅(註:指對某項嗜好特別熱愛並研究透徹的一群人,但現今已演變為略有貶意的說法。),我想;而且是一群讀書宅。

  我看著一望無際、多得煩人的書背,覺得再待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這裏沒有我想找的東西;同時這裏也是全世界最與我無緣的地方。

  然而,不知怎的,我竟離不開這家店。當我走過這家店的門口時,總覺得這裏有某種東西;某種正在呼喚著我的東西。

  我漫無目標地茫茫凝視著眼前的書山。這家店到底有甚麼東西這麼吸引我呢?

  過了半晌,我不禁在心中開始嘲笑自己。蠢斃了!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東西能救得了現在的我?這只不過是被逼進死胡同後產生的可笑幻覺罷了。

  出去吧。出去喝杯苦澀的咖啡,這樣總比待在這裏好。

  當我正懷著這樣的想法,亟欲走向門外時,某本書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本書放在離出口最近的書架最底端。它的厚度約莫一公分,沒有書皮,是一本白色的書。

  殺意使用說明書。

  這就是它的書名。書名的字跡相當模糊,不仔細看根本看不懂。為甚麼它會吸引我的目光?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一回過神,我已經買下這本書,走出店外了。我在櫃台結帳時,老闆意味深長地瞧了我一眼,但最後也僅以冷淡的語氣說了句:「兩千零六十圓。」

  兩千零六十圓,這個金額用來亂花,再適合不過了。

  回到狹窄的單人套房後,我簡單吃了頓晚飯,把剛買來的書放到桌上。殺意使用說明書。這個書名真的很奇怪。仔細一想,我連它是小說或散文都不知道,就買回來了,該不會是本工具書吧?

  不過呢──

  翻開書本一看,第一段便寫著如下的文字:

  「每個人都可以輕鬆獲得殺意。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個人都瞭解正確的相關知識;若是光憑一知半解就草率行事,可能會招致非常悲慘的後果。本書的目的正是教導首次使用殺意的讀者如何安全、正確地殺人。此外,當您翻開此書後,務必小心保管本書到達成目的的最後一刻為止。」

  接著我又翻開了下一頁,上面寫的是這本書的目錄。

  「目錄

  準備……………………………五頁

  殺意的概要和基本操作……一○頁

  格式化殺意…………………一四頁

  調整…………………………二二頁

  ………………………………………」

  「哇!這是啥啊!」我不自覺丟開這本書。

  這根本就不是小說也不是散文,而是貨真價實的使用說明書!我幹嘛買這麼無聊的東西回來?

  不是我自誇,我最厭惡的就是使用說明書了。每當買了錄影機或音響等電器用品,這種東西總會跟著附在上面,但我從來沒有認真看過那些使用說明書。我對付電器用品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那就是:隨便亂按、隨性操作,因此認識我的人總說我空有一大堆高性能的機器,卻連它們十分之一的能力都沒有使用到。

  我之所以不看使用說明書,理由有二:第一,總是在看到一半的時候,就越看越糊塗。只要看到我不懂的詞句或是莫名其妙的專有名詞就會讓我感到煩躁,兩年前買來的筆記型電腦,連用都沒用過就塞進衣櫃裏。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而不看使用說明書的另一個理由,則是它們寫的全是胡說八道。我也曾好幾次在機器怎樣都動不了時,求助於使用說明書,但它們卻不曾解決過我的問題。舉例來說,當我想要預錄電視節目時,照理說只要按照使用說明操作即可,但有時就是無法錄製成功。失敗了就會產生不安,於是當我想預錄非看不可的節目時,只得準時坐在錄影機前,看它是否有確實錄製──這樣預錄還有意義嗎?盛怒之下,我得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使用說明書上寫的全是鬼扯」。

  我丟開剛買回來的書,按下遙控器的開關,想要看個電視。但是不管我怎麼轉台,電視上播的不是無聊的連續劇、新聞報導,不然就是全國吃透透的美食節目。我關掉電視,再度望向桌上的那本書。

  想想,這真是本奇妙的書。我認為所謂的「殺意」,指的是突然出現在人的心中驅使當事人行凶的東西,不可能像電器用品一樣可以開開關關、調東調西。

  我再次伸向那本書,翻開了寫著「準備」的頁面。上面是這樣寫的:

  「確認對象

  請鎖定想殺的對象。若為複數,請參閱模式2。做完以上步驟後,請釐清對方和自己的關係。」

  我將目光從書本上移開,接著腦中浮現矢口育美那妖艷的面容。

  育美是我女子大學時代的朋友。現在想想還真蠢,我以前當她是我的好朋友;但她卻只是把我當作利用的對象。這件事情,我直到現在才深刻體會到。

  接著我翻開下一頁。在「殺意的概要和基本操作」上寫著:萌生殺意的過程和不可輕忽的注意事項。讀起來又臭又長,我中途就跳過了。

  接下來是「格式化殺意」,上面是這樣寫的:

  「格式化殺意

  長時間將殺意悶在心裏,只會讓心中徒增怨恨,甚至弄不清當初為何會產生殺意。這時先回想一下自己為何心中會產生殺意,整理一下心情吧。」

  還真被說中了!最近每當我回想起育美的行為,便讓我對她更加怨恨,到後來都忘了自己究竟最恨她哪一點。

  好,來試著格式化殺意吧。我讓自己馳騁在過去的回憶裏。

  起因是緒方洋一這個人。

  我和洋一在同一間公司上班,也曾屬於相同部門。我倆因此走得越來越近,最後成為男女朋友。我們不曾仔細討論過將來的事,但我想跟他結婚,而他也應該跟我抱持著同樣的想法。辦公室的同事個個都知道我倆的關係,甚至還常有人問我們:「甚麼時候要結婚?」

  我唯一做錯的,就是把他介紹給育美這個女人。

  那一夜,當我和育美一同小酌時,她突然叫我把男朋友介紹給她認識,而且還要我馬上約他出來。我本來不想打擾他,但育美的下句話卻改變了我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愛妳的話,應該不論何時都會飛奔而來才對呀。」

  她想說的,說穿了就是:如果他不能隨傳隨到,那表示他根本不在乎妳。我一下子氣不過,便脫口說出:「那我打個電話約約看。」

  電話打過去後,他非但沒有生氣,甚至還很高興。三十分鐘後,當他出現在我們面前,我不禁對育美產生一股勝利的快感。

  然而,我錯了,我早該想到育美從學生時代,便是個看上的男人絕不放手的女人。我早該小心她,當她在洋一離席時,在我耳邊輕聲說著:「真是個好男人,我好羨慕妳喔。」時,我早該注意到事有蹊蹺。我不只渾然不覺,還被她的話弄得飄飄欲仙,大嘴巴地大談洋一的優點,甚至還告訴她洋一家很有錢。

  洋一是個很溫柔的人,這是他的優點,同時也是缺點。這點我早該嚴加注意才對!當個嫉妒心重的女人又如何呢?當育美跟他說:「下次教我打高爾夫球嘛。」時,我應該從旁插嘴:「要找我一起去才行唷。」才對的!然而,我卻沒有這麼做。我沉浸在優越感裏,甚至大方說出:「那我就將超完美男友借給妳吧!」這種話,完全沒注意到育美正在心中盤算著要如何吃了他。我怎麼會這麼笨呢?

  大約一個月後,我們的戀情產生了變化。洋一的態度開始變得極不自然,在我面前總是很不自在。而在我將他介紹給育美之後的第三個月,他戰戰兢兢地對我提出了分手,殺得我措手不及。

  在我的逼問之下,他承認自己和育美確實有一腿。他說她約了自己好幾次去打高爾夫,在兩個人一起打球的過程中,他就不自覺迷上育美了。我才不相信洋一說的話。不是他迷上育美,鐵定是育美勾引他的。

  我哭著跑去向育美抗議,而她竟一臉為難地說:

  「我知道這樣做對妳很不好意思,但既然他已經選擇了我,說再多也於事無補吧?巴著一個心已經不在妳身上的人,是不可能獲得幸福的。」

  聽到這番話,我頓時失去理智、歇斯底里起來。育美見狀後一改態度,正言厲色地說:「妳沒資格獨佔他吧?妳又不是他老婆。」

  為了讓洋一回心轉意,我做了各式各樣的努力;然而,不知是不是育美暗地裏從中作梗的關係,他絲毫沒有透露想回頭的意思。

  我和他關係決裂的事,連公司內都傳得人盡皆知。每個人都只是以看熱鬧的心態憐憫我、投以好奇的眼光。露骨出言安慰我的人,就只有那個身為老鳥的老處女。誰希罕那個醜女的安慰?還說甚麼「我們一起尋找好男人吧!」

  接下來要說的,就是前幾天的人事異動了。

  很意外地,我被調到別的部門了。那個部門既土氣又不起眼,做的全是些無關緊要的差事,而員工也大都是年屆退休的男性職員。

  為甚麼上頭會把我調到那個部門,大家心知肚明。我們公司有個不成文規定,那就是當同公司的職員結婚時,女方必須調到別的部門,而戀情告吹時也同樣比照辦理。

  我很喜歡至今所待的部門。雖然工作內容只是男性職員的助理,沒有機會主持企畫案、和客戶談生意,但工作時總是沐浴在春風得意的氛圍裏。我們有時會前往名人經常出現的場所,有時則擔任接待。大家都忙著討我歡心,因為我是這個部門的女神。

  如今呢?我卻被迫換上死板的制服,負責做些端咖啡、繕寫員工旅遊的行程表等工作。說到員工旅遊,光是想像就讓我頭皮發麻;女性參加者竟只有我一人!和一群油盡燈枯的老爺爺參加溫泉之旅,到底有甚麼樂趣可言?

  我決定辭掉這份乏味的工作,因此這陣子常常閱覽轉行情報誌。然而現在經濟這麼不景氣,根本找不到甚麼條件好的公司。我也曾想過要硬著頭皮去風化場所上班,但萬一被熟人撞見,不知他們背地裏會怎麼說我。不要,我絕對不要成為別人的笑柄!

  啊,為甚麼我非淪落至此不可呢?這一切都是育美害的!都是那個狐狸精搶走我的洋一,霉運才會一口氣找上我的!都是那個女人的錯!像她那種人,死了算了!

  本已稍稍淡去的憎恨,這下子又甦醒過來,在心中變得十分鮮明。我想現在就殺了育美,我已經無法再多忍一秒鐘了。

  我闔上書本站起身,在狹小的房間中來回踱步。該如何殺了育美呢?現在我腦中只容得下思考這件事。

 

  隔天,我在公司的午休時間到附近的大賣場買了菜刀。想當然耳,我做了換衣服、戴眼鏡、改變髮型等諸如此類的變裝。

  一到夜晚,我隨即前往育美的住處附近,躲在她那棟公寓旁邊套上黑色運動外套,用意是為了藏匿在黑暗中,以及避免染上噴灑出來的血液。套好外套後,我便躲到停車場的車輛陰影中。育美每星期都會在這一天去上英語會話課,而且還大搖大擺地開車去。現在差不多是她回來的時間了。

  耳邊傳來了引擎聲,一輛紅色的車子開進停車場。是育美的車。她倒車入庫了。引擎聲停了下來。我握緊菜刀,掌心不斷滲出汗水。

  車門應聲開啟,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一雙套著花紋絲襪的美腿,接著則是穿著套裝的育美。她關上車門、將包包掛在肩上,跨出利落的步子。高跟鞋的聲響,迴盪在整座停車場。

  我握緊菜刀,想快速地衝上前去;但腳步卻動彈不得。笨蛋!我在幹嘛?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呀!

  最後,我依然只是像個木頭人似地杵在那兒。直到確定育美的身影消失在公寓中,我才慢吞吞地站起身來。菜刀的握柄,已經濕成一片。

  回到住處後,我依舊發了一陣子的呆。明明我已經下定了決心,怎麼會臨時怯場呢?真丟人。

  我又拿出了那本殺意使用說明書,因為我昨天只讀到「格式化殺意」的部份。我看了接下來的「調整」這一段,頓覺恍然大悟。

  以下就是那一段的內容。

  「當您將格式化殺意,重燃當初憎恨對方的那股情緒後,請將那股情緒調整一番,依照以下步驟完成。您就不會臨時怯場,也能在犯案時勇敢面對一切。」

  原來如此!早知道我就先讀這一段,也省得我遇到今天晚上那種窩囊事。書中的調整步驟如下:

  「請找出適合您的殺意等級,並遵照指示行動。

  等級1(只要能殺了對方,不惜同歸於盡)………………二三頁

  等級2(只要能殺了對方,不惜吃上官司)………………二四頁

  等級3(不想吃上官司,但已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二六頁

  等級4(想要輕鬆愉快地殺了對方)………………………三○頁」

  當然是等級4囉!我翻到三○頁。讀了該頁的內容後,我受到了些微打擊。

  「等級4:殺意不足,請選擇增強殺意(次頁)或是放棄犯案(一五三頁)。」

  是喔──我歎了口氣。想要輕鬆愉快地殺人,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被它這麼一說,我也覺得不無道理。選等級1總行了吧?我懷著這樣的想法,翻到二三頁。

  「等級1:大多為一時衝動產生的殺意,請依照以下步驟冷靜下來。

  ⒈想想看,死了就一無所有了。

  ⒉仔細想想,萬一自己死了,對方卻存活下來呢?」

  原來如此。不管多麼想殺人,也不能在失去理智的狀況下犯案……大概是這樣吧?看來我的確需要調整一下心情。

  總而言之,因為我不想放棄殺人,所以翻到了三一頁的「增強殺意」。

  「增強殺意

  請想像如果沒有犯案,對方因此過得幸福愉快的模樣。」

  如果我沒有殺了她──

  育美那女人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洋一的老家很富有,如果和他結婚,想必他的家人會很樂意蓋棟房子給自己的兒子和媳婦,而且肯定是棟上班族窮極一生也買不起的豪宅。而育美雖然成為家庭主婦,但家中一定會雇用一、兩個傭人,所以她甚麼活兒都不用做,當然也可以辭掉工作,每天就只要負責穿上漂亮的衣裳出席宴會,或是忙著和那些同為貴婦的太太爭奇鬥艷就行了。出國旅遊自然也難不倒洋一夫妻檔;行程絕不會是夏威夷六天四夜之旅,而是環遊世界一周或是在巴黎住上一個月之類的奢華之旅。可惡,可惡!那些本來應該是屬於我的,本來應該是我得到的才對啊!都是那女人搶走了一切!這一切居然被那種笨女人搶走!被那種胸大無腦、又一無是處的女人搶走!

  我接著從出國旅遊聯想到了蜜月旅行。我不知道他們會到哪裏去度蜜月,但那女人鐵定會將旅行的照片印成明信片寄給熟人,然後……一定也會寄給我!她一定會寄來向我誇耀自己的勝利!她就是那種賤到骨子裏的女人!

  我想殺了她!不殺她,我難消心中這口怒氣!只要能殺了育美,就算有所犧牲也在所不惜!

  一想到此,我赫然發覺自己的殺意已經到達了等級3。等級3在二六頁,於是我翻到了那一頁。

  「等級3正適合犯案。請仔細閱讀管理殺意(八七頁)之後,翻到發揮殺意(九九頁)那一頁。」

  好,看來調整殺意的部份已經結束了。經它這麼一說,我才發覺,我想殺死育美的念頭好像越來越強烈;而且頭腦十分冷靜,已經做好面對一切的心理準備。

  我依照它的指示翻開第八十七頁,接著不自覺皺起一張臉。

  「管理殺意

  請將殺意切換到使用者管理模式。如果操控失效,請先提高等級,接著再於網際網路連線模式降低等級。」

  這是甚麼意思?為甚麼突然冒出這麼難懂的句子啊?

  這本書的最後附有用語解說頁,於是我翻開查了一下。以下是關於「使用者管理模式」的說明。

  「意指將殺意控制在可操控範圍內。請參照『精神操作』。」

  看不大懂。我翻遍了整本書,也找不到它所提的「精神操作」那一段。

  算了,管他的──我懷抱著這樣的想法繼續閱讀「管理殺意」,但看不懂的詞彙實在太多,真讓人看不下去。反正也不是甚麼重要的東西,所以我略過了。「管理殺意」那段最後寫著這樣的字句:

  「維持殺意等級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請務必在確認管理項目後再行犯案。」

  嗯──我就知道這一段很重要。可是頁數太多,我也沒耐心重讀一遍,所以我決定先跳到接下來的「進行殺意」這一段,等遇到問題再回頭看「管理殺意」。我先翻到第九十九頁。

  「進行殺意

  在確定等級已經穩定之後,請依照以下指示來進行殺意。」

  ⒈該如何策劃進行計劃……一一二頁

  ⒉選擇進行方法……………一二一頁

  ⒊事後處理…………………一三○頁

  我快速瀏覽了上述每一頁。

 

  星期五晚上,我在育美的住處附近打了通電話給她。

  「我出來外面辦事,正巧到妳家附近,方便讓我現在過去一趟嗎?」

  「現在已經很晚了耶。」育美毫不掩飾地語帶嫌惡。

  「我只會叨擾一下,馬上就會走。那就這麼說定囉!」我搶在育美開口前掛斷電話。

  一到育美的住處,她馬上擺出一副冷漠的表情。

  「我明天一早就要出門耶。」

  「唉呀,這樣啊?是跟洋一約會嗎?」

  育美沒有吭聲。我脫下鞋子走進她家,發現玄關放著黑色的高跟鞋。洋一就是喜歡這種鞋,我也因此買了一雙。

  「我買了瓶葡萄酒,能不能麻煩妳準備杯子?」我亮出白葡萄酒的瓶子。

  「我現在不大想喝酒。」

  「別這麼說,陪我一下嘛。」

  育美勉為其難地拿出兩個葡萄酒杯。我拔掉酒塞,將酒倒入彼此的杯中。

  「為育美和洋一乾杯。」我拿起酒杯。

  「妳在挖苦我啊?」育美直直地瞅著我。

  「怎麼會呢?我是真心祝福你們,心中早就沒有疙瘩了。」

  「那就好。」育美舔吮般地喝下白葡萄酒。

  默默地啜飲一陣之後,育美離席了。我等待的就是這一刻!我將藏在包包中的白色毒藥倒入她的杯中。它的毒性強烈,喝下過了數分鐘便能致死。下完毒後,我再度若無其事地繼續喝酒。

  育美回來了,手中還拿著一個小箱子。

  「我有個東西想交給妳。很早以前我就想交給妳了,但一直拖到現在……」

  「甚麼東西?」我一邊想著「快喝下那杯酒!」一邊問道。

  「別問了,快打開來看吧。」

  我一面留意著她面前的酒杯,打開她遞給我的箱子。裏面有一個金色胸針,形狀類似中世紀騎士所拿的劍。

  「它叫做『友情之劍』。」她抬眼看著我說,「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對不起妳。洋一向我求婚時,我煩惱了好久,因為我不想失去和妳之間的友情。」

  哼!妳在說甚麼鬼話?我想。妳以為這種話可以騙過我嗎?

  育美低頭道歉。「可是,到頭來我還是戰勝不了對他的思念……對不起。」

  「妳根本不需要道歉呀。」我說,「我又不是他老婆,沒資格獨佔他──這話不是妳自己說的嗎?」

  「我覺得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育美垂下頭,接著再度抬起臉來。「但是請相信我,那不是我的真心話。我之所以會那麼說,是為了親手為我們的友情畫下句點……因為我覺得這樣對我們彼此都好。可是,我還是不想失去妳!所以我才買了這個,想交給妳……我知道自己很自私……」

  看到育美流下淚水,我不禁大吃一驚。我從學生時代起就看過好幾次她哭泣的模樣,但那些多半是假哭,從未真正流出淚水。

  「育美……」

  「對不起,對不起!」她不斷地哭泣著。「求求妳原諒我……」

  我在心中聽到了「我不原諒妳!」這句話,但聲音卻微乎其微;不只如此,甚至我還萌生了「那就算了吧。」的念頭。

  育美將手伸向酒杯。我搶在她之前,佯裝為了拿自己的酒杯,而不小心打翻她的酒;混有劇毒的葡萄酒,就這樣灑了一地。

 

  回到住處後,我開始後悔了。總覺得被育美擺了一道。她從以前就很擅長假哭,該不會是現在已把假哭的技巧練得爐火純青,能夠自由操控淚水了吧?

  還有那個胸針,我從帶回來後就一直盯著它瞧,看久了還真像個便宜貨。另外……甚麼友情之劍嘛,聽都沒聽過!我越想越覺得就這樣白白回來,真是虧大了!

  為甚麼我沒辦法好好發揮殺意呢?我竟然被那種程度的謊言給迷惑了,肯定是腦袋有問題。

  我翻開那本使用說明書。最後有個「疑難排解」的部份,上頭記載著類似電器用品故障時該如何處理的內容。裏面有一段寫著:

  「症狀 心中無法順利湧現殺意,導致中途退卻

  原因 ●氣勢不足(處理方式 增強氣勢)

     ●其實並不是真的憎恨對方(處理方式 放棄犯案)

     ●沒有確實調整好(處理方式 管理殺意)」

  果然啊!之前我略過的「管理殺意」,就是這次失敗的重點。儘管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我還是重新翻開那一頁。

  「……為了防止殺意中途消失,請維持殺意的穩定。回到使用者管理模式調整等級後,請在自動模式下進行操作。屆時請留意切換模式的時機(參照五五頁)。若您想將等級記錄儲存起來,請於精神模式下操作,步驟和使用外接擴充儲存設備時相同。另外,若您想在心靈操控模式下操作,請參照模式2──」

  我丟開這本書。再也看不下去。

  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從頭到尾我都不知道它在說甚麼。如果不看懂這玩意兒,我就不能抱著殺意殺死別人嗎?

  我覺得殺人對我來說太困難了。

 

  幾個月後,我收到一張明信片。背面印的是育美和洋一在加拿大滑雪的照片──這是一張蜜月照。

  看著這張照片,我心中的恨意又死灰復燃了。

  王八蛋、王八蛋!妳等著瞧吧!我心中這麼想著。

  然而,我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卻如此呢喃道:到頭來,殺人這件事對我來說,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那本使用說明書依然放在我的書櫃裏。有時我會將它抽出來瀏覽,但沒多久就會看得頭疼,於是又將它放回去。這樣的事情重複了好幾次。

  至於我的殺意──

  現在正躺在衣櫃中,和筆電一同覆蓋在塵埃下。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