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爺爺當家

  「老爸,那我要出門囉。」穿好鞋子後,貞男回頭留下這句話。

  「嗯、嗯。」伸太郎點了點頭。

  「這樣真的可以嗎?總覺得對您有點過意不去。」孝子誇張地皺起臉來,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她心中並沒有這麼想。只要看看她那張截至剛才還喜形於色的濃妝臉就知道了。她兒子信彥之所以會在旁邊偷笑,也是為了這個原因。

  「沒關係啦,法式料理對老年人來說負擔太重了,我只要吃個茶泡飯之類的來果腹就好。」伸太郎來回看了看兒子、媳婦和孫子的臉。他想要裝出一副油盡燈枯的老人模樣。

  「要小心關好門窗喔。」

  「好好,我懂。不要把我當成三歲小孩。」

  目送三人離去後,伸太郎鎖上玄關的鎖,接著看向牆上的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六點半。

  他匆匆忙忙地走上樓梯。兩夫婦的臥室和剛升上高中二年級的信彥房間都位在二樓,而他的目標正是孫子的房間。

  才剛爬完樓梯,伸太郎的心臟就劇烈地跳個不停;這不光是劇烈運動帶來的影響,也包含了他期待已久的雀躍之情。

  伸太郎的目的,就是孫子信彥偷藏起來的A片──也就是色情片。

  他這輩子從未看過A片,卻深知A片是甚麼樣的東西,這全多虧了深夜的電視節目及郵購目錄。郵購的彩圖廣告帶給他的刺激尤其強烈,他甚至還保留著那張廣告單。伸太郎將它藏在唯有自己可以觸碰的神壇抽屜深處,有時他會拉出抽屜,靠著老花眼鏡和放大鏡欣賞那張小小的照片。光是這樣,就足以讓他興奮半天;雖然已年過七十,但他依然相當、非常、異常喜歡年輕女孩的裸體。

  日子久了,伸太郎開始想瞧瞧貨真價實的裸女。但是,他想看的並非活生生的裸女,而是指錄影帶上的、影片中的年輕女孩一絲不掛、春心盪漾的模樣。

  這不是甚麼難事,只要購買郵購商品就行了。但伸太郎卻沒有勇氣這麼做。若是被家人知道該怎麼辦?他覺得自己是家中最有威嚴的人,因此害怕自己的威嚴會一落千丈。他認為家人應該還沒察覺到他其實非常好色。

  他曾聽說過有錄影帶出租店這種地方,但他終究無法光明正大地去借那種一看就知道很色的玩意兒,光想像就覺得丟死人了。結果,他還是只能盯著郵購廣告來解決需求。

  然而,某天伸太郎偷聽信彥和朋友講電話,發現信彥原來租了幾齣A片。從那之後,他總想著要央求信彥借他開開眼界,但對未滿二十歲的孫子提出這種要求,未免太不像樣了。伸太郎也曾想過要偷借來看,但一想到被家人發現的景象,就讓他嚇得不敢實行。加上現在不巧是寒假期間,信彥大部份時間都在家,有時好不容易等到信彥出去,又輪到孝子在家。

  就在這時,上天給了伸太郎一個大好機會。

  孝子在商店街的年終抽獎活動中抽中了法式餐廳的餐券,憑這張券可以兩人同行免費,四人同行則另兩人半價招待。

  「法式料理應該都很油膩吧?我不去。」當孝子鼓吹伸太郎一同前往時,他就這樣拒絕了。此時,他的腦中早已盤算好計劃。

  就這樣,兒子、媳婦和孫子總算離開家中,讓他得以單獨留在家裏。

  信彥的房門前貼著「禁止私闖」的牌子。他這個年紀最討厭別人擅自進入自己的房間。然而伸太郎看到這個,只覺得有種進入秘密俱樂部般的緊張和興奮感。他雀躍地打開信彥的房門。

  這是一間骯髒的房間。牀上的毛毯捲成一團,書和雜誌散落一地,連洋芋片的袋口都是開著的。

  「這是甚麼樣子?真是教育失敗!都是孝子把懶散遺傳給信彥了。」伸太郎嘀咕著踏入房內。他很喜歡「教育」一詞,因為以前他曾擔任教職,而學校的人總說他死腦筋。

  「我瞧瞧……」伸太郎走向書櫃。依信彥的個性推測,除了錄影帶之外,他肯定也收集了不少充滿性刺激的讀物。伸太郎放眼一望,從中抽出一本寫真集;這是信彥喜歡的偶像拍的寫真集,裏面也刊載了泳裝寫真。他彷彿想要吃了那一頁般地仔細端詳,再度在心中歎道:「年輕女孩的裸體真有看頭!」伸太郎張著大嘴看個不停,用手背擦掉差點滴落的口水。

  但伸太郎還是把寫真集放回去了。其實也沒甚麼好看的嘛──他本來以為會有更香艷刺激的照片,但結果還是失望了。就這樣,他開始專心尋找錄影帶。

  如果他抽出的不是那本偶像寫真集,而是旁邊的寫真集的話,感想勢必會有所不同;事實上,那本正是露毛寫真。所謂「露毛寫真」這個名詞伸太郎時有耳聞,但他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含意。露出陰毛的寫真集──這件事實在教他難以想像。

  伸太郎四處尋找錄影帶,連置物櫃和視聽櫃裏頭都搜過了,卻還是遍尋不著,讓他急得像隻熱鍋上的螞蟻。沒時間拖拖拉拉了!雖說是法式料理,但家人最多兩小時後就會回來啦。他焦躁不安地尋找著,死都不想放掉這大好機會。

  (所以我才說房間要維持整潔啊!都是孝子沒管教好,以後一定要逼她更嚴格點。)

  找不到目標物的煩躁感讓伸太郎遷怒於媳婦,而對未知領域的期待感,也同時在他心中越來越膨脹,此外還引來了一些混亂。

  (再過一會兒就能看到了!我可以看到年輕女孩的裸體,可以看到她們用見不得人的模樣做出各種事情,可以看到成人影片……成、成、成、成人影片……!)

  伸太郎這個年紀的人,比起A片這種簡稱,更熟悉的是「成人影片」一詞。

  伸太郎完全沒有想到要防範信彥起疑,於是在房內胡亂地大肆翻找,連抽屜也打開了。就在這時,某個東西滑落到伸太郎腳邊,讓他嚇得跌坐在地。掉出來的是一塊滑板;別說名稱了,就連這東西的功用他也摸不著頭緒。

  因為剛才的震動,書本、箱子都從抽屜中散落一地;看著這些東西,他的眼睛不自覺盯住了其中一個點。原來,錄影帶的外殼也掉下來了。包裝使用的是一張年輕女孩穿著護士服半裸酥胸的照片,旁邊還大大寫著「請你用身體幫我打針」。

  就是這個!伸太郎一手抓起錄影帶,掌心涔涔地冒出汗水。

  他看了看女演員的名字,嚇得心臟差點從嘴巴迸出來。

  (小山田仁美?喔,想不到那個小山田仁美居然會拍這種片!可以看到小山田仁美的裸體啊!那個仁美的裸體──)

  伸太郎是年輕女演員小山田仁美的超級影迷,然而這上面印的名字是「小山田廣美」,並不是「小山田仁美」。老花眼的他看不出這小小的差別,而且照片上的女孩又長得很像小山田仁美,怪不得會取如此相似的藝名。

  信彥的房間裏不只有電視,也有台錄影機。伸太郎打開錄影帶的外殼、取出錄影帶,萬分緊張地坐在電視前。他從未使用過錄影機,但之前曾看過家人操作,他覺得應該難不倒自己。總之,先將錄影帶放進去就對了!伸太郎推動「請你用身體幫我打針」這部片──

  但錄影帶並沒有被推進去,因為裏面已經有別的錄影帶了。伸太郎知道必須先將它取出來才行,然而他卻不懂該如何取出;他將錄影機上的按鈕亂按一通,但依然沒得到半點回應。

  「這就怪了──」他偏了偏頭。

  其實,錄影機之所以不聽使喚,是因為信彥設定了預約錄影;除非先解除設定,否則錄影機是不會有動靜的。想當然耳,伸太郎不可能知道這件事。一個人煩惱了半晌後,他拍了一下手掌。

  (對了,一定是因為沒有遙控器才動不了!)

  伸太郎逕自歸納出結論,在房內左看看右瞧瞧,最後注意到一個滿是按鈕的箱子。他拿起箱子再度從第一顆按到最後一顆,但錄影機仍舊沒有反應,反倒是某處傳出了洽喀洽喀的聲響。

  (嗯?那是啥?)

  伸太郎四處尋找聲響的來源,結果在牀上找到了一個耳機。聲響就是從那裏發出來的。他試著戴上耳機,冷不防地被巨大聲響震痛了耳膜。

 

  這時,恰巧有個男子在按爺爺家的門鈴。他連按了兩次都無人回應,男子心想這戶人家肯定都出去了,臉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的目的正是闖空門。

  其實他並不是慣犯;他曾經擁有正當的職業,然而近來的不景氣讓他丟了飯碗,現在正煩惱該如何撐過新年、解決身上的債務。無巧不巧,他就在此時目擊了這戶人家走出一家三口,看起來像是要去用餐,其中那個化濃妝的中年婦女還聒噪地說著,「好多年沒吃到法國料理了呢!」

  (可惡!我可是連晚飯有沒有著落都成問題,你們居然要去吃法國大餐!)

  對富裕家庭的反彈和被錢逼到死胡同的情緒瞬間產生了共鳴,他臨時決定要對這家下手。幾年前他也曾闖空門偷走了三萬圓,但那時並沒有遭到逮捕。

  現在的問題是:他並不確定家中是否還有人在,於是便試著按下電鈴。

  確定無人在家後,男子穿過大門,走到玄關門的附近。轉動門把後,他發現上鎖了。由於他也不是專業的小偷,因此並沒有厲害到連開鎖都能搞定。男子穿越狹窄的院子,仔細地觀察這個家的四周,發現二樓有一扇半開的窗戶。只要踏著圍牆爬上一樓屋頂,接下來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抵達該處。

  男子決定先從那裏下手。

 

  「啊──好吵喔!」伸太郎從頭上拿下耳機。重搖滾樂的主唱吼叫聲至今還迴盪在他耳邊,讓他的腦袋嗡嗡作響。

  他試著按了按方才的遙控器,卻不知該如何停止音樂。伸太郎丟下耳機,再度埋首尋找錄影機的遙控器。

  他找到了一個白色的小遙控器。就是這個!伸太郎自信滿滿地按下去,結果頭上傳來嗶嗶聲,緊接著空調開始運轉了。

  「哇咧──糟了糟了。」他慌慌張張地狂按按鈕,卻只是將遙控器上的液晶顯示從「暖氣」改成「冷氣」而已。最後,伸太郎只好放著冷氣不管它。

  伸太郎放棄在這間房間看錄影帶,決定到樓下去試試。一樓的客廳也有電視跟錄影機,而且電視螢幕有四十吋之大,這點可是兒子貞男最引以為傲的。

  伸太郎心中充滿了期待,心想:若是用那大畫面看,肯定很香艷刺激!可以用大畫面看到小山田仁美的裸體、胸部、大腿……!老花眼鏡雖然壞了,但大畫面可以彌補一切!

  伸太郎拿著錄影帶喜孜孜地走進客廳。這裏依然免不了有尋找遙控器的手續,但這次一下子就找到了。按下按鈕過了一會兒後,四十吋的大螢幕出現一名女子的臉部特寫,那名女子正在唱著演歌。

  (喔、喔、喔!這不是波止場綠嗎?)

  伸太郎相當喜愛這名演歌歌手。他拿起旁邊的報紙,皺著臉看電視節目表。「日本演總清算──波止場綠特集」這幾個字對老花眼的他來說,讀得可真辛苦。

  (喔,原來有這種節目啊?)

  伸太郎站在電視前看著螢幕出神,一下子就將A片的事拋到九霄雲外。

 

  小偷總算是成功從窗戶入侵了。進房之後他嚇了一跳,怎麼這房間亂得跟遭過小偷一樣?而且現在明明是十二月,房內卻開著冷氣,真是怪哉。冷得讓人發抖的寒氣,讓他差點就要伸手去關掉空調開關,不過他還是卻步了。雖然闖空門的次數不多,但過去的經驗告訴他: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小偷顫抖著身體打量房間,隨即注意到地上有齣A片;好奇的他馬上打開外殼,但裏面卻空空如也。

  他朝向抽屜踏出步伐,不料正巧踩在滑板上滑了出去,讓他險些栽跟斗。小偷奮力抓住牀舖逃過一劫,但腳卻在這時勾到耳機線,一口氣將耳機線拔出音響。出力一百瓦的音箱瞬間吼出震天價響的重搖滾樂,嚇得小偷大叫出聲,手忙腳亂地將音響關掉。

 

  看波止場綠看得入迷的伸太郎此時感覺到二樓傳來聲響,倏地回過神來。

  (甚麼聲音?)

  他腦中完全沒想到小偷入侵的可能性,只擔心被他丟著不管的各式電器。他開始感到不安,心想會不會是電器壞了。

  伸太郎關掉電視走上二樓,再度走進信彥的房間。天寒地凍的房間,讓他一進房就冷得發抖。

  伸太郎環視四周一圈,並沒有發現甚麼異狀。他撿起空調的遙控器再度隨便按了個鈕,這下讓出風口的風勢更強了──因為他按的是「強冷」鍵。

  (慘了慘了,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當他想要亡羊補牢時,旁邊突然傳來聲響;仔細一看,到剛才為止都毫無動靜的錄影機,竟然開始通電運轉了。只不過是預錄計時器依設定啟動,就讓伸太郎手足無措,因為他以為錄影機被方才的自己弄得秀逗了。不管按了甚麼鈕都無法關掉錄影機,把伸太郎嚇得面色鐵青。

  「壞掉了嗎?糟了,這下糟了!我把它弄壞了!」伸太郎在不聽使喚的錄影機前面心焦不已,他完全以為機器被自己弄壞了。

  一片混亂之中,他突然想到:把插頭拔掉不就沒事了嗎?他拉動電線找出錄影機的插頭,接著毫不猶豫地拔掉插頭、讓錄影機停止。

  「急死我了,這下應該關掉了吧?」

  伸太郎戰戰兢兢地試著將插頭插進插座──錄影機依然沒動靜,他總算安下心來。

  「最近的機器真難用,操作方式複雜得要命。我真不知道用這些玩意兒是給自己方便;還是找自己麻煩,而且又很容易壞。」一邊嘀咕著,伸太郎一邊想起了剛才看到一半的演歌特別節目,於是便按下電視本體的按鈕。螢幕上播出的是動畫。他很想轉台,但遲遲找不到電視機的轉台鈕。伸太郎不耐煩地掃視四周,想要找出遙控器。

  他發現牀底下有一個看似遙控器的東西放在小小的黑台座上。伸手一拿,寫有數字的按鈕居然發光了。

  (一定是這個!不會錯的,上面還有頻道按鈕呢。)

  伸太郎恍然大悟,完全不覺得按鈕編號只有0到9這件事有甚麼蹊蹺,也沒注意到「外線」鈕正在發光、上面的孔洞正發出嗶嗶聲響。他作夢也沒想到這東西其實是名為「無線電話」的電話機,因為他總是使用樓下客廳的母機。

  (呃……記得好像是第1台吧?)

  伸太郎按下按鈕1。它發出了嗶的一聲,但想當然耳,電視畫面並沒有改變。

  (我記錯了嗎?難道不是第1台,而是第⒑台?)

  正想按下按鈕⒑時,他的手指停住了;機器上根本沒有那樣的按鈕。他歪了歪腦袋。

  (好奇怪喔,我記得有按鈕⒑啊。)

  伸太郎沒有多想,馬上按下1與0,但畫面依然沒有改變。這下伸太郎被逼得發火了,就在此時,他的手邊傳出了人聲──聲音來源就是那台被他誤認為是電視遙控器的器具。

  「哇!」他嚇得將那東西扔到牀上,接著在旁邊打量了一會兒,飛也似地落荒而逃。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伸太郎逃出房間後沒多久,小偷便從吊滿洋裝的晾衣架中鑽了出來。他之所以躲在裏面,是因為方才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響,情急之下只好撲進晾衣架裏。小偷四處摩挲著身子,他真是冷透了。晾衣架就位在空調的下方,讓他在躲藏期間吹了不少冷氣;當冷氣轉到「強冷」時,他還以為自己要凍死了。

  在這種狀態下,他不可能察覺進來的人是誰、做了甚麼,僅能從自言自語中推測出對方是一個老爺爺。他想著:如果家裏只有一個老爺爺,那事情倒還算好辦。

  他拿起桌上的美工刀走出房間,接著不出半點聲響地走到樓梯中間觀察樓下的狀況。底下沒有說話聲,他猜想樓下應該空無一人。

  (很好。)

  他深吸一口氣,走下樓梯。

 

  回到客廳的伸太郎再度按下四十吋電視的開關,但演歌節目已經播映完畢。他拿起遙控器隨便轉台,結果不小心按到「訊號切換」鈕,電視畫面就這樣切換成「影像輸出」。由於錄影機沒有打開,因此畫面清一色灰濛濛的,讓伸太郎再度陷入恐慌。

  (現在是怎樣?怎麼又秀逗了!這些家電到底哪裏有毛病?)

  他拚命按了好幾次頻道鈕,但畫面依然不變;他也試過先關掉電源再重開,但仍舊徒勞無功。沒辦法,伸太郎決定先暫且放下不管。

  「真是的,最近的機器怎麼都這樣啊?」伸太郎邊叨唸邊坐在沙發上,忽覺臀部似乎碰到了甚麼。站起來一看,原來是一盒錄影帶。是那齣A片!他拍了一下手。

  (我怎麼完全忘了這回事?不看這個,我做這些事情就沒有意義啦!)

  想起原先目的的他,趕緊將錄影帶推向錄影機,而這次也順利的被吸進去了。這盒錄影帶上有誤消防止片(註:防止影片不小心被洗掉的裝置。),最近大部份的錄影機遇到這種帶子都會自動播放,這家的機器也不例外。錄影機迅速地開始運轉。

  (好,接下來就只剩下電視了。我得讓它播得出畫面才行。)

  正當伸太郎想再度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時,他的嘴巴突然被摀住了。伸太郎試著想要掙脫,但一把美工刀卻冷不防亮在他面前。

  「不、不要出聲!」說話的是個男人。「如、如果你不想死,就給我乖乖聽話,不准反抗!聽、聽懂了沒!」

  伸太郎又驚又怕,嚇得差點尿失禁。他顫抖著點了點頭。用不著歹徒威嚇,伸太郎根本完全不敢反抗。他怕得不得了,他一點都不想死,還想多活個幾年。這突如其來的生死關頭讓他陷入恐慌,嚇得連站都站不穩。

  「很好,不、不准出聲喔!把雙手放在後面!」

  伸太郎乖乖照做了。強盜的手雖然已放開他的嘴,但他還是不敢出聲。

  強盜用手帕綁住伸太郎的雙手,接著命令他坐在沙發上。強盜是個約莫四十歲的男子,黑黑瘦瘦的,穿著一件灰色的夾克。他的表情,怎麼看都是一個凶神惡煞。

 

  小偷感到很害怕。這個老人意外地體格頗顯年輕,態度也十分沉穩。他沒有一絲反抗,但這樣反而更讓人覺得詭異。小偷很清楚自己的長相缺乏魄力,他覺得這個老爺爺肯定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把、把錢交出來!」他以美工刀頂住伸太郎的脖子。

  「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老爺爺答道,「所以,快點回去吧!」

  「錢在哪裏?」

  「我的外套掛在隔壁房間,錢包就在那裏面。」

  「其他地方沒有放錢嗎?」

  老爺爺搖搖頭。「我兒子不會在家裏放太多錢,而生活費也都寸步不離身地放在我媳婦的錢包裏。」

  小偷本想「嘖」出一聲,但失敗了。由於太過緊張,他早就已經口乾舌燥。

  他注意到沙發上有條樸素的圍巾和手套,於是他便用圍巾綁住老爺爺的雙腳,將手套塞進老爺爺口中;老爺爺面露恐慌、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但似乎沒有生命危險。

  小偷走進隔壁的和室。老爺爺所言果然不假,衣架上真的掛著一件咖啡色的外套。他在內袋中摸出一個黑皮錢包,將裏頭的鈔票抓出來──共有兩張一萬圓和四張千圓紙鈔。搶老人的零用錢總讓他心裏不大舒坦,但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絕不能空手而回。打定主意後,小偷將那幾張鈔票塞進褲子的口袋裏。

  回到客廳後,他四處尋找值錢的東西,但沒找到甚麼好貨色。最高價的物品要算是四十吋電視了,可是這種家電根本不可能帶著逃走。

  「沒、沒辦法,今天我就暫且饒了你!」對著老爺爺說完後,小偷離開客廳穿過走廊,接著走出玄關。

  就在此時,門打開了。

  小偷嚇得大氣不敢吭一聲。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他之前看過的、這個家的居民,而旁邊則站著一名制服警察。

  小偷和他們面面相覷了大約兩秒之久。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改變表情。

  最後,小偷當場癱軟在地。

 

  「哎呀,真多虧您急中生智!」中年男刑警佩服地說。因為這起強盜案三兩下就解決了,所以他現在心情很好。

  方才,伸太郎已經在客廳接受過警方偵訊了。

  刑警接著說:「一般來說呢,當遇到歹徒入侵時,與其胡亂抵抗,還不如靜靜地報警來得安全多了。您的處理方式相當完美!」

  「哈哈,過獎了!」伸太郎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啜飲一口孝子端來的茶。這個晚上,家人對他特別體貼。

  然而,伸太郎對這一切卻依然一頭霧水。刑警的說法是:警方接獲了一一○報案,但對方卻默不吭聲,也沒有掛掉電話。警方擔心是不是出了甚麼案子,於是隨即進行反追蹤,馬上就查出是這一戶打的電話。接著他們聯絡附近的派出所即刻前來查看,而正當制服警官來到這戶的家門口時,碰巧遇到剛用餐完畢的一家人。貞男聽了警官的話後,嚇得趕緊打開玄關門,結果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站在那邊。男子沒有抵抗,就這樣被警官逮捕。之後貞男一行人走到客廳,發現了被綁起來的伸太郎──。

  伸太郎不懂的是打一一○報案的這個部份,因為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曾撥打過電話。不過,既然歹徒因此被逮捕、大家也都很敬佩他,他決定不要太在意心裏的疙瘩。

  「老爸,真虧你能察覺家裏有小偷!」從貞男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對伸太郎完全改觀了。這個兒子最近老是瞧不起伸太郎,現在伸太郎可揚眉吐氣了。

  「還好啦。別看我這樣,我的腦袋可沒有生鏽,還沒有遲鈍到無法察覺家裏有人入侵啦。」伸太郎摩挲著手腕說道。被綁住的地方,現在還有些疼。

  「原來啊原來,這就是曾上過戰場的人特有的秘密武器啊!」刑警奉承道。

  「沒有啦沒有啦──哈哈哈──」伸太郎摸了摸頭。其實他根本沒有上過戰場;伸太郎因為體格不佳,所以不用當兵。

  「總之呢,爸爸你沒有受傷,真是太好了!」繞到沙發後方的孝子開始為伸太郎按摩肩膀。

  信彥和警官走了進來,他們剛剛一直在二樓調查。

  「那邊怎麼樣?」刑警問。

  「到處都很凌亂,但似乎沒有東西被竊。」

  「這樣呀?幸好幸好。」孝子邊按摩伸太郎的肩膀邊說道。

  信彥歪了歪腦袋。「可是好奇怪喔,為甚麼小偷要打開冷氣啊?」

  「冷氣?怎麼回事?」貞男問。

  「我怎麼知道?總之冷氣的開關被打開了,害房間現在冷得要命。」

  「這就怪了。」刑警也偏了偏頭。「還有甚麼可疑之處嗎?」

  「沒有……」信彥微微搖頭。事實上,他很在意自己珍藏起來的A片只剩下空殼這件事,但在父母面前,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間客廳沒有任何物品被偷吧?」刑警環視一圈。

  「應該沒有。」貞男說完後看向伸太郎。「強盜沒有碰任何東西吧?」

  「嗯,沒有碰。」

  「這兒又沒有甚麼值得偷的東西。」孝子呵呵呵地擠出滿臉的笑容。

  「您客氣了,只是歹徒帶不走而已。這兒不就有如此高級的家電嗎?」刑警指向四十吋電視。「這東西所費不貲吧?」

  「這個啊?」貞男探出身子。「我對它可自豪了。」

  「畫面這麼大,想必可以享受有如豪華劇院的氣氛吧?」

  「是啊,正是如此。」

  「真令人羨慕啊。我也很想買個大電視,但實在找不到地方擺。不過,會不會因為電視太大而影響畫面品質呢?」

  「沒這回事!」貞男拿起遙控器。「好好欣賞吧。」

  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畫面上。

  「奇怪,錄影帶怎麼動了?」信彥喃喃說道。

  貞男按下開關。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