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天使

  這種生物是在南太平洋的某座小島上被發現的,發現者是一名美國的生物學家。他待在小島的目的是調查數年前這附近的核能實驗所造成的影響,想當然耳,他不可能放過這個樣貌驚人的生物與輻射線之間的關聯性,而其他學者也和他看法一致。美國政府獲悉後馬上封鎖住這個大發現的相關訊息,並且命令學術團體徹底調查這個不可思議的生物。

  從結論來說,雖然相關團體對該生物進行了相當多的檢查與實驗,但依然無法找出牠與核能實驗之間的關聯,也沒有發現任何有害於人類的因子。美國政府看準時機後,允許學者們對外發表發現新生物存在的事實。

  當這個大新聞傳遍全世界的網路時,該生物已經被取了名字。命名者是研究團體的領導者,但他取的名字卻幾乎沒有人反對;畢竟除了這個名字以外,再也找不到更適合的了。

  新生物的名稱叫做「天使」。

  當天使第一次出現在民眾面前時,已經是一年後的事。沒錯,人們是透過映像管看到牠的模樣。但這不可思議的生物還是讓民眾驚愕、懷疑自己的眼睛、進而開始懷疑媒體。也就是說,大家認為這若非是某人的惡作劇;就是電視台的整人節目。雖說以前英國的報社也曾經刊載過捕獲尼斯湖水怪的新聞,但發表天使相關報導的日期並非愚人節,播送這則新聞也不只一天兩天,更何況也沒有媒體主管出來靦覥地笑著訂正這則大新聞。事實上,為了預防觀眾產生任何疑慮,電視台主播還相當貼心地一邊播放天使的影像,一邊說著以下這段話:

  「各位觀眾,這則新聞絕對不是惡意捏造出來的玩笑。這種生物確實棲息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地方,我們只能將牠稱之為『奇蹟』。」

  主播都這麼聲明了,觀眾也只能認同畫面上的影像,接著再度發出驚叫聲。

  天使的身體是白色的,表皮跟果凍一樣柔嫩光滑。體長最長可達五十公分,但大部份僅有十幾公分。共有四隻腳,不過前肢的部份或許該稱之為「手臂」,因為天使在步行時,大多只使用後肢。天使沒有尾巴。

  天使屬於脊椎動物這一點應該是沒有爭議的,那麼該分為哪一類呢?學者專家們對此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牠們是卵生,而且卵的外觀跟青蛙卵一模一樣,大小接近乒乓球,裏面的核也不是黑色,而是有點白白的顏色。由以上的特徵來看,各位或許會認為牠們和青蛙一樣是兩棲類,但該生物的幼體外觀並不像蝌蚪,而是已經和成體擁有相同的型態。最重要的是:天使的棲息地是大海,這說明了牠們並非兩棲類,因為兩棲類是無法在海水中生存的。但是,要說牠們是爬蟲類或哺乳類也有些牽強。總之,該生物的身體構造或器官大部份都找不到前例可循。」

  以上是某節目的學者來賓的說詞。

  「有一部份的人認為牠們是在輻射線照射下產生突變的畸形生物,不知您的看法如何?」新聞主播提出了個一般人會想知道的問題。

  「目前我們還找不到牠們與輻射線之間的關聯。天使身上並沒有發現絲毫的輻射線。」

  接著主播又問了個一般觀眾會有興趣的問題。

  「牠有沒有可能是來自外星球的生物?」

  面對這個問題,正經八百的學者既沒有笑出聲,也沒有大發雷霆,只是淡淡地回答:

  「可能性不高。我們曾分析過天使的身體結構,但一直到分子階段都沒有發現不屬於地球的物質。」

  「那麼,」主播一臉嚴肅、沒好氣地問道,「牠到底是甚麼玩意兒?」

  「現在我們正針對其基因進行調查。最有力的說法是──牠可能是由深海魚進化而來。」

  「深海魚嗎?」

  「是的。不過,到底為甚麼牠們會進化成這個樣子,仍是一個謎。」說完後,學者望向螢幕上的生物。

  天使是有五官的──這麼說也不對,據學者所言,那並不是五官,只是頭部的突起物罷了。天使既沒有眼睛也沒有鼻子,僅有一張嘴。只是嘴巴上的凹凸處,看起來很像眼睛和鼻子而已。再往上瞧,上頭甚至還有宛如頭髮般的紋路。根據這所有特徵構築出來的「臉」,簡直就和傳說中的天使如出一轍,而那既白且柔軟的胴體也容易使人聯想到人類的嬰兒。該生物還有另一個不容忽視的特徵──或許是深海魚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吧?牠們身上長有小小的魚鰭,而這兩片魚鰭就彷彿羽翼般地並列長在背上。

  最先在日本成功開放大眾參觀天使的,是大阪的某家百貨公司。紐約和倫敦早已先後開放,而大阪則是世界上第三個開放地點。這時成功捕獲到天使的只有美國,遭捕獲的天使也都在專屬研究所的嚴格控管之下,因此若想讓民眾參觀天使,就得先到該設施商借,而且還必須繳交巨額合約金並辦理各種繁雜的手續。大阪的百貨公司之所以能夠順利開放參觀,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撒了比合約金更多的鈔票走後門。本來巴黎應該會搶先開放的,但大阪商人卻硬生生強取豪奪,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不過,或許牠真有得罪法國政府的價值。舉辦天使展覽會的百貨公司客潮連日爆滿,每個客人都想親眼看看這世上的稀有生物。

  「請不要停下腳步,請不要停下腳步。已經看過的來賓麻煩迅速往前。不好意思,請遵守排隊規則。請各位排成兩排前進。」

  手持擴音器的工作人員不停地發出怒吼。一旁的警衛尖著眼睛,搜索暗藏相機偷拍天使的不法之徒,一旦發現,便馬上不由分說地奪下相機、抽掉底片。

  面對這種待遇,使得來參觀的民眾們個個怨聲載道。不過等他們一走到玻璃櫃前,每個人都不再吭聲。因為天使是如此的讓人目眩神迷。

  玻璃櫃中共有兩隻天使,一隻體長約三十公分,而另一隻則只有牠的一半大小。櫃中已經注入了海水,較小的那隻大部份都在水中。這時,較小的天使背上那看似羽翼的鰭動了幾下,宛如飛行般地開始移動;而較大的天使則常常攀上模型岩地,雙手貼著玻璃櫃的壁面,好奇地看著參觀的民眾。不過,畢竟牠們沒有眼睛,所以也不能稱之為「看」就是了。

  在天使的參觀者中最為瘋狂的就屬年輕女客。她們在玻璃櫃前說出的詞只限於兩種,一種是「好可愛」,另一種則是「我也好想養」。

  之後沒過多久,全國各地都舉辦了天使展覽會。之所以會演變成這樣,是因為一來牠們在捕獲上已經沒那麼困難;二來雖然在生態上依然有許多謎團,但飼養上的專業知識多少已經建立,這兩點就是最大的理由。

  「超夯的天使來了!」

  如今全國各處都看得到打著此類標語的遊樂園和動物園,但就像其他一窩蜂熱潮一般,人們開始不若以前狂熱,而天使吸引人潮的威力也逐漸減退了。

  然而,天使並沒有重蹈傘蜥蜴(註:Chlamydosaurus kingii,一九八四年左右曾在日本蔚為風潮,之後便逐漸喪失話題性。)的覆轍,原因就在於牠們那奇特的容貌。不管如何解釋、說明,一般人看到牠們頭上的東西,只會覺得那是一張臉,而且還是人類嬰兒的臉──不,正確說法應該是天使的臉。而牠們的胴體或四肢又和常出現在繪本中的天使極為相似,雖然不少人因此感到不舒服,但大部份人還是覺得牠們相當可愛。

  擁有這種特徵的動物,是不可能在一窩蜂熱潮過後就被人們忘懷的。牠們的立場已經從不特定多數人的展覽品升格為極少數人的最愛,也就是開創了「寵物」這條新道路。最先將天使養來當寵物的是某個好萊塢女星,而她正巧也是美國某參議院議員的情婦。

 

  一開始被藝人捧在手掌心當寵物的天使,後來一般人也逐漸養得起了。這多虧人工繁殖技術的成功,將天使弄到手,已經不再那麼困難。

  不用說,牠們受歡迎的秘密一開始是在於那可愛的外觀,但後來人們漸漸發現飼養這種寵物擁有絕大的益處,而學者們早就知道這一點。事實上,天使這種生物的習性是食用不同於以往動植物的異樣食物,而它們正是人類最不善處理的東西,也就是──塑膠。

  不知為何,這種白色天使會吃塑膠和塑膠袋類的東西;像保麗龍、保鮮膜之類的牠也照吃不誤。

  以下是住在狛江市的某個小學四年級男生所寫的一部份暑假日記,文中的「阿田」就是他飼養的天使名字。

  「八月二日 晴 從寵物店買來的飼料已經用完了,我想做個實驗,所以就把我的舊三角板放進阿田的水族箱裏。阿田一開始沒有反應,但不久就把三角板拿在手上,接著從身體冒出黏答答、看起來很像油的液體。三角板接觸到那些油後馬上變得軟趴趴的,而阿田就像在吃可麗餅一樣地把三角板大口吃了下去。接著,我走到廚房把垃圾箱裏的泡麵碗撿起來丟進水族箱,阿田雖然握住它,但這次卻沒有噴出黏搭搭的油,而是直接像在吃仙貝般地喀呲喀呲地吃下肚。後來我連塑膠袋也丟了下去,同樣兩三下就被吃得乾乾淨淨。」

  如同這篇日記提示的線索一般,人們發現了這種新寵物可以代為處理不可燃垃圾。不只日本,世界各國現在都正為了不斷增加的垃圾而煩惱著,天使的出現可說是足以解決這個問題的救世主。事實上,世界各地都已經開始著手研究如何利用天使來處理垃圾了。

  天使就這樣以銳不可擋之勢滲入了人類的生活,幾乎不再是當初的珍禽異獸。

  這樣一來,肯定會出現以下的人。

 

  「欸,有沒有甚麼吃的?我快餓扁啦。」

  「哪有甚麼東西,我根本沒錢買食物啊。不用找抽屜了,再怎麼找都不會有食物啦。」

  「嘖,還真的甚麼都沒有。唉──好餓喔。喂,你既然那麼窮,幹嘛還養甚麼天使?」

  「不是我養的啦,是隔壁的人寄放在我家的。他們說要出去旅行一週。」

  「哇賽,你都窮到要脫褲子了,怎麼這麼好心啊?」

  「牠很好養啊,只要給牠吃垃圾就行了。」

  「好像是耶。喔──長得挺可愛的嘛,好像女孩子喔。」

  「天使是雙性動物,沒有雌雄之分。」

  「對喔,好像沒聽過有人說男天使或女天使之類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牠們是由深海魚進化而來的動物,和傳說中的天使無關。」

  「哇,翅膀展開了。」

  「那是背鰭啦。」

  「結果就是跟魚差不多嘛。喔──哇──嗯──」

  「幹嘛笑得這麼賊?」

  「欸,我問你喔,這東西能不能吃啊?」

  「不……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行不行?」

  「哪會啊?牠不是魚嗎?是魚,為甚麼不能吃?」

  「或許是吧,但一般人看到牠的模樣應該吃不下去吧?啊,喂、你幹嘛?不要把手伸進水族箱裏啦!啊──啊──啊──」

  「喔!原來天使的觸感是這樣啊?摸起來好像蒟蒻喔,感覺也很像青蛙。喂,你看看,你不覺得大腿這附近看起來很好吃嗎?還有這肥嘟嘟的肚子,感覺也好鮮嫩多汁喔。嗚──我快忍不住啦!」

  「喂,別鬧了,這是別人的寵物耶!要是牠出事了,我可賠不起。」

  「你就說牠被野貓吃掉不就得了?總之我已經餓到前胸貼後背了,我要把這傢伙料理掉!」

  「不行啦,你快住手……哇──哇──你怎麼拿菜刀出來啦?你是認真的嗎?別鬧了啦,你把牠放在砧板上想幹甚麼……咦!剁頭?不要啦,這樣太殘忍了……哇!還真的剁了!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殺人兇手,不,殺天使兇手!怎麼了?你在找甚麼?頭不見了?哇!在這裏啦!它掉到這裏來了!叫我撿?我怎麼敢啊!天啊……牠的臉充滿了怨恨,牠在瞪我啦。呃,我的意思是牠看起來『像是』在瞪我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啊,牠是天使,應該是阿門才對。隨便啦,總之你快放了牠……哇!你居然剖開牠的肚子!裏面有黏黏滑滑的東西跑出來了,那是……哇啊──是內臟啊!啊,你居然又剁了腳!唉──被你大卸八塊了啦。嘔!你怎麼生吃啊?咦?你說啥?好吃?少蓋了!那種東西怎麼可能好吃?叫我吃吃看……我才不想吃咧,我吃不下去啦。真的好吃?你沒騙我?要是騙我的話,我可是會生氣喔。嚼嚼嚼……呃──我再吃一塊好了。嚼嚼嚼……嗯──喔──我懂了!嗯,這個嘛,味道的確還可以。平底鍋?你要拿來炒啊?我想,串在竹籤上再稍微烤一下,應該會比較……對對對,好香喔,沾醬油吃吃看吧。呼──呼──。……喔!真好吃!吃起來不像魚也不像肉,油脂適中,真是爽口!肉放進口中後味道馬上擴散開來,而當滋味到達飽和時,天使肉也彷彿同時在味蕾上融化。啊,你好詐喔,居然趁我不注意偷吃屁股肉!也讓我吃一口啦!嚼嚼嚼……嗯──太棒了。原來這世上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呀。這下子頭痛了,我該怎麼跟飼主說明呢?咦?甚麼?你說頭也很好吃?給我吃一口……」

 

  將天使當作上等食材看待的,主要都是東方人,而其中又屬日本人最為積極,他們一下子就發現天使料理可以賺大錢。一開始這種料理只能在古怪食物餐廳裏吃到,沒多久一般店家也逐漸在菜單上加入這道菜,最後連專業級餐廳都引進了。這種食材的優點就在於不管日式、美式或中式料理都可以用牠做成主菜。

  「今晚我們要招待客戶去吃天使鍋。」

  「好好喔,真羨慕。人家最喜歡吃天使的頭部了。」

  「妳是說那看起來像是鬈髮的部份嗎?嗯──妳很內行嘛。」

  「你也覺得牠的口感很好吧?一邊看著天使可愛的臉龐一邊咬下頭顱,這種感覺真是太棒了!」

  這樣的對話,在辦公室走廊已經成了茶餘飯後的話題。

  然而,世事並不能盡如人意。當「日本人吃天使」這條新聞流傳到世界各國的隔天,抗議聲浪便直直撲向日本政府。

  「太殘忍了!你們這樣還算是人嗎?」

  「吃天使是對神的褻瀆!你們這群惡魔!」

  「我不敢相信,怎麼會有人將那些可愛的孩子大卸八塊後吃掉呢?真令人歎息,真令人難過!」

  鬧到最後,終於召開了國際會議。會議的主題,簡單說就是「是否可以食用天使」。

  「根據調查,天使肉對人體無害,天使的數量也沒有因此減少,所以吃了牠們有何不可呢?」這是日本政府的意見。

  「問題不在這裏。人類身為萬物之靈,居然大啖毫無反抗力、外觀酷似自己的動物,這種行為太異常了!」這是反對派的主要意見,也可說是歐美各國的意見。很明顯的,他們的反對理由和宗教問題有著極大的關聯。

  「雖說外觀酷似人類,也不過是碰巧長得像罷了,牠們和我們人類一點關係也沒有。」日本代表旋即反擊。「天使是沒有智商的,就算有也頂多是青蛙的程度。各位的國家不也都食用青蛙?」

  「青蛙跟天使不一樣!」

  「哪裏不一樣?」

  「看到牠們的姿態時,我們的心情是不同的。我們可以從天使的姿態感受到神聖之氣。」

  「你們是你們,我們可不同。日本人看到天使只會想到糖果製造商的商標。」

  「所以人家才會說日本人缺乏國際觀!如果有長得跟釋迦牟尼佛一模一樣的生物,你們應該也吃不下去吧?」

  「吃啊,好吃的話當然吃。」

  「你們瘋了!」

  這樣的論戰持續了好幾年,直到某天,投票表決的日子終於來臨了。食用天使究竟是對?是錯?

  結果反對票佔了大多數,天使被列為保育動物,從此各國嚴禁食用天使。

 

  引發新討論空間的契機,是發生在休士頓的某起事件。

  當事人是某電子零件廠商的老闆。但雖說是廠商,也不過是承包IC基板的鄉下小工廠。

  習慣比任何人都早到公司的他,那天依然一大早就獨自在工廠裏巡視檢查。他腦中想著:有沒有更能提高效能的方法?

  他朝倉庫走過去。倉庫裏堆著一箱箱今天預定出貨給母公司的IC基板。雖然出貨的期限很緊迫,但這是他誇下海口說,可以比任何廠商都早出貨才到手的案子。工作如期完成,他終於鬆了一口氣;如果日期上出了任何差錯,以後可能完全接不到這家公司的案子了!

  一踏入倉庫,他便感覺到腳邊有東西在動──原來是一隻天使。他覺得奇怪,到底牠是從哪裏闖進來的呢?最近到處都有野生化的天使,他也在報上知道了這件事。

  過了一會兒後,他注意到周遭傳來奇怪的聲響。嚓嘰嚓嘰嚓嘰──他點亮倉庫的燈,接著呆立了十秒左右,發出悲鳴。

  數百隻天使正團團圍著堆至天花板的紙箱。牠們打開紙箱大口啃咬裏面的IC基板,地上則散落著基板上的電子零件,主要都是金屬碎片。

  這天第二個抵達公司的是負責會計的女職員。當她正前往自己的工作崗位時,聽到了既像怒吼又像哀嚎的聲音,而聲音傳來的方向正是倉庫。她戰戰兢兢地走到倉庫前,看到當下的光景後馬上大叫出聲──毫無疑問,這次是慘叫聲。

  工廠的老闆正在用棒球棒敲爛天使們,而且不是一隻兩隻,而是將數十隻天使放進紙箱裏,接著用力敲打下去。沉重的聲響隨著白色的半透明肉塊、體液四處飛散,連老闆的衣服跟臉也被噴灑得一身血污。當他將眼前的天使們殘殺殆盡後,再度走入倉庫,用推車推出裝有數十隻天使的紙箱,接著重複方才的動作。天使們被一一肢解,頭顱、手腳散落四面八方。

  最後,他在天使的屍體上點了一把火。這時其他的員工早已抵達公司,每個人都傻愣愣地望著老闆做出這一切,沒人阻止得了他。

 

  「我殺紅了眼,腦中想的都是要保護自己的生活和公司。那些畜生把我珍貴的商品吃掉了大半,一想到生意會因此泡湯,我就抓狂了。嗯,我知道啊,我知道牠們是保育動物。那又怎樣?我們也是要生活的耶。你說牠們是天使?開甚麼玩笑,牠們是惡魔!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一點也不後悔,如果牠們敢再吃我的東西我就再殺,我會把牠們全都燒光、殺光!」以上這段話是工廠老闆恢復理智後的發言。

  事後才知道,原來那天工廠老闆殺掉的天使總數約有三百隻。工廠南邊三公里處有家加油站,天使可能就是在那裏繁殖的。證據就是:加油站內尚有兩百多隻天使,而附近民宅的電視、電腦也慘遭天使的肆虐。

  每個人都知道,天使之所以會吃掉塑膠、塑膠袋等石化製品,是因為牠們喜歡攝取石油;而飲用石油的天使,其繁殖能力更比普通天使高上十倍,這也是專家間的常識。之前沒有發生類似休士頓事件的慘劇,是因為牠們基本上是水生動物,不會長時間在陸地上活動。然而,某些學者在深入調查這起事件後發現:有些天使已經開始進化成適合在陸地上生存的品種。野生化的天使,可能全都是這種陸生品種。

  不到一個月,同樣的災害便再度發生:全美各地都發生了塑膠製品遭到大量啃食的事件。無獨有偶,所有的天使都在附近的加油站做了個巨大的巢穴。

  遭到天使肆虐的並不只有美國大陸。只要是國內充斥石化製品的國家無一倖免,例如日本也發生了同樣的事件。某家利用天使處理不可燃垃圾的承包公司,辦公室內的所有機器在一夜之間成為牠們的糧食。另外,電線的外膜也逃不過天使的侵襲,導致四處都在漏電或停電。使用塑膠做為牆壁的民宅,整面牆也都被吃得一乾二淨。

  最後,美國政府終於查出這群棘手的天使們正在可怕的地方繁殖,而那個地方就是油田。

  各國首腦旋即聚集在一起召開緊急會議。他們在會議中確認了一件事:天使是人類史上最可怕的有害生物。距離牠們被列為保育動物的時間,甚至還不到十年。

 

  世界各地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天使驅除行動,有時人們會使用火燄發射器,有時甚至連雷射都會搬出來使用。有些國家還鼓勵國民用天使的頭顱來換取獎金。事已至此,當然食用天使已經不再是問題。不過,日本人的喜悅並沒有維持太久。異常繁殖的陸生天使不只肉質僵硬,還散發出一股汽油味,根本讓人食不下嚥;好吃的就只剩下為數不多的水生天使,但牠們的棲息地僅位於南太平洋的少數幾個區域,而且由於動物保護團體或環境保護團體施加壓力,現在該地依然禁止獵捕天使。

  至於陸生天使,雖然各國都致力於獵捕驅逐,但數量卻一點都沒有減少。由於沒有發現有效的驅除劑,因此只能使用打死、燒死這類的原始方法。有些人已經開始謠傳:再這樣下去,地球上的石油化學製品會被牠們吞吃殆盡。

  然而,事情突然有了轉機。

  找出解決方案的正是法國的輻射研究團隊。他們本來是負責開發去輻射劑的團隊,畢竟到了二十世紀後半,輻射已經開始在全球累積,該如何去除輻射也是這個時代的科學家課題之一。

  他們將試做出來的去輻射劑,以小型炸彈的型態試放在世界的幾個地點。結果不只輻射有效減少,同時還產生了另一個驚人的效用:棲息在該地的天使也被一併驅除。

  不僅能消除輻射,甚至還能驅除有害生物,這簡直是夢想中的發明。這種被命名為「藍色地球」的去輻射劑,對被天使肆虐的各國來說,儼然成了救世主。最後,星火燎原般地大量繁殖出來的天使們一下子便銷聲匿跡,存留下來的就只剩下棲息於南太平洋的水生天使。

 

  環境保護團體說話了。「南太平洋也應該投下『藍色地球』,我們必須讓地球恢復為沒有輻射的美麗星球。」

  動物保護團體說話了。「我們堅決反對在天使區域投下這種驅除劑,這麼做肯定會讓瀕臨絕種危機的水生天使慘遭滅絕。」

  「可是就只有那裏殘留大量的輻射,這是環境上的問題。」

  「人類不能擅自消滅珍貴的生物!」

  根據研究結果顯示,天使必須仰賴輻射生存。由於人類在二十世紀頻繁地進行核子實驗,使得輻射濃度增高,牠們才得以繁殖成功。誰也無法否定,牠們是因為海底的地下核能實驗的影響,才從深海生物突變成為天使。

  「我們必須讓多餘的輻射從地球上消失。」

  「人類有義務守護其他的生物。」

  他們的論戰始終得不出一個結論。

 

  以下是距離地球七十八萬光年的某行星上的對話。

  「那個星球的生態體系似乎又有了些微的變化。」

  「喔?是怎樣的變化?」

  「輻射物質的量突然減少了,消除它們的好像是主生物。」

  「這樣啊,跟我們模擬出來的情況一樣。」

  「嗯,到目前為止都在我們的預料之中,包括主生物對新生物的反應也是一樣。」

  「只要分析一下那個星球的主生物至今的行動模式,就可以簡單猜測出來。牠們表面上看起來很珍惜自己以外的生物,但其實既任性又善變,會根據其他生物對自己的利弊來決定該生物的存亡。」

  「牠們對環境也是抱持同樣的看法吧?」

  「是的。牠們最重視的環境其實就是指自己能住得舒服的條件,所以才會想要去除輻射物質。」

  「太蠢了,明明輻射就是牠們自己做出來的。」

  「以宇宙上的觀點來看,牠們會讓那個星球充滿輻射,是相當自然的事。對了,對了,還有那些牠們稱為『塑膠』的合成物質也是。」

  「舊生物就是這樣創造出從未有過的物質,來為新生物們的舒適居住環境立下基礎。像這樣的統治者輪替在廣大的宇宙中是常有的事,不過……牠們應該還不曉得這一點吧?」

  「牠們現在正卯足了勁想延續自己的生命呢。消除輻射只是垂死掙扎罷了。」

  「根據模擬試算,這顆星球接下來會如何?」

  「到了某個時期,牠們又會開始一場輻射大戰,但這次在消除輻射之前,牠們就會先行滅亡。」

  「接著就是新生物時代的到來,對吧?」

  「屆時,該星球已經變成適合新生物居住的環境了。」

  「那麼,那顆星球會變成甚麼顏色?」

  「大概是紅色吧。」

  「新生物們應該會覺得那是那顆星球本來的顏色吧?就像現在的主生物們認為藍色才是星球正常的顏色一樣。」

  「對那顆星球來說,藍色跟紅色哪有甚麼差別?」

  「就是說啊。」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