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叛逆的少女

  第二天,S小學,老師一手領著一個男孩子站在門口。申輝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模樣,吳笑笑的衣服上都是土,胳膊貼著一塊創可貼,小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顯得髒兮兮的。

  「真對不起,老師,給您添麻煩了。」

  趙麗麗一把扯過申輝,按下他的頭,「還不快給老師和同學道歉?」

  「我錯了……」申輝吸了吸鼻子,頓時紅了眼眶。

  「您也別太過責備他了,都是孩子,磕碰總是難免,我已經給笑笑的姐姐打過電話,但是她比較忙,可能要過一陣子才能趕來,您看……」老師頓了頓,看著兩個孩子的神色也有些為難。

  「你叫吳笑笑,對不對?」趙麗麗蹲下身,慈愛地摸了摸吳笑笑的頭,「你姐姐什麼時候能來?我怎麼才能聯繫上她?」

  吳笑笑撇了撇小嘴,做出委屈狀,「我可以告訴您姐姐的手機號碼。」

  「好,我給你姐姐打電話。」

  趙麗麗說著拿出手機,按照吳笑笑說的號碼撥通了吳寧的電話。說了幾句之後,她看了看吳笑笑,應了一聲才收了線,轉向老師,「老師,吳笑笑的姐姐拜託我先把他帶回我家,說等她工作一結束,就到我家去談。」

  「也好,既然你們商量好,那就麻煩您了。」

  趙麗麗再次謝過老師,帶著申輝和吳笑笑向著學校外走去。吳笑笑奮力抹了抹臉上的污漬,暗地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要設計申輝撞到自己,實在是太容易了,只是為了他和姐姐的約定,委屈了申輝要背黑鍋,他在心裡默唸著對申輝的歉意。

  趙麗麗把兩個孩子帶回家不久,吳寧便匆匆趕到。

  「你看,都是我家申輝不小心。」趙麗麗不住道著歉。

  「沒關係,他也不是故意的。」

  吳寧臉上帶著微笑,目光卻不著痕跡地掃過這間兩室一廳格局的房子。屋子裡收拾得很乾淨,不難看出趙麗麗是個稱職的好主婦,但除了趙麗麗和申輝以外,並沒見申宏和申靈的蹤影。

  吳寧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下午五點多,這時候申宏應該還在上班。中學比小學通常放學要晚,申靈不在家也不足為奇。她所要做的,就是儘量拖延時間,等候程徹他們來會合。

  「是不是帶孩子去看一看,醫藥費由我來出?」

  「真的不用介意,我看他也沒事。」吳寧敲了敲吳笑笑的頭,吳笑笑則仰頭向她擠眉弄眼,帶著完成任務的邀功表情。吳寧不理他,又轉向趙麗麗,「這年紀的孩子正是調皮的時候,大家都不容易。」

  「是啊,每天一眼看不見就會惹出事來。」趙麗麗像是對吳寧的話深有同感,語帶感慨道,「我聽申輝說,你家只有你和笑笑?你一個人帶著弟弟也挺不容易。」

  「習慣了。」吳寧笑笑,她從來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三年前如此,現在也是一樣。

  趙麗麗還要再開口,卻被一陣用鑰匙開門的聲音打斷,隨著門鎖轉動,門被從外面打開,一身穿校服的少女走了進來。看到吳寧姐弟倆時,少女微微一怔,但隨即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

  「小靈?你怎麼回來了?」趙麗麗看到少女顯然有些驚訝,「輔導班呢?」

  「沒去。」申靈邊往屋裡走邊說道。

  趙麗麗皺起眉面露不悅,迎向申靈,「又不去?你爸爸上班能賺多少錢?能讓你這樣浪費?」

  「又不是我自己願意去!」申靈停下腳步,針鋒相對地反駁道。

  「你這孩子,這麼任性,還有客人在!」趙麗麗低斥,作勢要去拉申靈,卻被申靈一把甩開。

  就在母女倆僵持不下時,門外響起清脆的門鈴聲。

  「誰?」趙麗麗問道。申靈則趁趙麗麗一分神,走回房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發出巨大的聲響。

  「警察,有一樁案子想請你協助調查。」

  「這……」趙麗麗看了看吳寧。

  「您先去好了,笑笑還想再跟申輝玩一會兒,我等在旁邊,不會打擾警察辦案。」

  趙麗麗點點頭,這才走到門口打開了門,門外站著的,正是董鵬和程徹。董鵬出示了警員證,「前天在附近發生了一樁命案,死者是對面201的女住戶劉慧慧,我們正在對相關人員進行問話,希望你能配合。」

  「劉小姐死了?」趙麗麗先是驚詫地抽了一口氣,隨即閃身道,「兩位警官請進來說,我一定全力幫忙。」

  董鵬走進屋裡,一眼便看到了交疊長腿,坐在沙發上的吳寧。她留著一頭利索的短髮,目光安靜、沉穩、犀利,好像蘊含著無限力量。他也聽程徹提到過吳寧,知道她是吳蕭的女兒。確實是個特別的女孩子,想到程徹提到吳寧時那憤憤不平又無可奈何的模樣,董鵬不禁有些欣賞她。

  發覺董鵬打量的視線停留在吳寧身上,趙麗麗以為董鵬質疑的是吳寧的身份,忙解釋道:「我兒子有個同學來家裡玩,這位是那孩子的姐姐。」

  「沒……」

  「不要緊,我們只問些例行問題,不需要迴避。」董鵬本想說沒關係,卻被程徹上前一步搶了話打斷。

  看著董鵬瞬間變黑的臉色,吳寧不禁在心裡暗笑,程徹處處被鄙視、受欺負,看來也不能怪別人,誰讓他除了長著一張和年齡極為不相符的可愛面孔之外,連心智也停留在未成年階段,總會不自覺做出些不討好的事情來。

  「警官想問什麼,儘管問就是。」

  「你和對門的住戶關係如何?」

  「劉小姐?也不算很熟,我們在這裡住了七八年,對面的租客換過好幾個,她是去年才搬來的,我除了知道她叫劉慧慧之外,就是見面打個招呼,平時大家都很忙,也沒說過幾句話。」

  「你有沒有見過什麼人常出入她家?」董鵬追問。

  趙麗麗想了想,「很少,這個劉小姐很奇怪,好像不上班,每天都關在屋子裡,幾乎不出門,更沒客人上門,不過聽說現在這類年輕人挺多,我也不好妄加評論。」

  「大前天的晚上九點左右,你聽到過對門有聲音嗎?」

  趙麗麗搖頭,「我先生上倒班,上班二十四小時,休息二十四小時,我記得他那晚正好不在家,我家裡有孩子,每晚八點鐘一直到申輝睡著,我都會待在房間裡給他講故事,所以聽不見外面的動靜。」

  「你兒子的房間是哪個?」程徹四下張望。

  趙麗麗指著剛才申靈走進去的那一間,「我兒子和女兒同住一間,但女兒每晚都要上輔導班,九點多才回到家,都是我先哄著兒子入睡。」

  「你女兒那晚也去了輔導班?」董鵬敏銳地捕捉到趙麗麗話中重點。

  「嗯。」

  「那我們什麼時候能見見你女兒,和她談談?」

  「她……」趙麗麗遲疑地望向那扇緊閉的房門,「她今天就在家……」

  「咦?你剛才明明說她每天……」

  程徹的話,被坐在不遠處的吳寧伸出的一腳給踢得生生截斷。程徹雙眼一瞪,可惜那可愛的臉使得他憤怒的表情失色不少。

  「對不起,警官,我腳太長,一時沒注意踢到你。」吳寧一攤手,毫無誠意地道歉。

  董鵬不理會兀自一臉憤憤不平的程徹,轉而問道:「能否叫她出來談幾句?」

  「兩位警官等一等。」趙麗麗說著,走到房間門前敲響了門,「小靈,有警官來查案子,想和你聊聊。」

  門內傳來一陣細小的聲響,如果不仔細聽,怕是會忽略了過去。直到幾分鐘後,申靈才打開門,繃著一張臉走出房間,也不看趙麗麗,更不理會其他人,直接到椅子上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警官,小靈她最近心情不太好,她原來明明是個很聽話的孩子,這幾個月也不知怎麼了……」趙麗麗露出些許尷尬,似乎也不知道該怎樣解釋申靈沒有禮貌的態度。

  董鵬倒是不在意地笑笑,「小孩子總會有叛逆的一段時間,別擔心。」說著,他走到申靈面前,用儘量和藹的態度問道:「你好,我叫董鵬,你叫什麼名字?」

  「你們不是早知道了?」申靈一哼,口氣很是不客氣。

  「那能否回答我們幾個問題?」

  申靈漠然地看了看董鵬,又移開視線不再答話,但那無聲流露出的抗拒姿態,讓董鵬很難再接著詢問。董鵬向程徹使了個眼色,還在愣怔的程徹花了半分鐘,才反應過來董鵬的意思,摸了摸鼻子嘗試著上前,擺出一張無害的笑臉。眉眼彎彎,唇角上揚的模樣,使他看起來更像是某種小動物。

  「那個,你應該看到了昨天我們到對門去調查,是不是?」

  申靈審視著程徹那略顯稚嫩的臉,有一刻的遲疑,才反問:「那又怎樣?」

  「住在201的女人被殺了,我們聽說,你在她死的當晚九點左右,從輔導班正好回來,有沒有看到過她出門?」

  「她不是死在了垃圾場嗎?我從輔導班回家的路在相反方向,不經過那邊。」

  「你怎麼知道在垃圾場發現的屍體?」正看似無聊地在屋內踱著步的董鵬,忽然停下腳步轉頭問。

  「我……」申靈頓了頓,眼睛一轉,摸了摸耳朵,一抹異樣神色自她臉上一閃而過,隨即恢復了不耐煩,「附近的人都在傳,早已經不是新聞了,只有我媽這種每天不離開家的人才會不清楚這件事。」

  「你確定大前天晚上沒見過對面的女人?」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還要我再說幾遍?!」

  程徹被申靈的激動嚇了一跳,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又望向董鵬,董鵬點了點頭道:「那好,今天就問到這裡,如果你們再想起任何事,請和警方聯繫。」

  「一定,一定。」趙麗麗連連點頭,客氣地送董鵬和程徹離開。

  「時間不早了,笑笑,我們也該走了。」吳寧站起身,招呼著吳笑笑。

  「不再多坐一會兒?」

  「不了。」吳寧微微一笑,「回家還有很多事要做。」

  「那有時間再來玩。」

  吳寧向趙麗麗道別,也出了小樓,董鵬和程徹並沒走遠,而是就在車旁等待著吳寧姐弟倆的出現。

  「組長,這就是吳蕭的女兒吳寧,和他兒子吳笑笑。」程徹為董鵬介紹道。

  董鵬向吳寧伸出手,「我是偵查科科長董鵬,也是這小子的組長。」

  吳寧大方地和董鵬握了握手,「聽他說過。帶著這種下屬,也很累吧?」

  「大部分時候是,不過……」董鵬似笑非笑地看了懊惱的程徹一眼,「這張不可靠的臉,也會偶爾派得上用場,至少應付申靈那樣的小姑娘還算有用。」

  「組長……」對於兩人的一唱一和,程徹只剩下哀求的份。

  董鵬並不理會他,而是繼續與吳寧攀談,「我們現在要返回公安局去,你們如果順路,可以搭個車。」

  「不用,我騎腳踏車來的。」吳寧說著,指了指停放在一邊的腳踏車,「笑笑,去推過來。」

  「是,長官!」吳笑笑俏皮地行了個禮,樂呵呵地把吳寧的腳踏車開鎖推來,那比他的身形還要高上一些的腳踏車,將他的動作襯得有點滑稽。

  吳寧拍了拍車後座,「笑笑,上車!」

  吳笑笑利索地爬上去,吳寧長腿一伸,跨上腳踏車,「坐好了!我們先走一步。」

  說完,她揮了揮手,腳下一蹬,腳踏車便如離弦的箭一樣,快速躥了出去,不多時就消失在董鵬和程徹的視線中。

  董鵬望著腳踏車離去的方向,悠閒地點燃一支菸,倚靠著車身緩緩道:「很帥氣的女孩子,不是嗎?」

  「嗯。」程徹也眺望著,沒多思索便回答道,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才跳起來辯駁,「那女人一點兒都不可愛!」

  「女人的魅力各種各樣,她身上有種吸引人的特質,要比可愛,有你一個人就足夠了。」

  「組長!」程徹摸著自己的臉,不滿地瞪眼。

  董鵬哈哈一笑,捻滅了手上的煙,「別露出那種可憐的表情,上車回去。」

  「組長,您找我?」

  「坐。」董鵬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劉慧慧的案子有了新進展,想讓你瞭解一下。」

  程徹聞言,睜大眼向前傾身,「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劉慧慧的電腦終於解鎖了,據說劉慧慧的電腦密碼設得非常專業,可以與電腦高手媲美,所以技術那邊多花了些時間,除了個超級加密的文件夾,其他東西都能看到。」

  「有發現?」

  「技術部門在劉慧慧的電腦裡發現了至少十個網絡遊戲,而且破譯之後,每一個賬號下都有許多很名貴的裝備。」董鵬解釋道,「雖然我並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東西,但據技術小劉說,那些裝備林林總總加在一起,至少價值十幾萬元。而且,在網站上有售賣記錄。」

  「難道劉慧慧靠賣裝備賺錢為生?」

  「技術那邊也提供了這樣的猜測。」

  「怪不得她不用出門上班。」程徹撓了撓頭。

  「我對這方面畢竟不如你熟悉,你的想法呢?」

  「您問我的意見?」程徹的眼底閃動出晶亮的光芒,好像因為董鵬的這一問而顯得激動不已,笑得靦腆中帶著緊張。

  董鵬雙眼一瞪,「哪兒那麼多廢話?叫你說,你就說。」

  程徹摸摸鼻子,略一思索,「我覺得也不排除劉慧慧因為這些裝備而被殺的可能。」

  「善後的警員已經搜查過劉慧慧的屋子,值錢的物品都被洗劫一空,所以這一點很難確定。但如果根據我們的猜測,李龍為求財曾進入過劉慧慧屋內,那也可能是李龍拿走了財物。」董鵬十指交握,將胳膊支在下巴和桌子之間,沉思道,「不過,那些遊戲裝備真的有這價值,會為了它們而殺人?」

  「組長這您就不知道了,最貴的遊戲裝備,能賣上幾十萬元。就算不是為了搶錢,也可以假設是劉慧慧在交易中與人發生了矛盾,沒談攏而被殺也不奇怪。」為了增加自己話中的說服力,程徹還配合著煞有介事地重重點點頭。

  董鵬摸著下巴,「你去讓技術部門把劉慧慧的交易記錄調出來,去查查買家裡有沒有可疑的人。至於那個還沒解開的文件夾,告訴他們繼續嘗試。」

  「是,組長。」程徹轉身向門外走去,卻在即將觸到門把手時,像是想起什麼,停下來回頭問道,「對了,組長,我能不能把這個消息說給吳寧聽?我答應了她,告訴她案子相關情報,讓她也參與到調查中,或許我們也能得到些啟發。」

  看了看程徹滿臉期待的表情,董鵬擺了擺手,「隨你吧。」

  「明白,那我先走了!」程徹行了個禮,興高采烈地離開了。

  望著關上的辦公室門,董鵬微微一笑,臉上平日嚴肅凌厲的線條也隨之柔和了些許。年輕就是好,讓他不禁有點八卦地期待後續故事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