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這個好像不錯。圓華拿在手上的是一支閃著銀光的原子筆,按了幾次筆芯後問武尾:「你覺得怎麼樣?」

  「我可以說實話嗎?」

  「當然。」圓華點了點頭。

  「如果我收到五千圓的原子筆,會捨不得用。」

  「這樣才好啊,因為不用,所以就一直放在抽屜裏,每次看到就會想,啊,這是圓華送我的生日禮物。好,這是首選。」

  圓華把原子筆樣品放回原位,看著櫥窗內。除了原子筆外,還有鋼筆、裁紙刀和紙鎮等等。

  即將晚上八點了。他們在下午五點多離開數理學研究所,武尾原本以為圓華今天不會外出了,沒想到她突然說要出門。她想起父親快生日了,要去買生日禮物。雖然武尾覺得可以明天再買,但這並不是第一次領教她的心血來潮。桐宮玲也知道她的個性,所以沒有任何不滿,像往常一樣默默開車。

  雖然逛了好幾家店,始終找不到看得上眼的禮物。十五分鐘前,他們走進了這家店。這家店八點打烊,圓華卻不慌不忙。可能暗自下定決心,如果這家店一到打烊時間就趕客人,以後再也不會來了。

  平時武尾都等在店外,但今天圓華要求陪她一起逛,因為她不知道要買甚麼禮物,想參考他的意見。武尾婉拒說,自己沒有孩子,無法提供意見,但圓華不答應。

  這家金屬飾品店並不大,但很安靜高雅。圓華正在高級事務用品區挑選商品,後方還有更昂貴的商品。

  八點剛過,那兩個人闖了進來。武尾剛好看向店門口,一看到他們,立刻感到不對勁。因為兩個人都低著頭,戴著黑色毛線帽。那兩個人把毛線帽用力往下拉,遮住整張臉時,他確信自己的預感沒錯。那不是毛線帽,而是露眼頭套。

  「不許出聲,誰敢出聲就殺了他。」其中一個男人用刀子抵著旁邊的女店員。

  另一個人巡視店內後說:「不許動,留在原地。」他手上拿著槍。

  店內除了武尾、圓華和桐宮玲以外,只有一男一女兩名店員。男店員站在武尾他們身旁,嚇得一動都不敢動。

  手持刀子的男子威脅著女店員,緩緩移動著,可能要走去放現金的地方。拿著手槍的男子一臉威嚇的表情瞪著武尾他們。

  圓華輕輕戳著武尾的腰說:「噴霧借我一下。」

  「別亂來。」桐宮玲小聲說道,即使遇到這種情況,她的表情也很冷靜。

  但圓華不理會她,「快把噴霧給我。」

  武尾把手伸進西裝內側口袋,他隨身攜帶小型催淚瓦斯防身,只是從來沒有用過。

  他偷偷把噴霧交給圓華,不被持槍男子發現。圓華接過噴霧後,觀察那兩個男人的動靜。

  持刀男子命令女店員把現金裝進他們帶來的袋子,有好幾疊紙鈔,可能超過一千萬。

  圓華假裝巡視店內,將噴霧噴向斜下方。持槍男子似乎聽到了聲音,粗聲粗氣地問:「幹嘛?敢亂動,小心殺了妳。」

  如果敢開槍就開啊。武尾在內心嘀咕。因為他早就發現男人手上拿的是玩具槍。圓華應該也發現了。通常催淚瓦斯都要近距離噴向對方的臉,但目前和那兩個男人之間相隔十幾公尺的距離。武尾想像著圓華剛才噴出的催淚劑飄散在店內的哪個位置。

  持刀男子搶走裝好現金的袋子,向持槍男子使了一個眼色,似乎準備離開。兩個人走向門口,自動門打開了。

  這時,其中一個男人發出了「呃!」的奇怪聲音,那兩個男人當場蹲了下來,用力咳嗽起來,同時發出痛苦的呼吸聲。

  男店員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看傻了眼。桐宮玲問他:「這家店的後門在哪裏?」男店員手足無措,不知道她在問甚麼,桐宮玲大聲地問:「後門在哪裏?應該有後門吧?」

  「啊……有,在那裏。」

  桐宮玲大步走向男店員手指的方向。武尾和圓華也跟在她身後。

  「真傷腦筋,逛個街都不太平。」圓華坐進後車座後說道。

  「我提醒妳,以後再也不可以去那家店了,否則一定會被問一大堆問題。」桐宮不悅地說完,發動了車子。遠處傳來警車的警笛聲。

  「爸爸的禮物就口頭感謝吧,反正每年都這樣。嗯,就這麼辦。」

  圓華乾脆地說道,武尾聽了,覺得她的確有點變了。雖然她的生活恢復了正常,看起來也像以前一樣開朗,但總覺得她在逞強。

  甘粕才生在上週自殺了。他在病房內,用溼毛巾繞住脖子窒息身亡。因為死法太奇妙,一度懷疑是他殺,但似乎用科學的方法證明了是甘粕自己幹的。網路上說,如果不是死意甚堅,這種自殺方法不可能成功。

  他自殺的動機不明。雖然大部分意見認為他陷入瓶頸,無法再拍電影而感到痛苦,但這件事並沒有引起太多討論。在當今的時代,自殺已經不算是大事了。

  圓華對於他的自殺沒有表達任何意見,也隻字不提謙人。

  「啊,對了,這個要還給你。」圓華把催淚瓦斯遞給他,「謝謝。」

  「不值得一謝……」

  「但不是幫助了別人嗎?為了獎勵你,我讓你有發問的權利,你可以問我任何問題。」

  「可以發問嗎?」武尾抓著頭,因為太突然,他一時想不到。

  「但只能問一個。」

  「喔……那我只問一個,因為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甚麼事?」

  「呃,我想知道,妳到底看到了甚麼?」

  「看到?甚麼?」

  「就是啊,」武尾舔了舔嘴唇,「這個世界的未來,到底怎麼樣?」

  圓華沒有回答。她陷入沉默。武尾好奇地回頭看著她,她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

  「我跟你說,還是不知道比較幸福。」

  《拉普拉斯的魔女/ラプラスの魔女》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