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轟隆聲、爆炸聲和碎裂聲,以及各式各樣的聲音和巨大的震動消失後,圓華仍然沒有動彈。她用手臂抱著戴了毛線帽的頭,彎著雙膝蹲在那裏。

  她感受著冰冷的雨打在脖子上,心情才終於平靜下來。她豎起耳朵,只聽到呼嘯的風聲和雨打在地面的聲音。

  圓華抬起頭,旁邊的青江仍然抱著頭。

  「教授,已經沒事了。」

  青江緩緩放下雙手,抬起頭。他的雙眼因為充血而發紅。

  他們逃進離建築物有一小段距離的長方形洞穴內。以前應該是淨化槽的一部分。

  圓華走了出去。雨仍然在下。

  看到那棟房子,她倒吸了一口氣。那已經不是房子,而是巨大的瓦礫山。屋頂消失了,牆壁只剩下一半。她在瓦礫堆中看到了青江的白色皇冠,整輛車翻了過來。

  失敗了嗎?

  光是用車子衝撞還不夠嗎?

  一部分瓦礫堆動了起來,當從下面露出一個細瘦的身體時,圓華鬆了一口氣。那張端正的臉和一年前完全一樣。

  圓華跑了過去,協助他一起撥開瓦礫。謙人發現了圓華,露出驚訝的表情問:「妳怎麼會在這裏?」

  「因為我在找你,」圓華回答,「一直在找你。」

  謙人站起來後,稍微搖晃了一下,鮮血從他手背上流了下來。

  「你沒事吧?」

  「我沒事。圓華,妳是跟蹤甘粕才生來到這裏嗎?」

  「是啊。」

  正確地說,是跟蹤水城千佐都,只是說來話長。

  「妳發現了我的計畫。」

  「對,所以我來阻止。」

  謙人露出尷尬的表情後,看著翻覆的車子。

  「這是妳的傑作嗎?」

  「嗯。」圓華點了點頭。

  「我知道會出現積雨雲,但沒想到你想要加以利用,但是當我發現廢墟即將倒塌時,終於瞭解了你的企圖。我詳細預測氣象後驚訝不已,因為所有的條件都顯示會發生下擊暴流。」

  下擊暴流──從積雨雲下降的氣流向地面俯衝,帶著巨大的破壞力肆虐周圍。

  「而且是強大的下擊暴流,風速超過六十公尺,這棟廢墟根本不堪一擊,一旦開始崩塌,就會在轉眼之間摧毀,裏面的人存活的機率等於零。不是和瓦礫一起被吹走,就是當場被壓在瓦礫堆下。只有一個方法可以防止這種情況,那就是在崩塌之前,就先破壞其中一部分。風會從缺口進入,增加內部的壓力。雖然無法保住建築物,但風力除了來自外側,內側也會有風力,所以我立刻計算了車子被風吹動後命中房子的撞擊點。」

  「結果,房子的屋頂被掀走,也只有不到一半的瓦礫崩塌。」謙人露出笑容,「妳竟然可以預測到下擊暴流。」

  「你忘了?我們曾經好幾次討論納維.斯托克斯方程式。」

  「是啊,亂流很難預測。」

  「深有同感,但我們都成功預測了。」

  他們相互望著對方時,聽到了叫聲。

  「圓華。」回頭一看,青江彎著腰,探頭看著瓦礫堆下方。

  走過去一看,甘粕才生仰躺在那裏,下半身被瓦礫壓住了,無法動彈。他還眨著眼,可見還活著。

  「原來還活著。」謙人嘀咕著,想要走過去。

  圓華張開雙手,擋在他面前。「不行。」

  「妳讓開。」

  「不行,我不會讓你動手。」

  謙人難過地垂著眉尾,「這是我活到今天唯一的目的。」

  「我知道,所以才不行。從今天之後,要為其他目的而活。你別指望我會改變心意,你是拉普拉斯的惡魔,所以應該很清楚。」

  謙人皺著眉頭,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才睜開眼睛。

  「妳打算怎麼處理他?」

  「不知道,應該會有人來處理。」

  「他是凶手。」

  「我知道,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制裁方法。」

  謙人再度陷入了沉默,然後把一隻手插在運動衣的口袋,踏出一步。

  「謙人,不行。」

  「我知道,我不會動手。」

  謙人站在甘粕才生旁,低頭看著他。

  「我很希望你知道我在植物人狀態時的心情,簡直就像被活埋般絕望。手和腳都無法動彈,無法說話,卻還活著。有時候真的希望不如殺了我,我希望你也體會相同的心情。我想要活埋你,就在這裏,和我一起。沒有人會來救我們,只有我們兩個人在這裏等死,就連誰先死,也是一種樂趣。」他從口袋裏拿出一樣東西。是錄音筆。「我把你的話全都錄下來了,原本要代替我的遺書,但如今我會當作護身符帶在身上,為了防止你拍那種荒唐電影的護身符。」

  謙人把錄音筆放回了口袋說:

  「還有一件事,雖然你犯了很多錯,但我要告訴你最大的錯誤。你剛才說,大部分平凡的人沒有留下任何真相就消失了。這種人無論有沒有來到這個世界,對這個世界都沒有任何影響。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推動這個世界運轉的並不是一小部分天才,或是像你這種瘋子,那些乍看之下很普通,看起來好像沒有價值的人才是重要的構成要素。人類是原子,即使每一個個體都很平凡,無自覺地活在世上,一旦成為集合體,就會戲劇性地實現物理法則,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個體不具有存在的意義,沒有任何一個!」

  謙人轉過身,然後一瘸一拐地走了起來,沒有看圓華一眼。

  「妳不攔住他嗎?」

  圓華嘆了一口氣說:「那是白費力氣。」

  謙人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腳步毫不遲疑。他一定已經看到了未來,建立了某種方針。

  圓華的眼角掃到有甚麼東西在動。灰頭土臉的水城千佐都在瓦礫堆的縫隙中掙扎。她似乎也活著。

  圓華走過去問她:「妳沒事吧?」千佐都突然聽到陌生女人問她,似乎感到驚訝。她趴在地上,說不出話。

  鮮血從她的額頭流到太陽穴。雖然只是幾公分的傷,但傷口並不淺。她似乎也發現了,摸著傷口,痛得臉都皺了起來,看到手上的血,嚇得臉色發白。

  「不必擔心,花不了一千萬,就可以把這道傷口整掉。」圓華說:「這點小錢不痛不癢吧?妳託謙人的福,變成了億萬富翁。」

  千佐都似乎想要反唇相譏,狠狠瞪著圓華,但圓華並沒有耐心等她。

  圓華拿著手機,為到底該打電話給誰想了十秒鐘後,最後選擇了桐宮玲的電話。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