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雖然狹窄,但舖了柏油的道路是緩和的上坡道,周圍是一片鬱鬱蒼蒼的樹木。如果是以前經過充分整理的時候,來訪者只要經過這裏,應該就會感到興奮。

  千佐都直到最近才知道這裏。因為木村帶她來這裏,他還說,這裏是最後的地方。

  不一會兒,看到了前方的建築物。雖然牆壁和屋頂看起來都是灰色,但很久以前,應該是明亮的白色。有著成排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窗戶,但千佐都知道所有的玻璃不是破了,就是已經殘缺了。

  這棟房子似乎是戰前所建,曾經是德國軍人的別墅,但主人很早就去世,之後數度易主,每次都改變用途,最後終於變成了廢棄屋,聽說在廢墟愛好者之間很有名。

  道路被拉起的繩索攔住了,上面掛著禁止進入的牌子。雖然鬆開繩子,車子就可以開進去,但前面有很多瓦礫散亂,如果硬是開進去,輪胎壓到金屬片可能會爆胎。千佐都停了車。

  「請用走的進去。」千佐都對副駕駛座上的甘粕說了這句話之後,拿起放在後車座的大衣和雨傘,打開了車門。

  一下車,外面的空氣很冷。她急忙穿上大衣,撐起了傘。天空仍然下著小雨。

  甘粕也下了車,看著建築物說:「真懷念啊。最後一次來這裏是十年前,幾乎沒甚麼變。」

  說完,他突然笑著看向千佐都說:「這也難怪,因為八十歲的老太太變成九十歲,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雖然甘粕可能想要開玩笑,但千佐都笑不出來。「走吧。」她邁開了步伐。

  她小心看著腳下,走向建築物。雖然遠看是一棟雅致的洋房,但走近一看,發現已經搖搖欲墜,難以想像整棟房子還能夠繼續聳立在那裏。牆壁上有無數裂痕,好像隨時都會倒塌。

  正面的玄關也同時是車道,水泥地面也滿是裂痕,雜草頑強地從裂縫中探出頭。

  玻璃已經碎裂,只剩下雕飾著圖案的鐵框架的門半開著。千佐都把身體從門縫中擠了進去,眼前應該是以前的大廳,角落放著破桌椅。挑高的天花板很高,通往二樓回廊的樓梯位在右側。

  千佐都看了手錶,幾乎是預定的時間。

  「請你在這裏等,他很快就會來了。」

  甘粕才生打量著她問:「那妳呢?」

  「我在外面等。」千佐都準備走向玄關,但右手被甘粕用力抓住。

  「這可不行,妳要一起在這裏等。」甘粕說完,仰頭看著二樓的回廊,「謙人,快出來,你在吧?我們面對面談一談啊,還是你要直接製造硫化氫?如果你這麼做,也會把這個女人捲進去,這樣也沒問題嗎?為了報仇,即使把無辜的人捲入也在所不惜嗎?」

  從腹底深處發出的低沉聲音在昏暗的空間中迴響,遠處響起雷鳴,似乎在呼應他的聲音。

  樓上傳來木頭擠壓的聲音。二樓正面的回廊上出現一個人影,他就是木村──甘粕謙人。

  甘粕才生的喉嚨發出了咕嚕的聲音,雙眼發亮。「主角出現了。」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