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刑警離開公寓後走向車站。千佐都確認他的背影後,從皮包裏拿出了智慧型手機,撥打了登錄為「木村」這個姓氏的電話。

  『喂。』電話馬上就接通了,電話中一如往常地傳來一個陰森的聲音。

  「刑警來老太婆住的地方。」千佐都沒有自報姓名,就直接說了起來,「麻布北分局一個叫中岡的刑警來老太婆住的老人公寓。」

  『停!』他在電話中說:『妳目前人在老太婆的房間嗎?』

  「對啊。」

  『那馬上離開那裏,去其他地方。』

  「為甚麼?」

  『先別問那麼多,按照我說的去做。』

  千佐都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還是拿著手機走出了房間。電梯廳放著沙發,她在那裏坐了下來,「我離開房間了。」

  『那個刑警有沒有給妳甚麼?伴手禮之類的。』

  「他遞給我名片,但我還給他了。」

  『嗯,這樣很好,現在的IC晶片可以藏在紙裏面。』

  「怎麼回事?為甚麼要我離開房間?」

  『因為那個刑警很可能在房間裏裝了竊聽器。』

  「啊……」

  的確沒錯。雖然刑警和名叫小森的職員在一起,但沒有人能夠保證,他不曾單獨一人留在房間內。

  『呃,所以刑警說甚麼?』他問,他的語氣中並沒有絲毫緊張。

  「好像在懷疑我,好像老太婆曾經找他們諮商過,擔心兒子慘遭年輕媳婦的毒手。」

  『是喔,所以呢?有甚麼問題呢?』

  「沒甚麼問題,只是想和你說一聲。」

  『嗯。』電話中傳來鼻子發出的聲音,『不是之前就猜到會引起周圍人的懷疑。警方也可能會有所行動嗎?但妳根本不需要緊張,沒甚麼好怕的,我說錯了嗎?』

  千佐都把電話貼在耳邊,搖著頭說:「不,你沒說錯。」

  『對不對?因為妳並沒有做任何特別的事,一切都很正常。和年齡相差很大的老公去溫泉,去山上找被稱為是名勝的瀑布。雖然犯下忘了帶相機電池的疏失,但這沒甚麼好責怪的。無論麻布北分局的刑警怎麼查,也查不出甚麼東西。因為他本來就在找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我知道,所以只是跟你說一聲而已。」

  『如果遭到竊聽,妳這通電話就可能搞砸一切。妳要小心點,不然就傷腦筋了。』

  「對不起,我以後會注意。」

  『不過這通電話來的正是時候,我正想聯絡妳,差不多該進行下一步了。』

  「……已經決定執行的日期了嗎?」

  『大致決定了,地點也決定了。妳只要負責把一個人帶去那個地方,步驟就按照之前說好的,沒問題吧?』

  「對,沒問題。」

  『正確的日期決定之後,我會再和妳聯絡,但妳一個人的時候才能接電話。』

  「我知道。」

  『除此以外,還要注意有沒有人跟蹤,也許這一陣子警察會監視妳,如果妳露出甚麼破綻,我們的計畫也毀了。』

  「我知道,請放心吧,我也不想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對啊,那就再聯絡。』

  「我等你電話。」千佐都掛上電話,把手機放回了皮包。她的手心流汗了。和他說話時,每次都很緊張。

  自己和惡魔做了交易嗎?──她突然這麼想道。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