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超狸貓理論

  空山一平上小學前,母親曾帶他回和歌山的鄉下玩。那兒是母親的故鄉,娘家門口掛著「井上酒舖」的招牌,卻是間民生用品一應俱全的雜貨店。由於位於群山環繞的鄉間,有了這麼一間店,對當地民眾來說真是幫了大忙。井上家住著一平的外公、外婆、舅舅夫婦和表姊。

  一平受到了他們的熱情款待,但他卻待得不甚開心。一方面是表姊大他很多歲,他沒有同齡玩伴;再者一平在都市時,都只在公園玩耍,來到鄉下,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親近大自然。

  有一天,一平跑去倉庫玩。他並沒有特別想幹嘛,只是因為大白天的無事可做,又沒有好看的電視節目,為了消磨時間,他溜進了倉庫。

  裏頭是成堆的酒瓶與紙箱,一平無意識地望著這些東西,眼角瞥到有個甚麼在動。

  那個不明物體迅速躲到冰箱暗處。那台冰箱並非家庭用的,而是上層裝有玻璃窗的營業用冰箱。

  是貓嗎?──一平猜想著。那東西的體形和貓差不多大。

  一平的視線在小動物的躲藏處一帶梭巡著,卻只看得見一片昏暗。他輕輕敲了敲冰箱,試圖引牠出來。

  冰箱後方傳來一聲「啾──」。不是貓或狗的叫聲,那是一平從未聽過的聲音。

  一平又敲了幾次冰箱。他一敲,小動物便「啾──啾──」地回應。他想盡辦法要看清楚小動物的真面目,牠卻始終不肯從冰箱後面出來。

  這件事,一平沒有對任何人說。那天晚餐的餐桌上,他問舅舅:「舅舅,這一帶有甚麼動物啊?」

  喝啤酒喝得滿面通紅的舅舅和藹地答道:「喔,有很多啊。我們這兒有狐狸,也有狸貓哦。」

  「咦?有狸貓?」

  「嗯,多得是哦。」

  「你去後山繞一繞就看得到了,到處都是呢。」一旁的外公也說道。

  一平心想,這麼說來,那隻肯定是狸貓了,因為狐狸的叫聲是「空──」而不是「啾──」。

  吃完飯後,一平又去了倉庫。他敲敲冰箱,隔沒多久,後頭又傳出「啾──啾──」的聲音,於是他去廚房盛了些白飯放在手心,回倉庫撒在冰箱暗處。

  「晚安,小啾。」一平向牠打聲招呼後,離開了倉庫。

  一平和小啾的秘密關係一直持續到他回都市前,不過,他從未見到小啾的模樣,只聽過冰箱後方傳出的啾啾聲。他曾經試圖移開冰箱,但那不是一個小孩子獨力搬得動的,可是他又不想告訴大人們這件事,他覺得要是大人知道他在倉庫裏偷養小動物,小啾一定會馬上被抓出來扔掉的。

  過了今晚,一平就必須離開這裏了。他又來到倉庫,站在冰箱前,扔了幾粒花生米到後方暗處。

  「再見了,小啾。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要保重,小心別被發現哦。」

  接著他一如往常叩叩地敲了敲冰箱,明明是最後的道別,卻沒聽到任何回應。他覺得奇怪,正打算再敲看看,這時──

  一道小小的影子探出冰箱後方,迅速跑過地板,爬上柱子。倉庫天花板附近有扇敞開的小窗,牠就這麼一口氣衝了上去。

  「小啾!」一平大喊。

  小動物在窗框邊回過頭看了一眼。四下黑漆漆的,一平只看得到牠的黑色眼眸映著月光閃了閃。

  一平連忙跑出倉庫外,抬頭一看,小啾正躍下窗戶。

  啊!──他捏了把冷汗,但小啾並沒有摔落,而是順勢輕飄飄地往山的方向飛走了。那飛翔的姿態既不像鳥也不像蝙蝠,一平從未見過那種飛翔方式。

  這時一平心裏想的是──啊,狸貓飛走了。他內心早已認定小啾正是如假包換的狸貓。

  原先,一平覺得小啾應該是妖精。他想起了卡通《嚕嚕米》(註:即《Mumin》,芬蘭作家 Tove Jansson 及 Lars Jansson 於一九四○年的創作,描述嚕嚕米一家人與一群各具特色的朋友在森林裏發生的故事,寫成了十三部小說與圖文書,並譯成四十種語言及拍成多部卡通片,登場人物可愛的形象深受歐美日讀者的喜愛。),歡樂谷裏住著各式各樣的妖精,而他們的外形大部份是動物,好比主角嚕嚕米就長得很像河馬。

  可是嚕嚕米不會飛啊。──一平心想,會飛的應該是蝴蝶妖之類的。

  沒多久,一平明白所謂妖精不過是人類幻想出來的。雖然在外國的紀錄中曾宣稱拍到了妖精,遺憾的是,那些照片都是假造的。

  那麼,小啾究竟是甚麼呢?又不是妖精,為甚麼狸貓會在天上飛?一平不斷地思索,終於,他想到了一件事。

  傳說中,狸貓不是會藉由幻術捉弄人類嗎?

  還有人說,狸貓能幻化成任何東西。

  一平不認為小啾捉弄了自己,牠絕不會對自己做出那種事的。一平的解釋是,小啾一定是幻化成某種會飛的東西了。

  他四處尋找和狸貓有關的民間故事來讀。許多傳說裏,狸貓不是變身就是到處騙人,而當中一平最在意的,就是〈文褔茶釜〉(註:「茶釜」為日本茶道道具之一,即燒水用的鐵鍋。「文福」二字為形容水開時發出咕嘟咕嘟聲響的擬聲字。亦名「分福茶釜」。)的故事。

  這起傳說有數個地方版本。群馬縣茂林寺一帶流傳的是,有位叫守鶴的老和尚,他愛用的茶釜是個不可思議的寶物,裏頭盛的熱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那個茶釜就是狸貓幻化而成。還有一說是,狸貓為了幫助一對貧窮夫妻,幻化為金茶釜,讓夫妻變賣給寺廟換錢,可是金茶釜一放到火爐上,熱得受不了的狸貓當場現出了原形。有的版本還有後續的小插曲,描述這隻會變身的狸貓後來被賣到怪奇小屋(註:即「見世物小屋」,江戶時代流傳至今,於廟會等祭典中盛行的展示空間,綜合馬戲團、美術館、動物園、鬼屋等元素,展示如蛇女、雙頭犬等奇奇怪怪的物件供遊客欣賞。),還會表演走鋼索給觀眾看。

  文褔茶釜走鋼索──一平被這段描述深深吸引,總覺得文褔茶釜的故事與飛天狸貓有些類似。

  於是,他得到了一個結論──狸貓擁有超能力,而且民間傳說〈文褔茶釜〉是真有其事。這時的一平只是小六生。

  後來,空山一平投注畢生精力在這項研究上。

 

  一平的想法是,如果這個假設是正確的,那麼不止日本,外國很可能也存在著關於「狸貓會變身」的傳說故事。

  他腦中最先浮現的就是狼人傳說。雖然現下流傳的故事主角是狼,會不會在最初原版的傳說中,主角其實是狸貓呢?他的根據是,兩者都一身毛茸茸的,有可能是為了增加傳說的恐怖性,狸貓的角色傳著傳著便成了狼。

  還有《美女與野獸》的故事中,王子被施魔法成了野獸,那頭野獸也可能原本是狸貓來著。另外《西遊記》也是,登場的大量妖怪幾乎都有著類似野獸的形貌。

  一平不斷深入調查發現,世界上有許許多多關於人類變身為野獸、或是動物變身為人類的傳說故事,而且故事中那些野獸多是滿身披毛的樣貌,即使全代換成狸貓來解釋,也絲毫不衝突。

  調查進行著,某天,一平在希臘神話裏發現了一件奇妙的事。

  吸引他目光的不是野獸變身,而是宙斯之子的故事。一平在意的是他的名字──坦塔羅斯(Tantalus)。

  一平一直想不透,日本人耳熟能詳的某首聖歌歌詞中出現的「TAN TAN狸貓」一詞,這「TAN TAN」究竟是甚麼。平常大家提到貓狗時,並不會特地叫成「NEN NEN貓咪」或「INN INN狗狗」(註:日語「狸貓(TANUKI)」的第一個音節為TA,「貓」為NE,「狗」則是I。)啊?

  在查閱到坦塔羅斯的名字時,一平有了個假設──這「TAN TAN」很可能正是出自「Tantalus」的轉音。他會這麼大膽假設是有根據的。

  坦塔羅斯是小亞細亞的一國之君,因為冒犯了神,被打入冥界承受永生的飢渴之苦。懲罰的方式是,將坦塔羅斯浸在地獄之水裏,水深及下巴,但當他口渴想喝水時,水卻會頓時退去,讓他無法喝到。

  這不正是〈文褔茶釜〉的相反版本嗎?一廂是熱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褔茶釜,另一廂則是水深及下巴卻怎麼都喝不到的地獄之水。當事物呈現極端的兩面時,換個角度解釋就是──兩者必有關聯。

  如此這般,一平對於「超能力狸貓論」的信心愈來愈不可動搖,但他仍覺得立論不夠完美。因為照理說,應該還有更多目擊飛天狸貓的情報才是,但一平幾乎查不到這一類的紀錄或傳說。

  抱著這個疑問多年,直到讀大學時,一平終於找到了答案。恍然大悟之餘,他很懊悔自己為甚麼這麼晚才察覺這件事。

  其實,許多人都看到了飛天狸貓,目擊者要多少有多少,只是這些目擊者都沒發現他們看到的是狸貓罷了。

  而啟發他這個驚人假設的,就是喬治‧亞當斯基(註:George Adamski(1981 ─1965),波蘭裔美國人。聲稱自己拍攝到來自外星球的太空船,還曾與外星人一同飛行,以此名聞幽浮學界,自認是「哲學家、導師、學生以及飛碟研究員」。)。

 

  書籍插圖上的「亞當斯基型UFO」,一平怎麼看都覺得和古代繪本上的文福茶釜沒兩樣,差別只在於UFO上頭沒有露出狸貓的臉或四肢,但在飛行時縮起頭與四肢是很合理的。

  再者,根據眾多的UFO目擊證言所畫出的各式UFO,基本上都與文褔茶釜的外形相去不遠。畫中UFO上頭那些類似窗戶的裝置,應該是茶釜身上的裝飾花紋吧;而且這些UFO頂端都有個突出物,很可能正是茶釜蓋的把手。

  這下子一平非常肯定了──沒錯,UFO就是文福茶釜!

  他想像了一下狸貓化身茶釜翱翔全世界夜空中的情景,多麼可愛!多麼夢幻!而這些飛天狸貓當中,肯定也包括了小啾。

  可是,也有一些不利於他這個論點的說詞。歐美的UFO研究組織言之鑿鑿地認為,大多數的目擊消息都是目擊者的錯覺或是看錯了。他們以電腦分析那些聲稱是拍到UFO的照片,也分析了目擊時點的天體移動與飛機起降飛行狀況,得到的結論是,百分之九十五的目擊消息都是誤認。

  不過,一平很快便振作起來。百分之九十五是誤認,那就表示,有百分之五不是誤認。世界上有多達一千萬人聲稱親眼目擊到UFO,那麼百分之五就是五十萬人了,多麼驚人的數字!這表示這麼多人都曾見過飛天文褔茶釜呀!

  一平徹底調查所有關於UFO的文獻,發現UFO研究學家的意見分為兩大派:一派主張那是某種不明物體的交通工具,另一派則堅持所有目擊情報全是誤認。

  每當看到這些論點,一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為甚麼沒人發現呢?那些研究學家當中也有日本人啊,難道他們沒聽過〈文褔茶釜〉的故事嗎?

  某天,一平又有了新發現,是關於「狸貓」這個名詞的語源。

  他發現,日文中「狸貓」的語源,竟然是來自英文!

  他的靈感來自UFO的目擊證言。數則證言的用詞中,不約而同出現了「旋轉」或「迴轉」的形容。

  以英文來說,就是「TURN」。

  一平腦中靈光一閃──這個字的發音很像日語的狸貓「TANUKI」。他繼續調查下去,首先看到「狸貓」的英文「RACOON DOG」,「RACOON」意指浣熊,也可簡稱「COON」。接著一平試著將這些單字排列如下:

  TURNING COON(旋轉的浣熊)

  他感動不已。將這個詞唸快一點,多麼像日語的「TANUKI」呀!從前從前,肯定有些英美人曾目擊以文褔茶釜姿態在天空旋轉的狸貓,當場大喊道:「TURNING COON!」之後這軼事輾轉流傳到了日本,就衍生出「TANUKI」這個詞了。

  此外,「COON」還有「狡詐的傢伙」之意,這正暗示了,歐美人也曉得狸貓是會捉弄人類的。

  一平對自己的論點愈來愈有自信,在三十歲那年,終於出版了第一本書。這本值得紀念的處女作《UFO其實是狸貓》,一上市立刻蔚為話題。

 

  《星期天神秘檔案》的主持人介紹兩位來賓之後說道:「那麼,我們現在就請主張『UFO乃外星人的交通工具』的大矢真先生,針對空山一平先生的『UFO乃是狸貓』一說提問。大矢先生,您想先從哪個部份切入呢?」

  「首先呢,」個頭不高的大矢傾身向前,一臉咄咄逼人的神情,「我想請教空山先生怎麼會提出這種蠢論點,請問依據何在?」

  「第一個依據是民間傳說。我認為,傳說故事〈文褔茶釜〉其實真有其事,茶釜走鋼索正暗示著狸貓在空中飛翔。第二個依據是,目擊者所描述的UFO樣貌與茶釜外形一模一樣。」

  「胡說八道,我從沒見過狸貓會飛的。」

  「嗯,關於這一點,我想有必要說明一下。其實狸貓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一般的狸貓』,另一種則是『超能力狸貓』。我的論點中所指的是後者,牠是會飛的,我小時候曾親眼見過。」空山一平說著這段話時,眼中滿溢著難以言喻的懷念之情,而電視攝影機牢牢捕捉了這畫面。他繼續說道:「而且呢,大矢先生您方才說您沒見過飛天狸貓,但您在許多著述上曾提過,您親眼見過飛行中的幽浮,對吧?其實那全是變身為文褔茶釜的狸貓。」

  「你、你在說甚麼!?我看到的是UFO!」

  「不,您沒聽懂我的意思,」一平仍是老神在在,「所謂UFO,就是『不明飛行物體』吧?換句話說,就是尚未確認究竟為何物,而我方才就是告訴您,UFO的真實身分正是狸貓。」

  「我看到的是外星人的交通工具!」大矢猛地敲桌子。

  一平怔了怔。

  「您說……外星人嗎?」

  「沒錯。」大矢大大地點了個頭。

  「為甚麼您覺得是外星人呢?您親眼見過嗎?」

  「我個人是沒親眼見過,但外星人的目擊者多不勝數,還有許多照片為證。」

  「請問是甚麼樣的照片呢?」

  「現在提問的人是我好嗎?」大矢說著,立起一旁的兩枚說明板,「譬如這張,還有這張。」

  兩張照片拍到的,都是個頭矮小、沒有體毛、以雙腳行走的奇妙生物。一張是一個不明生物走在宛如岩山地帶的地方,另一張則是被左右兩名高大的白人男士抓住兩手的不明生物。

  但空山一平絲毫不為所動,只說了句:「喔,這幾張啊。」接著拿出自己準備的說明板,上頭竟是和大矢亮出來一模一樣的照片。「我也覺得這些照片是非常重要的證據。」

  「為甚麼這兩張照片足以佐證你的論點?」大矢挑著眼問道。

  「因為,」一平笑道:「這些全是狸貓啊。」

  主持人和助理當場張口結舌,而大矢不知是否一時間無法意會過來,愣了幾秒之後才漲紅了臉說道:「開甚麼玩笑!這哪裏像狸貓了?連一根毛都沒有耶!」

  「其實啊,」一平不疾不徐地說道:「狸貓是會換毛的。」

  「換毛?」

  「這些飛天狸貓雖然具有超能力,畢竟是獸類,還是會換毛的。像照片上的狸貓呢,如各位所見,毛掉得一乾二淨。而且,在毛掉光的狀態下,相當於失去了保護色,尤其容易被人類發現。這也就是為甚麼所有這類的目擊照片,上頭的不明生物都是這副光溜溜的模樣。」

  「證、證據呢?」大矢講到口水都噴出來了,「你說這是狸貓,拿出證據來呀!」

  「很遺憾,我並沒有物證。但是大矢先生,有一派說法,認為這些目擊照片都是假造的,照片上的不明生物其實是被剃光毛的猴子之類的小動物。」

  「哼,就是有些人思考方式這麼扭曲。」

  「那麼,假設照片並非假造,而是實際拍到了自然脫完毛的小動物呢?這麼一來就等於為我的說法背書了。」大矢的嘴角頻頻抽動,然而一平仍自顧自地繼續說:「關於狸貓會換毛的說法,我找到了一個佐證,而且同樣是出自日本民間傳說,那就是大家很熟悉的河童。」

  「河童和狸貓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生物吧。」

  「乍看之下的確如此,但是,若將河童視為狸貓完全脫毛後的姿態,許多疑點都得到解釋了。首先,請想想河童背殼的模樣,根本就是個茶釜。這說明了脫毛後的狸貓一旦幻化成文褔茶釜,其呈現的樣貌便是河童。所以我們也可以說,UFO的真實面目就是河童。再看到河童頭上那獨特的圓盤,由於與人類男性掉髮後的模樣極為類似,足以證明河童正是處於脫毛的狀態。」

  「河童本來就是外星人呀!」大矢大喊,「他的背殼是氧氣筒,嘴巴則是氧氣罩!」

  「是嗎?」一平問道:「那為甚麼外星人要特地跑來地球住在荒涼的池塘裏呢?」

  「我怎麼知道,大概是為了調查人類世界吧。」

  「空山先生,請問一下,那狸貓又為甚麼要住在水池裏呢?」主持人開口了。

  「當然是有道理的。超能力狸貓也有種類之分,當中包括了水棲類。為了讓水棲與陸棲有所區分,我稱水棲的為『超能力水獺』。」

  「水獺……嗎?」出乎意料的回答,主持人不由得傻眼。

  「一如狸貓的狀況,水獺也區分為『一般的水獺』與『超能力水獺』兩大類。人們將脫毛後的超能力水獺稱為河童,這個稱呼並無不妥。因為在我國民間傳說中,水獺棲息在水底做壞事、學人話騙人、將人拖到水裏,這與河童傳說有部份相同之處,與『狸貓會捉弄人』的傳說更是完美地相互呼應。」

  主持人瞪大雙眼,滿臉佩服;一旁的女助理也頻頻點頭贊同。看到這情景,大矢驚覺自己居於劣勢,連忙抓住麥克風說道:「那以雙腳步行這點又如何解釋?目擊者描述的外星人全都是以雙腳行走的哦!這和傳說中描繪的河童行走模樣是一樣的!」

  空山一平依舊穩如泰山,「您見過狸貓擺飾嗎?全都是以雙腳站立的,這代表古時候的人早曉得部份狸貓會以雙腳行走了,而那些就是我所說的『超能力狸貓』。」

  大矢站了起來,「照你這種說法,全天下的東西都是狸貓了!甚麼『超能力狸貓』嘛!抬出這種天曉得是否存在的玩意兒,你當然大可自圓其說!」

  「自稱擁有超能力的人多到不計其數,那麼,若說世界上存在『超能力狸貓』,也不是不可能吧。再者,您不也提出了無法證明其存在的不明生物嗎?」

  「外星人是存在的!」大矢開始亂了陣腳,「這一點已經得到了鐵證,許多人都見過外星人,有些人甚至和外星人有所接觸,體驗了一些不可思議的遭遇!」

  「哈哈哈,您是說有人被帶到外星球,或是被施行奇妙的手術?」

  「沒錯。」

  「哈哈哈。」一平笑了,「那些全是狸貓搞的鬼啦。」

 

  廣告回來,辯論繼續。

  「我想換個切入點請教一下。」大矢稍微冷靜了點,拿手帕擦了擦嘴角說道:「我大致瞭解你想說的了。但是,你覺得你的『UFO乃是狸貓』一說能夠解釋一切嗎?」

  「我認為可以的。」

  「那麼,好比『人體自燃』,或是『動物離奇死亡事件』(cattle mutilation)──也就是動物部份肢體遭利刃般的東西切除,這你又作何解釋?這些現象都與UFO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麻煩你解釋一下好嗎?」

  聽到這番話,一平首度面露遲疑,微微低下了頭。大矢見狀,乘勝追擊又追問一句:「無法解釋嗎?」

  一平抬起頭來,「不瞞各位,我很不想談論這部份,因為這麼一來,我不得不將我心愛的文褔茶釜的缺點攤在陽光下……。我相信,會如此為非作歹的狸貓只是極其少數……」

  「空山先生、空山先生,」主持人打斷一平的話,「您想說的是?」

  「喔,抱歉。」一平乾咳幾聲,「好吧,事到如今,我只好坦言一切了。很遺憾地,無論人體自燃或是動物離奇死亡事件,毫無疑問都是狸貓搞的鬼。首先關於動物離奇死亡事件,我也曾詳細調查此現象,發現與其說是『被利刃切除』肢體,應該說是『被吃掉』較貼切,通常被吃掉的都是眼睛、睪丸、舌頭、嘴唇這些體表較為柔軟的部份,當然內臟也是。在我的理解是:狸貓乃肉食性動物,而且非常貪吃。我看到那些離奇死亡的牛隻屍體的模樣之後,我非常確定,那毫無疑問正是狸貓所為。」

  一平說完後,現場所有工作人員紛紛點頭贊同,或許是想像到狸貓啃食牛隻屍骸的景象,並不覺得有甚麼不合理之處吧。

  「那、那人體自燃呢?」大矢頓時焦急了起來。

  「這部份比較複雜一點,簡單講就是……」一平頓了頓,說道:「狸貓是會噴火的。」

  攝影棚內一陣騷然。

  「呃,空山先生,您說『狸貓會噴火』是指……?」主持人連忙問道。

  「狸貓體內能產生數種瓦斯,其中一種就是沼氣,人類的屁也屬於沼氣。當沼氣從狸貓肛門噴出時,經由某種方式點火,便會如火燄噴射器般噴出火來。」

  現場人們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大家都曉得人類的屁是可燃的,因此這說法並不難理解。

  「而這個現象在日本,自古以來使廣為人知,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傳說。日本人稱之為『狐火』(註:即「鬼火」,在冬末初春時節的夜晚,山野常會出現奇怪的青色火燄,日本相傳那是狐狸嘴巴噴出的火。),我想應該是在某個機緣下將傳聞中的噴火狸貓換成狐狸了吧,搞不好是古人開的小玩笑呢。」

  「牽強附會!」大矢再度重重地朝桌子一拍,桌上的果汁杯都被震倒了,但他只顧大吼:「你只是牽強附會而已!所有事情都拉到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去!」

  「我呢,」一平說:「我一直是抱持著向您以及眾多超自然現象研究學家學習的態度。」

  大矢瞬間啞口無言,愣了一會兒,他伸手指向一平說道:「那你倒是說說看啊!狸貓是怎麼飛上天的?牠的飛翔機制是甚麼?」

  「好的,請讓我來為各位說明。」一平點點頭道:「但是,在我說明之前,我也想請大矢先生解釋一下,如果UFO真的是太空船,那麼太空船的飛行機制又是甚麼呢?」

  「哼,這還不簡單。太空船是靠反重力起飛的!」

  「反重力?」

  「沒錯。」大矢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說道。

  「請問甚麼是『反重力』呢?」

  聽到一平的質問,大矢露骨地擺出一臉對外行人不耐的表情回道:「就是抵消重力的力量啦,所以才能浮在空中啊。」

  「我想請教的是,那個『反重力』的詳細運作機制是甚麼呢?」

  大矢的眼神瞬間閃過一絲退縮之色,「那、那是外星人以他們的超高度文明製作出來的,我們人類怎麼會瞭解。」

  「也就是說,您並不清楚太空船的飛行機制是怎麼回事嘍?」

  「我很確定,絕對是利用反重力機制進行飛行,因為與外星人接觸過的目擊者都是如此描述的。」

  「喔?是這樣啊。」

  「話說回來,你還沒解釋狸貓是如何飛起來的吧?無法解釋嗎?」

  「當然可以。原理其實不難。」空山一平看了一眼攝影機,繼續說道:「我剛才也說過,狸貓體內能產生數種瓦斯,其中一種便是氦氣。據我的推測,那些氦氣應該是經過強力壓縮,縮小體積後,儲存在類似肺部但更進化的器官裏。當狸貓變身為文褔茶釜時,那些氦氣便瞬間解放。應該很多人都見過鼓著大肚皮的狸貓擺飾吧?那就是狸貓腹中充滿瓦斯的模樣。一旦肚子鼓脹得像氣球般,肚內滿滿的氦氣當然會讓整隻狸貓浮上天。機制就是這麼簡單,狸貓接下來只要從肛門噴出瓦斯就能夠前進了。」

  「原來如此。」主持人盤起胳膊道:「這樣確實是飛得起來呢。」

  「不過不會有點臭嗎?」女助理微微皺起了眉。

  「妳說到重點了。」一平答道:「會排出瓦斯的不止超能力狸貓,一般的狸貓或是狐狸、黃鼠狼、臭鼬都會放屁。然而超能力狸貓的屁,在某些狀況下,可不只臭而已。」

  「能請您詳述一下嗎?」主持人問。

  「有時超能力狸貓排出的氣體中,會含有幻覺瓦斯。目前還不清楚超能力狸貓會在甚麼狀況下排出這種氣體,但人類若不小心吸入體內,就會產生強烈的幻覺,甚至會誤以為自己經歷了一些奇妙不可解的事。」

  「也就是俗稱的『被狸貓騙了』嗎?」女助理微笑著說道。

  「正是如此。」一平也報以一笑。

  「真是蠢到家了!」大矢兩手用力拍向桌子,站了起來,「你們幹嘛這麼認真聽他鬼扯?這些話能信嗎!UFO……我們那麼珍視的UFO……怎麼可能是甚麼狸貓!甚麼文褔茶釜!這、這是絕、絕對不可能的!」他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

  看到大矢激動得不能自已,一平只是默默望著大矢等他平靜下來。好一會兒之後,一平拿出幾張照片站了起來。

  「大矢先生,請看看這些照片。第一張就是知名的『麥亞UFO』。您也製作過這起事件的相關節目,一定很清楚吧?這是居住在瑞士鄉間的愛德華‧比利‧麥亞(註:「Billy」 Eduard Albert Meier(1937─),聲稱曾與外星人接觸,拍下千餘張飛碟及其他星球照片、錄影帶,寫下涵蓋天文考古科學各層面的數百萬字論述,其拍攝下來的「麥亞FUO」(Meier UFO)至今真偽未明。)在一九七五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半左右所拍下的。」

  那張照片是站在高台上以俯角拍攝,照片中央有個類似寬緣帽的物體浮在空中。

  「您應該也曉得,這張照片經過科學家徹底分析後,發現了數個疑點,其中最受質疑的就是,據拍攝者麥亞說,該UFO的直徑約有七公尺,然而科學家依據照片計算出它的大小卻僅有二十五公分。根據這個矛盾,科學家直言這張照片是假造的,但我並不這麼認為。當時的確出現了直徑二十五公分的UFO,再者文褔茶釜狸貓也差不多這個大小呀。而麥亞大概是吸入了幻覺瓦斯,才會誤判了UFO的尺寸。」

  一平又亮出幾張照片。

  「這些UFO照片,全都取自大矢先生您的著作,而且全被研究學界研判為人為的造假照。學界認為,拍攝者只不過是將小小的模型往空中拋,看準時機拍下模型在空中的瞬間罷了。但我怎麼都無法接受這種說法,因為這些拍到的全是狸貓!全是文褔茶釜!而最能夠證明我的論點的,就是這一張。」

  一平說著抽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架扁平的飛碟飛過屋頂,飛碟頂部有個明顯的黑色突起。

  「專家們認為這張照片使用了非常陽春的造假手法,因為只要放大來看,就會發現這東西很明顯是個鍋蓋。我看到這段言論,真想叫他們張大眼睛給我看清楚,這明明就是文褔茶釜吧!既然是茶釜,當然看得到鍋蓋呀!大矢先生,請與我一同奮戰,我們一起讓那些腦袋不清楚的學者們刮目相看吧!」

  一平走近大矢,緊緊握住他的手。

  然而大矢只是睜著恍惚的雙眼說不出話。

 

  錄影結束後,空山一平回到他位於和歌山的住處。

  他在母親娘家附近蓋了棟房子,目的當然是為了研究文褔茶釜,而且他也想有機會的話能再見見小啾。

  一回到房間,一平立刻打開錄影機查看。他在後山架了台攝影機,每天拍下森林裏的動靜,目的是為了拍到飛天狸貓,但至今尚未成功。

  他仔細地看著今天拍下來的影像。

  依然不見狸貓的蹤影。

  看得到的,只有偶爾橫越畫面的飛鼠……

下一章